<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美女總裁的全能兵王

                      點擊:
                      陳鋒作為低調的保安,他成功嗎?
                      很成功,為什么?因為他身后有一群很漂亮的女人!
                      兵王陳鋒為兒時的約定回歸都市,從此他命犯桃花,身邊美女環繞不斷。
                      被潑辣彪悍的警花,漂亮溫婉的女明星,胸大無腦的呆萌妹子,成熟韻味的美女秘書,腹黑俏皮的小姨子,善良內向的美女志愿者一一傾心,等等,順便收養一個可愛女兒……
                      與此同時,高冷的美女總裁與他簽訂契約,成為有名無實的契約夫妻。
                      可憐的陳鋒,只得外出覓食。
                      “我接受喪偶,但不接受出軌。”
                      征服如此霸道高冷的總裁老婆,身為純爺們的陳鋒表示很興奮。
                      從此,家里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

                      第1章 兵王回歸

                      七月中旬,夏日炎炎。

                      陳鋒走出機場,微微抬起頭仰望天空,深吸一口氣,呼吸著這闊別已久的空氣。

                      他穿著普通的白色t恤和淡藍色牛仔褲,腳下踩著一雙懶人鞋,簡約而不失時尚。

                      透過那貼身的白色t恤,隱約可以看出那一身充滿流線型的肌肉,不像健美先生那般鼓鼓囊囊。

                      陳鋒深吸了一口氣,本想大喊一聲我胡漢三又回來了,來抒發自己激蕩的心情。

                      不過看著機場出入口來來往往的人群,便打消了這個有些白癡的念頭。

                      “十年了,我終于回來了。”

                      他嘴角微微挑起,露出回憶的神色,用一種很滄桑的聲線說道。

                      十年的時間,在槍林彈雨之中頑強生存,在用冰潔博得赫赫兇名,成就“兇鋒”之名。

                      陳鋒雙手插在口袋里,腦袋微微昂起四十五度角,想到這十年的經歷,那刀削般的臉龐上充滿了堅毅的神色,只不過那眼神卻帶著一絲玩世不恭和淡漠。

                      有不少時尚女郎經過,都紛紛側目打量著他。

                      不是因為他那如同明星般的帥氣臉龐,而是因為他此刻散發出來的氣質,對于女人來說,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他回望機場方向,以前的冷血生活已經隨風遠去,如今,他回到華海市,希望平平靜靜的生活。

                      十年前,華海市只不過是沿海城市的小縣城,當他如今回來,已經成了華國一線的大城市。

                      舉目望去,高樓林立,充滿了陌生感。

                      陳鋒找了輛出租車,直奔當初養他十一年之久的城中村。

                      出租車飛馳在寬闊的街道上,車道兩旁的人行道人來人往,一派繁榮的景象。

                      這繁榮的后果便是,一路堵車。

                      出租車司機閑的無聊,扭頭看了眼陳鋒,笑呵呵的說道:“小兄弟,來華海市是玩嗎?”

                      “不是。”陳鋒頓了頓,長舒了一口氣說道:“回家。”

                      “小兄弟家在城中村?”出租車司機眼睛放亮的看著陳鋒,繼續道:“現在可不得了,華海市正在搞舊城整改的工程,城中村正在拆遷,那可是不得了的拆遷款。”

                      陳鋒聽到這話,臉色依然保持著平靜,沒有因為所謂的拆遷款而激動或者露出其他表情。

                      不過,他聽著司機的話,眼中露出了追憶的目光。

                      在陳鋒的腦海中,浮現出一個身穿著潔白衣裙的小女孩,她笑顏如花,笑聲如同銀鈴般清脆悅耳,在寬闊的草地上歡快的奔跑。

                      在小女孩子的身后,還緊跟著一個臉色冷峻的小男孩,不過小男孩看向小女孩時的目光,卻充滿了溫柔。

                      “鋒哥哥,這個發卡好看嗎?”

                      “好看,不過人更好看。”

                      “鋒哥哥,你別去打小胖他們,他們也不是故意欺負我的。”

                      “你都被欺負了幾年了,還幫著他們說話?”

                      “鋒哥哥,你打架的樣子好可怕。”

                      “不怕,有我在,誰也不能欺負你。”

                      “鋒哥哥,等我長大了,做你的新娘好不好?”

                      “……”

                      隨著這些略顯稚嫩的話語在腦海中響起,那小女孩的身影也漸漸清晰,粉嫩的娃娃臉上永遠掛著燦爛如陽光的笑容,那一對小酒窩顯得俏皮可愛,仿佛誤墜人間的小天使。

                      “煙兒,當年你突然消失,我還來不及回答你。”陳鋒在心里嘀咕了一聲,慢慢地睜開雙眼,輕聲說道:“你就是我這一生最想要守護的人。”

                      他和蘇煙兒都是孤兒院的孩子,在十年前的一天,蘇煙兒突然消失,而他也離開了孤兒院,前往國外進入了恐怖冷血的黑暗訓練營,從全世界的眾多競爭者之中脫穎而出,成為了一名職業雇傭兵。

                      十年的時間,他從男孩子成為了真正的男子漢,卻依然沒有忘記那個如同天使般的小女孩蘇煙兒。

                      他這次回來,一方面的目的是找到當年養育他長大成人的陳奶奶,另一方面,便是尋找蘇煙兒。

                      堵車的情況稍稍緩解,出租車司機見縫插針,在車流之中穿行。

                      半個小時以后,陳鋒站到了城中村的入口。

                      走進城中村,他舉目望去,看到了一些熟悉的街道和兩側商鋪。

                      華海市發展迅猛,這城中村卻依然保持著十年前的一磚一瓦,真是沒有愧對城中村這三個字。

                      不過現在,也面臨著拆遷了。

                      順著記憶中的路線,慢悠悠地朝著城中村深處走去,大約十分鐘以后,他來到了孤兒院的門口。

                      “陽光孤兒院。”

                      這是一戶四合院,這五個字掛在四合院的門框旁,顯得有些破敗。

                      陳鋒眼神深邃,這五個字曾在了他童年時期的所有記憶,目光流轉,他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絲笑容。

                      不過,在四合院的墻壁上,大紅色的“拆”字無比刺眼,讓他眉頭不由得皺起來。

                      還好,他沒有回來的太遲,不然等這里拆了,他該怎么尋找陳奶奶和蘇煙兒?

                      “你們要干嘛,這里是孤兒院,我不許你們在這里撒野。”清脆的嬌喝聲從四合院內傳來。

                      陳鋒眉頭舒展,光聽聲音,就知道這是一個美女,聲音清脆悅耳,讓人心曠神怡。

                      “賤人,整個城中村就剩下你們這里一個釘子戶,今天你不同意,也必須給老子簽字。”一個如同公鴨般的男人聲音緊跟其后響起:“你說不許老子就不敢動了不成?不過,兄弟們,這妞是漂亮,等會辦完正事讓她陪咱們樂呵樂呵。”

                      隨后,一幫男人的大笑聲便響了起來,其笑聲讓人心里不由得一怒。

                      “你們……你們敢亂來,我就報警了。”那女人顯得被嚇了一跳,聲音都有些顫抖了。

                      “敢報警,我們這七八個弟兄,不知道你能不能承受得住?”那公鴨嗓子的男人威脅道。

                      陳鋒聽到這里,眉頭緊緊皺了起來。

                      他推開大門,快步走了進去。

                      只見四合院的正院空地擺放著七八個在桌椅,只不過現在翻倒在地上,書本等東西也灑落一地,看上去狼藉無比。

                      只見七八個神色兇惡的男子圍住一個模樣清純的少女,那少女被他們嚇得臉色蒼白,身子都在微微顫抖。

                      不過,這少女雖然害怕,卻依然堅定的站在兇惡大漢們前面,因為在她身后,還有十幾個蜷縮在角落里的小孩子。

                      從四五歲到十歲,各個年齡段的孩子都有,陳鋒眼神一凝,從這些小孩子身上,他仿佛看到了當年的自己。

                      “兄弟們,把這小妞抓住,其他人抓兩個小孩過來,有這些小孩,我看她們敢不就范。”為首男子厲聲叫喊著,那公鴨般的聲音讓陳鋒心里滿是厭煩。

                      “找死!”

                      陳鋒看到這里,心中怒火中燒,如同一頭兇狼一般,猛然竄了過去。

                      “啊!”

                      一聲慘叫傳來,陳鋒抬腳踹在一人后背上,那人直接飛了起來,掠過小孩子頭頂,撞在了墻壁上,隨后重重地落在地上,身體疼的顫抖,已經沒有爬起來的力氣。

                      “靠,從哪里鉆出來的家伙。”

                      其他幾人看到這里,怒吼了一聲放棄小孩子,朝著陳鋒撲了過去。

                      陳鋒臉上露出了一絲冷笑,目光不屑的掃過這些人。

                      “哼!”

                      他低哼一聲,一拳毫無花哨的砸出去。

                      “砰!”

                      沖在最前面的家伙直接被拳頭砸中臉龐,來得快去的也快,腳步踉蹌的后退了兩步,“噗通”一聲仰面栽倒在地。

                      陳鋒如同一頭沖進羊群中的兇狼一般,一拳一腳,簡單無腦,以最快的速度放倒所有人。

                      短短十幾秒的時間,七八個男子全部躺在地上,捂著受傷的地方在地上打滾,慘叫聲此起彼伏。

                      陳鋒收起拳頭,抬起頭來看向為首男子。

                      為首男子被他眼神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后退了兩步,那是什么樣的眼神,讓他不由自主的感到恐懼,身體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

                      “你……你敢打我們,你……你知不知道我們是什么人?”那人被嚇得臉色蒼白,色厲內荏的喊道。

                      陳鋒一個箭步上前,沖到了他面前,居高臨下的看著他,一字一頓的說道:“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敢在這里鬧事,只有死路一條。”

                      “啊……”

                      男子被嚇得不輕,一屁股栽坐在地上,陳鋒從戰場上所練就的氣勢,豈是他這種小混混所能夠承受的?

                      “我……我錯了,我只是一個小角色,求您放過我,我不是主謀。”男子說著話,褲襠卻浮現出一片濕痕,居然被陳鋒給嚇尿了。

                      陳鋒不屑的看著他,沉聲喝道:“趕緊滾蛋。”

                      那人如蒙大赦,一臉驚喜的爬起身來,屁滾尿流的轉身就要逃跑。

                      其他大漢看到老大都跑了,也忙不迭的起身,如同喪家之犬的跑出了四合院。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