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絕品強少

                      點擊:
                      我有三個爺爺。大爺爺是華夏神醫。二爺爺是古武高手。三爺爺是殺手之王。告訴我,我怎么能低調?金剛怒目,所以降伏四魔,菩薩低眉,所以慈悲六道。與閻羅奪命,與天下爭鋒,要做,就做到醫手遮天!
                      關鍵詞:扮豬吃虎 爽文 熱血

                      第一章 山路相逢
                      海天市,天龍山山道上,一位身高大約在一米七五以上,身材消瘦的少年低著腦袋走著。
                      他背著一個破舊的背包,那個背包上都不知道打了多少個補丁,一眼看著都不知道它原本的顏色是什么。一件灰色的中山褂子,破舊的牛仔褲,倒也被這清秀的少年穿出了不一樣的感覺。
                      “我連天靈草長什么樣都不知道,讓我到哪找去啊!”少年名叫肖遙,此時的他目光深邃,低著腦袋,頗顯沮喪。
                      雖然很不情愿,但是肖遙也知道,這件事情非自己不可了。
                      此次二爺爺頑疾發作,大爺爺必須時刻不離的在身邊幫他調養身體,三爺爺去了南非,這找藥材的任務,自然得落在他身上了。
                      肖遙腳下一動,踢開腳下的石頭,以發泄心中郁悶。
                      “砰!”然而,那顆石子不偏不倚,砸到了迎面而來的一輛黑色轎車上。
                      “馳!”轎車猛踩剎車,輪帶在地面上留下一道黑色的印記。
                      車門打開,一個戴著墨鏡,穿著黑色西裝的彪壯光頭男人走了下來,他看了下被石塊擊中的車身,一塊漆都掉了下來。
                      “媽的。”光頭爆了一句粗口,摘下墨鏡怒目看著站在邊上手足無措的肖遙。
                      肖遙望著光頭,撓了撓后腦勺道:“我說我不是故意的,你會不會原諒我?”
                      他看了下車標,三個尖,從三爺爺給他的雜志上看,這車應該是奔馳。
                      “臭小子,你知道這車多少錢嗎?”光頭怒不可遏,氣沖沖的說道。
                      “不知道。”肖遙說。
                      “跟我耍貧?你找死!”光頭勃然大怒,猛然往前跨出一步一拳揮出。
                      肖遙眼神瞇了一下,輕而易舉躲開對方的拳頭,光頭內心愕然,還想出手的時候,車門再次被打開,一個穿著白色襯衫,配著一條修身牛仔褲的女孩走了過來。
                      “老標,怎么回事?”女孩看上去大概十八.九歲,扎著高高的馬尾,穿著也富有青春氣息。
                      她柳眉輕蹙,仔細打量著邊上的肖遙,眼神中稍微有些疑惑。
                      “大小姐,你看看,這小子把我們的車弄的!”光頭原本氣勢洶洶,都恨不得將肖遙一頓胖揍,但是看到這個女孩,怒色便收斂了一些,說話時也是一臉的恭敬。
                      女孩看了眼奔馳車,又轉過臉看著光頭:“算了,讓他走吧,我們還有正事呢。”說到這,她又嘆了口氣,眼神中閃過一絲的憂慮,“也不知道我們能不能找到高峰前輩,而且即便找到了他,他又能肯定治好爺爺嗎……”
                      光頭趕緊安慰:“大小姐,您就放心吧!老爺子吉人天相,我們這一行一定很順利。”
                      說完這句話,他自己都覺得有些虧心,這人影都沒摸著呢,車就被人砸掉漆了,說順利,誰信啊?
                      女孩搖了搖頭,轉身就要上車。
                      “小子,這一次算你運氣好!”光頭惡狠狠地瞪了肖遙一眼便轉身。
                      “你們找不到高峰的,即便找到,他也不會幫你們的。”肖遙嘆了口氣,緩緩說道。
                      光頭和女孩同時駐足。
                      他們同時轉過臉,只是臉上的表情很不一樣,女孩是一臉的疑惑,而光頭,則是一臉的憤怒。
                      “臭小子,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非得叫爺爺給你松松骨是不是?”光頭憤怒的說,“你砸了我們的車,我們家大小姐沒說什么,你還咒我們?”
                      “我不是咒你們,我說的是實話。”肖遙說的當然是實話了,神醫高峰,就是他的大爺爺,如果大爺爺能走開的話,還需要他下山嗎?
                      女孩往前走了兩步,直視著肖遙的眼睛,臉上強擠出一絲笑容:“您怎么稱呼?”
                      “肖遙。”
                      “肖先生,您怎么就知道,我們找不到高峰,而且即便找到了,他也不會幫我們呢?”女孩很是好奇地問道。
                      “我當然知道了……”說到這,肖遙又住了口,他想起自己下山前大爺爺的叮囑,萬萬不可對別人說起他和三位爺爺的關系!
                      想到這,他說:“反正我就是知道,具體是為什么,我不能告訴你們!”
                      女孩的臉色變得古怪了起來。
                      光頭看著肖遙:“臭小子,我說你知道什么?趕緊滾到邊上玩去!別耽誤我們時間!”
                      肖遙看了眼女孩,又看了看那輛車。
                      雖然他不知道那輛車多少錢,但是絕對不便宜,那一塊掉漆的地方,沒個幾萬塊錢都修不好的。
                      肖遙不會讓別人占到自己的便宜,但是也絕對不會占別人的便宜。
                      若不是因為自己碰壞了對方的車,他還真的打算一走了之了。
                      想到這些,他直視著那個女孩,一臉嚴肅地說道:“你們找高峰,自然就是為了治病,我懂些醫術,如若不然,我去幫幫你們吧。”
                      “你?”光頭瞪大眼睛看著肖遙,緊接著就像聽到了這個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一樣,“哈哈!我說你個小王八蛋,扯啥犢子呢?你當你是神醫啊!毛都沒長齊,還在這裝蒜!”
                      肖遙眉宇間多了一絲慍色,一甩袖子:“是你們不需要我救得。”他在想,這樣一來,自己什么都不用干,還不欠對方的人情,如此甚好,甚好啊……
                      “你等一下!”
                      就在肖遙準備抬腳離開的時候,背后傳來了女孩的呼喊。
                      肖遙望著女孩:“怎么了?”
                      “我……”女孩沉吟了片刻,忽然想到了主意,看著肖遙,問道,“您有信心治好我爺爺?”
                      肖遙很不負責任的搖了搖頭。
                      光頭剛想罵人,肖遙接著便說:“哪個醫生在連病人沒見,病癥不明的情況下說他有信心治好病人?”
                      女孩臉一紅,趕緊解釋道:“我爺爺是中毒了,可我們找了很多的醫生,中醫西醫,都看不出爺爺中的是什么毒,可爺爺到現在都昏迷不醒,每天早上都會吐一口血……”
                      “哦?”肖遙一聽,頓時來了興趣。
                      這看算是疑難雜癥啊!
                      肖遙今年二十,他跟著大爺爺,學了十六年的醫術。雖然醫術還不及老爺子,可八成功力還是有的,這么多年他不停地學習,現在有了個實踐的機會,他當然不想放過!
                      他并不是沒醫過人,山腳下的村名有什么小病消災的,都是他去幫忙解決,但是這樣的疑難雜癥,他還真沒試過。
                      “這樣吧,你說也說不清楚,帶我去看看吧。”肖遙說。
                      “這……”女孩略顯為難了。
                      “你說帶你去就帶你去?萬一你是個什么都不會的傻蛋怎么辦?”光頭憤憤的說道。
                      雖然他說話不好聽,但是也確實說出了女孩的顧及。
                      肖遙看了他一眼,也生氣了,他上前踏出一步,伸出手掐住光頭的手腕,一腳踹在他的膝蓋上,光頭發出一聲慘叫,直接跪在了地上。
                      “恩?”扭著光頭手腕的肖遙稍微愣了一下,放開了光頭,皺著眉頭說,“光頭,要不是小爺看你快死了,我今天就讓你躺在這你信不信?”
                      “臥槽,你還囂……不是,你說誰快死了?”光頭掙扎著站起身,心里很是駭然,他是退伍軍人,雖然退伍的年紀比較長了,但是一個人對付五六個成年男人還是沒問題的,但這個看上去消瘦的年輕男人竟然能一招制服他,這由不得他不驚訝。
                      “哼,天靈發黑,脈象虛弱,勁力不足,舌苔發黃……我且問你,你最近是不是每天晚上都睡不好,早上起來頭疼想吐,而且經常感到腹部疼痛?”肖遙拍了拍手問道。
                      光頭長大了嘴巴。
                      全中!肖遙說的這些,光頭全中了!
                      他敢發誓,自己從來都沒有跟別人說過這些事情,對方竟然一眼就能看出來,這……這絕壁的神醫啊,高手啊!他說的這么準,那剛才他說自己命不久矣……
                      “噗通”光頭直接跪在了肖遙的跟前,抱緊了肖遙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淚,“救命啊,大仙!”
                      “我不是大仙!”肖遙用力甩開光頭,說道,“放心吧,這發現的比較早,還沒有病入膏肓,而且即便你真的病入膏肓了,只要還有一口氣,我都有辦法抱住你的命,等會我給你個方子,你去抓藥,每天用無根水煎熬,一罐水熬到三分之一,喝上一個月就沒事了。”
                      “此話當真?”光頭問。
                      “恩,我不會騙人的。”肖遙說道,“你這病原本就不復雜,只是因為你常年酗酒,造成了內臟出血而已,調理一下就好了。”
                      光頭感激涕零,他都恨不得抱著肖遙狠狠地親一口。
                      女孩眼前一亮,看著肖遙,面帶微笑:“我叫李瀟瀟,希望肖先生能和我一同回家,看看我家爺爺可好?”


                      第二章 立下軍令狀
                      肖遙點了點頭:“行啊,不過先說好,幫你爺爺治好病,我們就兩清了啊。對了,你家住在哪里啊?”
                      “海天市,月亮灣。”李瀟瀟說道。
                      從天龍山進海天市,只有一個小時的車程。這一路上,李瀟瀟旁敲側擊的百般追問肖遙的來歷,肖遙牢記著大爺爺的教誨,只是閉口不答,李瀟瀟咬了咬牙,只得作罷。
                      “就這里了。”轎車停在了一幢三層別墅前,三個人一起下了車。
                      “你們一家,多少人啊?”肖遙看著眼前偌大的別墅,忍不住好奇問道。
                      “我,爺爺,爸爸媽媽,還有兩個保姆,一個管家。”李瀟瀟說道。
                      “乖乖,還有保姆和管家。”肖遙嘆了口氣,大家都是人,怎么差別就那么大呢?自己住在山上,每天還得當孫子洗衣做飯,不是,自己本來就是那個三個爺爺的孫子……
                      “先進去吧!”李瀟瀟看了眼光頭,光頭立刻會意,快步走在兩人前面,推開了大門。
                      別墅的客廳里,坐著十來號人,有的站在邊上,有的坐在沙發上,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恩?瀟瀟回來了?”一個穿著黑色針織衫,雍容華貴的中年女人站起身,快步走到了李瀟瀟的跟前,頗有些責備,“你去哪了啊?”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