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肤
                      字号

                      史上第一保安

                      点击:
                      泡妞理论过九级的包真仪穿越到水浒,与一剑花、梁山第一美女、国王教第一美女、北宋第一名伎等,都激发了不得不看的暧昧关系……(前三章太水,可从第四章看)

                      第一章 情趣西施

                      内衣店。

                      “情趣西施”内衣店。

                      店门两旁镶有红灿灿的楹联: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行行勾人,列列勾人。

                      但最勾?#35828;?#21364;是门口的长发美女。

                      她不似人,似仙。

                      仙衣飘飘,白里透红。

                      红的不是肌理骨肉,红的是……

                      微风吹拂,裙摆撩动。

                      动的不是“三寸金莲?#20445;?#21160;的是……

                      只见她手里挽着一载满素衣的小竹篮,翩翩起舞……

                      她,她就是这店的“情趣西施?#20445;?br />
                      说白了,跟宝岛的槟榔西施没什么两样,至少作用是一样的。

                      但比之,无形中又增添了几分的朦胧和雅意。

                      这也是店家正想达到的效果。

                      这也是包真仪亲眼所见,且每天都能见到,不过,也就只有见见而已。

                      ——包是包拯的包,真是陈真的真,仪是张仪的仪,也就是我。

                      可就在明日凌晨三点,我也许再也见不到她了。

                      我内心里实为痛惜,但为了“金面包?#20445;?#26356;为了证明自己,也只有跟他们一起疯狂“战斗”。

                      然而,我却不是“斗士?#20445;?#25105;只是一物业公司的保安。

                      说是保安,但我并没有?#23435;?#35777;,甚?#25769;?#26377;经过培训,就上了岗。

                      后来我才知我们这行?#20445;?#22806;界有个称呼,叫做“黑保安”。

                      白天规规矩矩做事,到了晚上时不时就要?#20960;?#21069;线。

                      当然,这绝不是演习,是干,真干。

                      我隶属的这家物业公司是城里最大的一家物业公司。

                      那是,要进就进大的,要不然?#19968;?#19981;进呢。

                      那家“情趣西施”内衣店就是我所在别墅群外围的一店铺。

                      乍一看,充其量也就比普通的内衣店大气?#35828;悖?#35946;华?#35828;恪?br />
                      说是这样说,可充了一副“曲意楹联”和一名“情趣西施?#20445;?#36825;店的生意不知比一般的要火爆多少倍。

                      人?#30097;?#24847;火爆,更多的人是眼红,但我的眼一点也不红,反而流露出匪夷所思的眼神。

                      因为我有意无意统计了一下,进这家店的顾客竟然绝大部分是男滴,而?#39029;?#26469;之后,手中也确实是提着精美的购物袋。

                      -——为啥我这么清楚?因为我就在这家店铺的对面岗亭?#30333;?#23703;”。

                      男滴?

                      曾经我不?#31995;?#22047;哝着。

                      但惊讶归惊讶,很快我的脑海中就由理智占据了主流。

                      心想他们只不过是一个?#32654;?#20844;,或者是一个好男友,再加上思想开明,帮老婆或者女朋友买内衣,又有何不可?

                      而?#36965;?#33258;从我坐岗以来,也没见过因这事造成什么不良的影响。

                      或许是我没事找事想吧,我发现有一男滴压根就是一单身(据?#39029;?#26399;观察),可几乎每天去这家店,并且次次有买。

                      更多的是,很多男滴不管有没有,也是天天光顾。

                      其中不乏女滴。

                      噫,就算要用,也不至于把它们堆成一座勾?#35828;?#23567;山吧。

                      后想他们定是要有钱没处发吧。

                      最最离奇的是,有的男滴在里面竟足足逛了两个小时才出来。

                      至于他怎么逛的,?#33618;?#30475;到前奏和收尾。

                      因为店里七拐八拐的,人在里面一下子就不见了踪影,而且与众不同的是,?#25214;?#21488;也不设在透明中有朦胧、朦?#25163;?#26377;透明的玻璃店门前。

                      设在哪里呢?

                      ?#19968;?#30495;不知道,但琢磨着作为一个自然人是绝不会?#30097;?#30340;。

                      种种谜团盈盈入脑,入得我天天上班走神。

                      所幸我这份工说累也不累,走走神反而时间过得快。

                      光快也就好了,不幸的是,这件事经我的同事—诨号臭鸭蛋一发挥……

                      发挥?发个屁,他一添油一加醋,逢我就说可怜的我?#33618;恰?#24773;趣西施”勾了魂。

                      我苦笑,只有苦笑。

                      同时也真?#31995;?#24863;激他。

                      是的,他不是“逢人就说?#20445;?#32780;是“逢我就说”。

                      更“?#24863;摹?#30340;是,他只有在我们二人世界才会说。

                      所以,我就算是丢架,我也不会去在乎。

                      因为朋友之间的调侃是必须的。

                      有时还是“催情计”。

                      话说回来,他真的只是调侃我吗?

                      记得?#30475;?#20182;一调完,嘴巴欲动不动,就是动不出来。

                      最后拍了拍我的肩膀,似笑非笑地给?#23435;?#19968;句:“想吐就来找我。”

                      他说的是呕吐的?#24052;隆保?#20294;我并未因此而生气,更没有吐他?#24052;?#27819;三千丈”。

                      因为我相信他无厘中必有正经。

                      因为在保安?#28216;?#20013;,也只有我真正了解他。

                      他呢,也是了解我的。

                      所以双月可成,人生幸矣!

                      对于我这人,臭鸭蛋到底还得亲自炸开锅。

                      这里先声明一点,不要以为我叫自己的好友臭鸭蛋而鄙?#28216;摇?br />
                      真的真的,他的的确确?#19981;?#21035;人叫他臭鸭蛋。

                      据说这个诨号还是他首创,说是有三层意?#32908;?br />
                      一,好记;

                      二,好笑;

                      三,好玩。

                      但大家却不这么简单地认为。

                      说是他义字当头,看到有人做“臭事?#20445;?#23601;用脚?#25226;?#25153;”他,最后还免费送上一个“鹧?#36710;啊薄?br />
                      做得多了,人们?#36879;?#21462;了一个外号,?#23567;?#32477;不会叫臭鸭蛋的。

                      看来这诨名真的是他自个取的。

                      不管如何来的,他的真名已淡出视线。

                      再者,?#30475;?#20154;家叫他臭鸭蛋,他都乐得合不拢嘴,想必他确是?#19981;丁?br />
                      他真的是?#19981;?#21527;?

                      日久了,我才得知了其中真?#23567;?br />
                      原来他起初并不快乐,而?#21069;?#24555;乐带给了他人,而快乐又是很容易感染的,所以他也变得快乐起来。

                      或许这就叫先苦后甜,先悲后乐吧。

                      言归正传,我心中那个纠结的“锅”还得由臭鸭蛋来炸。

                      寂静的公园中,他点然了引线,轰隆一声,一大块结被炸成零零碎片四处?#23665;Α?br />
                      顿?#20445;?#25105;的脑?#28216;?#27604;地清晰。

                      清晰过后,又转为恍惚。

                      恍惚中,我仿佛见到?#23435;?#30340;母亲。

                      我注视着母亲?#35748;?#30340;面孔,不由自主地向她依偎而去。

                      不料,?#30097;?#23376;刚一动,一个?#24590;模?#24046;点没摔倒。

                      “小包子,你?#28799;?#19981;着这么夸张吧,我只不过说了你一句,你就变得神情恍惚、东倒西歪的。”忽然我耳边传来臭鸭蛋的声音。

                      ?#19968;?#31070;一看,倒倒是真没倒,却倒在了他的肉身上。

                      我知“高级待遇”是不能?#20013;?#24471;太久的,便索性一沉一缩,一只手就撑在?#35828;?#19978;,另一只手向他摆了摆,笑道:

                      “臭鸭蛋啊臭鸭蛋,谁叫你扶了,我这是在拾蝴蝶结,?#19978;?#26102;机一过,是不能拾到的呢。”

                      他挠了?#27833;罰?#32435;闷道:“什么狗屁蝴蝶结,我从头到尾连影儿都没见。”

                      ?#19968;?#22797;正身,拍了拍手道:“罢了,心中的蝴蝶结既?#24187;?#20102;,我就不再纠结了。”

                      他好像什么都明白了似的,点?#35828;?#22836;,又摇了摇头,道:?#23433;?#26159;你不想要蝴蝶结,而是你心中的蝴蝶结太纠结,太不靓。”

                      他的确是知道的,知道我从不喜欠任何人人情,当然也包括他。

                      接下来,用不着多说,经他之手,我心中的蝴蝶结结得好美好自然。

                      我不由得不承认臭鸭蛋的阅历比我多,但也不得不承认我的“吸收力”也是快得惊人。

                      他说到一半,我就明白了,彻底地明白了。

                      那家所谓的内衣店事实上是提供“地下服务”的。

                      这一点,我?#20040;?#20063;在社会混了两三年,其实在之前,心中多少也是?#34892;?#25968;的。

                      只是我始终不愿去相信罢了。

                      说实话,我对这个很向往,但绝不可能在“地下?#20445;?#32780;是光明正大的。

                      臭鸭蛋还告诉我这店的老板叫花满心,没得说,跟名字一样,满?#20146;?#23601;是花花肠子,肆无忌惮地到处拈花惹草,而且永不知足。

                      人说知足者常乐,但这个不知足者也是整天乐呵呵的。

                      也许是乐在其外,愁在其中,我们不知道罢了。

                      但奇怪的是,人人都这样说,却很少有人说出他的真容真相。

                      因为各种说法实在太多了。

                      ?#21543;?#40857;见首不见尾,加之于他,是再也合适不过了。

                      不过,有一点大家都认同的是,他的“原?#21152;?#26395;”当真高不可攀。

                      ?#34892;?#24433;响,光凭一人,是难以洞察到的。

                      我原先想法简直?#23383;桑?#23682;不知这家店一打开始,就注定带来极恶劣的影响。

                      他们的女朋友或者老婆心里也是有底的,但在他们“借内献佛”的光鲜手法下,她们找不到证据,又怎生奈何?

                      也不知这仆街的花满心到底拆散了多少对鸳鸯。

                      仔细一回想,?#21861;?#21464;一,似乎又有很多。

                      臭鸭蛋见我忧心忧“情”的,施施然拉我坐在石凳上,忽然问我想不想轰轰烈?#19994;?#24178;一场。

                      他虽没有说干什么,但我已然知道自己快要到?#20960;?#21069;线的时候了。

                      这也是证明我到底能不能容入这个“兄弟大家庭”的关键时候。

                      而?#36965;?#25105;听过来人臭鸭蛋?#29627;?#21482;要过了这一关,我的收入就会无形地步入更高的层次。

                      我是一个赚钱欲望很强烈的人,但更多的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将来的老婆孩子,乃至父母,甚至是读大学的弟弟。

                      因为他们幸福了,我才会幸福。

                      这也是?#19968;?#30528;的惟一目的。

                      狭窄地?#36710;?#31038;会也有两三年了,除了时常给予父母精神上的慰藉外,一分钱也没有寄回家。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