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成了霸總的心尖寵

                      點擊:
                      沈伊重生回19歲,打算選擇一條跟上輩子不同的道路走,這條路沒有哥哥沒有姐姐沒有偏心錯待。
                      但是……
                      沒有算到哥哥會變老公啊。
                      而且他還不讓她演戲,不讓她拍吻戲,不讓她炒緋聞。
                      沈伊:古有休妻,今天我要休夫。
                      賀霖咬著煙,一步步逼近:你試試?

                      食用指南:
                      1.自產糧作品,文風放飛自我,看慣我熟女風格的寶貝們謹慎入坑。
                      2.沒有金手指,金手指就是重生,一切只為劇情服務。

                      內容標簽: 娛樂圈 重生 甜文 逆襲
                      搜索關鍵字:主角:沈伊 ┃ 配角:賀霖,詩柔,明月,秦晟,廖婭,夏珍 ┃ 其它:

                      作品簡評:vip強推獎章
                      沈伊重生回來,放平心態,好好珍惜這輩子的生活,尤其是跟母親之間的感情,她要好好守護照顧她母親,本來以為這輩子會離賀家很遠,誰知道,她卻融入了這個家庭,成為了賀家的一份子,被賀霖疼著愛著寵著,收獲了親情愛情友情,成了他的心尖寵。
                      開篇直入正題,劇情跌宕起伏,文風幽默輕松,值得一看。

                      第1章

                      沈伊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夢到自己回到十九歲,剛剛拼命考上影視學院的那一年,人生充滿希望,充滿激情,大好青春正在向她招手,這樣的夢太真實,她不愿意醒來,面對這個冰冷的世界。

                      火海中,她失去意識前的一秒,還在想,他終于下手殺她了。

                      沈伊頂著一頭雜亂的頭發,盤腿坐在上鋪,看著宿舍里正在畫口紅的女生,另外一名女生匆匆地從浴室里出來,拉著裙子,整理,還往胸口塞了塊胸貼,她斜對面的一床上,坐著一個正在穿長褲的女生。

                      三個人兀自忙自己的事,誰也沒抬頭搭理沈伊,沈伊心中震驚,久久沒回神,她伸手抓住欄桿,木制欄桿傳來的觸感如此真實。

                      她忍不住張嘴:“嗨,陳恬恬,廖婭,明月,早上好啊。”

                      她們三個頓了下,齊齊看她一眼,明月性格風風火火,嘲諷道:“套什么近乎?不是說了我們不配跟你玩嗎,賀家的外姓妹妹!”

                      沈伊一驚,她想起來了,她的繼姐詩柔今年大二,在繼兄賀霖的幫助下,接了一個大IP的女二,拍戲時,賀霖又去探班,加上跟當紅小生秦雋的曖昧緋聞,導致戲沒拍完人就先火,三天兩頭上熱搜,沈伊考進這學校后,處處被詩柔壓制光芒,加上賀霖那明顯偏心的態度,沈伊吃了多少人的笑話。

                      宿舍的這三個舍友,也酸沈伊,沈伊難受,剛住進來就跟她們幾個鬧翻,吵架時,說了不少難聽的話。

                      最令她們感覺可笑嘲諷的,估計就是沈伊那口口聲聲的什么我是賀家的孩子……

                      你是賀家的孩子怎么不見賀霖給你謀劃一部電視劇給你當女主角啊?

                      你是賀家的孩子同個宿舍樓,賀霖就只來看詩柔,不看你啊。

                      明月幾個都覺得沈伊就是個笑話,偏偏她還擺譜那就更討厭了,嘲諷完,明月拉扯陳恬恬跟廖婭就出門,并把門大力關上,沈伊一個人呆坐在床鋪上,經過確認,她沒有做夢,她重生回來十九歲這一年了。

                      剛剛考上金城影視學院的這一年。

                      她的人生剛剛開始,那些糟心的經歷,遇人不淑,痛苦的上輩子,終于就這樣埋葬了?

                      沈伊唯恐還在做夢,刷地從上鋪下來,在宿舍里轉悠,摸摸這個摸摸那個,隨后大力地拉開門,穿著一身睡衣跑出去,站在走廊上,上課鈴聲鈴鈴鈴地傳來,微風徐徐,空氣正好。

                      沈伊激動地沖下樓梯,人剛到樓梯口,就見一輛黑色SUV開過來,她拿眼一瞟,反射性地貼在墻上,一雙軍靴走下來,筆直長腿裹在軍褲里,肩寬窄腰,眉眼間帶著凌厲的氣勢,令所有女人為之瘋狂的賀家大少賀霖。

                      他瞥了眼沈伊。

                      沈伊哆嗦,對于這個繼兄,她是害怕的,任何想法情緒,在他這里,都無從遁形,看得透徹。

                      所以她在他那里,才跌得那么慘。

                      賀霖看著這個小妹,看一眼,就挪開,上樓。

                      沈伊貼著墻壁,等著他走上去,太過緊張了,反而忘記打招呼,賀霖走了兩步,又停下,又看她一眼,沈伊本來反射性地要走,被他看過來,又緊張了,她抬手,尷尬地道:“賀哥哥。”

                      賀霖點頭:“今天不上課?”

                      沈伊:“上上上……糟了,有大課!”

                      沈伊尖叫一聲,從他身側擠過去,飛快地上樓,難怪明月她們走得那么快,要點名啊。

                      賀霖站在原地,看著飛快上樓的女生背影,斂了斂眉心。

                      急匆匆地換衣服,哐哐鐺鐺,邊換衣服她邊想著,賀霖是真的偏心啊,又來看詩柔了,其實也不能怪賀霖,是她當初太傻,什么想法都擺在表面上,她并不是母親的親生女兒,是母親亡夫撿來的小孩,在過上正常人生活之前,她在市井小巷里,摸爬滾打,無處安生,過著有一頓沒一頓的日子,后來前面的爸爸把她帶回來收養,可惜好日子不長,爸爸死了,留下她跟母親兩個人,母親斯文柔弱,跟金絲雀似的,連賺錢都不大會,兩個人再次飽受生活艱辛,而也就是在那個時候,賀家大佬看中了母親,只因母親眉眼有七分像他的前妻,于是將人娶回家,她也就跟著來到賀家,過上了錦衣玉食的日子。

                      因為失去得太多,導致她無比渴望抓住跟前的一切,怕母親老去,怕沒有人再給她一個遮風擋雨的屋檐,怕這一切都給詩柔搶去,于是她開始討好賀霖,開始勸母親,抓住賀家的一切,開始為了紅不折手段。

                      最后,身心錯付,落得被火海焚燒,那有意識時,火苗燒上皮膚,發出茲茲聲音,跟烤肉似的。

                      光頭教授人狠路子野,點名不到,直接扣平時分,沈伊緊趕慢趕還是沒趕上時間,換成上輩子的她,估計直接翹課,這輩子她當然不會,上輩子就因為沒有好好學好表演,導致她在沒演技+花瓶+笑話這三個標簽中來來回回,她上輩子是紅了。

                      但是是黑紅,有些人為了看笑話,甚至邀請她去參加節目錄制,然后放她一個人在深山野嶺過了一晚,那時她甚至有想從山崖跳下去的念頭,一了百了,上輩子她一直想著好死不如賴活著,祈禱著哪一天她就翻盤了,但她完全沒等到,等來了一場火海。

                      專業課很嚴謹,這節課是臺詞課程,明月幾個霸占三個位置,其他人也都擠在一起,一個位置都沒空出來,沈伊厚著臉皮笑嘻嘻地蹭在明月的身側,硬是擠出了一個位置,明月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光頭教授視線慢條斯理地看向沈伊,他翻了翻手中的劇本,說道:“這位遲到的同學,上來,給我念這段詩詞。”

                      一下子所有人目光刷地看向沈伊,大多數人都帶著笑話看,畢竟沈伊確實是金城影視學院的笑話,從開學到現在,沈伊愣了愣,在光頭教授的注視下站起來,走到他身側,她看了眼劇本,正是李清照在重陽節給她丈夫寫的醉花陰。

                      寓比相思之情人比黃花還瘦。

                      上輩子她在大學時也曾經好好上過課的,只是后來詩柔的刺激以后,她鉆盡腦門,想要盡快紅起來,有流量,增加自己的價值,上課就開始東丟一塊西丟一塊,“光頭”教授看著她:“怎么樣?”

                      沈伊先笑,她本長得就不差,她示弱地笑道:“老師,我好好念,你給我指出不足哈?我念得不好,你可別生氣。”

                      光頭教授一愣,看著她反而欣賞,他面容放松一些,道:“好。”

                      他記得這個學生,長的是不錯,容易讓人記住,可是性格挺頑劣,才開學沒多久,翹了三節課了。

                      下面的同學本來帶著看好戲的想法,結果沈伊這謙虛示弱的姿態,反倒令他們到嘴邊的嘲諷一下子吐不出來,看起來個個像吃了蒼蠅似的,沈伊捧過劇本,咳了一聲,按理說,她是真的很多年沒有好好的認真地念詞了。

                      本來她演技不好,臺詞功底也不好,一旦參與拍攝,基本都是讓她面對鏡頭說:“123456。”然后后期再配音上去,曾經有一次,有人想黑她,把她在片場念123456的視頻放到網絡上去,這則新聞令全國觀眾足足笑了她一個多月,甚至有黑子說她,是怎么拿到畢業證書的……

                      實際上圈子里說123456的演員不少,只有她,被笑得那么慘。

                      李清照一生嫁過兩任丈夫,第一任丈夫趙明誠是個非常懂她的男人,兩個人的愛情故事“一路青山攜綠水,琴瑟款款兩溫柔”,可謂是神仙眷侶,天生一對,而這首醉花陰,就是她寫給趙明誠的。

                      李清照愛喝酒,這首詩詞里有一句“東籬把酒黃昏后”表示她是在喝酒過后給寫的這首詩詞,那么念這句詩詞要帶的感情,也得帶點醉意。

                      沈伊看完整個詩詞后,沒有直接念起來,而是坐下,一下子,看戲的同學跟光頭教授都愣住了,沈伊笑對教授解釋:“我找找感覺。”

                      光頭教授見狀,眼眸帶著鼓勵,他倒要看看這個學生要找什么感覺,就沒見過這么戲多的。

                      沈伊一直含笑,她一把拉過坐在一旁的一名學生,笑瞇瞇道:“同學,大腿借我一下。”

                      被她拉的正好是個男同學,臉刷地一紅,靦腆地點頭,沈伊看到他的臉愣住,不得了,拉到未來的新生代演技派偶像秦晟,沈伊下意識多看兩眼,秦晟害羞地問道:“我就這么坐著可以嗎?”

                      他是盤腿坐著的,沈伊立即點頭:“可以可以。”

                      然后她也不好意思地笑道:“得罪了啊……”說完,她就倒下去,枕在他的腿上,秦晟身子立即一僵,其他人看著沈伊一臉好奇。

                      沈伊枕好后,把本子垂在地上,手輕握著這本子,然后,開始念起醉花陰。

                      “薄霧濃云愁永晝,瑞腦消金獸…………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念的時候,沈伊還輕輕地晃著手,仿佛逍遙自在,語氣卻帶著微微醉意,相思之情在嗓音里溢出來,念完后,她仿佛置身在那個時候,她就是李清照本人似的。

                      她笑嘻嘻地睜開眼,看向光頭教授,光頭教授估計沒算到沈伊來一個場景還原,還如此聲情并茂,顯然是很認真對待他這一次的提問,他頓時有些感動,彎腰把沈伊拉起來,說道:“場景還原得不錯,不過還得再好好練習,不太連貫,注意停頓,先抑后揚……”

                      沈伊點頭:“好的,謝謝老師。”

                      第2章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