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新婚不歡愉

                      點擊:
                      從嫁給慕巖的第一天起,她就知道,她只是他生孩子的工具,所幸為了孩子的健康成長,他還愿意要孩子他媽。
                      可是她并未因此而慶幸,原因卻是某人在某些事上毫不憐香惜玉。
                      為了換來一個孩子,更為了觸手可及的自由,她忍受著他的粗魯與不解風情。
                      終有一天,她忍無可忍,擲下一張離婚協議書,“總裁,離婚請簽字!”
                      某人看著她陰惻惻的笑了……
                      慕巖:他不知道別人的愛情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但是他知道,當身下的女人徹底成為他的時,他再也無法放手……

                      【正文】

                      第001章 她嫁給一個悶騷男人

                      清晨,刺目的陽光灑落窗前,一天才剛剛開始,已經有些悶熱,三伏天,憊懶得讓人連動也不想動。

                      盧謹歡躺在大紅喜被里眠床半晌,終于舍得睜開美麗的雙眸。一眼望不盡的紅讓她的腦子還有些懵,她結婚了???她結婚了!!!

                      這個想法如響雷一樣迅速在她腦海里炸開,她彈跳起來,隨即“嗷嗚”一聲又跌進大紅喜被里,腰酸背疼,她想蹦跶也沒那份力氣。

                      昨夜種種如潮水般襲來,盧謹歡臉紅心跳,唯一記得的,就是她的新婚老公精力好得嚇人,差點沒把她的腰給弄斷。

                      念及此,她低頭看去,白皙的胸口與腰腹之間布滿青紫的草莓印,更是讓她無臉見人。都說慕巖性子木訥古板,可照昨晚的情形看來,他哪是古板,分明是悶騷!

                      正當盧謹歡哀怨連連時,屋里響起敲門聲。她一驚,火速滾進被窩里遮住赤裸胴體,聲線不穩地問:“誰?”

                      “大少夫人,已經辰時一刻了,夫人還等著您請安。”柳媽在門外畢恭畢敬的說。

                      辰時一刻?請安?都什么東東啊。

                      看著古色古香的臥室,盧謹歡簡直都要懷疑自己是不是穿越了。“我知道了。”不情不愿地應了一聲,她認命地翻身起床去洗澡。

                      水聲嘩嘩從頭頂沖下來,盧謹歡用力抹了抹臉上的水,提醒自己清醒一點。她在慕家的地位,就僅僅是一個用錢買來的女人,在這里,沒有她可以囂張任性的理由。

                      想到這里,盧謹歡眼底頓時失了幾分光彩。她的那些關于人生的規劃,從此以后,都將埋葬在這場利益婚姻里,真是可悲可嘆啊。

                      洗完澡,她去更衣室里拿了一條水紅色的及膝洋裝穿上。水紅顏色襯得她肌膚白里透紅,像花一般嬌艷,倒不枉她新婦的身份。

                      盧謹歡對著鏡子里的嬌俏女子做了個鬼臉,眼神又黯淡了幾分。拿了一對紅瑪瑙耳環戴上,她轉身出門。穿過長長的走廊,陽光逶迤了一地。

                      陽光有些刺眼,她下意識抬手阻擋。不經意間,眼角余光瞄到隔壁房間里,一男一女正扭抱在一起,瘋狂地吻著彼此。

                      盧謹歡一時移不開腳步,倒不是因為嚇著了,而是好奇,他們怎么有辦法把姿勢擺得這樣淫而不蕩的?

                      她看得入神,全然沒有發現長廊盡頭,有一雙冷騖的鷹眸,正深沉地打量著她。

                      “大嫂,你看夠了吧。”慕楚從女人白皙的胸脯上抬起頭來,目光邪肆地落在她身上,就像她沒有穿衣服一般。

                      盧謹歡一驚回過神來,尷尬得想挖個地洞鉆下去。她匆匆丟下一句“打擾了”,便急急轉身。剛邁開步子,便看到她的新婚老公正閑適地倚在墻壁上。他背光而站,整個人隱在暗處,臉上的神情看不太分明。

                      偷看別人偷情被抓,盧謹歡心里有說不出的尷尬,她對慕巖訕笑了一下,指了指身后的房間,沒頭沒腦的冒了一句,“那啥,你弟弟的身材還不錯。”

                      此話一出,走廊里的氣溫頓時下降了好幾度,慕巖的臉色黑得跟鍋底似的。

                      第002章 你見過多少男人

                      這世上,女人最討厭的便是男人當著自己的面稱贊另一個女人漂亮。男人也不例外,當慕巖聽到盧謹歡說慕楚身材不錯時,心里隱隱掠過一絲不悅,也僅僅是不悅而已。

                      在這之前,他與盧謹歡只見過三次面,第一次相親,第二次婚禮,第三次上床。要說到對她有感情,那便是無稽之談。唯一令他滿意的是,在床上,無論他怎么折騰她,她都只是小聲哼哼,不會鬼嚎鬼叫影響他的食欲。

                      擁有一個好床伴不容易,基于這一點,他想他有必要提醒她,在慕家,該看的看,不該看的,就一定要繞行。

                      盧謹歡正懊惱自己怎么會不經大腦說出這番話,冷不防見慕巖欺身過來,她嚇得連忙向后退去,直到背抵上冰冷的壁磚,她退無可退。咬了咬唇,她抬起頭可憐兮兮地看著慕巖,“慕…慕巖,我…我對天發誓,你的身材比你弟弟好。”

                      盧謹歡被自己惡心到了。

                      可是她真的覺得慕巖有介意她剛才那句話,雖然他們是利益婚姻,但是侍候好這個主,盧家今后也不用再賣另一個女兒,來換得別人的支援。

                      所以即使惡心,她還得硬著頭皮拍馬屁,“真的,你是我見過身材最棒的,體力最好的,那啥最持久的……”

                      慕巖冷眼瞅著被困在雙臂間的嬌小女子,聽她連珠炮似的亂轟,一張俊臉難得的又黑了幾分。他連忙捂住她的嘴,壓低聲音怒斥道:“你見過多少男人,又上過多少男人的床?見識這么廣?”

                      慕巖一句話噎得盧謹歡氣都喘不過來,她只顧著拍馬屁,沒想到這馬屁拍在馬腿上了。生怕得罪了金主,她噎了半晌,決定實話實說:“至少比AV里的男主角厲害。”

                      拿他跟AV里的男主角比,慕巖承認,自己凌亂了。本來好意想提醒這個女人幾句,這會兒他恨不得她立即被阮菁上綱上線。

                      慕巖抽回手,冷淡地退開,“盧謹歡,我不管你有腦子還是沒腦子,在慕家,你給我安份些,不要招惹不該招惹的人。”

                      警報解除,盧謹歡已經被慕巖嚇出了一身的冷汗。眼見他長腿一邁打算走人,她連忙追過去表忠心,“你放心,我不會給你添麻煩的。”

                      慕巖瞥了她一眼,冷冷的道:“我希望你記住你今天說的話。”

                      盧謹歡膈應了一下,不再表現得殷勤。凡事有個度,太過就顯得虛假了。她默不做聲地跟在慕巖身后,打量起四周的環境來。

                      不得不說,慕家的人很會享受生活,在這寸土寸金的地方,還能規劃出這么一大片的假山與綠化帶,可見其很注重有氧生活。

                      盧謹歡一邊呼吸早晨的新鮮空氣,一邊跟在慕巖身后往前走。心思飄得遠了,所以她沒有注意到慕巖已經停下來,直到俏鼻撞上鐵背,她才吃痛的回過神來。

                      正想抱怨慕巖兩句,卻見慕巖的目光直勾勾地看著前方,她一邊揉著撞痛的鼻子,一邊看過去,眼前頓時一亮。啊,有好戲看了!

                      第003章 說她小

                      五十米開外,一位美女俏生生地立在那里,白裙飄飄,柔若無骨。讓人一眼望去,竟心生憐惜,忍不得將其護在懷中。

                      即使身為女人的盧謹歡都有這樣的感覺,更逞論是慕巖。從白柔伊出現的那刻起,慕巖的眼里就再也容不下任何人。

                      盧謹歡瞧瞧這個,又瞧瞧那個,無端讓她嗅出幾分奸情的味道來。

                      “柔伊……”慕巖喚了一聲,欲言又止。盧謹歡從側面望去,能夠看到他眼底隱忍的情意。她忍不住唏噓,硬件軟件齊備的男主,怎能沒有一個完美的初戀情人來錦上添花呢?

                      白柔伊絕美的臉上噙著淡淡的微笑,高貴優雅,讓人忍不住自慚形穢。盧謹歡這才想起眼前的美女有點眼熟,好像在哪里見過。

                      “巖,這是你的新婚妻子嗎?你好,我是白柔伊。”白柔伊大大方方地走上前來,伸手與盧謹歡問好。盧謹歡受寵若驚,連忙伸手回握,連她親熱的喚著她老公的名也忘了去計較,笑吟吟道:“你好,我是盧謹歡。”

                      美人身高一米七左右,又穿著一雙高得嚇死人的高跟鞋,盧謹歡站在她面前,就像個還未出校的學生,生生將盧謹歡的襯得矮了幾分。

                      謹歡不以為意,細細打量起眼前的美人來。

                      蛾眉淡掃,膚白勝雪,纖腰不盈一握,堪堪一個古典美人。盧謹歡一下子想起眼前的美人是誰了,她就是近來熱播電視劇《金宮》里的女主角昭貴妃的扮演者,果真美艷不可方物。

                      “我想起來了,白小姐,久仰大名,今日一見,三生無憾了。”盧謹歡承認自己很慫,平生沒追過星,第一次追星,追得還有可能是自己老公的初戀情人,她心里卻沒有任何不舒服。

                      別人不知道她跟慕巖的婚姻是什么情況,她可清楚得后,反正與愛情無關,也犯不著吃醋。

                      慕巖已經從剛才的失態中清醒過來,他淡漠地看著白柔伊與盧謹歡拉家常,深邃的鷹眸波瀾不興。白柔伊被盧謹歡夸張的反應逗笑了,盈盈水眸望向慕巖,像是盛了幾億噸厚重的感情,對慕巖說:“慕巖,你老婆真好玩。”

                      白柔伊一笑,傾國傾城,盧謹歡瞬間被秒殺了。

                      慕巖自然地將盧謹歡擁入懷里,淡淡地看著白柔伊,“歡歡還小,讓你笑話了。母親還等著她去奉媳婦茶,我們先失陪了。”

                      此言一出,白柔伊臉上的笑容頓時凝結,眼神也黯淡下來。慕巖卻沒有再看她一眼,擁著盧謹歡往主屋走去。遠遠的,她還能聽見盧謹歡不滿地嘟嚷:“喂,我哪里小了,我今年22了。”

                      慕巖死死扣住盧謹歡的腰,不讓她蹦跶,眸光卻在她胸口徘徊,意有所指的道:“我沒說你年紀。”

                      “沒說我年紀你說我什么小?”盧謹歡仰起頭質問,卻見他的目光徘徊在她的胸前,她立即反應過來他在說她哪里小了,頓時羞得滿臉通紅。她反射性地捂住胸口,大叫:“色狼。”

                      第004章 在他身邊放棋子

                      盧謹歡掩面而逃,一不留神撞到從客廳里出來的阮菁,她連聲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阮菁的臉黑得跟鍋底似的,看著冒冒失失地跑進來的盧謹歡,她的眉頭皺得能夾死一只蒼蠅,怒斥道:“盧老就是這樣教育你的?一點規矩也不懂。”

                      盧謹歡斂了神色,端端正正地立在一旁,“對不起,媽媽,我不是有意的,下次我會注意。”

                      對阮菁,盧謹歡心里是存著三分畏懼。這個商場上的女強人,對待親人就像對待下屬一般嚴苛。記得第一次見到她時,她正拿著藤條抽打犯錯的慕巖,一下下毫不留情,打得慕巖白嫩的雙手皮開肉綻。而讓她印象最深刻的,是當時阮菁的神情,那不是母親對孩子的恨鐵不成鋼,而是明明白白的憎惡。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