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肤
                      字号

                      新婚不欢愉

                      点击:
                      从嫁给慕岩的第一天起,她就知道,她只是他生孩子的工具,所幸为了孩子?#24917;?#24247;成长,他还愿意要孩子他妈。
                      可是她并未因此而庆幸,原因却是某人在某些事上毫不怜香惜玉。
                      为了换来一个孩子,更为了触手可及的自由,她忍受着他的粗鲁与不解风情。
                      终有一天,她忍无可忍,掷下一张离婚协议书,“总裁,离婚请签字!”
                      某人看着她阴恻恻的笑了……
                      慕岩:他不知道别?#35828;?#29233;情是从?#35009;?#26102;候开始的,但是他知道,当身下的女人彻底成为他的时,他再也无法放手……

                      【正文】

                      第001章 她嫁给一个闷骚男人

                      清晨,刺目的阳光洒落窗前,一天才刚刚开始,已经有些闷热,三伏天,惫懒得让人连动也不想动。

                      卢谨欢躺在大红喜被里眠床半晌,终于舍得睁开美丽的双眸。一眼望不尽的红让她的脑子还有些懵,她结婚了???她结婚了!!!

                      这个想法如响雷一样迅速在她脑海里炸开,她弹跳起来,随即“嗷呜”一声又跌进大红喜被里,腰酸背疼,她想蹦跶?#35009;荒?#20221;力气。

                      昨夜种种如潮水般袭来,卢谨欢脸红心跳,唯一记得的,就是她的新婚老公精力好得吓人,差点?#35805;?#22905;的腰给弄断。

                      念及此,她低头看去,白皙的胸口与腰腹之间布满青紫的草莓印,更是让她无脸见人。都说慕岩性子木讷古板,可照昨晚的情形看来,他哪是古板,分明是闷骚!

                      正当卢谨欢哀怨连连时,屋里响起敲门声。她一惊,火速滚进被窝里遮住赤裸胴体,声线不稳地问:“谁?#20426;?br />
                      “大少夫人,已经辰时一刻了,夫人还等着您请安。”柳妈在门外毕恭毕敬的说。

                      辰时一刻?请安?都?#35009;?#19996;东啊。

                      看着古色古香的卧?#36965;?#21346;谨欢简直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了。“我知道了。”不情不愿地应了一声,她认命地翻身起床去洗澡。

                      水声哗哗从头顶冲下来,卢谨欢用力抹了抹?#25104;?#30340;水,提醒自己清?#23721;?#28857;。她在慕家的地位,就仅仅是一个用钱买来的女人,在这里,没有她可以嚣张任性的理由。

                      想到这里,卢谨欢眼底顿时失了几分光彩。她的那些关于人生的规划,从此以后,都将埋葬在这场利益婚姻里,真是可悲可叹啊。

                      洗完澡,她去更衣室里拿了一条水红色的及膝洋装穿上。水红颜色衬得她肌肤白里透红,像花一般娇艳,倒不枉她新妇的身份。

                      卢谨欢对着镜子里?#24917;?#20431;女子做了个鬼脸,眼神?#20027;?#28129;了几分。拿了?#27426;?#32418;玛瑙耳环戴上,她转身出门。穿过长长的走廊,阳光逶迤了一地。

                      阳光有些刺眼,她下意识抬手阻挡。不经意间,眼角余光瞄到隔壁房间里,一男一女正扭抱在一起,疯狂地吻着彼此。

                      卢谨欢一时移不开脚?#21073;?#20498;不是因为吓着了,而是好奇,他们怎?#20174;?#21150;法把姿势摆得这样淫而不荡的?

                      她看得入神,全?#24187;?#26377;发现长廊尽头,有一双冷骛的鹰眸,正深沉地打量着她。

                      “大嫂,你看够了吧。”慕楚从女人白皙的胸脯上抬起头来,目光邪肆地落在她身上,就像她没有穿衣服一般。

                      卢谨欢一惊回过神来,尴尬得想挖个地洞钻下去。她匆匆丢下一句“打扰了”,便急急转身。?#31456;?#24320;步子,便看到她的新婚老公正闲?#23454;?#20506;在墙壁上。他?#24443;?#32780;站,整个人隐在?#33633;Γ成?#30340;神情看不太分明。

                      偷看别人偷情被抓,卢谨欢心里有说不出的尴尬,她?#38405;?#23721;讪笑了一下,指了指身后的房间,没头?#33618;?#30340;冒了一句,“那啥,你弟弟的身材还不错。”

                      此话一出,走廊里的气温顿时下降了好几度,慕岩的?#25104;?#40657;得跟锅底似的。

                      第002章 你见过多少男人

                      这世上,女人最讨厌的便是男?#35828;?#30528;自己的面称赞另一个女人漂亮。男人也不例外,当慕岩听到卢谨欢说慕楚身材不错时,心里隐隐掠过一丝不悦,也仅仅是不悦而已。

                      在这之前,他与卢谨欢只见过三次面,第一次相亲,第二次婚礼,第三次上床。要说到对她有感情,那便是无稽之谈。唯一令他满意的是,在床上,无论他怎么折腾她,她都只是小声哼哼,不会鬼嚎鬼叫影响他的食欲。

                      拥有一个?#20040;?#20276;不容易,基于这一点,他想他有必要提醒她,在慕?#36965;?#35813;看的看,不该看的,就?#27426;?#35201;绕?#23567;?br />
                      卢谨欢正懊恼自己怎么会不经大脑说出这番话,冷不防见慕岩欺身过来,她吓得连忙向后退去,直到?#36710;?#19978;冰冷的壁砖,她退无可退。咬了咬?#21073;?#22905;抬起头可怜兮兮地看着慕岩,“慕…慕岩,我…我对天发誓,你的身材比你弟弟好。”

                      卢谨欢被自己恶心到了。

                      可是她真的觉得慕岩有介意她刚才那句话,虽然他们是利益婚姻,但是侍候好这个主,卢家今后也不用再卖另一个女儿,来换得别?#35828;?#25903;援。

                      所以即使恶心,她还得硬着头皮拍马屁,“真的,你是我见过身材最棒的,体力最好的,那啥最持久的……”

                      慕岩冷眼瞅着被困在双臂间?#24917;?#23567;女子,听她连珠炮似的乱轰,一张俊脸难得的又黑了几分。他连忙捂住她的嘴,压低声音怒斥道:“你见过多少男人,又上过多少男?#35828;?#24202;?见识这么广?#20426;?br />
                      慕岩一句话噎得卢谨欢气都喘不过来,她只顾着拍马屁,没想到这马屁拍在马腿上了。生怕得罪了金主,她噎了半晌,决定实话实说:“至少比AV里的男主角厉害。”

                      拿他跟AV里的男主角比,慕岩承认,自?#27627;?#20081;了。本来好意想提醒这个女人几句,这会儿他恨不得她立即被阮菁上纲上线。

                      慕岩抽回手,冷淡地退开,“卢谨欢,我不管你有脑子还是?#33618;?#23376;,在慕?#36965;?#20320;给我安份些,不要招惹不该招惹的人。”

                      警报解除,卢谨欢已经被慕岩吓出了一身的冷汗。眼见他长腿一迈打算走人,她连忙追过去表忠心,“你放心,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慕岩瞥了她一眼,冷冷的道:“我希望你记住你今天说的话。”

                      卢谨欢膈应了一下,不再表现得殷勤。凡事有个度,太过就显得虚假了。她默不做声地跟在慕岩身后,打量起四周的环境来。

                      不得不说,慕家的人很会享受生活,在这寸土寸金的地?#21073;?#36824;能规划出这么一大片的假山与绿化带,可见其很注重有氧生活。

                      卢谨欢一边呼吸早晨的新?#22763;?#27668;,一边跟在慕岩身后往前走。心思飘得?#35835;耍?#25152;以她没有注意到慕岩已经停下来,直到俏?#20146;?#19978;铁背,她才吃痛的回过神来。

                      正想抱怨慕岩两句,却见慕岩的目光?#24811;?#21246;地看着前?#21073;?#22905;一边揉着撞痛的鼻子,一边看过去,眼前顿时一亮。啊,有好戏看了!

                      第003章 说她小

                      五十米开外,一?#24187;?#22899;俏生生地立在那里,白裙飘飘,柔若无骨。让人一眼望去,竟心生怜惜,忍不得将其护在怀?#23567;?br />
                      即使身为女?#35828;?#21346;谨欢都有这样的感觉,更逞论是慕岩。从白柔伊出现的那刻起,慕岩的眼里就再也容不下任何人。

                      卢谨欢瞧瞧这个,又瞧瞧那个,无端让她嗅出几分奸情的味道来。

                      “柔伊……”慕岩唤了一声,欲言又止。卢谨欢从侧面望去,能够看到他眼底隐忍的情意。她忍不住唏嘘,?#24067;?#36719;件齐备的男主,怎能没有一个完美的初恋情人来锦上添花呢?

                      白柔伊绝美的?#25104;相?#30528;淡淡的微笑,高贵优雅,让人忍不住自惭形秽。卢谨欢这才想起眼前的美女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岩,这是你的新婚妻子吗?你好,我是白柔伊。”白柔伊大大方方地走上前来,伸手与卢谨欢问好。卢谨欢受宠若惊,连忙伸手回握,连她亲热的唤着她老公的名也忘了去计?#24076;?#31505;吟吟道:“你好,我是卢谨欢。”

                      美人身高一米七左?#36965;?#21448;穿着一双高得吓?#24266;说?#39640;跟鞋,卢谨欢站在她面前,就像个还未出校的学生,生生将卢谨欢的衬得矮了几分。

                      谨欢不以为意,细细打量起眼前的美人来。

                      蛾眉淡扫,肤白胜雪,?#25628;?#19981;盈一握,堪堪一个古典美人。卢谨欢一下子想起眼前的美人是谁了,她就是近来热播电视剧《金宫》里的女主角?#21387;?#22915;的扮演者,果真美艳不可方物。

                      “我想起来了,白小姐,久仰大名,今日一见,三生无?#35835;恕!?#21346;谨欢承认自己很怂,平生没追过星,第一?#24043;?#26143;,追得还有可能是自己老公的初恋情人,她心里却没有任何不舒服。

                      别人不知道她跟慕岩的婚姻是?#35009;?#24773;况,她可清楚得后,反正与爱情无关,也犯不着吃?#20303;?br />
                      慕岩已经从刚才的失态中清醒过来,他淡漠地看着白柔伊与卢谨欢拉?#39029;#?#28145;邃的鹰眸波澜不兴。白柔伊被卢谨欢夸张的?#20174;?#36887;笑了,盈盈水眸望向慕岩,像是盛了几亿吨厚重的感情,?#38405;?#23721;说:“慕岩,你老婆真好玩。”

                      白柔伊一笑,倾国倾城,卢谨欢瞬间?#24187;?#26432;了。

                      慕岩自然地将卢谨欢?#31561;?#24576;里,淡淡地看着白柔伊,“欢欢还小,让你笑话了。母亲还等着她去奉媳妇茶,我们先失陪了。”

                      此言一出,白柔?#20142;成?#30340;笑容顿时凝结,眼神也黯淡下来。慕岩却没有再看她一眼,拥着卢谨欢往主屋走去。?#23545;?#30340;,她还能听见卢谨欢不满地嘟嚷:“喂,我哪里小了,我今年22了。”

                      慕岩死死扣住卢谨欢的腰,不让她蹦跶,眸光却在她胸口徘徊,意有所指的道:“我没说你年纪。”

                      “没说我年纪你说我?#35009;?#23567;?#20426;?#21346;谨欢仰起头质问,却见他的目光徘徊在她的胸前,她立即?#20174;?#36807;来他在说她哪里小了,顿时羞得满脸通红。她反射性地捂住胸口,大叫:“色狼。”

                      第004章 在他身边放棋子

                      卢谨欢掩面而逃,一不留神撞到从客厅里出来的阮菁,她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阮菁的脸黑得跟锅底似的,看着冒冒失失地跑进来的卢谨欢,她的?#32426;分?#24471;能夹死一只苍蝇,怒斥道:“卢老就是这样?#36867;?#20320;的?一点规矩也不懂。”

                      卢谨欢敛了神色,端端正正地立在一旁,“对不起,妈妈,我不是?#24184;?#30340;,下次?#19968;?#27880;意。”

                      对阮菁,卢谨欢心里是存着三分畏惧。这个商场上的女强人,对待亲人就像对待下属一般严苛。记得第一次见到她时,她正拿着藤条抽打犯错的慕岩,一下下毫不留情,打得慕岩白嫩的双手皮开肉绽。而让她印象最深刻的,是当时阮菁的神情,那不是母亲对孩子的恨铁不成钢,而是明明白白的憎恶。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