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肤
                      字号

                      药香卿王妃

                      点击:
                      救命之恩,以身相许卿心于璃,此生不悔。
                      一而再再而三地救了王爷的性命,咱女扮男装的女主秉承着‘施恩不望报’的理念,丝毫不把王爷想要报救命之恩这事儿给放在心上。可是呀……
                      她竟然莫名其妙的怀孕了……
                      喂,王爷!现在来报救命之恩吧!我要你以身相许!
                      宅斗?没有没有,咱男主洁身自好并无妻妾侍女,不宅斗不宅斗。
                      宫斗?咱王爷不争名来不争利,宫斗什么的当然也没?#23567;?br /> 有人就问了,这本书到底写的是啥?
                      嗯(*ˉ﹀ˉ*)其实这就是一本可爱不单纯的欢脱古言甜宠文。
                      标签:乔装改扮 宠文 独宠 王妃

                      楔子

                      元丰国,元丰五十七年四月初五

                      清晨

                      “哇…哇…”

                      婴孩儿凄厉的啼哭声惊醒了金家上下的所有人,上至金家老祖宗,下及伙房厨娘,先后在一炷香之内气喘吁吁地赶到了哭声传出的房门外。

                      还未缓过气,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视线中闪出了一位披头散发、赤裸着白嫩的小脚一路小跑着赶过来的年轻女子。

                      明显快要喘不过气的她,却还是希望房内的小女婴能够听到自己的安慰。“璃,璃儿别哭,娘,娘亲来了。”

                      众人将眼光从不顾形象的少夫?#35828;?#36523;上移开,果不其然,一个上半身未穿衣物的俊朗男子在女子身后奔跑着。

                      边跑边?#28216;?#25163;上的金丝兰花绣鞋,男子对前方女子直接接触地面的小脚是心疼不已。?#25226;?#20799;,妖儿,慢点,先把鞋穿上。”

                      ……

                      按理说,在这个思想封建的古代,女子不能看见男子的裸身,男子更不能直视女子的赤脚。尤其是做主?#35828;模?#24517;定是衣着光鲜、光彩夺目才对。

                      两人如此不合乎礼教的举止,众人中非但无人表现出诧异、惊讶之情,反而个个哀声叹气,无语望天。

                      俗话说,习惯成自然。想来,众人对眼前发生的事情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因为,前方的是她们向来缺根筋的少奶奶陆小妖,后面的赤膊男子就是总把缺根筋的少奶奶照?#35828;?#26080;微不至的金家大少爷金海。

                      “璃儿。”陆小妖焦急万分地推开了房门,将在床榻中央死命哭泣的小女婴抱进怀里,竭力安抚着小女婴。“璃儿乖,娘亲来了,别哭…”

                      后脚进门的男子随手把金丝兰花绣鞋丢在一边,拦腰横抱起打着赤脚的陆小妖,把她安置在床边的软榻上,又拉过一边的被子遮?#20146;?#38470;小妖的下半身,这才松了一口气。

                      “哐哐哐。”敲门声传来,他们所熟悉的丫环小兰的声音响起。?#21543;?#29239;,少奶奶,老祖宗让你们把小小姐抱出去,他很是担心小小姐的情况。”

                      “小兰,回老祖宗,我这就来。”金海朝着门口应了一声,便抱起了陆小妖怀中的金琉璃。?#25226;?#20799;,走吧。”

                      在金家老祖宗见到了安然无恙的金琉璃后,就让众人回去该干嘛干嘛了,自己随后?#19981;?#20102;房。

                      当天晚上,金海在自己房中的书桌前坐下,微笑着看着软榻上双双进入梦乡的陆小妖和金琉璃,打算第二天一早带着这母女俩去城外的山水间游玩。

                      只是,他不知道,他的这个打算,会让爱女金琉璃脱离金家的保护圈十多年。

                      元丰五十七年四月初七

                      穿戴好繁复的衣衫和佩饰,金海走向床?#21073;?#24367;腰唤醒还在熟睡当中的妻子。?#25226;?#20799;,该起身了。”

                      “相公。”陆小妖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不明所以地看着金海。“怎么了?#20426;?br />
                      “你为了生璃儿,已经近一年未出府游玩过了,况且璃儿出生到现在也未曾出府过,今天天气不错,我带你们去?#32426;?#36367;青。”金海掀开了覆盖在陆小妖身上的绣花丝被,取下挂在屏风上的粉红色衣衫亲自为陆小妖穿上。

                      任由金海为自己?#36335;?#38470;小妖懒洋洋地将身体靠在金海身上,想起了自己那七岁多的可爱儿子金明朗。“朗儿一起去吗?#20426;?br />
                      “睡迷糊了,傻妖儿。”金海将陆小妖轻如羽毛的重量推移到了一边的床柱上,蹲下身子为陆小妖套上仅有他巴掌大的丝绸小绣鞋。“朗儿今年不是开始上学堂了么?现在这?#22868;?#24212;该在读早课了。”

                      陆小妖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后脑勺,调皮地朝金海吐了吐舌头。?#21834;?#25105;忘了…”

                      半个时辰后,金海、陆小妖及被金海抱在怀中的金琉璃,坐上?#35828;?#22312;金府门口的马夫所牵住的马车。

                      就这样,马?#30340;?#30340;金海、陆小妖、金琉璃,马车外的马夫刘昌、丫环小兰,一行五人踏上了一段…通往生离死别之路的旅程。

                      元丰国外十里,城郊

                      “老大,前方有一辆马车过来了,好像是元丰首富金家的马车。”一个尖嘴猴腮的丑陋男子冲着仰躺在地上的年轻男人谄?#30007;?#31505;。“这可是只大肥羊啊,马?#36947;?#32943;定有不少好东西,老大,咱们劫了他们,把值钱的东西?#35760;?#36807;来。”

                      “金?#36965;俊?#24180;轻男人翻身坐起,一巴掌打在丑陋男子的后脑?#20303;!?#20320;个不成器的东西,老子跟你说过多少次,遇到大肥羊就要把眼光放长远点,绑了他们跟他们的亲人要赎金才是首要的。”

                      揉了揉?#33618;?#36731;男子打疼的地?#21073;?#19985;陋男子噘着嘴?#27905;洁?#22228;,活生生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娘们。“你根本没说过啊…”

                      “还犟嘴?#20426;?#24180;轻男子怒瞪丑陋男子,没好气地冲丑陋男子低吼。“快给老子去绑了他们!”

                      “是是是…”丑陋男子缩了缩脑袋,转过身立马换了个嘴脸,双手叉腰,颐指气使地看着众人。“你们都听见了吧?快去把他们全都绑了。”

                      “是。”异口同声的震天吼,响彻了整片树林。

                      对气势表示满意的丑陋男子点?#35828;?#22836;,将目光移向了他们当中手?#27490;?#31661;的男人。“三儿,把?#21069;?#20107;的车夫解决了。”

                      被唤作三儿的男人走上前,拉弓上箭,瞄准了马车外正欲挥鞭的男子。

                      ……

                      山坡下?#21073;?#39532;车上的几人在听到山林之间回荡的声音时变得忐忑不安起来。

                      “不好,是山匪。”前一刻还与陆小妖有说有笑的金海面色一凝,临危不乱地向马车外的刘昌下命令。“刘昌,快调头回城。”

                      “是,少爷。”刘昌拉住缰绳,扬起马鞭,眼看马鞭就要落在马臀上,却失去重心掉下了马车。

                      他的胸口,被一支细长的羽毛弓箭所贯穿,血流不止。

                      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刘昌动了动嘴?#21073;?#19979;一秒便昏阙了过去。

                      “啊。”丫环小兰惊叫一声,读懂了刘昌口中所说的‘快逃’二字。

                      不?#20197;?#36831;疑,小兰赶紧拉过缰绳,没有马鞭的她,直接一巴掌重重地拍在马臀上。?#21543;?#29239;,少奶奶,抓稳,驾。”

                      马蹄高高抬起,在马蹄接触地面的同一?#22868;洌?#39532;匹快速往前奔跑,整个马车跟着马匹地奔跑速度剧烈地抖动起来。

                      山匪们见马车如离弦之箭般冲了出去,一个个扬起了势在必得的笑容,不慌不忙地翻身上马,慢悠悠地跟了上去。

                      回头看着空荡的后方及两边茂密的树林,忠心护主地小兰想出了一个主意。

                      稍稍收紧手中的缰绳,马车的速度果然慢了下来。小兰放开缰绳,顾不了主仆之别,掀开马车的隔帘严肃地看着金海与陆小妖。?#21543;?#29239;,少奶奶,你们现在从马车上跳下去,奴婢驾着马车引开山匪。”

                      “不行,我们不能丢下你。”陆小妖想也不想地拒绝了小兰的好意,他们不能为了逃生而把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丫环当替死鬼。“要跳一起跳。”

                      ?#21543;?#22902;奶!”小兰有史以来第一次反驳陆小妖,她不能眼看着从小对自己情同姐妹的陆小妖有事。

                      语气一软,为了让陆小妖放心,小兰拍?#30007;?#33071;向她保证道。?#21543;?#22902;奶,不对,小姐,奴婢不会有事的,奴婢会在马车再奔跑一?#38382;奔?#21518;跳下马车,让马?#24213;孕?#21069;进,到时山匪们就算追了上来,得到的也只是一个?#31456;?#36710;而已。”

                      “小兰,你的这份情我们承下了。”金海?#20040;?#26469;的备用衣物把睁大眼睛不哭不闹的金琉璃厚厚包了几圈,然后搂紧身旁已满脸泪花的陆小妖从宽大的窗口处跃下马车。

                      重重的一声闷响,金海的背部着地,单薄的衣物与?#32426;?#19981;平的地面产生摩擦让金海背部的皮肤隐隐渗出血丝。

                      所幸有金海的保护,金琉璃、陆小妖未受到一点伤害。

                      看也不看继续向前疾驰的马车,金海站起身,一手紧抱金琉璃,一手牵着陆小妖?#25913;?#23273;白的纤纤玉手,往树林深处跑去。

                      金海不是贪生怕死,也不是对小?#23478;?#24320;山?#35828;?#20570;法感到理所应当,只是,眼下的情况,他必须先保护自己珍视的妻女。

                      “哎呀。”不慎被树根绊倒在地的陆小妖痛呼出声,不仅脚?#35828;?#20102;,连手掌心也被地面的小石子划破了皮。

                      ?#25226;?#20799;。”金海弯身,搀扶起因疼痛而皱起?#32426;?#30340;陆小妖,来不及说一句体贴之语,径自拉过她的细膀绕过自己的?#26412;保?#19968;转身,借着腰肌的力量将陆小妖背在了身上。

                      右手托住陆小妖的大腿根部,金海用那条不算结实的胳膊?#24615;?#30528;她全身的重?#20426;?#36824;好,陆小妖体态轻盈,并不重。

                      原地转了一圈,看了看四周的地势,金海选择了树林有坡道的方向,迈开步伐。

                      看着金海耳鬓的不停滴下,陆小妖感觉自己的脚已经好多了便挣扎了两下,想要从金海的背上跳下来自己走。

                      金海的怀中还抱着金琉璃,陆小妖不能再增加金海的负担。“相公,放我下来,我没事了。”

                      “娘子,别乱动,咱们得,尽快,找地?#21073;?#36991;一避。”金海上气不接下气地阻止了陆小妖的动作。

                      预感山匪们就要追上来的金海不敢放松警惕,尽快找个地方避一避才是重中之重。

                      “相公…”双手紧抓金海的肩膀,陆小妖倒吸了一口凉气。“前面…”

                      金海停下脚步看向前?#21073;?#24515;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怎么会这样?#20426;?br />
                      “相公。”顺利地从金海背上滑下,陆小妖站在?#35828;?#38754;,认真地问了金海一个?#20365;狻!?#30456;公,你怕死么?#20426;?br />
                      一把握住陆小妖冰凉的小手,金海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我不怕。”

                      不做解?#20572;?#38470;小妖抱过金海怀着的金琉璃,亲了亲她的小?#36710;埃?#28385;?#22478;?#30106;。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