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農門辣妻:田園種包子

                      點擊:
                      一睜眼成了農家軟弱可欺的“小瓜婦”,跟前還有兩個粉嫩嫩的小包子瞪著水汪汪的眼睛喊娘親,李香梨覺得鴨梨山大,擼起袖管兒,賺大錢,發大財,虐渣渣,養寶寶,小日子過的風生水起,可卻突然來了個戰神王爺說是孩子他爹,還想當她是暖炕的!小包子氣鼓鼓的叉腰:別以為你長的像我就能睡我娘親!
                      作品標簽: 溫馨清水、腹黑、寶寶、家長里短

                      第1章 養著包子的小瓜婦

                      “娘親,娘親,你醒醒啊,你醒醒啊,嗚嗚嗚。”一個女娃娃的聲音軟糯糯的,哽咽的厲害,小肩膀還一抽一抽的。

                      “樂兒,別吵著娘親,娘親只是病了,她會好的,娘親多睡會兒就好了。”這個男娃娃明顯要沉穩些許,但是到底是孩子,語氣里還帶著許多掩藏不住的畏懼和傷心。

                      郭樂兒小手扯著哥哥的破舊的袖子,小臉已經被淚水糊了一臉,顫著聲音道:“那要是娘親不醒呢?”

                      郭竹自己心里也十分害怕,卻還是盡力的去強裝平靜,安慰妹妹:“樂兒不怕,有哥哥在,哥哥不會讓樂兒有事的,娘親也會好的,一定會好的。”

                      陳曦只覺得腦袋一陣撕裂般的疼痛,無邊的黑暗籠罩著自己,仿佛要將自己吞噬掉一般,直到聽到兩個小家伙的聲音,似乎觸動到了心里最柔軟的地方,就算是冰冷的身體,也因此溫暖了許多。

                      陳曦費盡的想要睜眼,睫毛輕顫之際,便聽見兩個小家伙驚喜的聲音。

                      “娘親醒了!”

                      陳曦睜眼便看到兩個臟兮兮的小娃娃,通身的衣裳像個小乞兒,聽他們喊著娘親,可這樣的打扮哪里像有娘的孩子?只是臉上雖然有些臟,但是那兩雙眼睛卻不是一般的明亮,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轉著,還帶著水汪汪的霧氣,實在是招人憐惜。

                      可等陳曦瞧見了這家徒四壁的破屋子時,頓時什么感想都沒了,瞪大了眼睛看著眼前的一切。

                      郭樂兒慌忙的道:“娘親,娘親,你為什么不理樂兒?是不是樂兒惹娘親生氣了?”

                      陳曦整個身子都僵硬了,艱難的開口:“娘·····親?”

                      她這前腳被男友劈腿,后腳出門被車撞,背運到這種地步了,竟然還突然冒出來這么大兩娃?!

                      腦子突然脹的快要裂開,似乎所有的記憶都涌進了她的腦海里,這個身體的主人叫李香梨,她現在呆著的這個破爛屋子,就是她家,面前這兩個看著像沒娘的孩子,就是她的娃,至于這個家的男主人,呵呵,她還是個小瓜婦!

                      陳曦簡直想撓墻,老天爺你能不能對我再狠點!

                      就在陳曦呆愣愣的還不知該如何接受現實的時候,面前的小女娃娃突然“哇”的一聲哭了起來:“娘親不要樂兒了,是樂兒不乖,樂兒以后都乖乖聽話,娘親不要不理樂兒好不好。”

                      陳曦心都化了一半,連忙將那小女娃抱進自己的懷里:“樂兒乖,樂兒不哭,娘親不會不要樂兒的,娘親只是一時沒緩過神來,樂兒這么好,娘親怎么舍得呢。”

                      不知是否因為原主人對孩子的感情,陳曦第一眼看著這兩個孩子的時候,便覺得暖了心窩子,就算這茅草籬笆屋子四面透風,衣裳寒磣的不行,在她看到這兩個孩子的時候,卻覺得一切都沒那么糟糕。

                      眼瞧著自己娘親總算醒來了,就算是之前一直強忍著畏懼不哭的小竹也總算是紅了眼睛,握著拳頭道:“娘親,那馮公子就不是個什么好人,娘親不要嫁給他了,我和妹妹都不怕苦,只要娘親在我們身邊,我們就算每天吃粗面饃饃都可以。”

                      樂兒也哭哭啼啼的道:“就是,他是壞蛋,娘親被打的時候他二話不說就跑了,娘親不要嫁給這樣的人,樂兒不要后爹,樂兒有娘親就夠了。”

                      陳曦此時已經得到了李香梨的記憶,自然就明白他們說的什么了,李香梨剛剛嫁進郭家不久,邊關便起了戰亂,每戶人家都得調派出一個男丁出去打仗,否則就要交二十兩銀子,郭家不愿意交錢,便將一向不受待見的三兒子給推了出去。

                      可憐這個李香梨,事后才知道已經懷上了孩子,原本準備等著相公回來好好兒過日子,誰知等來的確實相公戰亡的消息。官差帶著名冊來報了信,李香梨便一下子從新入門的小媳婦兒變成了小寡婦。

                      只是郭家一向勢利眼,原本就不待見他們這一房,這下連男人都死了,自然更加欺負他們了,將他們母子幾個趕到了這一個破茅屋里,絲毫不顧骨肉親情,孩子還這么小,挨餓受凍卻成了家常便飯,難怪長的這般面黃肌瘦。

                      原本這樣日子過下去也就罷了,可偏偏李香梨的這個模樣卻是可人兒的,十里八鄉沒幾個能比她好看,這不,一下子便被鎮上的一個大戶人家的紈绔公子看上了。

                      便是孩子們嘴里說的馮公子了。

                      他來招惹李香梨,偏偏李香梨也不是那些放蕩的小寡婦,完全對他避而遠之。

                      那馮安也是個心思精明的的,知道李香梨一門心思只記掛著自己的兩個孩子,便從這兩個孩子下手了。

                      “香梨,你瞧瞧這兩個孩子現在長成啥樣了啊?面黃肌瘦的,就算你自己受得了苦,舍得孩子受苦啊,你說你不愿意改嫁,那不是要帶著孩子們窮一輩子啊?我可是真心待你的,而且我家底子你也是知道的,你若是跟了我,別說你能吃香的喝辣的,就是樂兒和小竹,以后也能過好日子了,天天大魚大肉的養著,能苦了去?”

                      這是馮安對李香梨說的話。

                      李香梨是個心思單純的,當即就真的信了,便點頭答應了嫁給馮安,只是后來這事兒被郭家老太太知道了,當即勃然大怒,扯著李香梨的頭發從屋里打到村口,還直罵她不要臉的小****,竟會勾搭男人,鬧得整個村子雞飛狗跳,馮安當時就被郭老太的舉動直接嚇跑路了。

                      而李香梨,也因此一病不起,在這小破屋子里被晾著,大夫也不給請一個,足足躺了五天,直到現在睜眼醒來,卻已經換了人。

                      五天,兩個四五歲的孩子守著自己的病重的娘親手足無措,甚至恐懼唯一可以依靠的親人死去,這該是多大的折磨?

                      陳曦心疼的摸了摸兩個小娃娃的小臉,道:“樂兒小竹放心,娘親以后都不會做傻事了,娘親誰也不嫁,娘親一輩子都陪著你們。”

                      第2章 看看她死了沒有

                      小竹吸了吸鼻子,這才哽咽的道:“娘親睡了這么多天,是不是餓了?我給娘親做飯吃。”

                      陳曦揉了揉他的腦袋:“娘親病好了,不用小竹做,娘親以后要好好兒的養著小竹和樂兒,就算不靠別人,也把小竹和樂兒養的白白胖胖的,誰都欺負不著咱們!”語氣都強硬了幾分。

                      兩個孩子不知為何,突然覺得自己娘親有些不一樣了,從前娘親從來不會這么說話,更奇怪的是,娘親說出這些承諾的時候,自己竟然有種十足的信任感。

                      兩個孩子心情突然就好了,重重的點了點頭。

                      陳曦笑了起來:“真乖。”

                      一邊說著,陳曦便已經撐著身子下床了。

                      好在身子并沒有很不適的感覺,可能是原主已經死了,所以身體也沒了那么多的傷痕,陳曦暗暗的松了口氣,若是這會兒還一身病纏綿著,請大夫都沒錢的。

                      陳曦到柜子里翻了翻,看看還有沒有什么能吃的,先給孩子們填飽肚子要緊,卻只找到一些新鮮的野菜,想必是孩子們剛剛挖回來的。

                      陳曦蹙了蹙眉,光吃野菜能有什么營養?

                      正糾結著呢,便聽門口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小竹,樂兒,你們在不在啊?”

                      陳曦轉身,便瞧見了一個和藹的老太太正拎著個籃子進來了,可正是陳嬸兒嗎?

                      陳嬸兒原本就沒想到香梨竟然醒了,這會兒瞧見她活生生站在這里,當即也是一愣:“香梨?你,你,你醒了?”

                      陳曦現如今只有接受這個身份了,連忙將陳嬸兒給迎了進來:“陳嬸兒您咋來了,我這剛剛才醒呢。”

                      陳嬸兒連忙將李香梨給推進屋里去,四下顧盼了一番,這才趕緊將門給關上。

                      轉頭才拉著李香梨的手感慨的道:“你醒了就好,原本上次就聽說你被你婆婆打的只剩下一口氣了,我都以為······”

                      李香梨心知陳嬸兒是好心,從前的原主的確已經死了,不然她今兒也不會在這兒,但是李香梨自然不會這么說,只是扯了扯嘴角:“我命大,撐過來了。”

                      陳嬸兒嘆了口氣,憤憤的道:“你那婆婆實在是太狠心了,怎能下這樣的狠手啊,她消氣了,將你打成那般模樣,就這么扔在了屋里,連大夫都不給請。”

                      李香梨想起自己婆婆那嘴臉,心里冷哼一聲,這頓打,早晚找那老妖婆討回來!

                      否則,都對不起死去的前身。

                      陳嬸兒突然將手里的籃子遞給了李香梨:“我今兒也是想著兩個小孩子估摸著得餓著了,才送些東西來,這就是些玉米面,還有大米,分量也不多,我這老婆子也沒多的余錢······”

                      李香梨心里感激,連忙謝道:“陳奶奶千萬別這么說,現在這個時候,也只有您愿意往我們這兒跑,別說這東西不多,就算是空手來,我也很感謝了。”

                      陳嬸兒摸了摸小竹和樂兒的小腦袋,慈愛的笑道:“這兩個孩子都這么乖巧,全都隨了你的性子,你照顧他們也不容易,以后切記不要再做傻事了,你婆婆是個厲害的主兒,別說名聲毀了如何,她首先就得不放過你去,就算是為了這兩個孩子,也得好好兒的。”

                      李香梨自然聽出了陳嬸兒的意思,當初郭老太拖著李香梨在村里打的時候,嘴里嚷著的是她跟馮安偷奸,說什么兩人不干不凈,還揚言要里正浸豬籠。

                      但其實根本不是這樣,馮安忽悠了李香梨,李香梨答應了嫁給他,卻也是讓他跟郭家提親,兩人先前卻是清清白白的,可等到馮安去向郭老太說起要娶她的時候,郭老太卻突然暴怒,徑直沖出屋子將李香梨拖著打,還罵她不要臉的小騷AA貨。

                      李香梨原本以為,郭老太一向嫌棄他們孤兒寡母的拖累,平日里是連點子米面都舍不得給的,這次她若是嫁出去了,不用再賴在郭家礙他的眼了,想必郭家應該是很樂意的,可誰知,竟然會是這么個結果。

                      如今經過了郭老太的這么一鬧,全村的人都以為李香梨是跟馮安通奸了,被郭老太抓個正著,就算李香梨現在沒死,可名聲也已經毀盡了,這也是為什么李香梨現在看到陳奶奶肯來看望她時這般感動了。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