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冷少的私寵寶貝

                      點擊:
                      那一夜,她陰差陽錯地上了他的床后僥幸逃脫;如今,為逃避老男人糾纏,她再次主動撞進他懷里,“只要你能救我,讓我做什么都行。”
                      凌云霄一直很好地隱藏了他表面很君子內心很流氓的本質,直到遇見她,終于原形畢露:“本少爺出場費很貴的,你打算拿什么來償還?”
                      花小蕊可憐兮兮地問,“你想要什么?”
                      男人笑得邪魅,“我想每天都重溫一遍那晚我們在床上做過的那些事!”

                      第一章 可怕冰山男

                      題記:

                      你的美貌像一把出鞘的鋼刀,今生今世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

                      ————俞心樵

                      皇朝大酒店,桐市最昂貴的五星級大酒店,除了極具奢華的裝簧和配套設施,周到貼心的服務在業界也極富盛名。

                      這里就是有錢人的銷金窩,各色娛樂設施應有盡有,餐廳也是二十四小時不間斷供應各色美味佳肴,雖然費用昂貴,酒店門口每天依舊名車薈萃,商賈云集。

                      在皇朝大酒店中餐廳當服務生的花小蕊中午十二點鐘正打算下班,卻因為閨蜜蘭香突然肚子疼,只得餓著肚子臨時替她代班。

                      她從傳菜員手中接過一盤精美的菜肴敲門進入一個高級包廂,把盤子放到桌上,然后非常職業地給在坐的客人介紹菜名:“花好月圓,各位請慢用。”

                      正準備轉身離開,她隱隱感覺某處有一道異樣的目光看得她很不自在。

                      花小蕊下意識地一抬頭,發現對面主位上坐著一個五官極為精致的英俊男人正目不轉睛地盯著她看。

                      那男人只是隨意地靠在椅背上,修長的手指似不經意地在桌沿上輕輕敲擊,卻透出一種常人沒有的矜貴氣息。

                      他的的雙眸漆黑如黑寶石,眸光卻極冷,而且那氣場強大得象是要把她整個人吸入眼底一般。

                      花小蕊不由自主地打了一個寒戰,嚇得她轉身就跑。

                      然而剛沖出包廂門,卻差點撞到一個人的身上,雖然她極力收住步子,還是踩到那人擦得錚亮的皮鞋。

                      還沒等她道歉,就聽旁邊就有人高聲囔囔了起來:“沒長眼睛嗎?瞎跑什么?知道王總是什么人嗎?”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花小蕊忙不迭地跟人家道歉。

                      這時,被撞的人突然用一種極富調侃的口氣道:“喲,這不是花小姐嗎?我正到處找你呢,沒想到你自已主動撞進我懷里,看來我們的緣份真是不淺哪。”

                      花小蕊抬頭一看,發現對方是一個肥頭大耳滿面油光的中年男人,一對綠豆般的小眼睛正色瞇瞇地盯著她看。

                      嚇得她連聲否認道:“不不不,我根本不認識你,你認錯人了。”

                      那男人嘿嘿一笑,露出一口大黃牙:“就憑花小姐這副嬌滴滴的可人模樣,世上還能找出第二個嗎?你母親已經把你許配給我了,為什么還要在這里苦哈哈地當服務生?快跟我走吧,做了我王大海的老婆以后保你吃香的喝辣的。”

                      一聽他說這話,花小蕊終于想起來了,她的養母確實強行把她許配給了一個做房地產發家的爆發戶。

                      那人已經五十多歲了,不久前剛死了老婆。

                      養父的公司出現財務危機,求助于他,這男人就提出要養父答應把女兒嫁給他才肯幫忙。

                      花小蕊不愿意,才被養父母掃地出門,經閨蜜蘭香介紹到這里來做服務生養活自已。

                      原以為這樣就可以逃脫這個老男人的魔掌了,沒想到冤家路窄,居然在這里撞上他。

                      花小蕊又氣又急,小臉都漲紅了:“你死了這條心吧,我不可能嫁給你的。”

                      王大海胖臉一沉:“你的養父已經收了我一個億的聘禮,你現在已經是我的人,識相的乖乖跟我走,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說著,那男人伸過手來就要拉她。

                      |  |

                      第二章 求你救救我

                      花小蕊嚇壞了,她是無論如何也不能跟這個老男人走的。

                      前面的路已經被他們堵死,唯一的退路就是剛才上菜的那個包廂。

                      她立即調頭,返回那個包廂,回身想把門關上。

                      可是王大海的手早就頂住了包廂門,并一把推開,將他那肥胖的身子堵在門口:“別敬酒不吃吃罰酒,做我王大海的老婆還虧了你不成?”

                      “你做夢去吧,我就是死也不可能做你老婆的。”

                      花小蕊快步沖向包廂的底部,躲到最靠里面那個客人的身后。

                      那王大海見狀,沖過去就想抓她。

                      這時,包廂里坐在主位旁邊的一個客人終于出聲了:“怎么回事?這里是你們玩捉迷藏的地方嗎?”

                      王大海沖在坐的人一眥牙:“對不住打擾了,我在管教不守規矩的老婆呢,馬上就把她帶走。”

                      花小蕊嚇得緊緊抱住身邊那位客人的胳膊哀求道:“不是這樣的,我不是她老婆,我跟他一點關系都沒有,求求你幫幫我。”

                      因為緊張,她沒有發覺自已玲瓏有致的曲線正緊緊貼著男人修長結實的胳膊。

                      那男人輕輕蹙了一下眉,扭過頭來,目光從她那如凝脂般潔白細膩的小臉一路移到她頎長的脖子,接著又移向正和自已胳膊親密接觸的柔軟曲線,眸光卻依舊森冷,表情無動于衷。

                      花小蕊這時才發現自已求助的男人就是剛才主座上一直用怪異眼神打量她的男人。

                      見他對自已的求助沒有絲毫反應,一顆心頓時涼了半截。

                      那王大海見狀,膽子又壯了起來,再次伸手就要拉她。

                      花小蕊嚇得將那男人的胳膊抱得更緊了:“先生求求你幫幫吧,只要你能救我,讓我做什么都行。”

                      那男人再次冷冷地看了她一眼,目光忍不住再次停在她那被制服緊緊裹著的誘人曲線上,半晌才終于開金口,只聽他叫了聲:“常寬。”語氣極淡,聲音卻象大提般低沉而富有磁性。

                      坐在他身邊的那個男人象得到了命令似的,立即起身過來擋在花小蕊和王大海之間,沉聲喝道:“這里不是你可以隨便撒野的地方,我勸你還是趕緊離開吧,否則后果自負。”

                      王大海環視了包廂里的幾個人一眼,都不認識,想必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再加上他覺得自已有理,所以很理直所壯地說:“要我離開可以,你們必須讓我把這妞帶走。”

                      “要是不讓你帶走呢?”常寬眼里透出一股懾人的寒氣。

                      王大海有些撐不住了,雖然身邊也帶著兩個保鏢,那氣場跟常寬根本沒法比。

                      可是一想到眼前這個到口的水靈靈的小美妞就要這么得而復失,他怎么也不甘心,所以硬撐著回道:“我在她身上花了一個億的,你們這么直接把人給截走是不是太不仗義了?”

                      屋子里瞬間一片沉靜,王大海一臉得意。

                      “一個億是嗎?”主位上的男人再次淡淡開口。

                      王大海一昂頭:“是一個億,你們如果能賠嘗我的損失,我可以放手,否則無論她逃到天崖海角我也要把她給追回來。”

                      那男人低頭問花小蕊:“有這回事嗎?”

                      |  |

                      第三章 你別動讓我來

                      花小蕊已經嚇得渾身發抖,她是真擔心這些人會把她交出去,顫聲答道:“沒有,我從來沒收過他一分錢。”

                      王大海立即反駁:“你是沒收,可是你父親收了,條件就是把你嫁給我。”

                      花小蕊嚇哭出聲來:“我現在已經被我父母趕出家門了,他們收你的錢跟我沒有任何關系的。”

                      王大海也覺得肚子委屈:“那我可不管,要么你跟我走,要么把錢還給我,你總不能讓我人財兩空吧?”

                      這時,剛才那個男人不耐煩地再次開金口:“常寬,還能不能讓人安靜地吃頓飯了?給他一個億,讓他馬上滾蛋。”

                      那個叫常寬的男人立即從自已隨身攜帶的公文包里取出一個支票本,當場寫了一張一個億的支票遞到王大海的面前:“拿上支票快點離開吧,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了。”

                      王大海本以為只要拿出這一個億當幌子,對方一定會讓他把人帶走。

                      沒想到人家居然真的當場開出一個億的支票,他一下子就懵了。

                      其實他心底真正想要的還是眼前這個水靈靈的小美人啊。

                      這么一來,他想抱得美人歸的美夢不是要徹底泡湯了嗎?

                      見他還愣在那里不動,主位上的男人那兩道好看的劍眉便慢慢擰在了一起。

                      常寬見狀,立即上前直接把王大海給拎出包廂。

                      那兩名保鏢其實就是爆發戶臨時找來充門面的,早被常寬的氣勢給嚇壞了,不用別人說自已就乖乖退了出去。

                      終于逃過一劫,花小蕊本想起身道謝,可是兩條腿卻反而不爭氣地一軟,瞬間暈厥,倒在地上。

                      凌云霄看著地上臉色蒼白的女孩,劍眉再次微微蹙起。

                      常寬見狀,立即過來準備把花小蕊給抱走,卻聽到凌云霄說:“你別動,我來。”

                      然后彎腰把地上的女孩抱了起來,快步走出包廂。

                      包廂里的幾個人包括常寬在內都對他這一舉動吃驚不已,凌大少爺不是從來不碰女人的嗎?今天怎么主動抱一個陌生女孩離開?

                      常寬來不及多想,快步跟了上去。

                      凌云霄卻回頭對他說:“你就在這陪他們繼續吃吧,我先上樓休息一下,三點鐘再來接我回公司簽約。”

                      “是。”

                      常寬就象看外星人似的看著自已的老板,心想他還是那個從來不近女色的凌大少爺嗎?居然抱著一個陌生女孩一起去休息?

                      凌云霄抱著花小蕊來到酒店頂樓的總統套房,把她放在床上,然后打電話讓人送來一杯熱牛奶,慢慢喂昏迷的女孩喝下。

                      好一會兒,花小蕊才緩緩睜開雙眼,她發現自已正躺在一張豪華大床上,屋里的一切設施都極盡奢華。

                      就在她還沒有意識到自已身在何處時,耳邊突然傳來了一個極富磁性卻沒有一絲溫度的男人的聲音:“故地重游,是不是感覺很親切?”

                      花小蕊順著那個聲音抬眸望去,眼前是一張俊美得讓人窒息的年輕男人的臉,濃密的劍眉,高挺的鼻梁,性感的下巴,以及一對烏黑深邃的眸子,只是那眸光實在是冰冷得可怕。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