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這樣戀著多喜歡

                      點擊:
                      我不愛他。
                      但得知他要娶的女人是我的仇敵后,我決定招惹他——
                      我處心積慮靠近他、毫無下限迷惑他,花樣百出糾纏他~他全然不為所動,只扔下一個字:滾!
                      ***
                      當我成功破壞他的婚禮,拆散他的戀情,跟他拜拜不玩兒了,他卻并不打算放過我了……
                      他全方位無死角的滲透我的生活,我掙不脫、甩不掉,卻也……抓不住。
                      當我以為他愛我時,他懷里躺著別的女人;
                      當我以為他玩我時,他卻為我丟了半條命。
                      當我轉身嫁人,卻和他在同個屋檐下居住,沒想到——
                      我跟他相愛相殺的日子,才真正開始。

                      第001章 夜色深深有人約

                      一個人久了,總期待這些平靜的夜里,會發生點什么。

                      今晚終于實現了——

                      我洗完澡從浴室出來,正好聽到手機在嗚嗚震動。挺好奇的,這個點了,誰還給我打電話?我瞟了眼屏幕,看到來電顯示的那個號碼,立刻心跳加速!

                      手指滑過接聽鍵,我故作淡然,“喂?”

                      “今晚見個面?”他問。

                      “現在?”

                      “嗯。”

                      “會不會太晚了?”

                      “……”

                      他沉默幾秒,“那隨你。”沒等我再回答,電話已經被掛斷。

                      拿著結束通話的手機,我有幾秒的懵逼。

                      這時,我腦子里不斷浮現他的面孔,以及跟他之間發生過的那些事兒,我沒再多作考慮,迅速將自己捯飭了一番,提著包包連夜出門。

                      ***

                      差不多半個小時后來到他所在小區的房門口,我不輕不重的試探著敲他的房門。很快,門被打開,他出現在面前……而此時的他,渾身酒氣,滿面通紅,眼神恍惚而迷離,高大魁梧的身軀斜倚在門上……很明顯,他是喝多了,正處于醉意朦朧的狀態。

                      “呵,你還是來了。”他哼笑了聲,直勾勾的盯住我。不得不說,他這張臉,僅僅是瞥一眼就足以讓好多女人‘萬劫不復’!

                      我深吸了一口氣,稍稍鎮定了一下……他忽然就一把拽住我的胳膊,“進來!”說罷,我還沒反應過來,就在他粗暴的拖拽下跌跌撞撞進入客廳,隨之,門也被他踢著反鎖了!

                      然后他很快摟住我,臉埋進我脖子里,滿身的酒氣朝我涌過來~我也沒打算醞釀什么了,卸下所有的偽裝,身子一軟就主動投進他懷里,主動攫住了他的薄唇~對彼此的身體已經足夠熟悉了,不需要任何的言語,我們迅速滾倒在沙發里,駕輕就熟的糾纏在一起。

                      這樣的節奏,難免會讓人腦補我爺爺奶奶爸爸媽媽兄弟姐妹中的某某躺在醫院需要巨額手術費,然后在走投無路之際撞到霸道總裁,被他甩了幾千萬買下xx夜,從此上演著‘嘴上說著不要身體卻很誠實’的狗血劇。

                      其實非也。

                      他叫韋連恒,我叫白深深,我倆1年前在一艘巨型郵輪勾搭上。

                      1年前那段時間我恰逢人生的一個低潮,工作上被人捅刀不說,又遭遇男友劈腿吸毒。總之事業和愛情一敗涂地,生活簡直糜爛透頂……為了散心,我報了個6天5晚的郵輪旅游。

                      那晚,我在郵輪的酒吧里一杯一杯復一杯,也忘了自己當時是個什么形象,反正成功引起了他的注意。當聽到他的搭訕,我轉身第一次見到他的那一刻,才發現世界上真的有一種男人的‘帥’,叫‘帥得讓人合不攏腿’……所以,在酒精的麻痹下,我可恥的接受了他的撩撥,并且在對彼此一無所知的情況下,我們找了個地兒進行了成年男女之間的‘負距離接觸’。

                      那次的感覺,震撼而美好。于是我們覺得可以繼續約下去,約著約著,我跟這個男人之間就成了傳說中的火包友關系——沒有交易,沒有情意,有的只是最原始的**……

                      就像今天晚上,我閉上眼睛,那么清晰的感受著他的瘋狂發泄,幾乎要把我渾身骨頭都弄得散架……我只覺得像被一座大山壓住,體內縱有再大的洪荒之力都動彈不得,慢慢的軟下來~在他這疾風驟雨的攻勢下,我所有理智都統統都被淹沒。

                      第002章 放心我還玩得起

                      他一邊在我體內肆意放縱,一邊伸手抓過茶幾上的一瓶啤酒,直接用嘴咬開了蓋子,仰頭咕嚕咕嚕一通猛灌,漏出來的酒水灑在我**的身上,冰涼刺骨……他就跟瘋了一樣,連續不斷的在我身后運動,又連續不斷的灌著酒,空瓶子一個接一個的扔到地板上摔得粉碎!

                      釋放完后,我第一時間去他家的浴室沖澡。

                      他這套房,室內裝飾以大氣的黑白灰為主調,看似簡約,可每個細節里都充斥著極致的奢華,隨隨便便一件工藝品、一幅墻畫至少是普通人一年的工資。

                      因為只是p友關系,我一直沒有刻意去了解過這個男人真實的背景,只隱約知道他經營著郵輪相關的產業,并且很有錢、非常有錢、窮得只剩下錢。所以顯而易見,這套不足200平的房子,并不是他的‘家’,不過是他在外尋歡作樂的一個普通居所罷了。

                      洗完澡回來,看到他仍舊躺在沙發上抽事后煙,在吞云吐霧中若有所思。那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窩,從我這個角度看過去,更讓人意亂情迷。

                      我悄悄的盯了他半晌,像被釘在那兒似的,有些著魔……我恍惚的走過去,在他身上坐下,嗅著他身上淡淡的冷麝香,有那么一瞬間的眩暈,情不自禁的在他面頰上印下一吻。

                      他轉過臉來,恰好跟我的目光撞在一起。

                      “……”

                      這樣深的對視,這樣深的沉默,周圍的空氣仿佛都凍結了。一時間,我不知說什么,居然抽風的沖他溫柔一笑。但他冰冷的臉從頭到尾沒啥變化,并很快轉過去了。

                      我有點失落。

                      他突然開口,“白深深,你是個聰明的女人,應該知道對我動了感情是沒有好下場的。”

                      幾個意思這是?

                      秒懂了他的話中深意后,我稍稍挺直脊背,呵呵道,“是嗎?韋先生你也是個聰明人,難道你覺得,像我這種初次見面就跟你上床的女人,會對你動什么見鬼的‘感情’?”

                      “那不一定,”他瞪著我,“沒聽過‘日久、生情’?”

                      我冷笑,“韋總,雖然你的顏值和財富撐的起你的狂妄,不過你的狂妄還是用錯了對象。在我白深深這兒,上床就是一件‘純潔’的事,怎么能讓感情給玷污了呢,對不對?”

                      他聽了,笑的更冷,“好,你明白這個道理就行。反正,遵守游戲規則,對大家都有好處。”

                      隨之,他拿出自己的錢包,從一堆銀行卡里掏出一張,不緊不慢的、輕佻的塞到我胸前的內衣里,說,“你聽好,我下個月要結婚,今晚跟你是最后一次。但我不白睡你,這張卡上有50萬,你拿去以后自動消失,別來糾纏我!”

                      面對他這個舉動,以及他這番話,我整個人微微震顫了一下。

                      不得不說,一向心理強大的我,在這一刻,還是被他成功羞辱到了……我突然意識到,世界上最操蛋的事兒莫過于——你好歹拿他當炮友,他卻拿你當婊子。

                      怒氣在我胸中翻滾著……我沒忍住,拿著他這張卡,當著他的面,用力一掰,‘啪’一聲,卡就被折斷了!然后,我順手將斷成兩半的銀行卡扔進垃圾桶!

                      “韋連恒,”我氣勢洶洶的逼視著他,帶著滿腔的慍怒,“如果你覺得我是出來賣的,那你這幾個臭錢,還真特么買不起我這一款!”

                      “呵,”他抱著雙手,面帶冷嘲,“那你覺得,你應該值多少錢?我可以再加價。畢竟,你也算經驗豐富,技巧嫻熟,玩兒的花樣還不少,每次都能讓我滿意。或許50萬是少了點。”說著,他還若無其事的點了根煙抽起來。

                      迎著他眸子里的蔑視和嘲諷,我默默的做了個深呼吸,告誡自己得冷靜,就算輸人也別輸陣……

                      所以我稍稍緩和了下自己的情緒,故作輕松的回到,“韋總,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嘛,出來找個樂子而已,有些快樂是再多的錢都買不來的。你放心,這種游戲,我白深深還玩得起。”

                      “就這樣吧,再見!哦不,再也不見!”我已經管不了他想說什么,提著自己的包包,風一般的奪門而出!

                      第003章 仇人相見又相殺

                      漫無目的的開著車,我腦子就像被人打了一記悶棍,一直處于渾渾噩噩、亂七八糟的狀態。一想到跟他的翻云覆雨的那一幕幕,再聯想到他剛才的那些羞辱,我就被尷尬、痛心、不甘等各種情緒交織折磨著。

                      我搞不懂自己為什么會如此難受。

                      只是‘睡過’,又不是‘愛過’,大家好聚好散不是挺好的嘛?

                      不管怎樣,今晚這盆狗血著實令我元氣大傷。都說要養成定期清理垃圾的習慣,包括男人。顯而易見,韋連恒已經成為我生活里的‘垃圾’。我拿出手機,翻出他的電話號碼,發呆的看了兩分鐘,最終拖入黑名單。

                      ***

                      接下來風平浪靜了整整兩個月,韋連恒沒再約我,我也不關心他的動態,精力主要放在工作上的一個新項目,每天忙的暈頭轉向。

                      終于閑下來時看了下日歷,我才猛然驚醒,大后天就是我奶奶的八十大壽了,時間過得真快!離開當年那個所謂的家庭已經十多年,我生命里已經沒幾個至親,奶奶是其中之一。她一直很疼我,這些年沒跟她生活在一起,但我們經常在聯系,感情很深。

                      所以,即便我再怎么不愿踏進那個家,再怎么厭惡那幾個人,可奶奶八十歲的生日,我不可能不去。時間太急,我來不及精心挑選禮物了,就到珠寶店逛了一圈,給奶奶選了一塊價值幾萬塊的玉手鐲,另外還準備了一個2萬的紅包。

                      因為想跟奶奶單獨相處談談心,我便提前一天開車前往她的住處——杜家的別墅。

                      車子一路向著別墅區行駛,越靠近目的地我卻越想退縮……若不是奶奶還在那兒,我這輩子都不想再踏進那個家,不愿跟那幾幅嘴臉有任何的交集。

                      終于到了。我把車停靠在遠離杜家別墅500米開外的地方,走路進去。按了鐵門的可視電話,是家里的保姆李嫂接的。李嫂當然認識我,給我開了門,迎我進客廳招待了我。我環視了一圈,貌似杜家的人都不在。

                      “白小姐啊,老太太今天去她老朋友家里了,估計還有一個多小時才回來,你先等等吧。”李嫂給我沏了一杯茶端上來。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