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肤
                      字号

                      狂妻来袭:帝少请接招

                      点击:
                      她是‘魔音’大陆最强琴师,身份尊贵,受人敬仰,琴音一出,无人其右。
                      一场意外,竟穿越在一个音乐废材女身上,初来就被同悲排挤,长辈不喜,就连未婚夫都敢当着她的面种草戴绿。
                      面对如此境遇,叶瑾音却邪魅的笑了。
                      同辈排挤,直接用音律让他们迷失心智狗咬狗。
                      长辈不喜,直接用碾压的实力信手拈来世界钢琴、小提琴等等音乐大师的?#24223;?#21866;啪?#25964;?#20182;们的?#22330;?br /> 未婚夫劈腿,叶瑾音嗤笑:“既然你们?#19981;?#22312;人前行这等苟且之事,那么,?#31455;?#23064;不介意给你们更多的观众。”
                      ————
                      一不小心用琴音治愈了某传奇大咖的暴躁症,从此,各国元首、皇室、勋贵排着队对她伸出橄榄枝,只求她为他们弹一首静心曲。
                      从此,她的人生开了?#36965;?#29748;音一出,不但成了?#37117;?#32477;口不提的魔女;更成了音乐界羡慕嫉妒恨,却不可得罪和撼动的神话。
                      ————
                      后来……
                      魔女被帝国元帅之子、商业帝国之王——赫赫有名的秦暴君给盯上。
                      等着看好戏的都猜:“魔女终于要被收拾了!”
                      却不知……
                      在世人眼?#34892;?#26684;孤僻,暴躁,冷漠无情的秦暴君到了魔女这里,已经化成了绕指柔。
                      ————
                      初见
                      她?#26469;?#23432;卫森严的秦宅偷古琴,被秦墨寒当场逮住,她无惧,玉指轻拨琴?#36965;?#24182;对他挑衅一笑:“回去睡觉吧你!”
                      再见
                      秦墨寒直接带着一整队私卫兵闯进?#37117;?#25250;亲,他冷酷霸道的对她宣布:“偷了我的东西,就用你来陪吧。”
                      后来
                      暴君突然化成了护妻狂魔。
                      私卫兵一:“秦少,有人私下说夫人以前是草包,现在的成就都是通过潜规则得来的。”
                      秦墨寒冷漠脸:“把传这些谣言的人通通处理了!”
                      私卫兵二:“秦少,埃尔文王子在y国国宾宴上调戏夫人……”
                      秦墨寒蓦的站起来往外面走,周身气息犹如恶魔降临,边走边听他咬牙切齿:“通知外交部,立刻给y国皇室发出开战宣言。”
                      没来得及把话说完的私卫兵二“……可是,夫人已经直接废掉了埃尔文王子的第三条腿。”

                      本书标签:爽文 魂穿 豪门 世家 扮猪吃虎
                      =============

                      ☆、第一章 逆天重生,废材?

                      半夜子时,月?#24066;?#31232;。

                      ‘天澜’国国都邑京上空,两道身影一追一赶快速从房顶掠过。

                      直到到了一处败落的庭院,两人才相继从高墙上跳进去。

                      两人呈对立面站定,借着月光,可以看清两人都是女子。

                      一人脸上戴着大半个面具,看不出容貌,但是周身却散发着让?#35828;?#23506;的气息;一人虽然看起来才不过十五六岁,却已经出落?#20204;?#22269;倾城,周身气息更是淡雅中带着不?#22659;?#19990;。

                      面具女突然用嘶哑得犹如沙砳的声音开口:“你一个黄毛?#23601;罰?#31455;然能把本尊逼到如此境地,看来是本尊小看了你!”

                      “哼!”对面女子不?#35760;?#21756;,用剑指着她,道:“交出‘月灵’,留你全尸。”

                      “哦?原来又是一个想要从本尊这里拿回‘月灵’的狂妄小儿,你知?#20048;?#21069;那些想从本尊这里拿回琴的人现在的下场吗?”

                      “你偷走国琴,残害无辜,今日我到要让你看看,到底是谁狂妄。”

                      不再多言,年轻女子直接就攻了上去,一时间刀光剑?#22467;?#21073;气四溢,两?#35828;?#25307;式都极快,?#33618;?#30475;见带着杀气的残?#22467;?#21644;被震飞在空中的草?#38745;?#21066;。

                      半柱香后,突闻一声闷哼,面具女被振飞着狠狠的撞向回廊上的双人合抱大柱。

                      柱子应声而断,面具女朝旁边连滚了好几圈,才险险躲过连续垮塌的回廊。

                      另一女子并没乘胜追击,反而像是嫌弃般的朝后面退了一大段距离。

                      面具女终于被惹怒,直接拿出身后背着的琵琶弹奏起来。

                      琵琶声起,杀气四溢,竟比刚才的剑气?#25346;?#21385;害不知多少倍。

                      对面的女子连退了好几步才躲过那一波杀气。

                      面具女见此,狂妄的大笑道:“哈哈!本尊?#25346;?#20026;你有多厉害?本尊不想和你玩儿了,去死吧!”

                      一道悠扬的琴声却突然从对面传来,面具女蓦地瞪大眼,眼中的狂妄慢慢转为不敢置信。

                      对面的琴声不?#36744;?#32531;,却比她刚才的琵琶声厉害了一倍不止。

                      “你竟然也是琴师……不……一般琴师不可能压制得住本尊的琵琶音,只?#24515;?#20154;和她的?#38477;?#21494;瑾音……”说道这里,一口鲜血突然从她嘴里喷出,出口的话带上了一丝嘲笑:“哈哈!被世人敬仰的琴师叶瑾音,你说要是让他们知道你的另一重身份,你还能如此狂妄!”

                      叶瑾音听到此话,微愣片刻,随即嘴角翘起一抹邪魅的弧度,她说:“你知道得太多了。”

                      琴音缭绕,却是世上最?#30475;得?#31526;。

                      面具女突然发了疯般的狂笑起来,笑过后又发狠的说:“哈哈……想我一代魔尊,今日却葬在你个黄毛?#23601;?#25163;下,不过……你以为这样就能杀得了本尊吗?”

                      说完,突然见她用手拍向自己的天庭穴,一道亮如?#23383;?#30340;光芒一闪,一把和天上的明月遥遥相辉的竖琴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月灵’!你竟然强?#37034;選?#26376;灵’化为你的本命琴!”

                      “没想到吧!哈哈哈!……即使你是叶琴音,也破不了‘月灵’的音律!”

                      叶瑾音听到此话,波澜不惊的脸上终于现出异色。

                      ‘月灵’是天澜国国琴,其威力?#19978;?#32780;知,它在正派人手中可使人平心静气,到了邪派人之手,却是世上最霸道的凶器。

                      ‘月灵’琴音一出,天空突升异像,狂风大作,乌云?#24067;?#31548;罩在整个皇城上空。

                      狂风中,月光隐没,天昏地暗,飞沙走石,地动山摇,叶瑾音用手挡了一下迎面而来的?#21576;?#36523;体一转,就地盘腿而坐,就把背上的琴拿了出来。

                      琴音对撞,同时裹挟在凌厉的狂风中,忽快忽慢,忽低忽高。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指下的琴弦突然发出‘铮’的一声断音。

                      叶琴音颦眉,知道这样下去都?#28508;?#20250;陷入绝境,想也不想,她直接咬破手指,用鲜血祭出自己的本命七玄琴。

                      七玄琴一出,流光溢彩,立刻划破浓重的黑暗。

                      叶瑾音抬眼看着漂浮在头顶的本命七玄琴,嘴角突然翘起一抹绝代风华的弧度。

                      ?#38498;?#20013;突然浮现出以前和师父的一段对话。

                      师傅说:“‘月灵’琴音是世上最温和,也是最霸道的,如果落在坏人之手,就连为师?#26448;?#23427;?#35805;?#27861;。”

                      叶瑾音皱眉:“那就真的没有破解它的办法了吗?”

                      师傅看了一眼她,突然抬眼望向虚空:“只?#24515;?#30340;本命琴能?#40644;平狻?#35828;完这话,师傅突然回头忧虑的看向她:“音儿,你虽是音律奇才,但尚未达到尊者界,何况你尚且年幼,切记万万不可在危机时刻祭出本命琴,否则……”

                      “否则怎样?”

                      “唯有死路一条!”

                      ……

                      ——

                      “这个废物不会死了吧?”

                      “嗤!死了才好,死了以后就没有人再笑话我们?#37117;?#26126;明是音乐世?#36965;?#21364;出了个连五音都辨不全的废材了!”

                      位于?#37117;?#21035;墅区一处偏僻角落,两个十七八岁的女孩此刻正居高临下的站在一个明显额头受了重创,昏迷在地上的女孩面前。

                      两人明明长相甜美,气质婉约,此刻脸上却同时露出?#20197;?#20048;祸的表情。

                      粉衣女孩说:“废物就是废?#38126;?#38271;?#36855;?#22909;看有什么用,整天像个幽灵似的,见着人就躲躲闪闪,从来又不敢和人对视,一点礼貌都没有,看着都让人?#22330;!?br />
                      黄衣女孩却嗤笑一声,带着一?#21487;?#31192;的语气说:“再好看也抓不住魏大哥的心,亏她还占着魏大哥未婚妻的位置……”

                      听到这话,粉衣女孩?#20197;?#20048;祸得眼睛都亮了:“难道魏大哥有了其他?#19981;?#30340;人?是谁?姐姐快告诉我。”

                      黄衣女孩假装高深莫测,眼中却露出一丝嫉妒的说:“今天上午我亲眼看见魏大哥和大堂姐抱在一起,当时魏大哥都把手伸到大堂姐?#36335;?#37324;去了,他还说大堂姐的胸好大好软。”声音越说越小,最后连脸都通红了一片。

                      粉衣女孩听到这话,忙看了看自己发育也很好的部位,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同样兴奋得脸蛋发红,“真的吗?真的吗?姐姐快给我说说他们接着还干了什么?有没有这样那样?”

                      “小点声。?#34987;?#34915;女孩看了看四周,见没人,才红着脸继续说“走了,我边走边告诉你我刚才看到的细节……你不知道,魏大哥在接吻时看起来好霸道性?#23567;!?br />
                      “嘻嘻……姐姐不会看出感觉了吧!”

                      “我看你丫听都听出感觉来了吧?”

                      “嘻嘻……魏大哥才二十一岁就拿到了国家级钢琴大师的称号,他一直是我的偶像和梦中情人。”

                      “也是我的……不过那个废物就这?#27492;?#20102;不好吧,我们要不要叫人过来救她?”

                      “?#37034;桑?#22905;死了对我们?#37117;?#30340;名声不好,不过急什么,我们慢慢走过去叫人就好,你?#22993;?#26377;告诉我接下来他们还干了什么呢……”

                      ……

                      两道身影越走越远,直到再也听不见她们的声音。

                      这时,地上的女孩蓦地睁开了眼睛。

                      她的眼中流光溢彩,半晌后转为深邃犀利,哪里还?#37034;?#19997;她们刚才形容的懦弱胆怯。

                      却不知,此刻的她,已经不再是原来的她。

                      ……

                      叶瑾音扶着墙靠坐起来,抬手摸了一下额头,果然摸到一手的血。

                      她打坐片刻,等血止了,过了那阵昏沉,才开始接收原主的?#19988;洹?br />
                      原身和她有着同样的名字?#33151;?#35980;,只是原身天生五音不全。

                      生在音乐世?#36965;?#20116;音不全,就注定了被同辈排挤,长辈不喜的命运。

                      慢慢的,原身就养成了自卑懦弱又极易敏感的性格。

                      后来有一?#21361;?#21407;身在被同辈欺负时,那个经常来?#37117;伊废?#38050;琴的男孩突然站出来为她解了围。

                      男孩是?#37117;?#19977;叔的学生,长像帅气,?#21482;?#35828;话,虽然家里条件普通,但从小音乐天赋过人,不但?#37117;?#19977;叔格外欣赏他,就连同辈都对他很有好?#23567;?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