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狂妻來襲:帝少請接招

                      點擊:
                      她是‘魔音’大陸最強琴師,身份尊貴,受人敬仰,琴音一出,無人其右。
                      一場意外,竟穿越在一個音樂廢材女身上,初來就被同悲排擠,長輩不喜,就連未婚夫都敢當著她的面種草戴綠。
                      面對如此境遇,葉瑾音卻邪魅的笑了。
                      同輩排擠,直接用音律讓他們迷失心智狗咬狗。
                      長輩不喜,直接用碾壓的實力信手拈來世界鋼琴、小提琴等等音樂大師的頭銜啪啪啪打他們的臉。
                      未婚夫劈腿,葉瑾音嗤笑:“既然你們喜歡在人前行這等茍且之事,那么,本姑娘不介意給你們更多的觀眾。”
                      ————
                      一不小心用琴音治愈了某傳奇大咖的暴躁癥,從此,各國元首、皇室、勛貴排著隊對她伸出橄欖枝,只求她為他們彈一首靜心曲。
                      從此,她的人生開了掛,琴音一出,不但成了葉家絕口不提的魔女;更成了音樂界羨慕嫉妒恨,卻不可得罪和撼動的神話。
                      ————
                      后來……
                      魔女被帝國元帥之子、商業帝國之王——赫赫有名的秦暴君給盯上。
                      等著看好戲的都猜:“魔女終于要被收拾了!”
                      卻不知……
                      在世人眼中性格孤僻,暴躁,冷漠無情的秦暴君到了魔女這里,已經化成了繞指柔。
                      ————
                      初見
                      她獨闖守衛森嚴的秦宅偷古琴,被秦墨寒當場逮住,她無懼,玉指輕撥琴弦,并對他挑釁一笑:“回去睡覺吧你!”
                      再見
                      秦墨寒直接帶著一整隊私衛兵闖進葉家搶親,他冷酷霸道的對她宣布:“偷了我的東西,就用你來陪吧。”
                      后來
                      暴君突然化成了護妻狂魔。
                      私衛兵一:“秦少,有人私下說夫人以前是草包,現在的成就都是通過潛規則得來的。”
                      秦墨寒冷漠臉:“把傳這些謠言的人通通處理了!”
                      私衛兵二:“秦少,埃爾文王子在y國國賓宴上調戲夫人……”
                      秦墨寒驀的站起來往外面走,周身氣息猶如惡魔降臨,邊走邊聽他咬牙切齒:“通知外交部,立刻給y國皇室發出開戰宣言。”
                      沒來得及把話說完的私衛兵二“……可是,夫人已經直接廢掉了埃爾文王子的第三條腿。”

                      本書標簽:爽文 魂穿 豪門 世家 扮豬吃虎
                      =============

                      ☆、第一章 逆天重生,廢材?

                      半夜子時,月朗星稀。

                      ‘天瀾’國國都邑京上空,兩道身影一追一趕快速從房頂掠過。

                      直到到了一處敗落的庭院,兩人才相繼從高墻上跳進去。

                      兩人呈對立面站定,借著月光,可以看清兩人都是女子。

                      一人臉上戴著大半個面具,看不出容貌,但是周身卻散發著讓人膽寒的氣息;一人雖然看起來才不過十五六歲,卻已經出落得傾國傾城,周身氣息更是淡雅中帶著不染塵世。

                      面具女突然用嘶啞得猶如沙砳的聲音開口:“你一個黃毛丫頭,竟然能把本尊逼到如此境地,看來是本尊小看了你!”

                      “哼!”對面女子不屑輕哼,用劍指著她,道:“交出‘月靈’,留你全尸。”

                      “哦?原來又是一個想要從本尊這里拿回‘月靈’的狂妄小兒,你知道之前那些想從本尊這里拿回琴的人現在的下場嗎?”

                      “你偷走國琴,殘害無辜,今日我到要讓你看看,到底是誰狂妄。”

                      不再多言,年輕女子直接就攻了上去,一時間刀光劍影,劍氣四溢,兩人的招式都極快,只能看見帶著殺氣的殘影,和被震飛在空中的草木殘削。

                      半柱香后,突聞一聲悶哼,面具女被振飛著狠狠的撞向回廊上的雙人合抱大柱。

                      柱子應聲而斷,面具女朝旁邊連滾了好幾圈,才險險躲過連續垮塌的回廊。

                      另一女子并沒乘勝追擊,反而像是嫌棄般的朝后面退了一大段距離。

                      面具女終于被惹怒,直接拿出身后背著的琵琶彈奏起來。

                      琵琶聲起,殺氣四溢,竟比剛才的劍氣還要厲害不知多少倍。

                      對面的女子連退了好幾步才躲過那一波殺氣。

                      面具女見此,狂妄的大笑道:“哈哈!本尊還以為你有多厲害?本尊不想和你玩兒了,去死吧!”

                      一道悠揚的琴聲卻突然從對面傳來,面具女驀地瞪大眼,眼中的狂妄慢慢轉為不敢置信。

                      對面的琴聲不急不緩,卻比她剛才的琵琶聲厲害了一倍不止。

                      “你竟然也是琴師……不……一般琴師不可能壓制得住本尊的琵琶音,只有那人和她的徒弟葉瑾音……”說道這里,一口鮮血突然從她嘴里噴出,出口的話帶上了一絲嘲笑:“哈哈!被世人敬仰的琴師葉瑾音,你說要是讓他們知道你的另一重身份,你還能如此狂妄!”

                      葉瑾音聽到此話,微愣片刻,隨即嘴角翹起一抹邪魅的弧度,她說:“你知道得太多了。”

                      琴音繚繞,卻是世上最強吹命符。

                      面具女突然發了瘋般的狂笑起來,笑過后又發狠的說:“哈哈……想我一代魔尊,今日卻葬在你個黃毛丫頭手下,不過……你以為這樣就能殺得了本尊嗎?”

                      說完,突然見她用手拍向自己的天庭穴,一道亮如白晝的光芒一閃,一把和天上的明月遙遙相輝的豎琴突然出現在她的面前。

                      “‘月靈’!你竟然強行把‘月靈’化為你的本命琴!”

                      “沒想到吧!哈哈哈!……即使你是葉琴音,也破不了‘月靈’的音律!”

                      葉瑾音聽到此話,波瀾不驚的臉上終于現出異色。

                      ‘月靈’是天瀾國國琴,其威力可想而知,它在正派人手中可使人平心靜氣,到了邪派人之手,卻是世上最霸道的兇器。

                      ‘月靈’琴音一出,天空突升異像,狂風大作,烏云瞬間籠罩在整個皇城上空。

                      狂風中,月光隱沒,天昏地暗,飛沙走石,地動山搖,葉瑾音用手擋了一下迎面而來的沙石,身體一轉,就地盤腿而坐,就把背上的琴拿了出來。

                      琴音對撞,同時裹挾在凌厲的狂風中,忽快忽慢,忽低忽高。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指下的琴弦突然發出‘錚’的一聲斷音。

                      葉琴音顰眉,知道這樣下去都城必會陷入絕境,想也不想,她直接咬破手指,用鮮血祭出自己的本命七玄琴。

                      七玄琴一出,流光溢彩,立刻劃破濃重的黑暗。

                      葉瑾音抬眼看著漂浮在頭頂的本命七玄琴,嘴角突然翹起一抹絕代風華的弧度。

                      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以前和師父的一段對話。

                      師傅說:“‘月靈’琴音是世上最溫和,也是最霸道的,如果落在壞人之手,就連為師也拿它沒辦法。”

                      葉瑾音皺眉:“那就真的沒有破解它的辦法了嗎?”

                      師傅看了一眼她,突然抬眼望向虛空:“只有你的本命琴能夠破解……”說完這話,師傅突然回頭憂慮的看向她:“音兒,你雖是音律奇才,但尚未達到尊者界,何況你尚且年幼,切記萬萬不可在危機時刻祭出本命琴,否則……”

                      “否則怎樣?”

                      “唯有死路一條!”

                      ……

                      ——

                      “這個廢物不會死了吧?”

                      “嗤!死了才好,死了以后就沒有人再笑話我們葉家明明是音樂世家,卻出了個連五音都辨不全的廢材了!”

                      位于葉家別墅區一處偏僻角落,兩個十七八歲的女孩此刻正居高臨下的站在一個明顯額頭受了重創,昏迷在地上的女孩面前。

                      兩人明明長相甜美,氣質婉約,此刻臉上卻同時露出幸災樂禍的表情。

                      粉衣女孩說:“廢物就是廢物,長得再好看有什么用,整天像個幽靈似的,見著人就躲躲閃閃,從來又不敢和人對視,一點禮貌都沒有,看著都讓人煩。”

                      黃衣女孩卻嗤笑一聲,帶著一絲神秘的語氣說:“再好看也抓不住魏大哥的心,虧她還占著魏大哥未婚妻的位置……”

                      聽到這話,粉衣女孩幸災樂禍得眼睛都亮了:“難道魏大哥有了其他喜歡的人?是誰?姐姐快告訴我。”

                      黃衣女孩假裝高深莫測,眼中卻露出一絲嫉妒的說:“今天上午我親眼看見魏大哥和大堂姐抱在一起,當時魏大哥都把手伸到大堂姐衣服里去了,他還說大堂姐的胸好大好軟。”聲音越說越小,最后連臉都通紅了一片。

                      粉衣女孩聽到這話,忙看了看自己發育也很好的部位,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同樣興奮得臉蛋發紅,“真的嗎?真的嗎?姐姐快給我說說他們接著還干了什么?有沒有這樣那樣?”

                      “小點聲。”黃衣女孩看了看四周,見沒人,才紅著臉繼續說“走了,我邊走邊告訴你我剛才看到的細節……你不知道,魏大哥在接吻時看起來好霸道性感。”

                      “嘻嘻……姐姐不會看出感覺了吧!”

                      “我看你丫聽都聽出感覺來了吧?”

                      “嘻嘻……魏大哥才二十一歲就拿到了國家級鋼琴大師的稱號,他一直是我的偶像和夢中情人。”

                      “也是我的……不過那個廢物就這么死了不好吧,我們要不要叫人過來救她?”

                      “叫吧,她死了對我們葉家的名聲不好,不過急什么,我們慢慢走過去叫人就好,你還沒有告訴我接下來他們還干了什么呢……”

                      ……

                      兩道身影越走越遠,直到再也聽不見她們的聲音。

                      這時,地上的女孩驀地睜開了眼睛。

                      她的眼中流光溢彩,半晌后轉為深邃犀利,哪里還有半絲她們剛才形容的懦弱膽怯。

                      卻不知,此刻的她,已經不再是原來的她。

                      ……

                      葉瑾音扶著墻靠坐起來,抬手摸了一下額頭,果然摸到一手的血。

                      她打坐片刻,等血止了,過了那陣昏沉,才開始接收原主的記憶。

                      原身和她有著同樣的名字和容貌,只是原身天生五音不全。

                      生在音樂世家,五音不全,就注定了被同輩排擠,長輩不喜的命運。

                      慢慢的,原身就養成了自卑懦弱又極易敏感的性格。

                      后來有一次,原身在被同輩欺負時,那個經常來葉家練習鋼琴的男孩突然站出來為她解了圍。

                      男孩是葉家三叔的學生,長像帥氣,又會說話,雖然家里條件普通,但從小音樂天賦過人,不但葉家三叔格外欣賞他,就連同輩都對他很有好感。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