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捉婚

                      點擊:
                      如果不是意外懷孕,你以為我愿意嫁給一個鳳凰男?
                      說一說我和極品鳳凰男的婚姻經歷…

                      001 他的秘密

                      從公司的洗漱間出來的這一刻,我手里握著用紙巾包裹的驗孕棒,看著上那上面顯然的已孕標示,我心里是說不上的興奮和激動。

                      今年是我和顧致凡戀愛的第三個年頭,也是我大學畢業的第一個年頭,在得知自己懷孕的那一剎那,我恨不得向全世界昭告,我終于可以名正言順的嫁給顧致凡了。

                      匆忙回家的路上,天空下起了蒙蒙細雨,我一路小跑的往小區院落里沖。

                      結果,不知從哪里冒出來的一輛白色奧迪a4突然就橫在了我身后。

                      伴隨著一陣急剎車的聲音,嚇得我當場就愣在了原地。

                      回頭,一個長相嬌嫩的女人,罵罵咧咧的就下了車。

                      “你眼瞎啊!沒看見我的車在這么!”

                      女人的聲音刺耳而尖銳,我盡力瞪大眼,隔著雨水朝著她那邊望去。

                      女人的面貌尚可,身上的衣服也襯出了她的小資品味,只不過,一張口說話時,那毫不饒恕的態度簡直能把人咬死在原地。

                      我覺得這件事錯在我,畢竟是我沒有抬頭走路,才導致剛剛驚心動魄的一幕。

                      想著道歉的同時,我十分誠懇的看向她的眼,可話未出口,眼前的這個女人,目光驟然就發生了轉變,由剛剛的厭惡,變成了此刻的疑問,以及……下一秒的憎恨。

                      我看不懂她這眼里的信號,心里只想著要趕緊道歉才是,可再次準備開口,那女人的態度就又一次變的犀利而恐怖。

                      “我剛剛就應該把你撞死才對!不長眼的死女人!”

                      她的辱罵干脆而惡毒,我不太懂她這言語里的敵對,明明我已經擺出一副要道歉的模樣了,為什么她還是死抓著不放?

                      即瞬,剛剛充斥在心里想要道歉的欲望一瞬間灰飛煙滅,我忍著氣,轉身就要走。

                      可身后,那女人繼續對我冷嘲熱諷,“眼瞎就算了,腦子也這么不靈光,難怪會這么蠢,剛才就應該直接把你撞死!”

                      我沒辦法忍受她接二連三的斥責,轉身就走到了她身邊,義正嚴辭,“你嘴巴干凈點!我剛剛已經表態要和你道歉了,你有必要這么侮辱人嗎!”

                      女人雙手抱在胸前,擺著一副唯我獨尊的模樣,“怎么了,我想罵你不行么?你管得著么!”

                      “你……”

                      “你什么你,沒事長長眼,別跟個瞎子似的橫沖直撞,否則你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懶得和你廢話!”

                      話落,女人轉身回了車內,引擎嗡嗡作響。

                      我急忙向后退,卻還是不免被那個可惡的女人濺了一身水。

                      我惱火,可面對這種無理取鬧的女瘋子,又實在沒有辦法。

                      低頭看了看自己已經打濕的全身,還是快些回家才是。

                      一進家門,門口的腳踏布上擺著顧致凡的鞋子,我驚訝著,難得他今天回來的這么早!

                      脫了鞋子往屋里去,客廳的地板上零星的落了幾件衣服,有他的褲子,還有他的襯衫,甚至還有內褲,一路延展的邋遢到了臥房。

                      我以為他這是喝醉了,往臥室里看去的時候,他正一臉精神兒的收拾著床鋪,換著床單。

                      我趴伏在門口,笑嘻嘻,“怎么,今天提早回來啦?還開始收拾家務了?”

                      顧致凡放下手里的被單,筆挺著走到我身邊,寵溺的撫了撫我的額頭,“因為心疼你啊,今天下班早,就回來干活了,剛剛放在地上的那幾件衣服都是要洗的,你別動,我一會兒收拾。”他上下看了一眼我的濕漉漉的身子,眼神擔憂,“怎么,淋雨了?出門沒帶傘么?”

                      我搖搖頭,雖然身子冷,但覺得被他這樣寵溺的看著,就什么都值了,“我剛剛啊,在樓下遇到了一個特別難纏的女人,開著一個奧迪a4,雖然看著好像蠻小資的,可是張口說話的時候,真的好討厭!”

                      顧致凡的眼神變的稍有恍惚,“剛剛在樓下?那個女人和你說什么了?你和她發生爭執了?”

                      我轉身往廚房走,“是啊,她剛剛差點撞到我,不過是因為我自己走路不小心,我本來想道歉,可她說了很多難聽的話。”

                      ”她說什么了?“

                      “就是辱罵啊,也沒什么!”我回頭,把塑膠手套放到了他手中,“你先洗菜好不好,我想回臥室換身衣服。”

                      致凡略有顧慮的站在原地,連續發呆兩秒鐘后,嘴角勾起了笑意,“你去吧,這里交給我,不要太累了。”

                      “嗯,謝謝親愛的!”

                      轉身走向臥房,我回頭看了一眼顧致凡高大的背影,他就是那種笑起來很溫暖的成熟男人,對我體貼入微,又很會照顧人。而這一刻的我,心里是說不出的愉悅,我真的恨不得馬上告訴他我懷孕的事,可想了想,還是決定呆會兒給他一個驚喜。

                      回了臥室,我從衣柜里翻出家居服,換好衣服后,打算把他沒整理完的床鋪整理一下,換下來的被單就擱置在床邊,嫩粉色的被面,軟綿綿的。

                      可是我記得這被單是我昨天才換過的,難道這么快就臟了么?

                      抱起地板上的床單被罩,我直接投進了衛生間的洗衣桶里,不過臨著離開時,我發現垃圾桶外面落著一些臟東西,我轉頭就沖顧致凡喊:“你怎么又亂扔東西啊!垃圾滿了應該倒掉的呀!”

                      我順手去整理垃圾袋,可在伸手拾起垃圾的同時,發現那些紙屑下面,似乎藏著一個用過了的避孕套……

                      我抻著胳膊去夠,突然,不知何時出現的顧致凡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回頭,他將手機遞到我身邊,“你爸打來的,找你。”

                      我接過電話起了身,顧致凡則很自覺的去處理了垃圾桶,以及周圍的臟東西。

                      我將電話按下了免提,一邊洗手一邊接聽。

                      “喂,爸。”

                      突然,那頭傳來了父親極度嚴厲的聲音,“溫芯瑤,你到底什么時候給我回家!我告訴你,你和顧致凡的婚事我絕對不同意!如果你再不回來,我直接把你們倆住的房子收回來!讓你連住的地方都沒有!

                      慌張之下,我一把掛斷電話,手機放到洗衣機上時,怯生生的看了他一眼。

                      很明顯,顧致凡生氣了,他的臉色變得鐵青,一觸即發。

                      我深知他是那種自尊心極強的人,本來因為沒房子結婚的事就夠糟心了,現在,父親的極力反對,也著實在我們兩個的身上插了一刀。

                      我試探性的抓了抓他的手臂,膽怯著:“你沒生氣吧……”

                      顧致凡躲開了我的手,拎著垃圾就往家門口走,我怕他鬧情緒,急忙跟在身后,“我爸脾氣倔,所以說話都是有口無心!不過不管他再怎么阻攔,我還是會嫁給你的啊,你不要不高興好不好?”

                      顧致凡回過頭,一臉嚴肅,“嫁給我?就算你愿意嫁給我,我拿什么娶你?現在,連我們住的房子都是從你爸那里借的,我要拿什么娶你?”

                      顧致凡的情緒越來越激動,我看著他現在這副模樣,心里打著怵,我怕他反悔,更怕他因為現實的壓力而不愿意和我結婚。

                      思緒緊張的一刻,我直接說出了我懷孕的事。

                      “你怎么就不可以娶我!顧致凡,我懷孕了,我懷了你的孩子!我們現在就去和我爸媽說,他們一定不會再阻隔我們倆的!”

                      倏然,我們兩人之間留出了一大段的空白,我瞪大雙眼的看著顧致凡,而他的眼里,卻如同灰暗了那般,一片死寂。

                      這和我預料中的完全相反,我以為……他會興奮的手舞足蹈。

                      我一時間沒了話,木然的看著他這副不知所措的表情,而眼前的顧致凡,在持續了十多秒的沉默之后,突然抽著嘴角微笑:“你……你懷孕了?”

                      我點點頭,卻沒了一開始的激情,“恩……”

                      顧致凡遲疑著,他的喉嚨小幅度的吞咽,臉上的表情說不上是興奮還是失望。

                      我看不懂他現在的狀態,心里的喜悅一瞬間被澆滅,我忍著那些小情緒,試探著問:“怎么了?你不開心嗎?”

                      突然,他的雙眼稍有瑩潤,他驀然看著我,深情而誠摯,“沒有,我只是……開心的不知道應該怎么表達。”

                      聽到這,我心里的那股哀怨才算了松了一口氣,我狠狠的拍著他的肩膀,“你嚇死我了,我以為你不希望我懷孕呢!”

                      顧致凡搖搖頭,繼而露出笑臉,“傻丫頭,我怎么會不希望你懷孕呢……”

                      他伸手將我攬入了懷中,我環著他的腰身,再次提了結婚的事,“顧致凡,我們結婚吧!沒有房子沒關系,只要我們努力,一切都會好的。”

                      他輕輕點了點頭,停頓片刻說道:“下周我把父母接來城里,我們讓雙方父母見一面。”

                      我將額頭埋進他的胸膛,“好,都聽你的。”

                      002 家長見面

                      決定讓父母見面的這晚,我直接和母親說了我懷孕的事,母親的反應和我意料中的一樣,驚訝、激動、感慨、落淚,但好在,對于我和顧致凡的婚事,她是支持的。

                      我知道父親這輩子最疼愛的人就是母親,所以,對于我懷了身孕的事,我只能通過母親來告知父親,并表明要執意要和顧致凡結婚的心意。

                      所以,在接下來的那一周里,母親幾乎是從早到晚的勸說,最后,才好算勸動了父親,勉強同意了雙方家長見面的事,因為我已經懷孕了,父親也知道,這樁婚事,已經板上釘了釘。

                      雖然我和父親仍舊處在冷戰階段,但我感覺的到,他還是希望我能幸福的。

                      雙方父母正式見面的這天,我帶著父母以及顧致凡,一起去了機場迎接。

                      聽著顧致凡的描述我才知道,公公和婆婆一共是輾轉了四個地方才來的市里,致凡的家在偏遠農村,因為交通不方便,出來一次,要幾經周折。

                      接到公公婆婆時,我直接拉著他們上了車,我父親開了一輛寶馬載著我母親,我開了一輛小高爾夫帶著顧致凡一家。

                      只不過,前往目的地的一路,我還是聽到婆婆說了幾句讓人心里不痛快的話。

                      “兒子,這芯瑤怎么開這么個小破車啊?我看她爸那個車就挺大,怎么,她爸對她不好啊?”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