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婚心蕩漾,億萬首席請簽字

                      點擊:
                      幽暗的房間,高大的男子如同帝王,而她,則是貢奉的‘祭品’!
                      暗夜沉淪,他卻獨獨留下了象征她純潔的那塊膜……
                      -*-*-
                      一夢醒來,紫痕密布。
                      身邊還躺著一個容貌有多‘美’內心就有多‘黑’的曠世冰山。
                      宋大少 ,那個只手便能遮天的男人,那個不到三十就已經翹著腿,坐擁千億財產的土豪,那個她不但惹不起,甚至連躲都躲不起的變態死‘基佬’。
                      他受過很嚴重的心理創傷,不相信任何女人。
                      他無情冰冷,卻獨獨‘禁錮’著她,寵她上天,疼她入地。她以為這就是愛情,卻在泥足深陷后發現,他所愛的不過是她的手指……
                      一場大火,她自此再不能彈琴,而他的身邊,卻出現了另一個琴聲如天籟的‘初戀情人’。
                      面對他的殘忍,她揪著心口痛不欲生:“宋天燁,我疼!”
                      他以為這一生都不會再愛,卻在她轉身時嘗到了痛徹心扉……
                      -*-*-
                      多年后,華麗歸來。
                      一紙訴狀,她竟把他直接送上了被告席,訴由是--強X。
                      男人的眼底夾裹著風暴,唇邊的笑意帶著致命的冷:“我,強X你?”
                      她:“要不然,我就當是被狗日了?”
                      宋天燁:“云薇諾,你是不是想死?”

                      ☆、楔子:我永遠都不想再見到你

                      昏暗逼仄的車廂里,高大的男人如同帝王,而她,如同貢奉的‘祭品’!

                      女孩精致的小臉上浸著薄薄的汗,喘息間,身體的曲線起伏,襯著那身白衣藍裙,看在男人的眼中是赤果果的制服YOU惑。

                      “是你打的電話?”

                      男人的聲音很冷,邪佞的氣息瞬間充斥著整個車廂。

                      云薇諾知道自己不該打這個電話,可想到姐姐垂死前絕望的眼神,想到她大口大口吐出的鮮血,她便忍不住攥緊了手里的信封。

                      那雪白的信封上,紅色的一片有如雪地中的紅花,刺目錐心…………

                      “是我打的,我是來……”

                      不等她把話說完,男人放肆地自她背后緊緊貼住她,甚至故意將她強行壓向冰冷的車窗: “沒人告訴過你,那個電話是打不得的么?嗯?”

                      十月的天,她纖瘦的身體貼上冰冷的車窗,那樣的顫抖,卻不是因為寒冷。

                      感受到他強壯的身軀,她連耳根子都紅透了,不敢亂動,也不敢看向車窗上兩人*的身影:“可不可以先放開我?我是來幫……姐姐送信的。”

                      心口一刺,驀地牽動著疼。

                      男人反扣著她的雙手更加用力,眼底的神情噬天滅地:“送信?可惜,我只對送信的人感興趣。”

                      尾音上揚,男人‘有趣’地瞧著她耳后那片柔白的肌膚,原本的白凈已染上粉紅的色澤,透著情YU的香氣,在引YOU他犯罪。

                      眸色漸沉,狂妄的大手滑下,順著她纖細的腰肢,毫不猶豫地撩起她的短裙………

                      車窗上映出的小臉徒然變色,她看見自己眼底涌起大片大片的驚慌,和著說不清的惶然與恐懼。

                      全身一顫,云薇諾低叫:“不要!”

                      “張開。”

                      冷酷地開口,帶著不容置喙的命令。

                      知道自己有多狠,可他就是故意的,她越害怕,她越痛苦,他就會感覺越‘快樂’,甚至*的覺得,這種報復的‘快’感無可代替。

                      有那樣不知廉恥的姐姐,妹妹還能好到哪里去?

                      她們這種女人,他怎么做都不過份………

                      強烈的羞恥感讓云薇諾全身都著了火,可他的話卻如同圣旨。

                      云薇諾不敢反抗,混沌的大腦已不受控制,他的動作又恰到好處,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迫使她無意識地順從了他的指令。

                      “這才乖。”

                      他滿意的給予贊揚,手指靈活地探入,濡濕的感觸令他更顯陰沉…………

                      輕輕一笑,將她‘微弱’的反抗完全不看在眼里。

                      “小東西,你在害怕?”

                      陌生的情緒盤旋在心底,因他的動作更加暴漲,她抖著,牙關都在顫:“我……我只有十六歲……”

                      其實,她成年了,今晚還是她十九歲的生日。

                      她不想騙他的,可本能的求生YU讓她不由自主地撒了這樣的謊。如果她是未成年少女,他是不是就會大發慈悲放過她?

                      十六歲?

                      宋天燁的眸光落在她被車窗擠得變了形的兩堆粉雪上,眼底泛起一抹復雜的神色。

                      陰騖地收回自己修長的手指,扯過紙巾慢條斯理地擦試著。

                      “下車!”

                      突如其來的驅逐,讓她全身都在震驚中疲軟,無法指責他厭惡的口吻,只能喘息地抬頭,怯怯地看向車窗上那張俊美無濤的面孔。

                      “燁大哥,信……”

                      不待她把話說完,車門咔地一聲被打開。

                      被推下去的同時,她的小手還緊緊揪著他襯衫的一角。

                      ‘啪’地一聲,有什么東西重重拍在她的臉上。

                      臉是麻的,隱隱作痛,淚眼迷離間,云薇諾看到面前散開大片大片的粉紅色人民幣,伴著夜風飛舞輕揚。

                      “想要這些是不是?拿去。”

                      不是,她不要錢……

                      她只是來替姐姐向他道歉的,她只是來請求他的原諒的,她只是想求他去見姐姐最后一面,她只是想告訴他事情不是他想的那樣的……

                      那些話卡在喉嚨里,多想理直氣壯地說出來,可看到他如同受傷猛獸般的眼神,她卻一個字也吐不出來。

                      在做了那樣的事情后,她還有什么資格求他去原諒?

                      還有什么資格?

                      “對不起!”

                      抬著仰望,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感覺他冰冷的唇角勾出的笑意似淬了毒。

                      面對這個她偷偷喜歡了很多年,卻從不敢表白的姐姐的前男友,淚水瞬間模糊了她的眼……

                      心尖處針扎一般的疼,她痛得幾乎直不起身。

                      小手還攥著那封早已被淚水濡濕了的信,她的頭頂又回響起他的聲音,帶著絕情的冷,致命的冰。

                      “滾!我永遠都不想再見到你……”

                      ☆、第1章 新婚妻子都舍得送

                      四年后……

                      ------------

                      緩緩睜開雙眼,云薇諾只覺得眼前一片漆黑,似乎被蒙上了一層深藍色的布。

                      神智未清的狀態下,她腦子還有些懵。直覺自己是躺在了一張kingsize的大牀上,上面全是一股子陌生的男人味兒。

                      扭了扭僵硬的脖子,身體傳來的異感讓她猛地一驚。

                      手腳都被綁得結結實實不說,她身上那件全球限量的Winifred婚紗也早不知影蹤,僅套著一件不知道是什么的衣服。

                      更令她惶然的是,衣服里空蕩蕩的未著一縷……

                      右手邊突然傳來門把轉動的聲音,漆黑的夜里,如同絞在她心臟上的齒輪,一點點輾壓著她神經。

                      那一刻,心都滯了……

                      ----------

                      走進來的男人身材高大,側臉的線條深刻俊朗,氣質卓然如王者歸來。

                      房間里光線很暗,帶著淡淡朦朧的愛昧……

                      牀上的女人被蒙著眼,所以男人也看不太清她的容貌,但那嬌好的身段,還有全身上下散發出來的青春氣息,卻讓他對看到的一切相當滿意。

                      不過是隨口一提,沒想到那邊竟送了個大活人過來。

                      欠著身子,男人修長的指尖輕輕劃過她臉上那塊深藍色的綢緞,勾了勾,卻并未將它解下來。

                      “知道為什么你會在這里么?”

                      低緩而磁性的聲音自頭頂上傳來,沒多少情緒的外露,大提琴一般,卻恰到好處地撩動她心深處最敏感的弦。

                      云薇諾看不到男人的臉,可縱然如此,她還是毫不費勁地認出了他的聲音。

                      怎么會是……

                      “新婚妻子都舍得送上我的牀,你丈夫還真是有誠意……”

                      只一聲,云薇諾的心便徹底沉入了谷底。

                      男人的手指又開始動作了,順著她小巧的鼻梁往下,緩緩在她粉色的櫻唇上來回流連。

                      然后,再往下……

                      蒙著眼,她的呼吸漸漸變的急促,心底有迷亂的情緒在瘋狂游移。

                      “唔嗯……”

                      一聲嚶嚀,她微微的顫,惹人憐愛的樣子看在男人的眼里,只想按著她狠狠闖進她的身體里。

                      只是,這聲音,為何讓他覺得莫名熟悉?

                      宋天燁危險地瞇起了眼,問:“你叫什么?”

                      “我,我……”

                      心虛地紅了臉,云薇諾微張著小嘴,許久許久腦子里都是一片漿糊……

                      望著她微啟的檀口,那嬌艷欲滴的唇色令他無聲地申吟,所謂的天生尤物恐怕也不過如此。

                      倏然傾身,男人失控的吻便落了下來,狂肆而霸道,像是火,像是電,像是炸開在她心頭的原子彈。

                      試了幾下躲不開,男人卻突然伸手按緊了她的后腦勺。

                      然后,輾轉深入的吻進去,故意加深加深……

                      題外話:

                      開文前,科譜一下:牀同床。因為有些字顯示不出來,只能用替代的字眼,所以文中會有很多別字,多少還是會影響大家閱讀,但我盡量用大家看得懂的替代字。大家也理解一下,沒辦法了對不對?

                      然后是背景交代一下,大少因為年紀的原因,我是倒回去十年前寫的。

                      所以,正文里現在女主的年紀是23歲,大少是29歲。

                      大前提是,十年前二少還沒回國,三少在部隊,四少也在國外求學的狀態。。。。

                      因為細節太多,我也記不太清了,如果因為背景時間有漏洞的話大家可以幫我指出來,暫且先這么寫著,是吧!哈哈哈!!

                      ☆、第2章 他嘴里有紅酒的醇香

                      火熱的情潮洶涌而至,躲不開,索性也便不躲了。

                      只痛快地流著淚,任由他的氣息鋪天蓋地罩下來。

                      雙手,不由自主地抓緊了綁縛著的布條,她無力地輕顫,早已記不清此刻她心底到底是悲哀還是期待。

                      生澀地感受著他的霸道,誠惶誠恐地迎接著他的熱情。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