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肤
                      字号

                      天下王者

                      点击:
                      元末天下,群雄并起,江山如画,美人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朱元璋、张士诚、陈友谅、徐达、常遇春、刘伯温、王保保,
                      皇图霸业尔虞我诈,百年江山真龙何在?
                      特种兵萧云一朝遭雷击,穿越到了元末群雄争霸的年代,
                      从此骑战马披铁甲,刀枪空中舞,气吞万里如猛虎,
                      他侠骨柔情,流连于花丛之中,在那个风云变幻的时代如鱼得水。
                      一朝得遇,风云际会,皇图霸业笑谈中,美人入怀江山逝!

                      第001章:天降惊雷

                      九月,艳阳高照,火辣辣的阳光透过树叶层层的缝隙照射了下来,照在他光滑得如蛇一般的古铜的皮肤上。

                      “哎,真他娘的舒服啊?#20426;?#33831;云正懒洋洋的躺在水里,将一双充满强劲的右手高高地撬在打桶上,嘴里舒服的吐着气,热气腾腾的水雾迅速的将他强壮的身躯淹没在水雾之?#23567;?br />
                      萧琴今年二十三岁,因长期暴晒的黝黑皮肤闪耀着古铜色的光彩,他或者算不上什么英俊的小生,但将近一米?#35828;?#36523;高,没有半分的多余的脂肪坚实凸起的肌肉、一双虎?#21487;了?#30528;皎洁的光芒,高大鼻子,国?#20013;?#30340;脸上,浑圆的颧骨配上一张似笑非笑的嘴角,居然有一股说?#24576;?#30340;魅力。

                      这会儿的他心里觉得舒服极了。这么热的天,世上还有什么比在大桶里泡过?#20154;?#28577;更令人心情畅快呢?他整个人似乎都已融化在水里,眯着双眼,望着头顶上的树叶。

                      树叶缝隙里,?#20102;?#30528;几缕强劲的阳光,让他?#34892;?#30529;不开眼,他暗骂了一声:“晦气”正想换个位置。

                      忽然,一?#26469;?#30524;的闪电一闪而过。

                      紧跟着“轰”的一声巨响。一声惊雷劈打在那颗大树上,大树被这惊雷所迫,居然发出“轰”一声,晃了晃。萧云暗骂一声“我靠!刚才还好好的天,怎么说变就变啊,也不跟我商量商量,真是的。”骂归骂,身子却如狡兔一般自大木桶跳了出来,光着雪白的屁股正望大树外逃离。

                      “轰”

                      惊雷一声跟着一声。

                      萧云光着屁股快速的冲出了大树底下,嘴里正嘀咕的暗骂着什么,忽然一声惊雷自萧云头顶一闪而过。跟着“轰”的一声,萧琴尚未?#20174;?#36807;来,嘴里“啊……?#20426;?#30340;一声,萧云一头栽到地上。

                      当萧云的父母闻?#35835;?#30528;人?#20384;矗?#25265;起光着屁股的萧云?#20445;?#27668;息奄奄的萧云嗫动着惨白的嘴?#21073;?#21891;喃地说了一句话,萧父满脸泪痕的倾下耳朵,仔细听着,萧云战栗了一下身子,方才回过一丝气息,努力地把话说清楚了:“爸……爸……这是什么雷啊……我……得找它说理去……好端?#35828;母?#22043;劈我啊……”

                      “你说,你说,云儿,爸爸听着呐。”萧父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望着怀里的萧云,颤抖着声音不住的道。

                      “大热天……这雷声……怎么往我身上劈啊……我可……没干什么亏心事……?爸……你可以定要好?#31859;肪俊肪俊?#36825;雷声……的责任……?#20426;?br />
                      “这……?#20426;?#33831;父面露难色的道:?#38712;?#20799;啊,这雷声……雷声……打死人?#33618;?#31639;天灾啊……?#30343;?#27861;律责任……这事……?#20426;?br />
                      “那……我?#30343;?#30333;死了……吗……我心不甘啊……?#20426;?br />
                      萧云踹着气悠悠的叹息了一声,一缕幽魂,就此飘然而去。

                      萧云慢悠悠的回醒过来,全身肌肤疼?#20174;?#35010;,骇然发觉自己正躺在一张破旧的木床上,他努力的张开双眼,但双眼的眼皮犹如被人拉着一般,勉强的睁开了一道细微的眼缝,模糊中,勉强看到了一个女子,正朝自己走过来,跟着脸上一凉,然后“嗯”的一声,昏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少日子,萧云迷迷糊糊之中,隐隐的觉得有一个女子对他?#24863;?#26381;饰,为他擦拭身子,喂服汤药,也不知就这样浑浑噩噩额之中过了多少时日,终于在一个月明星稀的晚上,他终于艰难的睁开了双眼,他醒了过来!

                      “好了,好了,他醒了,他醒了过来!”伴随一个女子声喜悦上,萧云缓慢的睁开了双眼。

                      “公子,你终于醒了,?#19978;?#27515;奴家了!”一个甜蜜的女子俯身过来,柔声道,说着便将碗里的一碗羊奶递送了过来:“来,喝点奶!”

                      萧云一口气将碗里的羊奶喝得底朝天。

                      “好,多喝点,多喝点,能喝东西就好了!”女子语气之中带着惊喜。

                      萧云?#20154;?#20102;两声,微微吸了口气,方扭过脸望了一眼四周,眼前的景象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天啦,这是什么地?#21073; ?br />
                      他躺在一张不大的硬板床上,身上盖着厚厚的棉被,被子上还带?#25490;?#23376;身上特有的淡淡香味,显然这床棉?#30343;?#36825;女子所?#23567;?#33831;云用力的吸了几口气,这才移动着双眼,打量起来,这里只不过是一间简陋的小屋,除了一张木床外,屋子里几乎什么都没有,显得说?#24576;?#30340;冷清,说?#24576;?#30340;空虚,唯独灶台上?#26538;?#28909;气腾腾的大火,还让人感到一?#21487;?#27668;。

                      萧琴看着这种原始的房屋,心中一寒。

                      “这是到了哪儿啊?难?#24576;?#21040;?#35828;?#24220;,难道这就是阎王殿,可阎王?#20040;?#20063;是一个芝麻官,不至于这么惨吧?#20426;?br />
                      木门“咿呀”一声,一阵脚步声响起。

                      萧云豪好奇的扭过目光望向了木门,灯光下,只见一个穿着粗布麻衣,头戴白色头巾,额前的长发从中间分开各自拉向耳边与两鬓只见相交,?#22016;?#20004;天乌黑的大辫子,?#23545;?#26395;去,犹如两根大麻花一般,萧云喉结动了动。

                      那女子似乎看在眼里,?#36824;?#19968;般的?#36710;暗?#28129;的露出了一丝笑意,手中捧着一个碗,盈盈碎步朝自己走来。

                      她鹅蛋脸儿儿十分清秀,虽身穿粗?#23478;律潰?#20294;姣好的身?#25105;?#26087;掩藏不住,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正怯生生地看着他。

                      萧琴倒吸了口凉气,心道:“爷爷的,这女?#21491;?#22826;好看?#35828;?#21543;?#21683;?#26159;身材再高一点的话,整个一个?#31181;?#29618;啊!”

                      极度虚弱的身体支撑着这么望了一会儿,又开?#23478;?#25671;欲倒了,那女子见状,吓了一大跳,急忙走了过来。移前跪下,纤手轻轻的伸出放在他的额头上,很快脸上?#36824;?#19968;一般的?#36710;?#38706;出了一丝甜美的笑意,?#26685;?#32819;的声音道:“好了,总算退烧了?#20426;?br />
                      萧云“啊……?#20426;?#30340;一声,?#21482;?#20102;过去。

                      浑浑噩噩的也不知过了多久,萧云再次醒了过来,刺眼的阳光急刺他的双眼,他眯着双眼让双眼适应了强?#19994;?#38451;光后。才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目光移动的自房屋内四处寻找了一番,却发现,屋内静悄无人。

                      经过连番的休息,感觉精神比起上?#25105;?#22909;多了,他虽搞不清楚自?#20309;?#20309;会死而复活,但他天生乐观的性格立马起了作用,暂时抛开了心中疑虑,勉强的爬了几下,钻出了被窝,才发现自己不知给谁换上一身古代的衣服,只不过那衣服比起自己的身材要小了好几码,看着自己一身怪模怪样的古代袍子,萧云只感觉浑身的不自在,心底嘀咕?#35828;潰骸?#29239;爷的,这是哪个朝代的服饰,难看死了!”压着脱下来的心思,走出了木门。

                      第002章:山中幽谷

                      门外,刺眼的日头透过层层的桑树叶照射了进来,萧云看得心头一紧,骂道:“不会又来个惊雷吧?#20426;?br />
                      “这鬼天气,怎么这么热啊,要是有瓶冰镇红茶?#32676;?#23601;好了!”

                      顺眼往天空望去,但见天空蓝的可以,大朵大朵绵羊一般的白云在天空飘来飘起,看得萧琴心中大为震动,这一刻,他知?#38647;?#24049;真的鬼斧神差的回到了古代了,否则怎么会看到这种一尘不染的天空呢?

                      自顾自怜了一会儿后,心情也好了起来,加上休息了好几日,体力也迅速恢复了过来,好奇心大起:“?#20219;业?#37027;个女子倒地是何种相貌呢?她怎么会救了我呢?#20426;?br />
                      萧琴沿着?#29238;?#36208;出了木屋,原来这里是一个?#26408;?#30340;小山谷,一道溪水自门?#20843;?#27969;而下,涓涓的水声,透着宁静和祥和,不?#24230;?#20256;来阵阵的女子的歌唱声,声音不大,但带着欢快,“那女子会不会在溪水的下面呢?#20426;?#33831;云在心中不断的嘀咕,双腿早已不由自主的沿着溪水望前面走去,溪水的两侧多是桑树,桑树上多处留有被?#28903;?#30340;痕迹,显然这里似乎有人养蚕,萧云顺着丧两岸的桑树循着歌声一路走去。

                      也不知走了多久,忽然见溪水的中处有一片密林,多是桑叶树,密林不大,由于溪水的长期滋润颇为繁密,萧云没有一丝疑惑,走入了密林,自从十六岁那年被父亲送入了部队后,以后的日子他多数?#38469;?#22312;郁郁葱葱的森林里过的,这会儿进入了密林犹如回家了一般。他在密林里足足走了有小半个时辰的工夫,淙淙的流水声已经传入耳?#23567;?#19968;想到那清澈甘甜的溪水和那朦朦胧胧的美女,不禁加快了前进的脚步。

                      进了密林的深处,这才发?#32622;?#26519;的深处有一个深水涧,由于地势?#32426;?#19981;平加上溪水的常年的冲刷,形成了一个天源的小湖,小湖的四周?#38469;?#33538;密的桑树,这里若?#30343;?#26377;溪水引路,要?#19994;?#36825;里还真是不易,从几颗大树的老根低下钻过,小湖已然在眼前,

                      萧云打量了一番后,见没人,心中嘀咕道:“咦,奇怪了,明明听到那歌声是自这边传过来的,怎么这会儿没有了,难道刚才是?#19994;?#24187;觉?#24576;桑俊?#24819;了半响也想?#24187;?#30333;,眼看湖水清澈见底,顿时起了洗一个澡的念头,见四周没人,将自己的外衣脱掉丢在了老树上,随后将自己的脸深深的埋进了清澈见底的湖水里,冰冷的湖水冲刷着他的?#24120;?#33831;云只感觉有一?#38378;?#24847;从?#24742;?#19968;直透到后脑勺,慢慢的游遍了全身,片刻后,他才猛的将脸从湖水里抬了起来,猛了吐了口气,伸出右手在脸上摸了一把,随后?#28153;?#25506;出水面的正前?#21073;?#25171;量着水中的景色。

                      忽然不?#24230;ァ?#21719;啦”的一声巨响,萧云直觉眼前一道白光一闪,犹如一道闪电,萧云顿时吓了一大跳,心道:“不会吧,还来!”正吃惊之余,只见小湖的另一头一个浑身雪白的女子正从水底“哗”的一声,窜了出来,鱼一般的游到了对岸。萧云没想到大白天的还有如此美事,一双眼不由自主的望了过去,白雪一般的后?#24120;?#21152;上微微翘起的臀部和一对浑圆修长的美?#28982;?#27531;留这淡淡的水珠,

                      顿时引起了萧云的?#20174;Γ?#19981;知是好久没见女孩子了,还是生理?#20174;Γ?#33831;云的下面的银枪居然无耻的硬了起来,萧云暗骂了一声:“无耻”想移开目光,无?#25991;?#20809;丝毫不为意志转移,盯得比先前还要猛。

                      那女子用岸上的毛巾轻轻的擦拭着光滑的身躯,萧云的方向正好如她斜对着,在她擦拭身躯的时候,恰到?#20040;?#30340;看了个遍,下面的银枪头早已火一般的在燃烧。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