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肤
                      字号

                      极品小郡王

                      点击:
                      新世纪五好老男人穿越了,爹死了,娘也没了,十几个娇滴滴的姨娘,一个比一个生的风姿绰约。
                      这风韵,正对口味,只可惜——
                      妾生我未生,我生妾已老。恨不同时生,日夜化蝶栖芳草。
                      身为小郡王,大片的山河湖泊等着他去继承,一辈子的锦衣荣华等着他去享受。
                      作为女皇前男友的儿子,他表示压力很大。

                      ☆、第一章 女皇前男友的儿子

                      韩健死了,死的很窝囊。

                      韩健是个老实的好男人。

                      韩健三代单传,从他往上,三代都是木匠,到他这一代,老爹还是想让他继承祖业。韩健读书时成绩优秀,不愿当个敲锤子的。他报考大学时选择了土木工程。

                      他完成了从木匠到泥瓦匠的华丽转变。

                      三十多岁,韩健活的碌?#28404;?#20026;,小工程师一名,工资勉强养家糊口,除了喝点小酒和看足球,他也没点别的爱好。

                      中国男足第二次杀进世界杯,韩健一激动,喝大了,然后就挂了。

                      韩健不禁悲哀,中国足球踢的差,愁人;踢得好,害人。

                      韩健的一生短暂而又无趣,不偷不抢,不坑不蒙不拐不骗,为人实诚,待同事友善,邻里和睦,家庭幸福,身体倍棒,吃嘛嘛香……

                      他唯一的缺点就是?#19981;?#21917;点小酒。?#25215;?#20102;喝点,高兴了喝点,有朋友一起喝点,一个人小酌也要喝点。

                      这一喝,喝出事来了。

                      “酒精中毒!”医生在病危通知书上签了字,临走,医生发现这个将死的病人,脸上还挂着笑容。

                      “死的很安乐,没遭罪。”

                      “不过哥们,好死不如赖活着,有下辈子,少喝点。”

                      ……

                      ……

                      韩健稍微?#24184;?#35782;,他感觉全身有一种紧缚感,粘糊糊的。

                      被捐给医院当标本,泡福尔马林里?

                      他的意识断断续续,他尽力要睁开眼睛,日复一日。他告诉?#32422;海?#32769;子不能死,老子这辈子还没活够。

                      终于有一天,他感觉身体超脱了某种束缚,然后他睁开眼了。

                      多么美妙的一天,阳光,穿过窗棂的格子,洒在他脸上,让他眼睛睁不太开,温暖和煦的午后,如果有点小酒就更棒了。

                      好了伤疤忘了疼,韩健总是如此。迎着和煦的阳光,呃,活着的滋味真好。

                      等等,眼前这两个?#21619;?#30340;黑乎乎的是什么东西?

                      两个脑袋,不对,是三个,很多个脑袋。

                      美女护士!?

                      素颜阑珊,国色生香美人坯子,只是神容?#34892;?#20932;?#23567;?#20182;一边感慨意医院护士的素质高,一边在琢磨着她们在为?#25105;?#25273;眼泪。

                      护士小姐真是多愁善感,看我醒了,替我开心?

                      韩健张开嘴,嗓子被舌头堵住,只发出“嗯”一声,他正感觉哪不太对劲,突觉下身凉飕飕的。

                      谁在拨弄我小xx?

                      “是个男孩。”

                      “怎么不哭?”

                      “苦命的孩儿,生来就没有爹娘,我们会待你视如己出。”

                      完蛋了,完蛋了。

                      韩健在心里对?#32422;?#35828;,可千万别是刚下来的崽。

                      老婆女儿,我爱你们。老爹,你欠我的一百块赌债还没还呢。老板娘,说好?#30860;?#30340;奖金呢。老板,我可没对不起你,虽然老板娘总**我。

                      好闺女,中国队夺得大力神杯,家祭无忘告乃翁……

                      不走黄泉路?不?#35753;?#23110;汤?

                      “快看,他好像在动。”

                      “快抱紧他,可能是饿了,想?#38405;?#20102;。”

                      “去哪去给小?#19968;?#25214;奶水?”

                      韩健感觉?#32422;?#24456;无助,就这么被个穿着古装的美女抱着走来走去,挣扎也无用,刚出生的婴儿没长牙,舌头不听?#22815;剑?#21483;天不应叫地不灵。

                      最后突然一个肉乎乎的大东西摆在面前,他张口吮了下去……

                      跟谁为难,别跟肚子为?#36873;?br />
                      只有吃饱了肚子,才有力气发牢骚。

                      ……

                      ……

                      岁月如同杀猪刀,红了樱?#36965;?#32511;了芭蕉。春去冬来,转眼韩健来到这个世界已有三年。

                      三年婴孩时期,对于普通人来说,那就是南柯一?#21361;?#33021;回忆起来的片?#21361;?#20063;许只有一?#21069;?#28857;。但对于韩健来说,这三年度日如年。

                      三岁的韩健,已经会说话了,咿呀学语。家里的女人很高兴。

                      但韩健真正会说话,已经是快三年前的事,?#20154;?#29702;顺了舌头,说绕口令也能说的很流利。可问题是他不想被?#35828;?#25104;是怪胎。

                      通过三年的观察,韩健发现身边的情况很复?#27185;?#22797;杂到他要消化很久。

                      对于一个三岁婴孩来说,本来做不了太多事。凡事就怕?#34892;?#20154;,韩健从还不会走路,就对书本很感兴趣。于是他了解到很多没听家里女人说起的秘密。

                      他是个遗腹子,老爹死在?#21280;?#19978;,而老娘,在生他的时候因为难产死了。

                      没爹没娘,对别人来说,是很痛苦无奈的事。但对于韩健来说,却是好事,至少他不用再去承担一份感情包袱。

                      老爹地位很高,是魏朝的郡王,镇守着魏朝的东垂。

                      这个魏朝,不是三国的魏,也不是南北朝时期的北魏。这是个历史走上岔路的时代,在这时空里,秦汉是存在的,甚至也有三国鼎立。但诸葛亮六出祁山,把曹魏给灭了,后来诸葛亮废了刘禅,?#32422;?#24403;了皇帝。

                      再过了几十年,诸葛亮的儿子?#21568;?#19996;也平了,统一了天下。而后又过了几百上千年,朝代更迭了几次,才到了魏朝。

                      跟韩健熟知的北魏相类似,魏朝也是占据了江北,是为北朝。而在华夏的江南,是另一个王朝,名为大齐。

                      北魏南齐。

                      韩健了解到,北魏的皇帝是女皇,这个女皇,还跟他有点“关系”。

                      老爹名叫韩珪,是将军出身,少年得志,累?#26222;?#21151;为郡王。韩珪,跟曾为长公主的女皇关系很**,听说曾到了谈婚论嫁的地?#20581;?br />
                      但后来老爹选择了老娘作为妻子,至于原因,韩健无从知晓。但韩健隐?#20960;?#35273;出,应该跟女皇登基有关,老爹不想当女皇的“宝宝”。

                      女皇应该对此事很气愤,在老爹跟老娘成婚后不久,女皇就赐了很多京?#25250;?#30340;名媛给老爹当妾。这些女人,就是韩健平日里需要面对的姨娘。

                      从二姨娘,到十二姨娘,一家子女人。

                      老爹一时间消受不起,他跟老娘感情很深,趁着这些名媛还没送上门,他就随军南下出征南齐,从此一去未回。据说是死在了金陵之?#21073;?#23608;体都没运回来。他成了遗腹子,而家里的姨娘也成了**。

                      韩健了解到,女皇在被他老爹韩珪抛弃以后,一直云英未嫁。

                      这是要多么苦大仇深?

                      韩健意识到,他是小郡王,以后是大魏朝东南六郡十七州八十二县的主人,一辈子不用再操劳就会有锦衣荣华给他享受。

                      但他也是女皇前男友的儿子,这是个很危险的身份,也许在将来的某日,女皇看他不顺眼,就把他干掉了。

                      ☆、第二章 偷鸡贼

                      韩健不想当怪胎,但郡王府一家女人眼中,他就是个怪胎。

                      韩健出生后不久,姨娘和丫鬟便发现他不会哭,怎么逗也逗不笑。不会哭笑,这样的婴孩基本?#27426;?#20041;为“傻子”。但小韩健平日的所为,却并不傻。

                      韩健?#30475;我?#22823;小便,都会“喂喂”叫两声丫鬟,开始时丫鬟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等习以为常,别人就知道,他一“喂喂”,就要换新尿布。

                      韩健虽然不会哭笑,却好像很“善解人意”,听到别人说什么,总会竖着耳朵听,时常还会作出叹息和类似自言自语之举。他不到周岁学会走路,两岁还不会说话就已经抱着书本死盯着看,他的种种表现很像个小大人。

                      更让一家女人不解的是,小韩健居然挑?#24120;?br />
                      缘起韩健一岁时换了奶娘,府里新找来的奶娘,怎?#27425;?#22902;他都不吃,这让家里的姨娘和丫鬟很着急。最后韩健?#32422;?#20063;忍不住,憋出个“丑”,家里的女人一惊,难道这就是小韩健绝食的理由?

                      后?#38180;?#37324;选奶娘,都要经过小韩健的?#21387;亍?#21482;有韩健手指头选中的奶娘,他才肯?#38405;獺?br />
                      等?#36824;?#22902;娘,韩健的胃口才稍微好了些,到他两岁,韩健原本的奶娘又生了个女儿,再来王府当奶娘,他的食量才逐渐正常下来。而此时,他已经开始?#19981;?#21507;?#23383;?#23601;咸菜。虽然经常不消化拉肚子,但他仍旧吃的很带劲。

                      到三岁时,韩健开始“咿呀学语”,逐渐会叫姨娘,没?#35828;?#26102;候满院子溜达。家里女人很高兴,因为这说明韩健不但不?#25285;?#32780;且很聪慧。到四岁,韩健已经经常偷跑出王府大门,到外面“结交朋友”。

                      韩健想的是,就算不能为成年以后发展几个狐朋狗友,也要找几个玩伴,令童年不至于孤单。

                      韩健身为小郡王,手上总?#34892;?#22909;东西,会让外面的孩子觉得吸引,比如说麦芽糖。

                      “现在,我问你们问题,你们谁回答的好,有糖吃。回答不好的,靠边站!”

                      当他被一群大他一两岁的孩子围着,会像一个?#35848;?#19968;样,用他?#32422;?#30340;办法来**这些孩子加入他的“?#25490;傘薄?br />
                      “你们说,我们脚底下的大地,是方的,还是圆的?”

                      一群孩子,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显然这问题超出了他们认知?#27573;А?#23545;于一些四五岁大的普通孩子来说,玩才是最重要的,谁会管这些?

                      “是……方的。”终于有个声音,从孩子堆里发出来,说话时很肯定,“先生说,天圆地?#21073;?#25152;以,我们脚底下的大地是方的。”

                      韩健很高兴,终于不再是独孤求败。

                      一个五六岁,脸盆很大的小子,流着鼻涕和哈喇子出来,一身破旧却很干净的衣衫。

                      “错,是圆的。”另一个声音响起,“我爹说了,我们脚底下,就是个球。”

                      另一个小子走上前,看上去跟韩健同龄,个子不高,一身白衣,身上的衣衫是很细的料子,背了一把木剑,好像个游方的大侠。

                      阮平和司马藉,是这两个小孩的名字,也是韩健用麦芽糖结识的死?#24120;?#19968;直到后来,都追随在他左右。

                      阮平是个孤儿,在襁褓时被一个教书先生收养,所以从小便掉进书袋里,他不笨,却认准死理。在韩健看来,这小子被儒家思想荼毒太深。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