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最強猛將闖隋唐

                      點擊:
                      以文采折服魏征、房玄齡不難,用武力征服四猛四絕十三杰不難,憑計謀挫敗徐茂公也不難,難的是這些事情都集中發生在一個人的身上,不過有人做到了,那就是我,西府趙王李元霸!
                      醉臥美人膝,醒掌天下權,不服來戰!

                      第1章 迷糊的穿越

                      “我這是……死了嗎?”一個看上去只有6,7歲的孩童緩緩睜開了眼睛,看著眼前對他來說完全陌生的場景,一臉的懵比。

                      這是什么情況?

                      只見他身處一架馬車之中,而且馬車正在向前行駛,盡管馬車還算是有些豪華,但卻也是顛簸不已。他是躺在馬車的一側,腦袋枕在一個美婦的身上,在對面的那一側,是一個跟他一般大的孩童!

                      最重要的是,這兩人包括他自己的身上所穿的衣服,都是他只有在電視劇中才能看到的古代服飾!

                      “元霸?你醒了?現在感覺怎么樣?剛剛嚇死為娘了!”美婦見到李元霸醒來,連忙驚喜地開口,“你現在感覺怎么樣?”

                      是在跟我說話?

                      孩童名叫李霸,他只記得,自己在醒來之前可是南云省鼎鼎大名的古武李家的大公子,是一個古武天才,深得家族之中的長輩喜愛!但是,那天晚上,同學聚會之后,他在回家的路上,不幸的被一道從天而降的雷劈中了!本來他以為自己死了,但是沒想到,睜開眼睛之后卻看到了這樣的情形!

                      李霸現在依舊是懵比的狀態,此情此景,他可以確定的唯一一件事情那就是,他穿越了!

                      但是,他究竟穿越到了哪個朝代?坐起身來,他想要找找線索,看看自己究竟穿越到了什么朝代,看他的衣著,以及這馬車的內飾,好像還不錯的樣子,自己莫不是哪一個世家大族的公子哥?那自己是不是就可以過那種優哉游哉的生活了呢?回頭看了看自己的娘,只見其身著小袖高腰長裙,而且裙帶系到了胸部以上。

                      這……這不是隋朝的衣著特點嗎?難道自己來到了隋朝?李霸的夢想瞬間破滅!

                      天啊,這可是一個不折不扣的亂世啊,別人穿越都是穿越成什么太平盛世下的地主、王爺的,怎么到了他這,就來到了這亂世?老天不公啊!

                      “元霸?你怎么樣?你可別嚇娘啊!”美婦見自己的孩子不說話,只是呆呆地看著自己,連忙再次喚了一句。

                      等等,她叫我什么?元霸?

                      聽了美婦如此稱呼自己,李霸更加愣住了,能夠被稱為元霸的隋朝時期的人,出名的恐怕也就只有李元霸一個人了吧?他不會真的穿越成李元霸了吧?

                      “娘?”李霸,不,現在應該叫李元霸試探性的喊了一句。

                      “誒!”美婦驚喜地應了一聲。

                      “娘,現在是什么年代了?”李元霸迷茫地問了一句。

                      “現在是開皇三年,九月十五日啊!”美婦有些莫名奇妙的看著自己的孩子,本來李元霸這孩子從生下來就一直是癡傻的狀態,如今忽然問出這樣的問題來,她怎么能夠不奇怪呢?

                      得!

                      現在李元霸可以確定了,自己就是穿越到了隋朝,穿越到了那個后來被雷劈死的李元霸的身上了!

                      不,不行,他之前就是被雷劈死的,他怎么可以讓這一世的結局跟上一世一樣呢?不行,他要反抗,他要反抗自己的命運!

                      但是,剛剛用上胸口的那一腔熱血便瞬間熄滅了,現在才開皇三年,距離他……不對啊,他現在應該還沒出生才對啊!看現在他的樣子,應該已經6歲左右了吧?這是什么情況?若是按照歷史上的來,自己15歲就會被雷劈死,那豈不是說,自己還有9年好活了?

                      現在,李元霸什么都不想做,只想指著老天大罵一通,不帶這么玩人的!既然讓他穿越了,那為什么只給他這么幾年的生命!

                      既然老天不仁,那么他李元霸肯定不會遵從老天的意志,而且在李元霸的字典里面從來都沒有屈服這一個詞,上一世在修煉的時候是這樣,這一世,也是一樣!就算是知道自己的結局很有可能是被雷電劈死,那又怎樣?李元霸還是想要爭上一爭!

                      “元霸?”美婦的一聲輕喚將李元霸從沉思之中喚醒。

                      對啊,自己并不是一個人,還有爹,還有娘,還有兄弟!而且,最重要的,這是隋唐啊,雖然紛亂,但是卻是一個熱血的時代,他李元霸作為隋唐第一猛將,自然是要在這隋唐闖出一番功業的!

                      不過,現在說這些都太早,若是他沒有記錯的話,現在的這個劇本應該是跟《說唐》或者是《隋唐演義》之中差不多吧?

                      而且,自己并沒有受傷,那么李元霸可以斷定的是,那個楊廣還并沒有領人來追殺!也就是說,秦瓊還沒有救駕,單雄信的哥哥單雄忠也還沒有被自己的糊涂老爹當做是響馬射死!

                      一切的一切都還沒有發生!那樣的話,一切就都好辦了!

                      只見李元霸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顯然,他已經想到主意了!

                      “元霸?你沒事吧?”美婦見自己的兒子怪異,再次問了一句。

                      “沒事,娘你放心吧,孩兒怎么能有事呢?”李元霸沖著自己的娘親笑了笑。

                      這個美婦,自然就是李淵的妻子竇氏了,后來被唐玄宗李隆基追尊為太穆順圣皇后!

                      “咦?”竇氏見李元霸的言談似乎跟往日不一樣了,當即便起了疑。

                      “三弟,你……你好了?”另外的那個孩童開口說道。

                      這個應該就是二哥李世民了!李元霸在心中做出了判斷。

                      對于李世民此人,歷史上的褒貶不一,其早年的玄武門之變,上位之后善于納諫,開創了貞觀之治,奠定了李唐盛世的興起!

                      對于這一切的一切,李元霸從心底里佩服,但佩服的僅僅是李世民的治國之才,并不是其為人的品行。

                      這時候,李元霸的眼珠一直在轉個不停,心中就在盤算著如何才能將這個便宜二哥收入自己的麾下!反正現在還是小孩子,忽悠起來應該容易一些!

                      “當然了,小弟一切都好了!”暫時還沒想好應該怎么辦,李元霸還是開口應付了一句。

                      “元霸,你真的好了?”看到自己兒子從那個有些癡傻的狀態,突然間變成這樣,竇氏自然是驚喜萬分。

                      “嗯,孩兒好了,都好了,之前讓娘親您擔心了,是孩兒不孝!”李元霸起身,向著竇氏鞠了一躬。

                      “好!好啊!”竇氏見到李元霸這樣表現,不由得喜極而泣,將李元霸摟進了自己的懷中,有什么事情能夠比見到自己兒子沒病沒災,快快樂樂的成長,更讓一個母親開心的呢?

                      “咦,留下買路錢來!”一聲高呼打斷了李元霸母子。

                      “吁~”外面駕車的李淵還有李道宗兩人猛勒韁繩,馬車猛然間停了下來。

                      “不好!”李元霸的心中暗暗叫遭,這可怎么辦?怕什么來什么,這個楊廣果然來了!

                      第2章 托夢秦瓊

                      “你們這幫該死的鳥人,是吃了大蟲心、獅子膽了嗎?豈不知我們乃是隴西李府的人?竟敢在此攔路!”李元霸還沒想好應該這么應對楊廣這一路人,便聽到了李建成的聲音。

                      “老子管你是什么隴東隴西的,只要想在此過路,就給老子把錢留下來!”一個流里流氣的聲音傳來。

                      若非李元霸知道這一伙人就是楊廣領來的,他還道真的是哪里來的綠林響馬呢!

                      “爹爹,不好了,前方都是強人,將我們圍住,想要買路錢!”李建成慌慌張張的跑回到馬車前面說道。

                      “怎么這光天化日之下還有此等賊人?”李淵當然是聽到了李建成和這些“響馬”之間的對話,但還是發出了如此的疑問,而其心中則是隱隱的感覺到此事似乎不是那么的簡單!

                      “爹爹!”這時候,李元霸從馬車之中探出頭來。

                      “元霸?”見到李元霸,李淵先是一愣,隨即便呵斥道,“你出來作甚?外面危險,趕緊躲到馬車中去!”

                      “爹爹,這些人顯然來者不善,我們不若結陣御敵吧!”李元霸沒有理會李淵的呵斥,而是掃視了一圈外面的情況,這楊廣果然是大手筆,為了殺掉李淵這一家幾口人,居然帶了這么多人來,粗略的看了一下,足足有將近五十人!

                      而自己一方呢?加上李淵、李道宗還有李建成三人,可戰的人數也不過十余人!而且這些也盡數是家丁,讓他們拿起刀來還算可以,但若是真正的殺人作戰,還是要照比對面這些皇宮中出來的侍衛差上不少的!

                      不過,李元霸知道一點,那就是秦瓊,這個隋唐第十六條好漢!那可是在歷史上能夠跟關二爺相提并論的武將,若是有他來救駕,這區區五十人又算得上什么呢?

                      而且,這次來的應該是只有宇文述和他的兒子宇文化及,這兩人都不是秦瓊的對手!那個隋唐第二猛將,宇文城都沒有來,不然的話歷史上也就不會有秦瓊救主這個劇本了!

                      但就是如何撐到秦瓊趕來這個問題卻是難住了李元霸?難道說還是要像歷史上的那樣,自己受了傷秦瓊才能來?

                      “元霸,你說的是不錯,結陣的話是能夠多撐一段時間,但是我們多撐這一段時間意義何在?我們現在需要的是突圍啊!”李淵開口道。

                      “爹爹,您就聽我這一次,元霸是不會騙爹爹的,很快就會有人來救我們了!”李元霸現在不知道怎么說才好,如何才能讓自己的這個老爹相信自己呢?

                      “這……”李淵十分的猶豫,他現在真的不知道該不該相信這個小兒子才好!要知道,之前的李元霸可都是一副癡傻的狀態,看樣子現在好像是好了,但是剛剛好便說這樣的話,李淵如何能夠用自己一家人的性命去賭這一下呢?更何況,就在這荒郊野外的,哪里有人煙?哪里還會有人來救自己?

                      “不行!我們應該快些突圍!”最終,李淵還是做出了決定,“建成,你去保護你的弟弟和母親,道宗,我們兩人一前一后,突圍!”

                      見自己的父親做出了這樣的決定,李元霸張了張嘴,終究是沒有說出什么話來。只能嘆了口氣,坐回了馬車之中。還能怎么辦呢?現在這樣,只能聽天由命了!

                      由此,李元霸的心中也再次生出了一個念頭——自己一定要變強,不然的話,在這個亂世之中,自己就只能是任人宰割!

                      很快的,馬車再次動了起來,李建成駕車,而李淵和李道宗的兩匹馬則是一前一后的護衛著馬車,整個隊伍徑直向著這群“響馬”之間看似人數最少,實力最弱的位置沖去。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