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大漢列侯

                      點擊:
                      高皇帝舉兵滅暴秦、平西楚,立起大漢民族的脊梁,文景之治筑起大漢帝國的高墻,漢武帝北擊匈奴南平諸越,東掃衛朝西開絲路,拓地萬里造就強漢風采。
                      可悲可嘆那后世漢民紙醉金迷歌舞升平,怎識得先民奮百代之烈一展大漢雄風,后世史官輕嘆一聲匆匆留下國恒以弱滅而漢獨以強亡的千古傳說,為中華第一帝國的霸權崩潰,兩千年前世界第一大帝國的迷夢煙消云散書寫下小小的注腳。
                      夢回兩千載,附身漢景帝末年的平陽侯曹時,妻是平陽公主,郎舅漢武帝,衛子夫衛青于侯府中名跡未顯,在這個風起云涌的大漢帝國新時代,曹時要用自己雙手譜寫新的堂皇之章。

                      第1章 二世為人

                      一陣驚天動地的悶雷炸響,躺在床榻上的年輕人悶哼一聲努力睜開雙眼,模糊視線里幾個身材纖瘦的女子身影在眼前晃動,清脆好聽的聲音嘰嘰喳喳說著什么。

                      房間里偶爾傳來輕微的交談聲,不一會兒有個胡須亂糟糟的老人家為他把脈,室外亮堂堂的火光照亮黑黢黢的房間,隱約之間看到帶著妖怪面具的巫師在火堆旁跳著意味不明的舞蹈。

                      突然發現全身酸軟不聽使喚,腦袋像挨了一悶棍渾渾噩噩的分不清東西南北,突然之間大地劇烈震動起來,站在面前的身影晃的東倒西歪。

                      他只覺得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又不知多去多久,大地顫動的頻率越來越低,世界重歸平靜,混沌的意識也漸漸蘇醒過來。

                      “這是什么地方?這些都是什么人?拍戲?穿越?死后的世界?難道我被綁架了嗎?”他腦袋里亂糟糟的像一團漿糊,依稀記得自己正在徒步穿越戈壁大沙漠,錯誤的選擇由北向南穿越沙漠的路線,行走不到五天就在強烈陽光的照射下迷失方向。

                      最后的片段好像自己一頭栽倒在沙漠里,他還記得塔克拉瑪干地獄般的陽光,還有那漫天無際的黃沙,噩夢一般的景象讓他后怕不已。

                      腦袋里像幾千只蜜蜂嗡嗡直叫,他仔細的觀察一圈發現室內沒有一個人,心里悄悄松了口氣知道自己并沒有死。

                      雖然渾身上下提不起一絲力氣,他還是為自己從被喻為死亡之海的大沙漠逃過一劫感到高興。

                      仔細聆聽隱約有吵雜的聲音從外傳來,但是古怪的口音他依然一句聽不懂。

                      抬頭打量著充滿古風特色的家居,仔細一瞧角落里的裝飾,差點把他嚇的跳起來,那通體鎏金的仕女燈儼然是一件了不得的國寶。

                      長信宮燈!

                      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這鎏金仕女燈都是那個傳說中的超級寶貝,他記得長信宮燈是出自一位西漢的列侯家里的寶貝。

                      莫非我穿越到了漢朝!

                      陡然間,腦袋里仿佛打開閘門的河水,奔流的記憶大潮猛地沖進腦海,像幾千根鋼針刺入腦皮層,劇痛讓他渾身打了個激靈,雞皮疙瘩立刻炸起來。

                      腦袋里冒出莫名其妙的零碎記憶,從出生一步步成長為翩翩少年的凌亂記憶碎片充斥腦海。

                      “我叫曹時,平陽侯曹時,我穿越了!”

                      這份記憶屬于兩千多年前的一位年輕列侯,而現在所處的時代正是西漢著名的文景之治末期,如今在位的天子就是漢景帝劉啟,而現任太子劉徹。

                      以他不多的歷史常識,也知道千古帝王漢武帝北伐匈奴拓地千里的壯舉,但這個時代對于他而言太遙遠,遙遠到那個時代的歷史和人物的面目有些模糊不清。

                      躺在床上想動都沒力氣,翻查記憶,得知曹時的前身長期居服喪得了疾病。

                      最奇葩的是明知道得了重病,孝子曹時還依然堅持到守孝三年結束。

                      等到結束那天,連一步路都沒走,被家仆抬回侯府里。

                      回到侯府就纏綿病榻,近兩個月病情越來越重,直到他這個冒牌貨穿越過來前一命嗚呼。

                      從不多的記憶里學會上古漢語,盡管小舌顫音多多的令人發指,但只要能掌握正確的技巧就不是難事,這或許是身體習慣的優勢,并沒有遇到讓人為難的語言障礙。

                      過了一會兒,房外有了動靜。

                      個子小小的侍婢端著東西走進來,看到曹時斜斜的躺在床榻上發呆,眼睛睜的大大的手里的杯盞乒乓一聲跌落。

                      “君侯醒了!”

                      幾名老人急匆匆的走進來,看到曹時立刻跪坐下來作揖行禮。

                      方才見過一面的老頭湊過去為他把脈,又謹慎的按壓臟腑左右詢問,過了片刻大喜道:“君侯無恙矣!”

                      曹時勉強聽懂這幾句話,守在室外的奴仆們大喜過望,連忙向那老頭作揖致謝,小婢女扶起他灌下渾濁的藥飲。

                      不過片刻,曹時覺得頭腦有點發沉,慢慢陷入沉睡。

                      半睡半醒的渡過幾天,曹時的精神頭越來越好,已經可以做起來和婢女們簡單交談。

                      通過和婢女的不斷交流,他也在慢慢熟悉這個遙遠的時代,同時也漸漸摸清自己這副身體的身世。

                      平陽侯曹時。

                      曾祖父是大漢開國功臣曹參,讓人意外的是這個身體的主人已經結婚了,而且是個15歲就有三年婚齡的小男孩。

                      是的,他還是個男孩,老婆陽信公主現在還是個15歲的小女孩,小兩口結婚幾年還沒圓房。

                      不圓房的理由非常簡單,守孝。

                      母親病重期間,曹時和陽信公主匆忙完婚。

                      緊接著母親不幸去世,曹時要扶著棺木回鄉守孝三年,兩口子就分隔兩地一直延續到現在。

                      陽信公主的名字挺陌生,她還有另一個鼎鼎大名的稱號。

                      平陽公主。

                      “平陽侯曹時,莫非肥皂劇里那個夭壽死跑龍套的?為什么我就這么倒霉?”曹時一臉晦氣。

                      侍婢還告訴他至關重要的消息,去年四月梁孝王劉武病死,到七月又遇到日食的天象,天子決定改元重新記錄新的元號。

                      在位的天子叫劉啟,大漢帝國第四位皇帝,他已經當了十幾年皇帝,這是第二次改元,今年應該是漢景帝后元元年。

                      最近幾天關中側近連續不斷發生大地震,天子命各郡太守緊急救治災民,京師里傳來的消息也是人心惶惶。

                      “后元元年,這么說來漢武帝劉徹再過一年半就要繼位當皇帝了。”曹時的心里忽然生出一絲緊張,漢武帝是一位大有為之君王,治國期間以中央集權、獨尊儒術以及發動匈奴戰爭為名,中后期以殘暴嗜殺而聞名,他很害怕自己沒有病死也會被那個強大的皇帝殺死。

                      曹時不記得平陽侯一族是什么時候完蛋的,但是他還記得漢武帝時代親手把所有的功臣列侯一起解決掉,當這位千古一帝駕崩之時,所謂的列侯功臣集團已經變成一股青煙隨著這位“大有為之君王”一起榮升天國了。

                      想到這兒,曹時感到渾身發寒。

                      這時候,室外傳來的爭執聲。

                      “胡家令不要為難在下,君侯身體不適的確不能會客,陽信公主有什么吩咐就請直說,在下會在待君侯病愈之后轉告之。”

                      “陳家丞,你知道知道我是公主府的人,我家公主命我來拜見君侯問安,你不要擋住去路,若違了公主的諭令,你吃罪不起!”

                      一道放肆的聲音從院子里傳來,曹時知道姓胡的是陽信公主府家令,他和陽信公主雖然早已成婚,但因為為母守孝所以夫妻長期相隔兩地,這個胡家令就負責傳遞兩地的消息,在他的記憶里他對侯府家仆很不尊重。

                      “陽信公主叫閣下問候我家君侯,胡家令不要拿著公主的名頭嚇唬人,惹出禍端我們不好過,你也吃罪不起。”

                      “說的好,休叫他人以為侯府人怕事!”

                      爭吵聲越發激烈,雙方爭執不下被趕來的一位老人喝止:“爾等在做什么?驚擾了君侯休養無人擔待的起,還不速速退下。”

                      爭論的聲調陡然降低下去漸漸的恢復寂靜無聲,過了一會兒須發皆白的老人躡足走進來,看到曹時炯炯有神的雙眼先是一驚,旋即大喜道:“泰一神保佑,君侯面色紅潤,看來寒癥已然大好矣!”

                      曹時認得這老人,他是侍奉三代家主的老人,輕聲詢問:“陳叔,方才吵嚷之聲是怎么回事?”

                      名叫陳叔的老人嘆了口氣道:“公主府家令胡遂幾次三番催促君侯盡快回返京師,與侯府的奴仆發生了點口角,老仆已將他先行打發到驛館去,想來這幾日是不敢來侯府來打擾君侯休養身體。”

                      “陳叔,我的病已經好了,不用擔心。”曹時撐起半個身軀笑道:“你看,我已經可以坐起來了。”

                      “君侯萬萬不可起來,馮醫工說君侯至少需要過十日方可出外行走,這十日里不能受了邪風。”六十多歲的老人家像個彈簧蹦起來攔住他,神情莊重著急的不得了,曹時覺得好笑就順著老人家的意思躺下來。

                      陳叔想起身告退被曹時攔住,老人家看君侯氣色不錯才安心跪坐下來說道起侯府事物,陳叔年紀大了嘴有點碎,啰啰嗦嗦把這幾個月平陽侯國發生的大小事物說了個遍,這正好隨了曹時的心愿,他正為兩眼一抹黑的新生活感到苦惱。

                      最讓他在意的仍是生命健康和安全,二世為人更讓他體會到生命的寶貴世界的美好,上天如果給他一次機會重來,他絕對不會再去塔克拉瑪干作死,于其好青春可不能白白的葬送在黃土之下,還不如過一輩子太平生活。

                      他的觀點恰恰也是陳叔非常高興的,平陽侯正宗一脈三代單傳,按照漢朝的繼承法只有列侯的兄弟、嫡子、庶子、孺子可以繼承,距離曹時最近的一支還要數曾祖父曹參遺留下來的庶子,按照漢律是不具備合法繼承權的。

                      曹時是曹家正宗的嫡子嫡孫,一旦他有個三長兩短又沒有留下后嗣,平陽侯國就會被天子沒收入國庫所有,那就徹底完蛋了。

                      “君侯前幾日病的厲害,侯府上下尋了許多醫工都治不好,幸好齊國的馮醫工游方至河東,被老仆請來醫治君侯,沒幾天就把君侯治好了,說起來這位馮醫工還是倉公高徒,據說是娶了倉公的女兒得授真傳。”

                      曹時好奇地問道:“倉公?他是什么人?”

                      第2章 吃飯難

                      半個月后,曹時在侯府后花園散步,或許是穿越帶來的未知緣故,他的身體康復的非常迅速,不過五天就可以下地行走,很快他發現一個大問題,他吃不慣西漢的正餐。

                      原本大病幾個月,每天只能吃一些米粥之類的流質食物,或者純粹的高湯,但是他身體好了之后這待遇就沒有了,換上來的生肉片,生魚片以及吃不習慣的肉羹吃的只惡心。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