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老婆是大將軍

                      點擊:
                      這是一個小人物回到古代,從一個默默無聞的小人物逐漸成長為人生贏家的勵志故事
                      一個青樓小廝,被彪悍的女大將軍強推了
                      嘗盡世間百態,從此努力奮斗,生活逐漸風生水起
                      美人我有,小人物也能咸魚翻身
                      談笑間滅宋江,平方臘
                      天下為棋
                      這就是我生命不息,奮斗不止的生活!



                      “高全熲,你好大的膽子,膽敢行如此卑鄙齷齪之事暗算本將軍!”

                      噤若寒蟬的大殿當中,突然響起一聲嬌叱,如同平地里響起的一聲悶雷,讓大殿當中一時間安靜的連針落在地上的聲音都清晰耳聞。

                      在這間古色古香、原本充滿了觥籌交錯的大殿當中,此時所有人都一副噤若寒蟬的模樣,拼命的屏住呼吸,唯恐吸了聲音主人的注意,大殿的正中央,除了一群癱軟在地上瑟瑟發抖的舞女們,還有一張變得四分五裂的矮桌,被壓在下面精致的波斯羊毛地毯之上,凌亂的躺著一堆湯汁菜肴和破損的酒壺餐具,一片狼藉。

                      忽聞暴起之聲,所有人都停止了飲酒,驚恐的目光朝著上首那個站立著的身影望過去,在他們的視線當中,一個穿著淡紫短衣勁裝的女子正柳眉倒豎,如同秋泓般的眸子的怒火幾乎要噴涌而出,忿恨的目光如同兩把尖刀一般,狠狠的剜向坐在最上首位置上的男子。

                      女子長得極美,堪稱傾國之色,長發如黛,只是一個簡單的裝飾起來,散在腦后,眉清目秀,清麗勝仙,有一份天然去雕飾的自然清新,尤其是眉間唇畔的氣韻,雅致溫婉,表情溫暖中卻透著幾分淡淡的漠然,身上散發出一股不同于尋常女子的氣質,配合著她穿著的紫色勁裝,讓人不由得心中贊嘆,好一個英氣逼人的絕世美人兒。

                      只不過這個時候,她的呼吸略有些急促,白皙的臉蛋兒上帶著一絲病態的嫣紅,就連耳后和那堪比天鵝般的雪頸上也是散發出妖艷的嫣紅,點點香汗自皮膚內滲出,如同臉上灑滿了一粒粒滾滾的珍珠,杏眼圓睜,瞪著上首的男子,一股磅礴的氣勢自她那拂柳嬌軀當中散發而出,此時的她毫不掩飾她內心那滾滾而來的殺意。

                      周圍的人頓時感覺凜冽生寒,身邊的那個女人,讓人覺得她此時已經變成一頭恐怖的上古兇獸,散發出來的騰騰殺氣,令周圍的空氣仿佛都要凝固了,讓人幾乎要打個寒戰,大殿內那原本觥籌交錯的場面不見了,有幾個膽小的人甚至嚇得尿濕了褲子。

                      而坐在上首的那個男子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樣,他不知道,為什么眼前這個女人會突然暴起,身為大齊的七皇子,雖說平日里什么樣的場面沒有見過,不過在面對著那個發飆的女人的時候,想起關于她的種種傳說以及那幾乎讓他魂飛魄散的強大壓迫感,他還是不由自主的狠咽了一口唾沫,正準備開口解釋——雖然他也不知道該解釋些什么,一股幾乎要將他灼燒起來的火熱感突然從小腹升騰起來,幾乎是在同一時間,他的下身瞬間呈劍拔弩張的狀態,一顆顆豆大的汗珠從額頭滾落下來。

                      “都給本將軍滾開!”勁裝女子發覺自己渾身都要燃起來一般,她拼命的大口喘息著,卻覺得神智都開始變得有些模糊,身體有些綿軟了起來,原本體內蘊含著的讓她以為傲的力量,如今都仿佛都消失了一般,她心中暗暗叫糟,使勁甩了甩腦袋,努力讓自己保持一份清明,嬌叱一聲,然后踉蹌著奪門而出,她知道,她那隨身帶來的五十名親衛就在不遠處的地方,那里才是此時最安全的。

                      “高全熲,本將軍誓與你誓不罷休!”門外遠遠的傳來女子憤恨的聲音,不過此時高全熲卻是無法再去考慮這些,一臉漲紅的他一把將面前矮幾上的食物掃在地上,然后不管那已經中斷的宴會,掙扎著站起身來,邁著凌亂的步伐朝著后堂而去,只留下一屋子面面相覷的眾人,許久,他們才紛紛醒悟過來,顧不得與主人家告罪,匆匆從大殿內魚貫四散而出,所有人心中都響起同一個念頭:這帝都,恐將要出大事了!

                      第1章 上來便是被逆推的節奏

                      大齊帝國昌隆十二年十一月初五。

                      帝京汴梁。

                      白清小心的探出頭,仔細觀察了下四周,見四下無人,便慌慌張張的從一處民宅當中翻墻而出。

                      此時天色剛有些蒙蒙亮,街上的行人并不多,饒是此時的白清一副衣冠不整的模樣,也沒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一陣冷風襲來,白清忍不住打了個噴嚏,剛一出聲,他立即雙手將自己的嘴巴捂住,再次小心看了下四周,確認剛剛的噴嚏聲沒有引起別人注意之后,這才慌忙向前奔走著,渾然顧不得揩一下流出的兩行清鼻涕,心中腹誹不已,這么冷的天,在外面藏了大半夜,可凍死小爺了。

                      眼瞅著街上的情景與往日并無二樣,并未瞧見那抓捕他的風聲出現,白清這才稍稍放了下心,同時加快了奔走的速度。眼下,還是趕緊回到礬樓避一避風頭要緊,希望那位女將軍,千萬不要知道自己這個青(大霧)樓小廝的身份才好。

                      不過想起昨晚的遭遇,還是讓他覺得仿佛是在做夢一般,臉上苦笑不已,若非是在街上,他真心想大喊一聲:“這都他娘的什么事啊!”

                      昨天夜里,應七皇子高全熲的邀請,白清隨同汴梁城最叱咤風云的當紅清倌人李師師,前去府上為他的宴會獻藝。

                      白清在礬樓不過一介打雜小廝,自然沒有隨李師師大家進入宴會的資格,見李師師與丫鬟被引入大堂之后,他百無聊賴的蹲在外面等待著表演的結束,已經在青(大霧)樓界混跡兩年多的白清,很清楚的知道以李師師的名氣,并不是一來就進行表演的,要等到演出結束,往往得一個多時辰的工夫。

                      剛站了沒多久,一個內侍模樣的人突然來到他的面前,毫不客氣的讓他跟隨自己,所謂宰相門前七品官,雖然不知道他找自己所謂何事,但是七皇子府上的內侍可不是他一個青(大霧)樓里的小廝敢于得罪的,遂跟隨著那內侍七拐八拐的走進一間昏暗的屋子,剛一進門,一陣劇痛從頭上傳來,還不等他叫喊出來,就感覺眼前一黑。

                      等到他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躺在一間大床上,身上的衣服全都不翼而飛。

                      好吧,請不要想歪了,此時的他全身上下只剩一條白色褻褲,而且不知為何,脖子那里也是疼的要命,仿佛要斷掉了一般。

                      白清艱難的活動了下脖子,接著一扭頭,就發現床上躺著的不僅僅只有他自己,還有2個人橫在自己的身邊,從他們脖子上那一圈恐怖的淤青能夠看出來,已經被人生生擰斷,雙眼圓睜,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樣,而且還好死不死的沖著白清的方向,讓沒怎么見過死人的白清差點嚇的叫出聲來,心里一陣陣的發毛。

                      到底是怎么個情況?白清現在滿腦子的問號,不過眼下并不是去探究這些答案的時候,白清沒有忘記自己的職責,即使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眼下還是將李師師安全的護送回去才是最要緊的事情,想到這里,他趕緊從床上爬起,三步并作兩步,竄到屋內的柜子邊一陣亂翻,找出一身勉強還算合身的衣服。

                      還不等他套上衣服,“砰”的一聲,房門忽然被人外面暴力的踹開,接著一個從外面邁進來一個踉蹌著的身影,紫色的短衣勁裝之上還有一大灘的血漬,白清一愣,嗯,是個女人?而且還是個非常非常漂亮的女人。

                      身在青(大霧)樓,白清不是沒見過各色美女,尤其是李師師,更是美得慘絕人寰,堪稱人間絕色也不為過,但是白清不得不承認,眼前的這個女人,毫不遜色于風靡汴梁城的李師師,甚至她的身上,還多了幾分李師師所沒有的英武之氣。

                      只是這個時候,眼前女人的狀態好像有些不太對啊,怎么像……怎么像青(大霧)樓里那些被下藥的女人一般模樣?

                      白清還在疑惑,就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忽然從身前傳來,讓體格并不健壯的他一時間站立不住,向后踉蹌了兩步,沒能等他穩住身形,整個人就騰空而起,跌落在屋內的大床之上,或許是太過于突然了,讓他有種頭暈眼花的感覺。

                      還不等他清醒過來,一陣若有若無的誘人shen吟聲斷斷續續的傳進耳內,他晃了晃腦袋,睜開眼睛,首先看到的,就是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爬到了床上的女人,整個人如同從水中撈出來一般香汗淋漓,鼻息有些沉重,臉上更是帶著一股妖異的嫣紅,紅潤的小嘴兒微微張開,依稀可見內里一小節粉色,原本英氣逼人的眼神,此時卻是一陣迷離,似有秋波流出。

                      “我說……小娘子……”看到女子此時那嫵媚的模樣,白清有些慌了,怎么好像是被逆推的節奏啊,但是還不等他說些什么,他就感覺自己下身一陣涼颼颼,僅有的那條褻褲已經被大力的扯下,他有心想要反抗掙扎,只但是沒想到眼前這個女子力量大的出奇,輕松的便將他制住,而且在下身的廝磨當中,他還可恥的有了反應,所以白清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面前的女子顫抖著將身上的勁裝飛快除去,然后迅速的攀上他的身子,接著一屁股坐了下去,順著白皙的大腿,緩緩淌下的那抹刺眼的嫣紅,深深的提醒了他眼前女子的處子身份。

                      白清腦袋一懵,自己居然在古代就這么被人彪悍的推到了,而且,身邊還有兩具尸體在睜大了眼睛旁觀著,兩世為人的第一次,居然就是在這么恐懼的環境當中失去了……

                      開始的時候他只是在被動的享受著,但是男女之事并不會因為女方實力更加強大就會有更多的持久力,更何況閱遍各種動作片的白清有著極強的理論基礎,很快他就逆轉形勢掌握了主動權,雖是初哥,卻在女子小聲的shen吟聲當中越戰越勇,直到身下女子因為瘋狂了大半個夜晚而沉沉睡去,他才有機會將從房間柜子里胡亂順來的那身衣服穿上,顧不得是否合身,奪門而逃,因為就在方才,他無意當中看到了女子胡亂丟棄在一旁的衣服上,赫然用金線繡著“澹臺”二字,差點嚇得他魂飛魄散。

                      大齊國內,除了駐守在各地的地方軍之外,共有東西南北中五支最精銳的軍隊,分別是東軍神武麒麟衛、西軍驍騎宣武營、南軍鎮蠻背嵬軍、北軍虎狼騎、中軍建威禁衛軍,這五支軍隊,皆是以赫赫戰功聞名于世,乃是精銳當中的精銳。

                      而眼前這個剛剛在身下與自己婉轉承歡的女子,便是當今上柱國、沂水縣公、大齊唯一從一品的驃騎上將軍、東西南北中五支強軍之首的東軍神武麒麟衛主帥,被稱為“無雙麒麟姬”的澹臺龍舞。

                      更重要的是她不僅僅在朝中的地位紅的發紫,還與四皇子從小青梅竹馬,據說四皇子一直有意將其納為王妃,眼下白清稀里糊涂的將人家給辦了,即便他才是受害人,但是發生了這種事,誰主動的,還有意義嗎?估計想要殺掉的他的可不只那么一兩個人。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