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回到古代做主神

                      點擊:
                      現代透明人楊威莫名奇妙的穿越了,一覺醒來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出現在了古代,一個死了母親偏偏又被趕出了家門的偽豪門次子。
                      打探之后發現是大唐,只是有些不一樣的是這個世界出了什么問題,變成了玄幻版的大唐,一將之力可平山岳,強者一人可擋十萬兵。
                      最扯的卻是關外的不是突厥嗎?為什么變成了獸人?嶺南的那些不是土著嗎?為毛變成了精靈?
                      大海之中的海族又是什么鬼?
                      本身就因為是普通人沒有任何成為強者的可能才被趕出家門的豪門次子要怎么在這個變得危險了無數倍的世界生存下來,還要過的好?
                      問題來了,這個世界好像還有神仙。
                      楊威:“這些都不是問題,我可是主神手下輪回者無數呢。”
                      關鍵詞:位面 宅男 淡定 重生

                      第1章 一來就被趕出家門是什么節奏?

                      “這是哪里?我怎么會在這里?我在干什么?”當楊威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居然躺在一張名貴的木床上,什么?為什么知道是名貴的,拜托,他自己就是經營家具生意的,自然知道什么木料名貴了,而且全手工打造的,夠奢侈啊,木工可是很貴的這手藝沒個五六百一天誰干啊。

                      就在楊威觀察著這張床的時候,門突然被推開了,一個端著銅盆的女人走了進來,當看到坐起來觀察床的楊威之后,楞了一下之后手中的銅盆當啷一下掉在了地上,然后驚叫出聲。

                      “二少爺醒了,二少爺醒了···。”然后就跑出去了,雖然楊威知道他應該是激動的,但是二少爺是誰?而且現在還有人用銅盆的嗎?真的是很奢侈啊。

                      剛這樣想著呢,就感覺自己的頭痛得不行,然后···記憶如同潮水一樣的涌了過來,這是這個肉體的主人的一生,名字也叫威不過是張,很好,至少不用改名字了只是改姓而已,只是對自己會穿越這件事情,顯然楊威還不太適應。

                      雖然自己在那個世界無父無母,也沒有女朋友什么的,但是自己在那邊活的逍遙自在啊,然后楊威想起來了,當時自己正在維修電腦,也不能說維修了,只能說加個硬盤,電腦里的單機游戲太多了,所以需要擴充一下,順便給電腦清理一下,只是沒想到居然會觸電···然后他就到了這個世界了,可是自己明明記得有拔掉電源的啊,不應該啊。

                      楊威像是癡呆了一樣坐在床上,進來了幾個人他也沒有注意到,看著楊威的樣子進來的女子皺眉不已,然后說:“張威,張二少爺,你還真當你是二少啊,哼,我還以為你有多硬氣呢,原來也不過是裝著尋死想要老爺收留你,我告訴你,我才是老爺明媒正娶的女人,你的母親已經死了,你也已經被老爺分了家了,好了就趕緊給我滾出去。”

                      說完也不管楊威聽到了沒有昂著頭離開了屋子,楊威則是腦子還處于迷糊的狀態,當然他也知道,看樣子自己在這個家里估計是不受待見的。

                      “威兒,你醒了··真是太好了,哎,是爹對不起你,不過爹也是迫于無奈啊,家族需要有照應,你娘死的時候讓我好好照顧你,可是我···。”

                      眼前這個就是自己的便宜老爹?看上去倒是一表人才,小胡子留的的還挺有風度,不過做事就···。

                      其實在楊威接受的記憶里面就有關于這一家人的信息,楊威的身世說起來也足夠寫一本話本了,楊威的老爹和母親青梅竹馬,從小感情就很好,兩家人也是很愿意結親,后來兩個小兒女就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

                      本來是好事的,但是卻被人橫插一杠子,楊威的老爹長得很帥,而且才學也不錯,至少在當地是這樣,于是就被貴人看中了,要把女兒下嫁給他,都說是下嫁了,自然對方的身份就很高了,由不得楊家拒絕,張家雖然也是官宦之家,但是是小官啊,對方可是王爺。

                      于是乎楊威的老爹只能接下了這門親事,不過便宜老爹對自己跟妻子的婚姻卻很堅持,要么就是平妻,要么他就不娶,結果對方這個王爺也很大度,居然就準了。

                      不知道是不是趕時間,居然連一切俗禮都免除了,這位據說是王爺的侄女的美人直接就嫁進了張家,婚后不到七個月就誕下麟兒,而楊威則是在這之后的兩個月才出生。

                      其后十八年的狗屁倒灶的事情就不用說了,無非就是大房欺負二房而已,可是便宜老爹卻的護著他們,讓他們平安的過了十八年,只可惜好人命不長啊,在楊威接收的記憶里,母親是一個很溫柔很善良而且很有才情的女人,基本上能在女人身上找到的優點在他母親的身上都找得到。

                      好吧,對于這一點記憶楊威只想吐槽,這家伙搞不好就是從小宅在家里,見到的除了自己的母親就是那個惡毒的大娘,所以在他的世界里就只有這么一個女人了,輕微戀母癖,這是楊威給前身的定義。

                      “行了,我知道你也是不得已,放心好了,我不會讓你為難的!”楊威知道自己必須走,之前的前身就是因為不走,結果莫名其妙的就掉進了池塘里,天知道是不是真的失足,而且掉進池塘會掛掉?那個池塘的水最多也就是齊腰深,會讓人掛掉?

                      “你···,也罷,你在家里我也保護不了你,反倒是出去了還能有一線生機,這是你母親留給你的莊子,你拿去吧,以后也好有個安身立命的資本,起碼不會挨餓。”說著便宜老爹就要抹眼淚,沒辦法感情太豐富了。

                      “慢著,你想走我沒意見,但這個家可不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門口突然出現了一個人,來人是誰自然就不用想了,能說出這樣的話的,只有楊威記憶中的惡毒大娘了。

                      “不知道大娘想怎么樣?”楊威可不是之前的那個張威了,說話的時候倒也硬氣了不少,反正都是要走的人了,干嘛還對這個惡毒的家伙客氣?

                      “怎么樣?你這一身都是我張家的,自然是要還回來,出了張家你也就不是張家的人了,以后不得用張家的名望在外面招搖撞騙,為了防止你給張家抹黑,族譜之中已經準備把你勾除,從此后你與張家再無半點瓜葛這張姓卻是不能用了!”

                      看著眼前的女子,楊威感覺真是無語到了極點,說來說去只不過是一個姓的問題而已,前世自己就是孤兒,楊這個姓氏還是跟自己后來教手藝的師父姓的,對于姓什么或許別人會在意,但連親生父母是誰都不知道的自己卻是壓根就不在意的!

                      “如玉,你怎么能這樣,這孩子已經失去了一切了,你還要剝奪他的姓氏這讓他以后怎么辦?你這分明是要害死他啊。”

                      第2章 我果然有金手指1

                      張家老爺卻急了,楊威不知道姓氏的重要性,他知道啊,擁有姓氏跟沒有姓氏,絕對是兩個極端。

                      第一沒有姓氏只能算是賤民,不得為官,不能讀書,不能擁有自己的產業,不能隨意行走只能固定的在一個城市,出了城打死勿論。

                      第二還要承擔各種苛捐雜稅服徭役等等,抓壯丁抓的就是這些人,哪怕是擁有普通姓氏的平民都比沒有姓氏的賤民要高貴,除非愿意做一個乞丐,否則沒有姓氏的人簡直就是被天下唾棄的存在。

                      楊威顯然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站在了什么樣的邊緣,他不在意,張老爺卻是要據理力爭的,為了自己的亡妻也為了自己的骨血。

                      “你要的我都給你了,難道這些年來你還不滿足嗎?難道你真的要逼死所有我愛的人你才滿意嗎?如今你已經是這個家唯一的女主人了,孩子也是未來張家的家主,你還有什么不滿意的,連孩子你也不放過?”

                      好吧,作為一個讀書人,讓他罵街他是做不來的,據理力爭大概也就這個程度了,不過這話似乎很管用啊,沒看對面的惡毒婦人一瞬間就好像被暴擊了一樣,連臉色都變了。

                      “怎么?我在你張玉張培德的心里就是這樣的人嗎?是,我是這個家唯一的女主人,我的兒子也是未來的張家家主,你以為我稀罕啊!只要我想要隨時都可以給我兒子求到更好的,要不是為了你,你以為我會來張家,張家因為我擴大的多少規模?現在你反倒怪起我來了!”

                      果然惡毒大娘發起飆來,張家老爺是扛不住的,沒辦法誰讓家族確實是靠著人家發了家呢,有些話說起來不硬氣啊。

                      “喂,我說你們說完了嗎?說完了我要走啊!”楊威都懶得聽他們的廢話了,不過是一個妻管嚴的男人想要給自己的即將分家的小兒子爭取一些好處而已,自己有一雙手,干什么不行,自己可是穿越者,還能被難住?開玩笑呢。

                      “你放心好了,雖然以后張威不能姓張,但是卻可以繼承母姓,雖然說出去不好聽對名聲也有些影響,但至少不會出現你想的那些問題,以他的性子你還覺得他能做官不成?至于武將,你覺得他配嗎?”

                      看來人家早就已經想好了,回想了一下這個肉身的母親的姓氏···居然也是姓楊,這下可好,連改姓都免了,這要不要謝謝一下這個惡毒大娘?還是算了吧。

                      “···也罷,我要給孩子一些錢,這你總不能反對吧!”

                      張老爺妥協了,他知道自己這個妻子的意思,這是要徹底斷絕楊威以后繼承張家的可能,雖然繼承人方面有立長不立幼的規矩,但是萬事皆有可能。

                      家族的事情容不得半點差池,所以她這樣做,哪怕不高興張老爺也是能理解的,但總歸是虧欠了自己的另一個孩子,地位身份上是不能給予補償了,那就只能在經濟上補償一下了。

                      “你隨意好了,這個我還能攔著不成,你當我沒看到你把那個女人的莊子給他嗎?那是他母親東西沒錯,可我要攔著的話你給的動嗎?”解決了兒子繼承路上的心腹大患,她到是大方了起來,畢竟說起來楊威離開之后就是陌路人了。

                      從張家的大門出來,楊威揣著張老爺給的二百兩銀子,這大概是他的私房錢吧,楊威本來是不想要的,但是身上沒錢出門自己也干不了什么,而且初來乍到對什么都不熟悉,如果在沒錢的話,那可真混不下去了,于是他拿了。

                      張老爺很欣慰的看著他,然后給了他一輛馬車和一個老仆人,這個仆人是當初跟著楊威的母親的老人了,現在楊威要走他當然要跟著了,畢竟就算他想留下來,人家也不要啊。

                      莊子在城外不大,但也有幾十戶人家都是楊威的佃戶,楊威還是很幸運的一來就得了個農莊,雖說不大但也一躍成為地主階級了。

                      楊家雖然不如張家那樣是官宦之家,但是也算的上是富裕的地主階級,對楊威被趕出張家的事情,楊家頗多微詞但是奈何人家背后有靠山,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外甥被趕出門。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