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神棍廚子在大唐

                      點擊:
                      擁有現代“食神”稱號的楊蕭,死后魂穿初唐。
                      本就一身絕世廚藝的楊蕭,配合“鬼廚系統”叱咤大唐,無所不能。
                      鬼醋、陰陽醬油、輪回炒勺、斷魂手,逆天“裝備”層出不窮。
                      陰陽鬼術,風水術術,奇門遁甲,五行八卦,這也與做菜有關?
                      看鬼廚楊蕭如何“神”遍大唐。

                      第一章 武德九年

                      美蓮社消息:“美洲菜系大廚,華盛頓廚師協會理事楊蕭,于美國東部時間6月26日晚間7時逝世,美總統特浪普27日凌晨發推特表示懷念。”

                      法心社消息:“米其林三星廚師,歐洲廚師大聯盟管事楊蕭,于法國時間,6月26日中午12時逝世,法國總理下午3時發表聲明,授予楊蕭法國國家榮譽廚師獎章,對楊蕭為法國廚界作出的貢獻表示肯定。”

                      心華社消息:“中華廚藝大賽總評審,中華金廚獎得主,世界廚藝大賽總冠軍,有‘食神’稱號的華夏國頂級大廚楊蕭,于燕京時間6月27日早8時逝世,全世界34國下半旗對楊蕭的逝世表示哀悼,其自傳書籍《食敘》成為絕筆。”

                      鹿透社消息:“……”

                      德云社消息:“……”

                      ……

                      “鬼廚系統啟動……加載完畢……嗶嗶嗶……”

                      ……

                      “啊……頭好痛。”

                      在一陣頭痛欲裂的痛苦聲中,楊蕭緩緩睜開了雙眼,刺眼的光線照得楊蕭只能瞇著眼,不過看不清眼前的場景。

                      “醒了!醒了!”

                      一陣略帶驚喜的女聲出現,漸漸恢復了視覺的楊簫這才是注意到自己的眼前。

                      那是三名女子,前面的女子三十歲左右的年紀,頭發挽成發髻,是那種很少見的“雙垂髻”,被一根普通的木簪束縛著,扎在腦后。

                      她身上穿的衣服是一件極具民族特點的古代女裝,一條寬大的粗布長裙將女子的雙峰包裹其中,裙擺順勢垂下落到腳邊,上身則是穿了一件類似于小披肩的布服,看樣子很像秦漢時期的漢服,但披肩中心暴露的鎖骨和胸前那若隱若現的雪白告訴了楊蕭正確的答案。

                      這應該是唐代的女裝,雖然從布料上可以看出是民間女子的衣物,但從那種鮮艷的花色和這身衣裝彰顯出來的開放之風楊蕭可以斷定。

                      如果自己不是托生在了某個正在拍電影的劇組中,那就只能有一個解釋了,楊蕭穿越了,目的地便是大唐。

                      因為自己已經死了,他很清楚自己因喉癌已經死在了那個世界的醫院里,那種靈魂被剝離的痛苦,他到現在還記憶猶新。

                      女子臉頰清秀,側坐在木床邊,眼中柔光囧囧的望著剛剛醒來的楊蕭,雖有驚喜,但更多的是一種肅然的欣慰。

                      在這名女子的身后還有兩人,她們與床邊的女子穿著基本相同,但年紀與長相卻無法與之相比,一看就是婦女級別的存在,談吐也是相對“灑脫”嘰嘰咋咋的說個沒完。

                      此時的楊蕭漸漸恢復了意識,五感也慢慢的恢復了過來。

                      看來我還真的活過來了?不過看她們的樣子應該并不是拍電影的演員啊。

                      在前世,楊蕭還是看過一些穿越小說的,一時也不知道自己來到的年代和身份,不過既然是托生,那眼前的人一定是……

                      “娘?”

                      楊蕭試探性的喊了一聲,可還沒等楊蕭話音落下,那三名女子卻笑成了一團。

                      身后眼睛稍大一些的大嬸笑得搶仰后合。

                      “這小哥怕是糊涂了,孫嫂雖然也有娃兒,可也生不出你這么大的啊。”

                      小眼睛的大嬸也樂得夠嗆。

                      “是啊小兄弟,煙兒那姑娘滿打滿算也就是孩提的年紀,可看你的樣子,估計都到了束發的歲數。”

                      兩個大嬸你一句我一句的說著,前面的孫嫂卻并沒接話,只是看著楊蕭微微笑著。

                      孩提?束發?

                      楊蕭一愣,但轉念便想到,在古代年齡的計算多是以一些那個年齡的特征所命名的。

                      年少時一般分為襁褓、孩提、總角、九齡、豆蔻、志學、束發等等。

                      一些名詞甚至沿用至今,比如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歲知天命等。

                      通過那兩位的對話,楊蕭可以初步得到一個答案,孫嫂的女兒應該2~3歲,而自己應該是二十左右的樣子。

                      楊蕭用了用力,勉強將手拿到自己的眼前,手上沒有前世的滿手的老繭和斑駁燙傷,也不是嬰兒的小手,這才意識到剛剛叫的那聲娘有多二。

                      “這是哪年?”

                      楊蕭有些尷尬的轉移了話題。

                      聽得楊蕭的問話,身后的大嬸安靜了下來,想了想道。

                      “武德九年。”

                      楊蕭雖然是名廚子,但對歷史的菜系也是極有研究,對歷史也算精通,想了想也是將這個年代記了起來。

                      武德九年?對啊,就是大唐開國皇帝,唐高祖李淵在位的最后一年。

                      想到這里楊蕭頓時想到了一件這一年驚天動地的頭等大事,急忙問道。

                      “大嫂,現在是幾月幾日?”

                      大嫂一愣,雖然覺得楊蕭的話有些怪異,但還是聽明白了。

                      “武德九年六月初九。”

                      “什么?”

                      楊蕭一陣激動的差點坐了起來,眼睛瞪得老大,隨口驚呼道。

                      “那現在的皇帝就是李世民了?玄武門……”

                      楊蕭剛說到這里,頓時孫嫂和后面兩名大嫂的面色都是突然變得慘白,前面的孫嬸直接將手按在了楊蕭的嘴上,一股面粉的味道傳進了楊蕭的鼻中。

                      那后面大眼睛大嫂疾步走到門邊,探頭出去看了看,然后將那兩扇老舊的木門關了起來,這才是跑了回來,小聲的說道。

                      “小兄弟,孫嫂好心將你從江中救了回來,你可別害我們啊。”

                      楊蕭見三人的表情便知道了現在的情況。

                      公元624年(武德九年)六月初四,唐太宗李世民發動了玄武門之變,在玄武門斬殺太子李建成和齊王李元吉,逼宮唐高祖李淵將自己封為皇太子,次年登基。

                      這件事情之后的很多年都是大唐的禁言,鮮少有人敢談及此事,況且如今是六月初九,李世民雖然已經被封為皇太子,但畢竟李淵還沒有退位,稱李世民為皇帝還為時過早。

                      雖然這也是早晚的事,可畢竟還沒有成為現實,以大唐的律法,楊蕭剛剛的言論足以論斬了,也難怪她們三個被嚇成了這個樣子。

                      孫嫂見楊蕭不再說話,這才是松開了手,三個人才算放下了心。

                      小眼睛的大嫂看著一身是傷的楊蕭問道。

                      “小兄弟你怎么會獨自一人掉進江里的?是不是被昨天的山洪沖下來的?”

                      楊蕭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感覺到自己現在的身體年紀應該并不是很大,這應該是一種附體,估計這人的死,也是因為那大嫂口中的山洪,于是只能點了點頭。

                      “那你家人呢?”

                      家人?楊蕭自嘲一笑,其實他也不知道,想了想只能自己編一個身世了。

                      “我叫楊蕭,自幼父母雙亡,為了生計很小的時候就幫助山下的菜農往山上的寺院送菜,賺一些小錢勉強過活。”

                      說到這里,楊蕭的表情落寞了很多,許久才是緩過神來。

                      “不料昨日上山送菜碰到了山洪,這才是順著山坡跌進了江中,本以為就此殞命,幸好蒙得孫嫂出手相救,請受楊蕭一拜。”

                      說著,楊蕭便要起身,但身體卻一點力氣也使不出來。

                      孫嫂見狀連忙搖頭,同時招呼后面的兩位大嫂,讓她們攔著楊蕭。

                      楊蕭站不起來,劇烈的咳了兩下,身子又坐了回來,勉強用手撐住自己的身體,目光看向后面的兩位大嫂,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后面小眼睛的大嫂嘆了口氣。

                      “孫嫂在幾年前為了救一個負心漢,每天不斷的試藥,最后弄壞了嗓子,可那家伙……”

                      那大嫂剛說到這里便被孫嫂給制止了,顯然她并不想提起當年的事情。

                      楊蕭見狀也不再多問,這些事日后再了解也不遲。

                      “小兄弟是去云來寺送菜嗎?”

                      楊蕭一愣,然后點了點頭。

                      大唐開國之后,佛教得到了廣泛的發展與傳播,唐高祖李淵執政期間在全國各地大肆修建廟宇寺院,直到貞觀年間,基本上每座山上都會有些寺院。

                      因此,楊蕭才編了這么個看著還算合理的身世。

                      大嫂一聽,不免一陣嘆息。

                      “這云來寺恐怕也沒能躲過昨天的那場山洪,看來以后是吃不到這云來寺的素菜了。”

                      嘆息過后,小眼睛大嫂拍了拍旁邊的大眼睛大嫂。

                      “我們走吧,家里還有活沒干呢。”

                      接著二人與楊蕭和孫嫂告了個別便離開了。

                      “咕嚕嚕……”

                      二人離開之后,楊蕭的肚子突然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接著一種眩暈讓楊蕭的身體一陣的虛脫。

                      楊蕭無奈一笑,不免感嘆這時光機和高山坡體漂流不是誰都能玩的。

                      孫嫂見楊蕭的樣子笑了笑,接著示意楊蕭稍等。

                      片刻之后,孫嫂就回來了,手中還端著一個粗燥的黑陶碗,上面放著一雙木筷。

                      楊蕭一喜,勉強接過陶碗,發現陶碗的外側很冰,里面的食物應該不是熱的。

                      再看碗中,是一些類似于面條的東西與一些不知名的菜根攪拌在了一起。

                      這是……涼面?

                      楊蕭想了想,許久之后才是搖搖頭,笑著道。

                      “孫嫂,這是冷淘吧?”

                      孫嫂笑著點了點頭。

                      而就在這時,一道蒼老卻帶有一絲陰翳的聲音突然在楊蕭的身體中響起。

                      “鬼廚系統啟動。”

                      “主線任務:改良孫家冷淘,并獲得百人肯定。”

                      “任務獎勵:鬼醋。”

                      PS:新書開啟,這本書準備了很久,會用一個全新的角度去描寫一個廚子的神棍生涯,希望喜歡的朋友能留下一些什么,謝謝。

                      第二章 清河縣

                      冷淘這種食物起源于唐代,可以說是“過水面條”的始祖,最為有名的就是唐中期的“槐葉冷淘”。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