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大宋昏君

                      點擊:
                      穿越大宋成為宋欽宗趙桓。杖責文臣的屁股,打武將的板子。選秀女進宮供我嘿嘿嘿,三綱五常在我眼里就是個屁。要命的是我還親小人,遠賢臣。人們背后都叫我狗皇帝。
                      可你們怎么不去想是我把金狗趕出了中原,是我整頓朝綱,你們為什么還叫我狗皇帝……
                      “有為,我是不是狗皇帝你說。”
                      “陛下,我不敢說。”
                      “不說誅你九族。”
                      “好吧。皇上,你確實是狗皇帝。”
                      “誅你九族。”
                      “……”

                      第一章 撲街寫手淚兩行

                      話說這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這歷朝國運也是盛久必衰,衰久必亂。

                      這嬴老大不枉了他的名字,打起仗來是逢仗必嬴。

                      打的六國丟盔棄甲,滿地找牙。最終統一了六國,統一了度量衡,還嘚瑟的修了長城。

                      他在位,軍事上大秦也是強到了極峰。兵鋒所指,所向披靡。

                      可贏老大終究躲不過年齡的限制,在巡游的路上掛了以后,這大秦就變了天了。

                      本來嬴老大的大兒子扶蘇是仁孝寬厚,搞不好能成一代圣君,還能搞出那么一個盛世大秦。

                      可贏老大的小弟不厚道啊,這王八蛋趙高和李斯二人私下吃了幾頓飯,喝了幾回酒,說不定還一起逛過了窯子,然后二人成了磕頭換帖的兄弟。

                      這人到晚年易糊涂,贏老大對這兄弟倆做的那些個骯臟的py交易是不聞不問,這扶蘇公子可不傻。

                      扶蘇剛毅勇武,他要是登上了皇位,還有這哥倆好果子吃?

                      于是二人一合計,冒充贏老大的遺書就這么整死了扶蘇,讓贏老大的傻兒子胡亥繼位。

                      兄弟是用來坑的,這句話李斯最有有體會。趙高剛把胡亥整到老大的位置,反手就把李斯給賣了。

                      賣了李斯趙高踏實了不少,接著又開始忽悠胡亥。這胡亥哪是當皇帝的料啊,被趙高一忽悠。忽悠來忽悠去把個大秦玩完了。

                      接著這項大愣和流氓邦來了。項大愣做事一根筋,他拿流氓邦當成了好兄弟。

                      兄弟也有翻臉的時候,翻了臉的項大愣和流氓邦干起來了。

                      流氓邦的小弟多,個個武藝高強。這流氓會武術,誰都架不住啊。于是項大愣被剁了。

                      剁了項大愣后的流氓邦成了老大。這流氓邦的兒子孫子們還算爭氣,把他拿菜刀砍出來的家業給守住了。

                      守了幾代以后,到了劉欣這代。偏偏這貨是個基佬,和那個董賢是眉來眼去的只知道搞基。果然同性是真愛,結果大權最后稀里糊涂的被王莽給弄去了。

                      這王莽就是個作死的貨,雖然他懷揣著幸福大國夢。可他不讓手底下的小弟安生啊,今兒這么作,趕明兒又那么作。作來作去最后把自己給作死了。

                      還好這老劉家還出了個劉秀,讓流氓邦的基業繼續流傳。

                      結果傳到了劉協這里還是玩完了,這曹操,劉備加上個孫權。三人都想做老大,于是開始窩里斗。

                      這斗來斗去也沒分出個勝負,最后被司馬家族的人給吞了。

                      實在不想說這個司馬家的事兒,司馬家族把個地盤守了百多年,也沒弄出個所以然來,最后還弄得是四分五裂。

                      分裂了幾百年,總算到了楊堅手里把地盤歸攏了起來。可這老楊家屁股還沒坐熱,又被李家抄起家伙給搶了。

                      老李家出人才啊,這李世民天生當老大的料,把地盤弄得是紅紅火火,根基牢固。

                      這再牢固的根基也架不住子孫后代出個敗家子。

                      于是老李家搶來的地盤終于還是被分了個七零八落。

                      到了后周,柴家出了個小弟趙匡胤。

                      這趙匡胤也非池中之物,被手下小弟忽悠著奪了人家的地盤自己成了老大。

                      成了老大的趙匡胤害怕啊,他怕某一天自己手下的小弟也如他這般依樣葫蘆被人忽悠著當上了老大。

                      國人傳統,有矛盾咱酒桌上解決啊。這俗話說得好,吃人嘴短,拿人手軟。沒有什么是一頓飯解決不了的事。如果有,那就兩頓。

                      于是趙匡胤就請人喝酒,酒足飯飽后他的小弟甘愿交出了兵權。

                      這下趙匡胤該心安了吧。可他還是害怕啊,畢竟自己老大的位置不是拿菜刀剁出來的。

                      古往今來,只有拿菜刀剁出來的地位才是最穩固的。

                      于是這趙匡胤就想啊。天天想,是夜夜想,苦思冥想。

                      嗨,還終于被他想出來一招兒,重文輕武啊。

                      把節度使大權弄回來了,再把各地菜刀耍的高超的弄到京城,成立禁軍。

                      這些禁軍可了不得,都是各地抽調的精英,類似于今天挑選的特種兵。

                      再把這禁軍分成三個部門來管理,三衙有指揮權卻沒有調動權,調動權歸樞密院,各部門互相牽制。

                      這老趙還苦心積慮,使兵將分離。禁軍各軍輪番守衛邊防重鎮和內郡要地,這樣既減輕了京城供應負擔,又能使將領手中無兵,從而不會對中央政權構成威脅。

                      老趙這下心安了,果然這有宋一朝是經濟繁榮,百姓安居。

                      可重文輕武后果也是嚴重的,那就是造成大宋軍事不堪一擊。

                      到了徽宗這一朝,大金,大遼都對大宋這塊肥肉虎視眈眈。

                      ……

                      趙桓從小和他爺爺相依為命,這名字也是他爺爺給起的。他爺爺早些年是個算卦先生,就是算命不怎么準,有時候屢算屢錯。

                      比如婦女懷孕找他算,他爺爺說是男孩結果就生個丫頭。他爺爺說是閨女人家往往又生個帶把的。

                      于是他爺爺的名聲越來越臭,找他算命的人也越來越少。人背后都叫他‘假算子’,最后老頭子干脆收攤不干了。

                      趙桓生下來后,他爺爺又說這孫子天庭飽滿,地閣方圓。天生一副帝王相,因姓趙,遂起名趙桓。

                      這都什么時代了,還帝王相。就算是帝王相,這個文明社會你還能當皇帝不成?

                      長大后趙桓才知道自己的名字和被金人擄去的宋欽宗重名。

                      趙桓爺爺也沒辜負他‘假算子’的威名,趙桓長大后屁的富貴沒見著,反而成了個一事無成的網文寫手。

                      趙桓想找他爺爺算賬,去揪他的白胡子。可他爺爺去年就撒手西去了,這又讓趙桓想起來就傷心。

                      趙桓是個網絡寫手,在網文界頗為出名。出名不是因為他是個大神,而因為他是個撲街。

                      寫文多年一直撲街,還屢敗屢戰,堪稱撲街界的楷模。

                      此時的趙桓正趴在電腦前和讀者對噴,讀者說他寫的《盛漢》是什么幾把玩意兒,還用的狗屁第一人稱。就你這垃圾水平也能寫好第一人稱?

                      趙桓怒了,他這種腦子似豆般小的家伙也懂得老子的書?

                      于是他就準備開懟,他敲開鍵盤,剛要打字。

                      突然眼前一黑,怒火攻心,接著什么都不知道了。

                      第二章 這個玩笑有點大

                      醒過來的趙桓發現自己躺在了床上。他環顧了一下四周,富麗堂皇啊。這才發現自己穿越了,沒成想穿越到了一個富貴人家。

                      趙桓不由得大喜過望,老子不是正和讀者對罵呢嗎。現在終于熬出頭咯。寫文,還寫個屁。老子生的這個家庭還不左擁右抱盡享富貴榮華。

                      “太子殿下,你醒了。”一個女婢探過頭來,笑顏如花。

                      趙桓嚇了一跳,太子,老子居然成了太子?這富貴來的也太大了吧,怎么就成了太子了。

                      “這是……”趙桓一骨碌爬起來看了眼四周。

                      “太子殿下,昨夜您爬到樹上掏鳥窩,結果摔了下來,可嚇死奴婢了。”

                      趙桓晃了晃腦袋,他清醒了些。這個身體的記憶也慢慢融進了他的大腦。他終于知道了,太子,自己就是宋欽宗趙桓。

                      這玩笑開大了吧。雖然和這個懦弱皇帝重名,自己也不至于穿越到大宋成了欽宗啊。

                      想起史書記載。靖康之恥,徽欽二帝被擄。這金狗無信,都是些無恥小人。二帝過著狗一般的生活。

                      欽宗此人。歷史上糊涂的皇帝不是沒有,這么軟蛋的還真是不多。

                      皇帝混蛋臣皆奸。徽欽二朝,拿得出手的大臣還真沒有幾個。奸臣倒是一抓一大把,先不說徽宗時期的六賊子,就算是欽宗在位這短短幾年,先蹦出來的這個白時中,李邦彥這倆奸相,一味忽悠著求和求和。還有那個去金營談判的使者李棁,見了金人嚇得連個屁都不敢放。接著一大幫主和派大臣忽悠著本就昏庸懦弱的欽宗自動送去金營成了俘虜。

                      欽宗這貨在開封被圍后就跟個孫子似的去金營乞降,回來路上嚎啕大哭,完全沒有了帝王形象。

                      結果整個開封城搜刮了個遍也沒湊夠贖金,于是第二次又主動送上門去乞降,結果黃鶴一去不復返。

                      金兵俘虜了徽欽二帝,滿載搜刮來的金銀珠寶,還有無數的民間少女得意洋洋的往燕京而去。

                      數千名女性押往金城。半數女性死于途中金兵折磨,其中更有二十多位帝姬以及嬪妃慘遭金人蹂躪。

                      想到這里,趙桓不禁打了個寒顫,這二十多位帝姬好歹都是自己的異母兄妹,還有那些民間美貌少女,那本應該是老子的。他狠狠地抓住了旁邊的葦帳,哼哼,既然老子成了宋欽宗。金狗,你們的末日到了。

                      不對,現在我還是太子,還沒登基。徽宗這軟蛋什么時候讓位啊。額,他是我老爹。我特么還得認這老軟蛋當爹。

                      穿越了,趙桓成了歷史上有名的軟蛋皇帝宋欽宗,和他老爹徽宗一樣的軟蛋。

                      不過老子來了,就讓你們見識見識什么叫粗又硬。想把老子擄走做人質?看老子不把你們打出屎。

                      萬能的上帝啊,原諒我口不擇言。我說的粗又硬可不是那種意思,嗯?

                      還好,還好。趙桓摸了摸胸口。幸虧來的時候自己還是個太子,要是一覺醒來自己不是在這太子殿,而是在金人大營,那就完蛋去了。

                      既然是穿越,不可能把我往這里一扔了事。按慣例應該有個系統,金手指啥的。

                      “系統開啟!滴滴……”

                      “系統開啟,嗚嗚嗚……”

                      “咪咪咪,啊啊啊……”

                      “老頭,老人家。您出來啊,給個金手指啊……”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