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肤
                      字号

                      最强特种兵王

                      点击:
                      军刀榜,东象、西虎、南狂、北妖,我就是兵王叶凡,绰号【南狂】。
                      一双铁拳,一把军刀,傲视群雄,舍-我-其-谁!
                      作品标签: 热血、特种兵

                      第1章 我是养猪的

                      “佳静宾馆”在西海市绝对是名不见传的小宾馆,全算下来也就二十间房,但因为它座落在国道旁,再加上到附近的大学城只有十多?#31181;?#30340;路程,所以生意还算红火。
                      此时,宾馆的前台处,一个浑身肥肉的六十来岁老头,怀里搂着一个二十七八岁的漂亮女人,正跟前台内的年轻人叫嚷。
                      “100块?呸,就你这破宾馆,一晚还要100块!?你当是?#23383;?#21834;。”
                      “老头子,100块是一?#31181;?#20043;前的价格,现在涨价了,150块,爱住不住。”
                      年轻人叫叶凡,二十五岁,嘴角叼着一根烟,一边玩着电脑,一边瞄着老头怀中的漂亮女人。
                      嗯,准确的说,应该是在瞄着那女人胸前半裸的雪白,貌似看到高兴时,还会冲女人露出一个阳光灿烂的笑容。
                      不过,当他看向那老头时,笑容立即变?#25628;?br /> 怎么说呢,就是笑容和眼神中有一股?#26377;?#24615;,看着会让人觉得这?#19968;?#19981;好惹,整不好下一秒他会从腰后抽出刀子来砍人。
                      浑身肥肉的老头就是忌惮他这点坏相,所以忍住没有破口大骂,但对方看自?#21495;说?#30524;光让他很不爽。
                      更让他不爽的是,身旁的女人好似乎蛮?#19981;?#36825;小子的味道,竟隐隐有点眉来眼去的迹象……
                      这才几?#31181;?#21834;,难道就对上眼了!?
                      该死的女人,等会再好好收拾你。
                      老头暗骂了一声,扯开嗓子冲叶凡吆喝道:“你这是什么态度,把你们老板叫来。”
                      “老板!?嘿,哥就是老板,想告状是吧。”
                      叶凡忽然弯腰捞了一把,随即抓?#20384;?#19968;只拖鞋,咣咣就往外走。
                      “叽叽歪歪,没完没了,一大把年纪了,竟然糟蹋这样的好百菜,不赏你几拖鞋,就对不住我的良心。”
                      老头听明白了,这?#19968;?#26159;准备拿拖鞋打自己啊……还发什么愣啊,跑吧。
                      他立即扯着身边的女人就往外跑,那速度,要多快就有多快,完全不像一个六十几岁的老头。
                      “他娘的,有种你别跑。”
                      叶凡拿着拖鞋追出店面,可惜那老头早已一溜烟跑出了老远。
                      “玛蛋,跑的比哥还快。”
                      叶凡嘀咕了一声,转身准备继续回去玩游戏,但前台旁已多了一个人。
                      一个女人,二十八、九岁的样子,正抱着胸,挑着?#32426;房?#22312;收银台上。
                      要说她长相、身段和气质,绝对会让?#35828;?#19968;时间想到一个词:妩媚!
                      真的很妩媚,贴身紫色长裙下的身段像熟透的樱?#36965;纪?#26377;致的同时,还透着一股子少妇成熟后的勾人韵味。
                      而她的?#36710;凹?#20687;江南水岸边的春色,哪怕板着脸,但她那微微上翘的嘴角,杏仁一般俏美的眼瞳,以及那像是拨动着春意的柳叶眉,都透着一股子勾人心魂的动人魅力。
                      尤物,上等尤物,最容易让男人兽性大发的那种。
                      此时,这尤物正冷眼盯着门口的叶凡,忽然冷冽笑了笑,哼道:
                      “叶凡,你能耐啊,我才到洗衣房去了一趟,你又撵走了一个客人,真?#24378;?#20197;啊,上班才三个月不?#21073;?#20320;已经撵走十波客人了,成功的突破到了两位数,我要不要去买个礼花庆祝一下。”
                      “老板,这可怪不得我,这色老头带着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来开房,居然还舍不得出房费,100块钱而已,左磨右磨硬要打六折,太他娘的抠门了,我是替那美女不值,再说了……”
                      “叶凡。”
                      “到。”
                      老板娘沈韵本是想劈头盖脸狠狠骂一顿眼前这浑蛋,但看到他应“到”时站到?#25163;?#30340;身板,不由得又哭笑不得。
                      “你说你以前在部队是当兵的,怎么我觉得你就像个混世魔王呢?”沈韵很是不解感叹道。
                      “韵姐,我在部队是养猪的,这跟当兵不当兵没什么关系。再说了,那些猪一个个凶猛得很,没点脾气管不往,所以……你应该能理解吧。”
                      “……”
                      沈韵一阵无语,也一阵无力,狠狠剐了叶凡一眼后,走回收银台里。
                      她一边收拾着桌上的烟灰?#31069;?#19968;边问道:“236号房间怎么样,去看了吗?可不能出事。”
                      “还?#33618;兀?#25105;刚替你在这里守着,还没来得及去看。”
                      “那你还磨蹭什么,赶紧去看看。”
                      叶凡晃荡着要往收银台内走,但沈韵挑着眉毛瞪了过来。
                      她可没好态度对待叶凡,主要是这小子不骂不行,稍微对他温柔点,他立即把自己当老板一样,高?#35828;?#26102;候,还没羞?#27985;?#30340;吆喝沈韵干这干哪。
                      这哪是给人打工的态度啊!
                      沈韵有时候真怀疑叶凡是不是被部队清退出来的,或者是在部队的时候,就是这样欺负那些猪吗!?
                      当然,有时候她?#19981;?#30097;惑,自己这三个月是怎么容忍下来的?怎么还没有把他辞退?
                      难道是因为他那股?#34892;?#35753;自己心颤的邪性?
                      还是他不经意间独自蹲在窗台上抽烟的那股落寞?
                      先不想这些吧。
                      沈韵看到叶凡仍是往收银台里走时,顿时?#34892;?#20882;火,正准备一脚踢过去,叶凡却忽?#36824;?#30528;满脸灿烂笑容道:
                      “韵姐,我先把游戏退出来,等会就上去看看,你不要生气,很容易长皱纹的。”
                      “滚,少拿游戏蒙我,你那些瞎七瞎?#35828;?#32593;站我已经全把它关了。”
                      想起网页上那些晃眼的图片,沈韵不由得满脸黑线,真想一脚把叶凡踢到外太空去。
                      但叶凡?#36335;?#30475;不见沈韵的脸色,仍是凑到电脑前看了看。
                      这个时候,他那只?#26131;?#23376;竟偷?#24471;?#25720;向沈韵的臀上蹭去。
                      啊哈,这哪?#24378;?#30005;脑啊,分明是想揩油。
                      可惜,沈韵早有提防,一巴掌拍飞了他的爪子,怒骂道:“信不信我剁了你这只猪脚?”
                      “不信。”
                      叶凡仰着头瞪着沈韵,一脸不咸不淡的坏痞相。
                      沈韵火冒三丈,就要暴走,?#27426;?#21494;凡却一溜烟跑出了收银台,屁颠往楼上跑,嘴里还无耻叫着:“韵姐,你逃不掉的,总有一天我会爬上你的床。”
                      “……”
                      沈韵一阵头大,搓着额头四处扫了一眼,发现没其他人时,不禁隐隐松了一口气,随即又意味难明的笑了一下。
                      而叶凡已经晃荡到了236号房间外,他弯着腰,做贼一般偷听着房内的声音。
                      “啧啧,好大的动静,那女的受得了吗?”他两眼放光诡笑道。


                      第2章 太不地道了

                      沈韵最终还是不放心,跟着叶凡上了楼,主要是担心叶凡又折腾出什么事情。
                      ?#20154;?#21040;二楼时,隔老远就看到叶凡撅着屁?#21830;?#22312;236号房间的房门上,似乎听得正高兴。
                      她蹑脚走过去,压着嗓?#28216;?#36947;:“什么情况?”
                      “很震撼!”
                      沈韵杏目一瞪,狠狠在他腰间掐了一下。
                      叶凡?#20013;?#19968;笑:“就是两?#35828;?#21160;作幅?#32676;?#22823;,不知道用的是什么姿势。”
                      “……就这些吗?”
                      “那女的好像在挣扎。”
                      挣扎?
                      沈韵?#32426;分?#20102;起来,她之所?#36234;?#21494;凡?#20384;?#25506;听情况,就是因为房内的一男一女开房的时候显得?#34892;?#19981;正常。
                      准确的说是,那女?#35828;?#24773;况?#34892;?#19981;正常,脸色苍白,眼神涣散,似乎?#34892;?#31070;智不清的样子。
                      如果这女的真?#21335;?#21494;飞所说的在挣扎的话……
                      “叶凡,敲门,看看什么情况。”
                      “好呢。”
                      叶凡果断“咣咣”敲起房门。
                      不一会儿,门拉开一条缝,一个黄毛青年探着脑袋瞅了叶凡和沈韵一眼,语气很冲道:“干吗?”
                      “砰!”
                      叶飞二话不说,一脚踹在门上。
                      门后的黄毛青年始料不及,一屁股跌坐在地。
                      叶凡和沈韵趁机进了房间,往床上一看,只见一个年轻女人披头散发,t恤的领口被撕开了一道口子,露出胸前的一片诱人沟壑。
                      她正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隐约可见脸上一片青紫,嘴角还挂着血迹……
                      “救我!”
                      她摇摇?#20301;?#24448;叶凡这边跑,结果脚下一?#24590;模?#24448;地上栽去。
                      叶凡?#32769;?#19968;步扶住她,软香入怀,伴随着一股刺鼻的?#30772;?br /> 而这时,那黄毛青年已经从地上爬起,几步冲到叶凡面前,径直一拳打向叶凡面门。
                      “他m的,吵老子的好事,找死。”
                      骂倒是骂得够凶狠,拳头也够利落,但旁边的沈?#20384;?#19981;丁的一记撩阴腿。
                      “?#26179;貇?#26179;兀?rdquo;
                      黄手青年一声惨叫,两手捂在裆间,夹着双腿在原地蹦来蹦去。
                      “滚,不然我报警了。”沈?#20384;?#21917;道。
                      “你个…?#26179;?hellip;…你个臭婊-子,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谢大将的人,敢管老子的事,信不信我搞得你家败人亡。”
                      “m的,管你是谢大将还是谢小将,竟然敢恐?#26049;?#22992;,吃我一拳。”
                      叶凡果断一拳砸向黄毛青年,吓得那黄毛青年赶紧双手护脸,结果……
                      裆间突然一阵巨痛,低头一看,尼玛,两腿间多出一条腿……撩阴腿,明明说是一拳,怎么变成一腿了,好阴险啊。
                      “?#26179;貇?#26179;兀?rdquo;
                      黄毛青年疼得脸都变形了,再次捂着裆部乱蹦。
                      “傻-逼,声东击西都不知道。”
                      叶凡不屑骂了一声,气得黄毛青年?#36710;?#26356;是扭曲了。
                      “你…你……”
                      “你个毛线啊,再他m的叽叽歪歪,我敲碎你两颗dd。”
                      叶凡左手抱?#25490;?#20154;,右手从?#28866;?#19978;拎起一个空啤?#30772;浚?#29031;着黄毛青年两腿间晃来晃去。
                      黄毛青年身子一哆嗦,夹着屁股跑到了门外,正准备骂几句时,只见叶凡右手一甩,?#31181;?#21860;?#30772;?#21628;呼飞来。
                      “梆!”
                      黄毛青年脑门一痛,眼内金星直?#21834;?br /> 他哪还敢说半个字,一路?#24590;?#36305;到楼梯口,这才清醒些许,当即破口大骂道:“我艹-你大爷的,此仇不报,老子就不叫吴三,m的,你……。”
                      还没骂完,忽然看到叶凡从门内探出脑袋……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