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用身體做武器的政治尤物們:王牌女諜

                      點擊:
                      本書記錄了十二位王牌女諜的人生,她們在一個看不見的戰場上,以女人之身,像男人一樣地戰斗,發揮了舉足輕重的作用。她們影響重大戰役,例如荷蒂恩之于諾曼底登陸,南希之于“海獅計劃”。貝格・史妮芬之于德國進攻莫斯科。她們很難用簡單的好壞標準來衡量。因為她們服務的“主子 ”有兩個或三個國家。例如瑪塔・哈麗之于法國、德國,麗沙之于美國、德國和蘇聯。她們極具美麗和智慧,沖鋒陷陣的鐵血將士和淡泊寧靜的科研人員都在她們的石榴裙下敗下陣來,例如南希迷住希特勒,瑪加麗塔・科涅庫娃征服愛因斯坦。她們的命運難以捉摸,此秒不知下一秒之生死。生,意味著繼續戰斗,死,意味著戰斗的終結。所以,對她們來說,生不足喜,死不足悲,情報才是全部意義之所在……

                      一、多情少女(1)

                      1876年8月7日,瑪塔・哈麗出生在距離荷蘭北部萊瓦頓市附近的一個小鎮,原名叫瑪格麗特・吉爾特魯伊達・澤勒。父親亞當・澤勒是帽子鋪的業主,母親名叫安切・馮德爾・妙蓮,據說具有印度尼西亞血統。瑪格麗特是亞當和安切的第二個孩子,上面有哥哥約翰內斯,下面還有一對孿生弟弟。作為獨女,她得到了父親的溺愛,也養成了任性的習慣。兒童時代的瑪格麗特就顯現出了與同齡女孩的不同之處,別的女孩子都是金發碧眼,而瑪格麗特的皮膚光滑明亮,擁有一頭東方人的烏黑秀發,還有一雙黑亮的眼睛。

                      瑪格麗特自小就認為自己與眾不同,自我意識很強。在霍夫普萊恩廣場前的學校念書的時候,她就以顯眼的服裝而聞名。她愛穿紅色和黃色的衣服,而其他女孩子都習慣穿灰色的衣服,這樣她就往往顯得鶴立雞群了。她衣服的下擺很大,像盛開的花朵,正好適合她跳舞。瑪格麗特的學業并沒有因為出眾的外貌而大打折扣,她的外語成績優異,寫得一手好字,在歌唱和鋼琴方面都超過其他女孩子。

                      作為情竇初開的少女,她愛讀大部頭的愛情小說,總是幻想自己就是那個英俊善良的男主人的心上人,但是,年輕的瑪格麗特不理解為什么小說中的男女主人公總會在歷盡種種坎坷磨難和纏綿愛情后凄慘死去。

                      瑪格麗特作為富裕帽子鋪主人的掌上明珠的幸福時光并沒有持續多久。隨著國家經濟的不景氣,父親亞當沒有及時調整帽子鋪的經營,不久,帽子鋪就破產了,愛時髦的瑪格麗特不得不繼續穿著過時的大擺裙。更糟糕的還在后頭,沒過多久,獨自外出謀生的父親歸來后脾氣越來越差,不斷與母親安切吵架。1890年9月4日,兩人在法律上取得了分居的協議。一連串的打擊,使母親一病不起,于1891年去世了。

                      家庭破產,妻子去世,亞當把幾個孩子送到親戚家撫養,而15歲的瑪格麗特被送到了海牙的伯父家。在那里,瑪格麗特出落得益發楚楚動人,既有光潔明亮的皮膚和東方人的黑發、黑眼睛,又有端正秀氣的臉龐和挺拔苗條、玲瓏有致的身材。這個集東西方魅力于一身的女孩自然受到了不少的贊美和追求。

                      1895年,19歲的瑪格麗特給報紙上的一則征婚啟事寄去了信件和照片,這成就了她生命中首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婚姻。魯道夫・麥克・里奧德上尉是駐守荷蘭殖民地的軍官,時年40歲。魯道夫16歲從軍,在東印度群島待了多年后,獲得了好幾枚勛章,但是當地的氣候也嚴重損害了他的健康。在回國治療風濕病的期間,魯道夫登出了這則征婚啟事。應征者眾多,但是瑪格麗特的照片引起了他的注意,這不僅因為照片上瑪格麗特美麗的容顏,更因為她信中洋溢著的不乏理智的熱情。

                      在交往幾個月后,他們結婚了。1897年,瑪格麗特生下一個男孩,取名諾曼・約翰。但是隨著新婚的甜蜜過去,兩人很快發現了差距。軍官魯道夫在部隊養成了粗魯和頤指氣使的性格,疾病纏身更使他脾氣暴躁,而年輕的瑪格麗特則一心向往著盛大的舞會,常常把自己打扮得雍容華貴在水晶燈下翩翩起舞,接受眾人的恭維和贊美。

                      不久,瑪格麗特隨魯道夫來到了爪哇島,并學會了當地的巴里亞舞蹈。婚后的七年里,瑪格麗特一直過著殖民社會上層婦女的生活。在這里,她學會了爪哇的舞蹈,并且有幸在當地寺院中看到了卡麗女神的舞蹈(卡麗女神,古印度婆羅門教信奉的神靈,是愛情和死亡之神)。巫女精妙絕倫的舞蹈給瑪格麗特很大的震撼和啟發,以后她在舞蹈方面所表現的種種才藝天分,可以說與觀看卡麗女神之舞分不開。

                      但是瑪格麗特和魯道夫的婚姻生活則隨著時間的流逝變得越來越糟糕。魯道夫時常酗酒,并在酒后毆打她。更不幸的是他們唯一的兒子諾曼和女兒農被傭人投毒,兒子身亡,女兒活了過來。雖然嚴懲傭人報了仇,但是魯道夫每日唉聲嘆氣,覺得失去了生活的希望。兩人之間最有力的聯系也失去了,彼此間越來越疏遠。在從爪哇島回來沒多久,兩人的婚姻終于走到了盡頭。瑪格麗特與丈夫離婚后爭取到了女兒的監護權,可是不依不饒的前夫竟然不服法庭判決私下綁架了孩子。

                      一、多情少女(2)

                      無牽無掛的瑪格麗特開始自己闖蕩人生,也從此走上了另一個舞臺。在這個舞臺上,她光彩照人,得到了無數王宮貴族的追捧。榮華富貴如同絢美云霞簇擁著她,她在其中陶醉、迷失、沉淪、湮沒……

                      二、在巴黎一脫成名(1)

                      瑪格麗特所聽到的巴黎,是報紙上剛剛舉行過萬國博覽會的巴黎,鱗次櫛比的高樓大廈鑲著明亮的玻璃,樓前廣場上是自在噴灑的泉水,飛濺的水珠在陽光的照耀下折射出五光十色的彩虹。夜色中的巴黎則是燈火輝煌,變化萬千。萬家燈火映照著塞納河,兩岸是古色古香的建筑,流動的河水被燈光照得彩霞般絢麗。

                      而巴黎的街道,則是處處人聲鼎沸,車水馬龍,在那個人人向往的神話般的世界里,有香氣襲人的風流美人,有戴著高筒帽和金邊眼鏡的紳士,還有披著藍色斗篷肩綴流蘇的軍官……是的,瑪格麗特喜歡軍官。在她無盡的幻想世界里,自己就是英俊軍官身邊那柔情蜜意的美人。巴黎,她的夢想之都,憑著自己的美貌和舞蹈,瑪格麗特相信自己一定會破蛹化蝶,成為巴黎社交界最閃亮的明星。

                      20世紀初,巴黎上層社會興起了一種新的花樣――東方舞,即“肚皮舞”。受殖民文化的影響,達官貴人把興趣從金發碧眼的白人美女身上轉移到了來自東方的充滿異國情調的美人身上。瑪格麗特正趕上了這個時機。

                      1905年4月前后,巴黎上流社會的先生、女士先后收到了印制精美的請柬,邀請他們去劇院觀看東方舞蹈示范表演。請柬的署名是“東方舞女瑪塔・哈麗”。

                      那天晚上,劇院大廳里擠滿了觀眾。瑪塔・哈麗將為大家表演“神秘東方宗教教義式舞蹈”,觀眾中多數為男性,他們對這神秘的東方艷舞充滿著期待。

                      大廳里彌漫著印度熏香的香氣,一尊尊神態各異的佛像熠熠生輝,吊燈把演出大廳折射得美輪美奐,縹緲的香氣讓看客恍惚以為身處印度。燈光變暗,樂聲響起,帷幕拉開。在“善惡樹”的布景下,一個婀娜多姿的女人的輪廓忽隱忽現,她跳的是蕩人魂魄的蛇舞,時而急速盤旋、衣裙飛舞,時而輕舒玉臂、顧盼生姿。微風撩起她從頭裹到腳的輕紗,呈現出她修長曼妙的身軀。她扭動腰肢,如同蛇蛻皮一般,輕紗從她光滑的肩頭慢慢滑落,引得一片驚嘆聲。衣物越來越少,紳士們貪婪地看著那扭動的腰肢、光滑的肩頭、高聳的胸部、修長的大腿、精致的雙足慢慢呈現。一聲穿破云霄的號聲之后,燈光驟亮,身上只剩珠寶首飾的舞女雙手合十站立,宛如女神。她的飾物異彩紛呈:一條項鏈,胸前的花結上綴著閃閃發光的寶石,細長的腰帶由五條復鏈編就,手腕上戴著一副三件套的手鐲,腳鏈上綴滿小鈴鐺,腳趾則抹上了印度特有的紅色。

                      觀眾目瞪口呆,一位老紳士不斷地嘟囔:“偉大的上帝……”

                      瑪塔・哈麗表演著神秘莫測、奧妙無窮的“印度婆羅門藝術”舞蹈,急遽狂野,令人眼花繚亂,手部動作快得更是令人咋舌。那充滿魔力的舞藝和撲朔迷離的宗教儀式,使觀舞者陷入一切皆空的幻覺。那剛柔相間的舞蹈,淋漓盡致地展現出了人體各種各樣的姿態,簡直超越人們的想象,充滿了張力。她那美麗光潤的身材和充滿魅力的表情更是極大地刺激了觀眾的感官,愛好舞蹈者驚嘆于她的舞蹈,愛好女色者則驚艷于她的美麗。瑪塔・哈麗一舉成名,第二天,幾乎所有的報紙都毫不吝嗇地給了她最搶眼的版面并配以巨幅艷照。有關瑪塔・哈麗精湛舞藝、色藝雙絕的消息傳遍了巴黎,也傳到了別的城市。法國各大城市的劇院紛紛與她簽約,觀眾們如醉如癡,如癲如狂,劇院天天滿座,盛況空前。媒體不惜以長篇累牘的文字熱情洋溢地贊美她、宣傳她、恭維她。人們紛紛傳說她來自印度,她的名字“瑪塔・哈麗”在馬來語中的意思是“黎明的眼睛”。而事實上,這里的瑪塔・哈麗就是先前的瑪格麗特。

                      瑪塔・哈麗成為了巴黎大紅大紫的明星,虛名、金錢還有眾多追蜂逐蝶的男人將她緊緊包圍。她開始頻頻出現在最時髦的游樂場、音樂廳、貴族沙龍和大企業主的私人聚會等場合,知名人士爭相與她結識,貴婦們也以能邀請到她參加家庭宴會表演為榮。“血色羅裙翻酒污,一曲紅綃不知數”,瑪塔・哈麗赤足在柔軟厚實的東方地毯上旋轉扭動曼妙的軀體,衣服一件件滑落。舞蹈到高潮,觀舞者在地毯上投擲數量不少的金幣助興,一再要求表演者再一次解開紐扣。看過瑪塔・哈麗舞蹈的人,都對她贊不絕口:她那輕盈婀娜的身體,那琥珀色光澤的脖頸,那洋溢著東方情調的鵝蛋臉,那隱藏在長長睫毛陰影下的秋波,蘊藏著世間無與倫比的美,似乎指向那神秘的彼岸。優美的軀體中蘊含著神秘莫測的宗教詩,動靜相依中體現著優美的旋律,怎么不使人陶醉其中?

                      二、在巴黎一脫成名(2)

                      瑪塔・哈麗之所以能抓住巴黎觀眾的心,不僅在于她精妙絕倫的舞蹈,還在于她有著一般舞蹈演員不具備的社交才能。她在塞納河畔購置了一處豪宅,豪宅里常常聚集著一些上流人士,他們在此徹夜狂歡。報界對此不厭其煩地報道,簡直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隨著瑪塔・哈麗不斷在歐洲各地演出,她的影響漸漸向整個歐洲擴展,上流社會競相吹噓自己和瑪塔・哈麗有私交,名門望族之后、政治家、百萬富豪紛紛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追逐她的總是那些有錢有權、無所事事的中老年紳士,瑪塔・哈麗也對婚姻不再抱有期望,于是日復一日地周旋于眾多男人之間。先是法國侯爵,接著是德國皇太子,皇太子為瑪塔・哈麗神魂顛倒,甚至帶她到西里西亞參加軍事學習。哪怕只有一個月,他也無法承受和她的分離之苦。皇太子之后是布倫斯威克公爵,還有柏林警察局長馮・亞戈夫……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