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肤
                      字号

                      绝对荣誉

                      点击:
                      这是一支代表着特种作战最顶尖的水准小分队,犹如皇冠上的明珠,但又是一支不存在于任何正式文件中出现的分队;所有关于这支分队行动的报告无一例外都会加盖“绝密”印章,它没有番号只有一个代号——203。
                      这支分队每一名成员都恪守同一信念——“我唯一的遗憾就是只有一次生命可以献给祖国!”
                      一次秘密行动中,203部队第3分队队员秦飞遭遇意外,被部队认定为“牺牲?#20445;?#24847;外地流落他国。
                      活下去,成了首要的任务。
                      大难不死的秦飞走上了重归荣誉的漫漫长路…

                      第1章 被驱逐的侦察兵

                      嘭——

                      D集团军侦察营小会议室内,军直侦察营教导员王增明一掌重重拍在桌上。

                      白瓷杯哐当地跳起来,茶水淌了一地。

                      “秦飞!你知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

                      整个小会议室里回荡着王增明的怒吼。

                      “报告教导员!我知道!”

                      “你还没意识到这次问题的?#29616;?#24615;!别以为自己是个人才我就不敢拿你怎样!告诉你!我可以马上处分你!甚至让你卷铺盖走人,让你强制退伍!”

                      “报告教导员!我知道问题很?#29616;兀?#20063;很清楚后果!但我不后悔!让我再选择一次,?#19968;?#20250;这么干!”

                      上等兵秦飞的声音比王增明还大,站在自己的教导员面前,他倔强得像一块花岗岩。

                      “?#24682;?#29579;增明气得满脸通红,浑身微微发抖,气?#27809;?#37117;说不出来。

                      “马上给我滚!滚出去!”憋了几秒钟后,王增明一咬牙,指着门口吼道。

                      “报告教导员!我是人!我有手有脚!我不会滚!只会走!”站在桌子对面的秦飞却没挪动半个脚掌,态度压根儿不像一个犯?#25628;现?#38169;误的士兵。

                      王增明觉得全身的血朝脑袋上涌,也许下一秒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带兵带了18年,他头一次遇到敢于当面顶撞上级军官的士兵。

                      作为侦察营教导员,王增明感到自己的权威已毫无底线地被秦?#21830;?#25112;。

                      如果不能狠狠处理眼前这个兵,往后这支队伍就没法带了。

                      会议室里死一样静,只有两人浓重的呼吸声。

                      窗外的风停了,午后的营区静悄悄,只有远处训练场上?#32423;?#20256;来?#24178;?#21510;喝。

                      良久,王增明终于控制住自己汹涌的情绪。

                      “我用自己的政治前途保证!”

                      他伸出手,带着浓重烟味的指头几乎戳在秦飞的鼻尖上。

                      “有我王增明在侦察营做教导员一天,你永远没机会再踏入这个大门一?#21073;?br />
                      停顿了一两秒,王增明几乎跳起了起来,再次咆哮。

                      “永远——”

                      ……

                      卡车上。

                      上等兵秦飞浑身一震,缓缓睁开双眼。

                      视线里一片漆黑,只有自己的95式自动步枪横放在大腿上。

                      抬起头,墨绿色的篷布遮住了?#24378;眨?#36710;厢里漆黑一片,颠簸的卡车哐当哐当地有节奏摇晃着。

                      他暗暗叹了口气。

                      “原来是做梦……”

                      被赶出侦察营下放连队已有半个多月,侦察兵的生活成了遥远的过去式,现在自己是戴罪之身,还在等待集团军的处理结果。

                      也许……

                      也许真的像教导员王增明说的,再?#19981;?#19981;去了……

                      如果真的回不去……

                      他又暗自叹了口气,不愿意往下想。

                      要说和教导员发生正面冲突真有后悔的地?#21073;?#37027;就是自己强硬和倔强也许会导致军旅生涯画上句号。

                      至于事情的起因,秦飞却?#28216;?#21518;悔。

                      正如在侦察营的小会议室里自己说过的那些话,就算时间倒流重来一次,仍旧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没有半分犹豫!

                      他轻轻挪动一下身体,忽然听见车厢角落里传来低低的交?#24178;?br />
                      “班长,那个?#19968;?#26159;从我们军直属侦察营下放过来的?”有人操着河南口音小声在问。

                      ?#29677;牛?#26159;真的。”黑暗中,班长尹显聪朝秦飞看了一眼,向询?#39318;?#24049;的兵竖了竖大拇指,“那可是个猛人!”

                      “啧!”河南口音的兵吧唧下嘴,对班长的话显然不相信,“集团军侦察营的猛人会来我们三炮连?班长你别把我当新兵?#30333;櫻?#20928;吹牛咋呼人……”

                      扑——

                      话音未落,尹显?#20384;?#19981;丁伸出手,闪电般在河南兵的钢盔上敲了一下。

                      “谁有?#34892;?#36319;你?#25238;?#23376;?我说是就是,我见过他!去年底全军训练尖子?#20219;洌?#25105;被抽调去搞保障,这事你忘了?”

                      “咦?好像还真有那么回事。”河南兵似乎有些信了。

                      尹显聪又看了看秦飞的位置,似乎想确定对方是不是还在睡觉,然后再次竖起了大拇指:“他可是全军侦察兵?#20219;?#30340;这个,多项?#20219;?#25104;绩破了集团军的记录……”

                      “?#29275;?#31532;一名?”?#21592;?#21478;一个外号小胖的江西兵吓了一跳,吐了吐舌头说:“我看他上等兵军衔,这才入伍第二年吧?侦察营那里可是高手云集的地?#21073;?#32769;兵士官一大堆,何况下面师旅团的侦察兵都不是吃素的,凭他能拿第一?”

                      “我亲眼看到的,还能假?”尹显聪白了小胖一眼。

                      “可怎么落咱们连队里来了?”小胖不解。

                      尹显聪说:“也许……也许是下连队?#22303;?#21543;……”

                      第一个开口的河南兵大嘴嘎嘎笑了,他并不相信尹显聪的话,这显然为维护秦飞的自尊。

                      “嘿嘿,班长别扯淡。我看他是不是犯了什么错误被人踹到咱这里来了……”

                      尹显聪正准备开口,急促的防?#31449;?#25253;声撕破夜空,打乱了宁静。

                      呜——

                      “空袭!空袭!注意隐蔽!”

                      前面引导车的扩音器里传来空袭警告。

                      车队中的团级防空火器全部急速进入战斗装填。导弹车的发射架喷出长长的尾焰,在火控雷达的引导下,嗖嗖地刺向长空。

                      通通通——

                      大口径防空机枪同时喷出火舌,密集的交叉火网映红了整片天空。

                      “下车!下车!”

                      车上的士兵手忙脚乱地跳下车,全体离开公路寻找隐蔽物。

                      轰——

                      轰——

                      轰——

                      刚刚躲进路边的?#36947;錚?#23548;演组预埋的炸药纷纷引爆,火球从?#25343;?#20843;?#25945;?#36215;,气浪将泥土卷到半空,扑头盖脑地落下,悉悉索索砸在路边的车上。

                      秦飞趴在一条半米深的土?#36947;錚?#22303;屑悉悉索索落到背上,有些钻进了脖子里。

                      他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看到不远处一辆扒掉了软篷的军用越野车卷着滚滚黄尘飞驰而至,停在几百米外,车上有几个带着红色袖章的军官拿着夜视望?#27602;?#26397;这边观察。

                      果然是天杀的导演组?#25991;保?br />
                      秦飞心中暗暗骂了句。

                      从前天进入演习开始,蓝军的空袭和各种导演组模拟的状况层出不穷,光空袭一项都已经达到三次。导演组的人似乎在变着法子折腾参演红军,让所有人一刻都不得安生。

                      空袭?#20013;?#20102;十多?#31181;櫻?#21608;围总算安静下来。

                      “呸呸呸——”尹显聪摇头抖掉满头满脑的土屑,吐出嘴里的沙子,从隐蔽处站起来骂道:“导演组这帮孙子真他妈变态!玩得跟真的一样!”

                      大嘴的脾气就没那么好了,直接破口大骂:“?#21069;?#22825;杀的是名副其实的神经病!从昨天到现在,这都第几次了!我们走到哪蓝军炸到?#27169;?#20687;厕所里的苍蝇一样,赶都赶不走!”

                      “累死我了!”小胖扔掉身上的装具,哈欠连天一屁股坐在地上:“两天了!足足两天了!我都没好好睡过一个囫囵觉,导演组不是空袭就是化武袭击,要么就是奔袭要么就是机动,蓝军的?#30333;?#37117;没见着就挨了几次次揍,打仗有这么打的吗?”

                      “我老乡写信告诉我,他们旅之前也来过这里,不过下场也很?#25671;?#25454;说这个综合对抗基地成立以来,到这里参加演习的红军部队就?#29992;皇?#20986;过。这里根本不是演习场,是又名的红军坟场,进场首先给你炸?#30456;叮?#28982;后直接通讯?#34987;?#31354;军完蛋,让你变?#19978;?#23376;聋子,可蓝军却是导演组亲生的,各种爽,各种开?#36965; ?br />
                      当所有人发牢骚?#20445;?#20572;在远处的导演组吉普车轰一声重?#36335;?#21160;,朝车队飞驰而来。

                      这次轰炸不知道又得宣布减员多少了,秦飞心想。

                      从昨晚到现在,自己所在的这个装甲2团在各种不着调的折腾中已经损失了30%兵力。

                      还没进入交火区就折损三分一兵员……

                      妈的,蓝军果然是导演组亲生的!

                      插着小红旗的敞篷越野车从秦飞身边贴身擦过,车上四个穿着03迷?#21490;?#30340;军官,右臂上套着红袖章,上面印着三个大大的白字——导调组。

                      “你们看!导调组?#21069;?#31070;经病来了!”

                      红军的大头兵们呼啦啦都围了过来,站在?#24403;?#27515;盯着那辆导调组的车,眼里都快喷出火来。

                      越野车停下,几名军官跳下车,其中一个拿着本子在记着什么,还有一个拿着个手持数据终端机似乎在计算着什么。

                      很快,秦飞看到2团团长许志远朝这边跑来。

                      双方敬了礼。导调组带队的少校面无表情的扑克脸,像个?#32456;?#39740;般说道:“22师装甲2团遭蓝军大规模空袭,人员减员30%,弹药车遭到直接命中,损毁弹药30%,武器装备损坏27%……”

                      说到这儿遁了一下,朝后面的车队扫了一眼,拿着笔在空中虚点了几下,数了几个数,再次扳起扑克脸道:“团属炮兵营减员百?#31181;?5%,防空火力损失95%。”

                      “什么!?”红军参演部队22师1团团长许志远脱口惊叫起来:“扯蛋!”

                      第2章 损失惨重

                      许志远无法接受判定结果。

                      “我说?#25991;?#21516;志,你是不是有什么地?#33050;?#38169;了!?我方防空火力已经发现蓝军敌机并且进行火力拦截,士兵及时跳车分散队形就地隐蔽,损失怎么会这么?#36965;。俊?br />
                      “没算错,这次是30架美制B-2隐形轰炸机用激光精?#20998;?#23548;炸弹对你们进行空袭,你们团的雷达虽?#33618;?#21457;现对方的B-2轰炸机,但拦截时机太晚,别人已经飞到你的头上了才发现,何况你们团属防空火力面对B-2隐形轰炸机根本没技术优势。所以,这样的结果很公道。”少校?#25991;?#33080;上爬满了狡猾的笑。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