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肤
                      字号

                      玩偶

                      点击:
                      《玩偶》(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这部描写股市风云的小说,包含了很多元素:情?#23567;?#21830;战,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人性——在利益面前,人性所表现出的贪婪;在成功面前,人性所流露出的浮躁;在情感面前,人性所显示出的自私。很多时候,研究股市的本质是研究人自身所拥有的某些人格缺陷,股市其实就是人?#23567;?#36825;部小说的目的就是借股市来隐射人生。

                      “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永远有一个错误在前方等着你。”
                      --20世纪美国投机王 杰西.利佛莫尔

                      1

                      ?#26775;?#24180;代后期,一个新年刚过的夜晚,走出灯火通明而温暖的纽约肯尼迪机场,一阵寒冷裹夹着大片的雪花钻进我的脖梗。我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看了看天气。我住在一个离纽约开车还要4,5个小时的东北部城市,本来到了纽约需要转机,?#27425;?#22856;我那个城?#20889;?#38395;正在暴风雪中,所有的飞机全部停飞,什么时候起飞,谁也不知道。

                      我突然不想等,想租个车子连夜赶回去,尤其在新年刚过的夜晚,机场大厅人声鼎沸,到处都是?#22303;?#30340;人?#28023;?#25105;不喜欢那种气氛,刚从南部某城的朋友处小住3周回来,我更渴望享受一些?#38706;?#30340;宁静,我的决定一旦做了就很难改变。

                      很快我就到了租车的地方,办好了一切租车手续。大雪天,租车的人不多,没有等多久我就拿到了?#39029;?#23376;的钥?#20303;?#22352;?#21280;道錚?#25171;开手机,3周,为了免除纷扰,我没有开我的手机,与其说是去朋友处玩儿,倒更不如说是躲避一场情债。我的手机?#39029;?#22320;告诉我,我漏掉5个不知名的商?#20498;?#21578;电话,漏掉?#20445;?#20010;狐朋狗友的问候,漏掉陆燕红的电话80个。我牵着嘴?#20999;?#20102;笑,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我那个笑意味着什么,也许只是一种无奈。

                      陆燕红是我的女人吗?如果以上床来划分,她的确是。和陆燕红?#30446;?#32458;绊走了两年多,她一直在潜意识里把自己当成我的女人,并以此来要求自?#28023;?#21516;时要求着我。跟她是在一个朋友家的聚会相识,雷电交加的夜晚相交,在美国的年轻人恋爱总是以务实,先解决彼此需要为主。一切短?#23047;歟?#25105;们自然也走着先交肉体再交灵魂的俗路。

                      但我从来没有要自此从?#27426;?#32456;,娶她为妻,终身不再沾女色的想法。我一?#26412;?#24471;我当初要了她没有任何错误,因为她也很需要,而我并不是强奸。我的身体也在?#20445;?#22810;年前第一次开禁后,血气方刚地离不开女人,甚至有些贪恋女?#35828;?#32905;体。

                      我贪,但是我不滥,我只搞那些想让我搞而我也有兴趣搞的女人。但事情演绎到后面却完全非我所愿,陆燕红性?#27704;?#30340;暴烈和偏执让我有些害怕和骑虎难下。我开始下意识地躲她,但她总是象个?#31169;?#31456;鱼一样死死控制住我,让我无法呼吸。

                      男人是个很奇怪的动物,尽管?#19968;?#36530;她,但是并不妨碍我依然和她做爱。有需要的时候,?#19968;?#28385;足她,?#19981;?#28385;足自?#28023;?#32780;且我做得很出色。但?#30475;巫?#23436;,我都会感觉我对她的爱像是我体内喷射的泄物一样,做一次,就流掉一些。但这种做爱在陆燕红看来并不理解,?#30475;巫?#23436;后就会让她觉得我似乎依然还在爱着她。

                      我很抱歉我对她造成的这些错觉,但却不知道用一?#36136;?#20040;样的方式来减小伤害而且可以全身而退。这个圣诞节带新年,我没?#20889;?#20219;何招呼就去了我远在南方的朋友那里,静下来想了很久,觉得这次回来还是要把事情做个了断,我不想再留什么?#29992;?#30340;误会,或者说,我希望自己能够态度绝决,我热爱自由,也需要一份自由,这份情如果捆绑的过分厉害,是会让我从此对感情心生厌?#22330;?br />
                      车子飞驰在州际高速上,我一直引以为豪我的雪地作战经验,我的车速不慢,并且经常换着线,天空依然飘着大片的雪花,高速上被铲雪车清理的基本还算可以,大部分车开得都不快,却只有一辆象美国黑人开得大破车在飙着劲跟我飒车。这突然激发了我的好赌天性。

                      我是一个赌徒!

                      我的赌性生来就比常人要大很多,我根深蒂固地认为这是由家族带来的天性。据说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就是从一个?#28382;?#28151;混,豪赌一把变成了一个富贾之人,但又是因为巨赌最后败家破落,无奈到宫里当了太监,没什么好奇怪,我的祖上是留了一根命脉后进了宫,但我的家族史上却打上了很深的好赌印记。我的爷爷是江南一带的商人,把商场当了?#26576;。?#25104;了江南一带小有名气的红顶商人。

                      我从小就好赌,我小时候从来?#36824;?#23478;里要零花钱,我大部分的零钱都是跟伙伴朋友们赌来的。中学时候我学会了打麻将打牌,我的记忆力超?#28023;?#29978;至包括我的逻辑分析能力,我一直引以为喜的是我的赌性沾带了很多理性的成分。我喜欢?#24597;?#23398;,统计学等一切跟逻辑分析有关的学科,潜意识里跟我的好赌有分不开的关系。

                      为此,我选了一所名牌大学的数学系。毕业在研究所混了不到一年,我就漂到了美国,这个东北部的城市,继续选择了M名校的数学硕士,这次选数学却并不是因为喜好,一直自大得觉得我的数学天分经过四年的发掘,已经足够?#39029;?#19968;辈子饭了,选择数学硕士完全是为了那份奖学金,后来为了混饭吃,我又转念了IT,并在3年前工作繁盛的大环境下不费吹灰之力地拿到了?#32602;?#20010;聘用书。

                      但我自己知道,找IT的工作无非是为了混身份,并不能充分满足我血液里流淌的那种赌性。我开始选读一些金融管理的课程。并开始慢慢醉心于美国的股?#23567;?br />
                      我喜欢赌,但并不真的在意那些钱,我不为钱而赌,只为自己的一种爽。并且为一种结果落在我曾经的预料和预见中的事实而兴奋不?#36873;?#37027;是我赌的全部意义,会让我觉得有价值和掌控一?#23567;?#35835;书期间,我去过?#26576;。疑?#33267;钻研了21点的玩法,知道玩家相对于庄家能够稍微占有2%的优势。

                      为了这2%,我几天几夜不吃不喝不睡地开始分析和查阅资?#24076;?#24182;为此被选为21点玩法组织的成员,去大西洋城犯过几次‘?#28014;?#25105;醉心于那种成就带给我的喜悦,就像是现在网络的黑?#20572;?#32473;他们带来成就的是一种感觉而不是金钱。

                      再后来我退出了,我很少再去?#26576;?#37027;种地方,退出的目的不是别的,而是一种‘人格洁癖’。的确,这个词汇很准确的描述了我的状态。我不太喜欢玩那种?#30475;?#26159;靠?#24597;始?#31639;的,机器人都能玩的赌博游戏,那会让我觉得是一种自降人格的侮辱,我是个赌徒,但我不愿意承认我是?#30452;?#24066;井的赌棍。生活里可赌的东西太多了,我完全不需要再去?#26576;?#37027;种地方?#19968;?#33258;己的价值。

                      老黑的大破车继续跟我较着劲,在高速上几个回合的交锋,我?#27426;?#22768;色地先让他赢过我,在一次抢行换道时,?#39029;?#20934;了前面左道上一辆?#20445;?#36718;大卡车,全神贯注,溜了个空钻过去,同时把老黑的大破?#24403;?#21040;了中间的隔离带地段,我知道这招非常冒险,弄不好自己就会命丧车轮下做个冤鬼,但我愿意一试,而且以无法阻挡的优势成功了。

                      我清楚地看见他伸出中指的叫嚷。我不介意,只是笑,胜利的时候我是不会介意任何事情的。就在得意的时候,我扔在副驾驶座位上的电话屏幕一亮,看了下来电显示,是陆燕红。我犹豫了一下,任凭手机声嘶力竭地高?#26657;?#27809;有理会,在接下去的半个小时里,我的手机象抽了羊角疯一样振荡不?#36873;?#32456;于,我拾起电话,按下开关。

                      电话那头是半天的沉默,我能听到燕红粗重的喘息。

                      “?#30340;希?#20320;这个王?#35828;埃 ?br />
                      2

                      陆燕红得声音是颤抖而高亢的,我却异乎寻常的冷淡和平静,跟一个女人讲理本来就是错误,更何况跟一个正失去理智的女人讲理,我等着她继续发?#26775;?#20986;乎意?#24076;?#27785;默片刻后,她突然话锋一转,直截?#35828;?#22320;问我,“我们……完蛋了?!”

                      这句问话突然让我有些措手不及,这以前,她从来不会这么直?#25317;?#38382;我,或者说是不敢直?#25317;?#38382;我。这么一问,我倒不好作答,我言不由衷地说了句,“我刚才手机一直是振动,没听到你的电话,新年过得怎么样?我去朋友那儿了,刚回来,你……别太敏感,别想太多了。”

                      “YE?#21360;。希搖。危希浚?#22238;答我!痛快点儿,别让我瞧不起!”陆燕红变得咄咄逼人。

                      她的咄咄逼人一直让我心生反感,女人太?#28212;?#24635;归是要把男人?#25490;?#30340;。

                      “燕红!?#39029;?#35748;我们的感情不如从前了,但是……”

                      “说!她是谁?!”陆燕红根本不再听我往下解?#20572;?#24378;硬地打断我。

                      “什么‘她’?”我一头雾水。

                      “那个可以让你?#28216;?#36523;边消失3个礼拜,不闻不问,半天也打不出个屁来的女人啊!”

                      “都知道了,还有什么好问?”我有些赌气,心一横,这种误会来得正好,还省得我四处再去找借口了。

                      ?#21834;?br />
                      那边一下子又开始沉默,良久,一个犹豫的声音响起,“我们……真的……没希望了?!”

                      我的心一下子有点软,但忽然间想起以前无数次的分分合合正是因为我这种不明朗的态度,这次,无论如何不能再留任何活口,迟早是个痛。

                      “感情的事情,没了就没了,别太?#23383;傘?#19981;早了,赶紧睡觉吧,我现在往回赶呢,明后天去看你,有什么事回去再说,我在车上,不方便。”

                      ?#21834;?br />
                      “燕红?!”

                      “?#30340;希?#20877;见!可不可以最后再骂你一句?你是个王?#35828;埃 ?br />
                      电话不等我?#20174;?#23601;挂断了。我有些失笑,短短十?#31181;永錚?#34987;骂了两次蛋,不多不少,?#38405;?#20154;来讲,正好蛋齐了。骂吧,无所谓,?#20048;?#19981;怕开水烫。如果被操蛋了两次可以换一份宁静和一个自由身,随它去!若为自由故,两蛋皆可抛!最近感情免疫,当?#27426;?#26102;间的太监也没啥不好。

                      收着电话,一边琢磨这份感情是不是如我所?#21018;?#30340;完结,一边莫名其妙地换着线,车子一个打滑,突然左向横转?#20445;福?#24230;,再平行滑至?#21592;?#30340;车道,完全失了控,血往脑中涌得刹那间看到不远处大卡车的刺眼白车灯……

                      当我的灵魂重新装回我躯体的瞬间,我特意看了一眼车子座位,以确保我还是跟坐在驾驶座上的肉身合二为一,而不是已经分崩离析在?#32929;?#20013;漂浮的孤魂野鬼。一辆大卡车开着耀眼的车灯停在我的不远处,替我挡住了后面所有行驶的车?#23613;?#25105;把车子重新趴到隔离带上,冷静了20?#31181;櫻?#29983;死的瞬间突然让我有些颤抖和后怕。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上帝对我这份不太负责任的情感的一份?#22836;!?

                      文章地?#32602;?a href="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4/28183.html">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4/28183.html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