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肤
                      字号

                      投资的最佳选择--收藏

                      点击:
                      花城位于南海之滨,是南省的省会,东江、西江、北江在此交汇,与香港、澳门隔海相望,自秦汉以来就是对外贸易的重要港口城市,是华夏有名的南大门。

                      优越的地理位置,再加上改革的东风,仅仅十?#25913;?#30340;时间,花城就由华夏的大城市变成国际化的大?#38469;小?br />
                      在一座人口数百万的城市,三教九流的人都有,在花城最繁华的中山路上,不时响起一个响亮的叫唤声:

                      “福缘珠宝回馈社会,快来看,快来瞧,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只要顺利背出我们的口号,可以免费清洗?#36164;?#19968;次。”

                      “免费,免费,让你的?#36164;位?#22797;光泽。”

                      “阿姨,每人只限清洗一件,第二件起每件收六十元的清洗费,不赚你的钱,这些是成本。”

                      在繁荣的中山街道旁,一个小胖子正在卖力地叫喊着,而在他面前,十多个女子站成一排,一边吱吱喳喳地兴奋说着,一边拿着自己?#36164;?#31561;着免费清洗。

                      “福缘珠宝设计好,福缘珠宝口碑高,福缘珠福服务很周到,福缘珠宝呱?#23665;小!?#19968;位中年大妈很认真地背着口号。

                      要免费清洗珠宝,就要背诵这几句广告,据说用来推广,好不好不管,能免费就好,反正实惠就在眼前。

                      “完全正确!”小胖子有些夸张地大叫一声,对着那个年约四十的中年大妈笑着说:“这位靓姨,恭喜你,你获得了福缘珠宝有限公司提供的一次免费清洗服务,这边请。”

                      四十多岁,早就人老珠黄,难得这小胖子叫靓姨时脸不红心不跳,明显是久经战阵。

                      那妇人闻言高?#35828;?#35828;:“好,好,小伙子就是实诚。”

                      小胖子的搭挡叫赵风,坐在一旁的赵风,看到胖子那夸张的表现,嘴边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

                      这个胖子,学东西是笨了一点,不过那嘴?#22303;说茫?#21553;吱喳喳像挺小机关枪,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嘴甜又会搞气氛,?#30475;蕪汉?#25928;果都不错。

                      “小师傅,你帮我清洗一下。”中年大妈走到赵风面前,小心把自己的项链递上去。

                      赵风笑着应了一声,双手接过项链。

                      稍稍看了一下,赵风便指着那项链说:“靓姨,你看,你这项琏是链式挂?#35802;?#36830;,挺漂亮,?#19978;?#26377;点脏,你看,这里黑了,这里有污?#31119;?#40644;金黄金,那色泽是金黄,你的项琏?#38378;?#19968;层脏东西,都没了光泽,不信,你看一下。”

                      说罢,还贴心?#36152;?#19968;个放大镜。

                      那妇人?#25112;?#19968;看,忍不住皱着?#32426;?#35828;道:“哎呀,真脏,怎么这么脏的?#20426;?br />
                      在放大镜下,只见那项链出现一些令人触目惊心的污?#31119;?#40657;乎乎的,在放大镜下?#32536;?#24456;恶心。

                      赵风一边?#36152;?#28165;洗液、小刷子等物,一边解释道:“人会出汗,那汗沾到项链,会弄脏项链,再说空气中有粉尘,手指沾了油盐酱醋等再摸它,也会留下污渍,这事不能避免,定期清洗就?#23567;!?br />
                      说话间,赵风把清洗液倒在一小盘清水里,戴上手套,把项链泡盘里,先用小毛刷把一些难清洗的地方刷干净,然后用毛巾轻轻擦试着,完了又?#20204;?#27700;洗了二遍,最后还打了一种特制的?#36164;?#34593;。

                      十?#31181;?#19981;到,刚才有些暗淡无光的?#36164;?#19968;下子来个华丽的大转身,变得金光闪闪,和?#36164;?#24215;摆放的新品一样。

                      中年妇人眼睛都亮了。

                      “靓姨,项链清洗好了,你仔细看好,看有没有错,听说有些人帮别人清洗,洗着洗着就换条假的,你可要看准。”赵风顾不得擦鼻尖上的汗水,一脸真诚地说。

                      “没问题,小伙子真是有心,谢谢你了。”中年妇人笑逐颜开地说。

                      自己的东西,自然要看紧,从清洗的那一刻,中年妇人的眼光一直盯着那项链,目光?#29992;?#31163;开过,再说赵风一直挽起袖子干活,双手没有离开过自己的视线范围,桌面上除了一个盘、一条毛巾、三把不同型号的小刷子、一瓶清洗液就没别的东西。

                      面容俊秀,目光清?#28023;?#30475;起来就像隔壁家的孩子,让人感到很亲切,中年妇人对他的第一印象就不错。

                      “靓姨慢走”赵风嘴甜地招呼着。

                      “小伙子人真好,手艺好服务也周到,以后看到你们公司的领导,我一定给你说好话。”

                      “谢?#35805;?#23016;,谢?#35805;?#23016;。”

                      连名字都没问呢,还说好?#28595;亍?br />
                      赵风也不介意,等大妈走后,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小心把清洗完?#36164;?#30340;清水倒在旁边一个大?#28595;冢?#28982;后和小胖子对视一眼,两人眼里?#20339;?#39280;不住的笑意。

                      又一条“水鱼”上勾。

                      收到赵风的信号,胖?#26377;?#30528;对着下一个女子说:“好了,下一个美女,请先背我们福缘公司的口号。”

                      “福缘珠宝设计好,福缘珠宝口碑高,福缘珠福服务很周到,福缘珠宝呱?#23665;小!?br />
                      “对了”小胖子高?#35828;?#35828;:“这位美女,请把你的?#36164;文贸?#26469;,你获得免费清洗一件?#36164;?#30340;机会。”

                      整整一天,胖子都在卖力?#27721;?#30528;、说笑着,赵风负责免费替客人清洗?#36164;危?#20004;人配?#22799;?#22865;,光是一个上午就清洗了上百件,绝大部分是免费的。

                      也有人觉得赵风手艺好、为人真诚、说话大方,还花钱请他清洗了几件。

                      直到下午六点多,人群这才慢慢散去。

                      “嘿嘿,风哥,你说女人和孩子的钱最好赚,果?#24187;?#35828;错,这些女的,一个个都?#19981;?#36138;小便宜,倒是便宜我们兄弟了。”胖子轻轻摸着那个装?#26049;?#27700;的大桶,笑得像个小狐狸。

                      赵风伸了一个大懒腰,点点头说:?#28595;?#26159;,她们要是不贪,我们也没机会,怎么样,胖子,让你跟着我干,没错吧?#20426;?br />
                      小胖子叫胡大海,初中文化,农村户口,跟赵风从小玩到大,两人原本在工地搬砖,一个?#30631;?#21069;,赵风三言二语就把他从工地带出来,然后在街上洗金。

                      所谓洗金,就是在清洗的过程中,不动声息弄点黄金下来,原理很简单,就是那水中加了王水,王水又称?#24052;?#37240;”、“硝基盐酸?#20445;?#26159;一?#25351;?#34432;性非常强的液体,是浓盐酸(HCl)和浓硝酸(HNO?)按体积比3:1组成的混合物。

                      这王水可不简单,它是少数几种能够溶解金物质的液体之一,它名字正是由于它的腐蚀性之强而命名,赵风利用王水洗金,在清洗过程中悄无声息地把少量的黄金刷下来,看似免费,实则那利润就在不起眼的废水?#23567;?br />
                      清洗过程中戴着手套,看似是为了干净卫生,实则是保护自己双手。

                      当然,这洗的过?#26691;?#35201;注意,要均匀的洗,末了再抹点特制的?#36164;?#34593;,一来把洗去的重量补回,二来也可以让?#36164;?#21464;得光泽,掩饰洗金留下那一点点痕迹。

                      福缘?#36164;?#20844;司是花城一间有名的?#36164;?#21152;工厂,不过它和赵风、胖子?#24187;?#38065;关系,打着福缘?#36164;?#21378;的名号,不过是让人容易相信罢了,要不?#40644;?#30333;无故给别人清洗?#36164;危?#21738;个敢相信?

                      今天生意不错,这一桶废水少说也能化出十克左右的黄金,再加上到手的三百清洗费,这一天的收入就超过一千块。

                      这算很不错的收入了,要知道,在94年,职工一个月的平均公资也就八百块左右。

                      比在工地搬砖轻松多、赚多了,有时还可以和美女亲近,特别是美女弯腰时,眼尖的小胖子总能看到不少春光。

                      美滴很啊。

                      小胖?#20248;?#30528;胸膛,一脸得瑟地说:?#28595;?#26159;,你也不看看我是谁,老子可是有名的福星,看我这脸就知福相,旺财的,风哥,你选我?#25237;?#20102;。”

                      ?#28595;?#26159;谁?#20426;?#36213;风哈哈一笑,眨眨眼说:?#32610;?#20010;长兴镇都知道,你是校丈啊。”

                      刚才还一脸得色的胖子,闻言?#25104;?#22823;变,忍不住破口大骂道:“赵风,你丫再叫我校丈,胖爷,胖爷我削你。”

                      胡大海从小就胖,小时候是可爱,长大却是灾难,像胖子、大块头、泰山、大?#25163;?#31561;外号不知有多少,别人叫胡大海外号,他也不生气,反而觉得自己受欢迎。

                      唯独不?#19981;?#21035;人叫他校丈这个外号。

                      校丈,不是校长。

                      这个外号可是有来历的,读初中时,很多少年处于青春期,容易冲动,找不到地方发泄,多有撸一把的陋习,有时看到班上漂亮的女同学、漂亮女明星的画像或电视里?#29992;?#30340;镜头,就会有撸一把的冲动。

                      初?#34892;?#38271;叫王辉,很严肃,?#36152;?#23545;付那些开小差的学生,全校学生都怕他,有一天午睡,大伙都睡下了,胡大海弄了一张岛国的美女明信片,一时高兴?#25237;?#22312;被子里撸了起来,正巧碰上王校长巡查,那时宿舍不能关门,王校长看到有被子不断在动,以为有学生在被窝偷看小说,于是冲上去弯腰把被子一扯,准备没收小说,没想到胖子正值发射阶段,直?#30001;?#20102;校长一?#22330;?br />
                      很难想像当时王校长的表情,据目击者说王校长当时整个人都呆了,半天没回过神来,然后当场暴走。

                      虽说王校长严令不能外传,可是这种事哪里包得住,不到二天的功夫,胖子的“英勇事迹”轰动了整个长兴县,就是教育局的领导都听说,一时间胖子风头无俩,人们就是不知镇长叫什么也知胖子叫什么。

                      大伙都戏称他是校丈。

                      校丈,顾名?#23478;澹?#23601;是校长的丈夫。

                      发生这事后,两个当事人心里都有阴影,王校长当年就调到另一所中学任教,而胖子也转到另一个县城读书。

                      所以说,胖子胡大海最不?#19981;?#23601;是有人叫他“校丈”这个外号,哪个提就跟哪个急。

                      赵风一脸不屑地说:?#32610;?#30340;,皮庠了?来来来,我们?#28982;?#19968;下,看谁削谁。”

                      胖子一听,蔫了。

                      虽说自己浑身是肉,可是赵风这?#19968;?#33258;小跟村里的二大爷练拳,那拳头又快又硬,专挑痛的地?#37233;潁?#19968;打一个痛,这可是有深刻体会。

                      和他打,绝对是找?#21834;?br />
                      胖子连连摇头道:“都是兄弟,打架多伤感情啊。”说罢,又哀求道:“风哥,你是我大爷行不,以后这外号能不能不要叫,一听到这外号俺的胃口就不好。”

                      “胃口不好,正好减减肥,好了,别哆嗦,收拾东西上车,回家。”赵风开口道。

                      “好咧,风哥,搭把手,这桶太沉。”

                      那桶里装的全是洗金的废水,也是两人今天的?#25237;?#25104;果,少说也有二三百斤,以前搬砖搬出一身蛮力,不过胖子一个人还是搬不动。

                      赵风也没多说什么,两人合力把水桶搬上?#26377;?#36710;店淘来的破三轮,又收拾了桌子、标语等物,小胖子坐在后面,赵风用力一蹬,那快要压扁的破三轮咯吱咯吱地走在花城宽阔、?#25945;?#30340;马路上。

                      这个时候,太阳已落山,夜幕开始降临,花都华灯初上,昏黄的路灯把两人的身影照?#32654;?#38271;。

                      胖子在三轮上摸出一罐汔水,熟悉打开,连灌了几口,冰凉的汔水驱散体内的那一点燥热,不由眯着眼,半躺着架起二郎腿,满足地说:?#20843;?#36825;日子舒坦。”

                      看到前面蹬车的赵风没搭话,胖子好奇地说:“风哥,想什么呢,不会还想那个林?#35805;桑俊?

                      文章地址:

                    1. 共396页
                    2. 上一页
                    3. 1
                    4. 2
                    5. 3
                    6. 4
                    7. 5
                    8. 下一页
                    9. 返回目录
                    10.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