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肤
                      字号

                      九转轮回

                      点击:
                      在一个凄美的雨夜,我偶然邂逅了一个动人心魄的女子,从此对她念念不忘。然而再次相遇,她却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身。
                      正是这段美丽的邂逅,竟然将我卷入了一场惊世的阴谋之中,同时令我进入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奇幻世界,一个与现实世界平行存在、仙魔林立的异世空间。
                      然后,当这个神秘的女子披头散发地重新站在我的面前,用一种深冷阴测的声调告诉我:“我的名字叫,聂小倩。”
                      我笑了:“呵呵,真巧,哥?#24515;?#37319;臣。”

                      第一卷 小倩

                      第01章 命?#35828;?#36994;逅

                      我的名字叫作宁希晨,乍一听有点像?#35835;?#25995;志异》里的书生宁采臣吧。虽然仅是一字之差,但仍然会有很多人把我们两个的名字弄混。

                      还真是郁闷,要知道我的名字可?#20154;?#24069;多了!而我更加要强调的是,我可不是一个弱不禁风的书呆子,我是一名警察,而且是配枪的那种!这个职业,我们通常称之为刑警!

                      所以,我可是有足够的能力来保护自己,才不需要?#24515;?#20010;女鬼来庇护?

                      那我们今天的故事,就由这里开始吧……

                      走在回家的路?#24076;?#22825;阴沉得很厉害,?#36335;?#21363;将就要倾泄一场暴雨。

                      在离我家不远的路口,也就是若平道和?#32426;?#36335;的交口处,有一座漂亮精致的IC电话亭,这里,也是我经常会光?#35828;?#32769;地方。

                      不过我打公共电话可不是因为我没有手机,而是我的那个宝贝手机又被第N次地由于充电而遗忘在办公室的抽屉里了。哎,为了这个我已不知道吃了多少次亏!

                      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提一下,我的父母现在正于国外定居,而我是只身一人留在国内。因此在爹妈的强烈要求下,我必须是每日一电进行汇报。而现在这个时间那边应该是刚?#38391;?#24202;,我这也算是兼职定点?#31181;?#20102;。

                      今天照例一电完?#24076;?#21018;要走出电话亭,天空忽然下起了瓢泼大雨,外面顿时间一片昏天暗地!

                      望着外面那近乎歇斯底里的暴雨,我微微一笑,正所谓防?#21152;?#26410;然,我早已准备好了雨伞,就让暴风雨来得更?#22303;?#20123;吧!

                      可就在这时,一个陌生的女孩却突然闯进了我的眼?#20445;?#21482;见她一头湿漉漉的长发披散在?#25104;希?#36824;不住地往下?#24043;?#38632;水。也就是我胆子大,不然还真以为是一个女鬼闯进来了呢?

                      电话亭外大雨瓢泼,里面却还算温暖,但是一?#38405;?#29983;男女就这样挤在一间小电话亭里,彼此相视而立,却是相对无言,这气氛,一时之间还真是?#34892;?#19981;尴不尬。

                      “呵,这雨说下就下,幸好这间电话亭里能避雨。”我主动搭起讪来,以缓解一下眼前尴尬的气氛。

                      她缓缓地缕开湿湿的长发,然后蹙眉看了看我,却并没有说话。

                      这时,我才终于看清楚她的模样。一头乌黑的披肩长发,一张清秀的精致面孔,一双略显忧郁的深邃眸子,竟给人一种古典的美?#23567;?#23588;其是她那微微蹙眉的模样,简直就是动人心魄!

                      天啊,这不就是我所?#19981;?#30340;那种类型吗!

                      我心中忽然悸动起来!然后便是不停的搭讪,因为我实在不希望错过这个上天赐予我的美丽机会。

                      可是任凭我如何巧如簧舌,这个美丽的女子却是始终保持那个蹙眉的模样,就犹如影片定格一般。我不断地找着话题,就差我亮出身上的警官证件,高呼一句哥是警察,并不是那些社会上的流氓混混,哥可是有组织的人。

                      可惜自始?#26519;眨?#36825;个冷漠的女子却是始终没有给我哪怕一丁点的回应。

                      看着她那副生人勿近的模样,我当然不肯死心,便继续追?#23454;潰骸?#21999;,我?#24515;?#24076;晨,可不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

                      女孩蹙了蹙眉,然后看了看我,稍稍?#32842;?#20102;数许,从口中淡淡地说出了三个字:

                      “聂小倩。”

                      一时之间,我忽然愣在了那里,但随即就感到了一种被人愚弄的滋?#19969;?#23601;因为我的名字像《倩女幽魂》中的宁采臣,你就说自己是聂小倩吗!

                      我?#34892;?#24700;火,想要?#27900;?#32780;去,但一看到她那浑身湿透的模样,便又?#34892;?#19981;忍了。

                      于是,我将手中的雨伞递到了她的面前:“这雨一时之间是很难停下了,看你这个样子会是感冒的。”

                      看着她?#34892;?#33579;然的模样,我微微一笑:“如果你担心雨伞无法还我,就记住我的手机号码吧。”

                      我将手机号码快速说了一遍,便将手中雨伞硬塞给她,然后向着那瓢泼大雨跑了出去。

                      不知她是否会被感动,也不知道她是否记住了我的手机号码,反正我也不指望能够再次见到她。

                      自从那个雨夜,我便?#38405;?#20010;陌生的女子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情愫,尤其是她那双令人陶醉的深邃眸子,久久缠绕于我的脑海之中,挥之不去。

                      回家的途中,又看到了那个电话亭,突然有一种想进去的冲动。

                      “不要傻了,她怎么会来?”我摇了摇头,然后便从那电话亭旁径直走了过去。

                      刚刚到家门口,隔壁大婶正好开门走了出来,满脸不悦道:“你说你这孩子怎么回事,你单位的电话又打到我家来啦!”

                      我摸了摸了口袋,可不是,原来手机?#33268;?#22312;办公?#39029;?#23625;里充电了!

                      我歉意地挠了挠头,然后赶忙说了些道谢的话,便赶忙进去接起?#35828;?#35805;。

                      “希晨,你小子手机是不是又忘记带回来啦?”

                      “不要说了,立刻回警局来,刚刚发生了一起命案!”

                      唉,作为一名刑警,最无奈的莫过于没有自己可以支配的时间。

                      我走出小区门口,刚要准备拦计程车,?#20174;?#38754;看到在那不远的拐角处,也就是若平道与?#32426;?#36335;的交口那里,正围观着一众人群在那里议论?#36861;祝?br />
                      我皱了皱眉,因为刑警的直觉已经让我预感到了应该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于是我走了过去,询问了起来。

                      “你不知道,这里刚刚发生了一起命案,就在那间电话亭里。”

                      “警察刚刚勘察完现场,现在已经将尸体运走了。”

                      我神色复杂地看着这座漂亮的电话亭,这可是我几乎天天会光?#35828;?#22320;?#21073;?#20294;是真想不到这里竟会发生命案,而?#19968;?#26159;在不久之前。

                      不知怎的,心中忽然泛起一种莫名的不安。

                      回到警局,天色已近黄昏,同事们仍在不停地忙碌着。

                      我立刻走到办公桌前,从抽屉里取出了正在充电的手机。果然,来电显示中有很多未接来电的提醒。

                      “你回来了。”这时,身后传来了一声低沉的声音。

                      “对不起,郑队,手机落在抽屉里充电了!”忽然见到自己的顶头上司,我连忙解释起来。

                      “算了。”郑枫摆了摆手,然后沉声道,“我们赶到案发现场的时候,死者正被反绑在电话亭里,左胸处有明显枪伤。初步认定是胸部中弹致死,而根据玻璃?#21543;?#30340;弹孔可以断定,子弹应该是由外?#32842;?#21521;电话亭里射入的。进一步情况,还要?#21364;?#26126;天的尸检报告。”

                      “不过有一点特别的是。”郑枫的眉间轻轻一蹙,“这颗子弹竟然是蓝色的。”

                      “蓝色的子弹?”我先是一怔,随即低声道,“我能看一看死者吗?”

                      说真的,发生这样的事情,我的心情真是糟透了。那座IC电话亭,可是承载着我一段浪漫的回忆,但是现在它却成为了凶手?#32654;瓷比说?#24037;具。

                      而现在,死者就躺在我的面前,仅仅是用一张白布遮住。这种场景,作为刑警的我经常可以遇到。但是不知为何,此时此刻,在这间本就阴暗的房间里,竟会有一种难以言语的诡异之?#23567;?br />
                      我走了过去,伸手掀开了那张白布。

                      一道闪电划过,雷声接踵而至,窗外忽然下起了漂泊大雨!

                      狂风骤雨中,我终于看到了这张?#24120;?#24515;中竟像是被什?#27492;?#25199;一般,陡然一股剧痛!要不是郑枫及时扶住了我,我非要跌倒不可。

                      因为,此刻躺在这里的,竟然就是那晚我遇到的那个女孩!

                      这个曾经令我心动、甚至魂牵梦绕的女子,现在竟然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身!

                      “希晨,你没事吧?”郑枫关切道。

                      “我没事。”我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然后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郑队,今晚我能不能留在这里?”

                      “可以,这件案子本就打算交由你负责,你正好趁此研究一下案情。”郑枫淡淡一笑,然后从怀中掏出了一张证件,“对了,这张身份证是在死者身上?#19994;?#30340;,也是现在能够确定死者身份的唯一线索。”

                      郑枫将身份证交给了我,然后便离开了这里。

                      空荡荡的房间里,此刻只剩下我一个人,不,还有这个正在熟睡着的女孩,虽然她已经不可能再醒来。

                      看着手里的这张身份证件,突然,我的身体竟像触电似的呆在了那里!

                      因为,就在她身份证的姓名栏?#24076;?#27492;刻正醒目地写着三个字——“聂小倩”。

                      第02章 梦境与现实

                      聂小倩!她并没有骗我,她真的叫作聂小倩!可是现在一切都已经太迟!

                      时钟,缓缓地敲响至第十二声。子夜已至,同时也预示着新一天的开始……

                      我坐在她的身边,静静地凝视着她,这个名?#24515;?#23567;倩的女孩,这个令我久久不能忘记的女子,如今就躺在我的面前。

                      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

                      忽然,一阵短信提示音响起,打破了夜的沉寂!

                      我下意识地取出手机,打开短信,原来是天气预报。

                      上面说近日?#20013;?#22823;雨,而?#19968;?#19968;直?#28404;攏?#25552;醒用户出行带好雨具。

                      我漠然地摇了摇头,刚准备收起手机,却忽然发现收件箱中竟有一条新的短信还没有打开。

                      这个号码很陌生,我从来没有见过。

                      一阵冷风袭来,令人不禁感到一?#21487;?#29791;的凉意。

                      在这死一般沉寂的雨夜,?#33618;?#21548;到窗外雨点拍打玻璃的声音,还有断断续续的风声,?#36335;?#26159;什么人在?#24039;说?#25277;泣!

                      我微微?#34892;?#22833;神,随即摇了摇头,便怀着忐忑的心情打开了这条短信。

                      一声骇?#35828;?#38647;电从窗外掠过,顿时间令屋内一片刺眼的?#20142;粒?#20294;是那种忽然明亮的感觉,为何是如?#35828;?#20302;沉,如?#35828;陌?#24616;,?#22836;路?#26159;那种来自无间的凄切!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