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肤
                      字号

                      放开那个女巫

                      点击:
                      程岩原以为穿越到了欧洲中世纪,成为了一位光荣的王子。但这世界似乎跟自己想的不太一样?女巫真实存在,而?#19968;?#30495;具有魔力?女巫种田文,将种田进行到底。

                      第一章 从今天开始做王子

                      程岩感觉有人在叫他。

                      “殿下,醒醒……”

                      他别过脑袋,但声音依?#24187;?#26377;消失,反倒越来越大了。他感到有人把手伸了过来,轻轻拉扯自己的衣袖。

                      “殿下,王子殿下!”

                      程岩猛得睁开眼,熟悉的屏幕不见了,办公桌不见了,贴满纸条?#37027;?#22721;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怪异的景色——低矮的砖石房屋,人头涌动的圆形广场,以及广场中央架设起来的门型?#22987;堋?#20182;坐在广场对面的高台上,屁股下不是柔软的旋转椅,而是冰冷坚硬的铁?#24043;印?#21608;围还端坐着一圈人,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其中几个打扮得像鬼佬中世纪贵妇模样的女人正掩嘴偷笑。

                      这是什么鬼地?#21073;?#25105;不应该在赶图纸进度吗?程岩脑子里一片茫然,连续三天加班让他精神和身体都到了极限,只记得最后实在撑不住了,心跳都变得忽快忽慢,想趴在办公桌上休息片刻……

                      “殿下,请宣布裁决吧。”

                      说话人正是那个?#20302;?#25199;自己袖子的?#19968;錚?#20182;面相苍老,约莫五六十岁,穿着一身?#30528;郟?#20045;看起来有点像魔戒里的?#23454;?#22827;。

                      我这是在做梦?程岩舔了舔发干的嘴?#21073;?#35009;决,什么裁决?

                      不过他很快就知道了,广场中的人们?#32426;?#30528;?#22987;?#26041;向,?#28216;?#25331;头嚷嚷着,偶尔还会有一两块石头朝?#22987;?#39134;去。

                      程岩只在电影里见过这么古老的刑具——两边立柱大约四米高,柱顶架着一根木头横梁,梁中间镶嵌着锈迹斑斑的铁环,发黄的粗麻绳穿过铁环,一端固定在?#22987;?#19979;,另一端套在犯?#35828;?#33046;子上。

                      在这诡异的梦里,他发现自己视力变得惊?#35828;?#22909;?#33579;绞?#19981;戴眼镜就看不清显示屏上的字,但现在五十米开外的?#24066;?#21488;上每一个细节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犯人带着头套,双手被反绑在身后,粗糙的?#30097;?#21333;衣脏得跟抹布一样。身材消瘦,露出来的脚踝似乎用手就能捏断。前胸微微鼓起,看来是名女性。她在风中瑟瑟发抖,但仍努力将身体站得?#25163;薄?br />
                      好罢,这?#19968;?#21040;底犯了啥罪,以至于这么多人义愤填膺的等着她被绞死?

                      念头刚想至此,程岩脑中的?#19988;?#20223;佛被突然接通了一般,答案几乎在同一时间浮现在眼前。

                      她是一名「女巫」。

                      被魔鬼诱惑而堕落,不洁者的化身。

                      “殿下?”?#23454;?#22827;小心翼翼的催促道。

                      他瞟了对方一眼,唔,原来不叫?#23454;?#22827;,巴罗夫才是他的本名,财务大臣的助手,被派遣来给自己处理政务的。

                      而自己,则是灰堡王国的四王子,罗?#36857;?#26469;?#35828;?#29287;守一方。边陲镇的?#29992;?#25235;到了女巫,立刻扭送至派出所——不对,是扭送至审判所。处死女巫的手令一般由地方领主或主教签发,既然自己在?#35828;?#25191;政,签发手令也成了分内之事。

                      ?#19988;?#23558;他最需要解答的疑问一一呈现,不需要筛选,也不需要阅读,仿佛这本来就是他亲身体验一样。程岩一时迷糊了,绝对没有?#25991;?#20570;到如此细节,那么,这不是一个梦?他穿越到欧洲中世纪的黑?#30340;?#20195;,成为了罗?#36857;看?#19968;个连夜赶工的绘图狗变成了堂堂四王子?

                      尽管这块王国属地看起来如?#20284;?#30240;落后,灰堡王国这名字也?#28216;?#22312;历史书中见过。

                      那么,接下来要怎么做才?#33579;?br />
                      穿越这种不科学的事到底是如何发生的可以以后再去研究,但眼前这场闹剧必须终止——?#35328;?#38590;啊不幸啊归结到某些可怜鬼身上是未开化文明的常态,但因此就要把人家绞死来满足围观群众的阴暗心理,这种愚行程岩实在无法接受。

                      他一把抓起巴罗夫捧着的手令扔到地上,伸了个懒腰,“困了,改天再判,今天都散了吧!”

                      程岩这么做并非鲁莽行事,而是仔细回?#37117;且?#20013;王子的行事风格,将那种我行我素的纨绔劲重现出来。没错,四王子本身就这么操蛋,性格恶劣,想到一出是一出。话说回来,能指望一个二十岁出头、无人可制的王子有多好的修养。

                      同坐在高台上的贵族一脸见怪不怪的神情,倒是一名身穿铠甲的高大男子站了出来,“殿下,这不是开玩笑!女巫身份一旦确认应该立刻处死,不然招来其它女巫将她劫走怎么办?教会知道了是不会坐视不理的。”

                      卡特.兰尼斯,这个一脸正派的男子居然是自己的首席骑士。程岩皱眉道,“怎么,你怕?”他言语中赤裸裸的嘲讽已不完全是演戏,一个胳?#33046;?#20154;?#30097;?#20307;还粗的壮汉居然担心被对方劫狱,还真把女巫当魔鬼代言人了?“多来几个一网打尽不更?#33579;?rdquo;

                      见他不再出声,程岩挥挥手,招呼侍?#26469;?#33258;己离开。卡特犹豫了下,还是跟上?#28216;椋?#36208;在四王子身侧。其它贵族则起身弯腰致意,但程岩的余光能看到这群人眼中不加掩饰?#37027;?#35270;。

                      回到行宫——也就是位于边陲镇南边的城堡里,命侍卫将一脸焦急的大臣助理拦在大厅门外,他才稍微松了口气。

                      作为一个百?#31181;?#20061;十时间?#24049;偷?#33041;打交道的人来说,能在众人面?#25226;?#19978;这么一出已是超水平发挥了。程岩按照?#19988;?#37324;的位置找到自己卧?#36965;?#22352;在床上休息了好一会儿,才将剧烈的心跳?#24618;?#19979;去。目前最要紧的事是将情况弄清楚,身为王子,不好?#20040;?#22312;王城,来这个荒辟之地做什么?

                      不想还?#33579;?#24565;头刚冒出来,他便被答?#22919;?#24471;目瞪口呆。

                      罗兰.温布顿竟是为争夺王位而来。

                      一切的起源来自于灰堡之王温布顿三世的奇葩?#23478;猓?#24819;要继承这个王国,并不是最早出生的王子拥有最高顺位权,而是最有能力治理国家者方可执掌权柄。他把成年的五名子女打发到治下各个领地,五年后根据治理水平来决定立谁为储君。

                      有能者居之,外加男女平等,听起来是个十分先进的理念,问题是实?#25163;?#34892;起来完全不一样。谁能保证五个?#35828;?#24320;局条件都相同?这又不是玩即时战略游戏。据他所知,二王子得到的领地就比边陲镇好得多——呃,这么说来,五个人里似乎没有比边陲镇更差的地方了,简直开局就是大劣。

                      另外,如何?#20848;?#27835;理水?#21073;?#20154;口?军事?经?#33579;?#28201;布顿三世没有提过任何标?#36857;?#20063;没有对竞争做丝毫限制。万一有人私底下玩暗杀这一套,又该怎么算?王后难道眼睁睁看着自己儿子自相残杀么?等等……他仔细回想了下,好罢,又一个坏消息,王后已于五年前过世了。

                      程岩叹了口气,很明显这是一个野蛮黑暗的封建时代,从肆意猎杀女巫就能看出一二,穿成王子已经是个很高的起点。再说即便没有得到王位,他依然是灰堡之王的血脉,只要能活下去,封爵得地也算一方领主。

                      而且……做了国王又能怎样呢?没有互联网,没有现代文明的滋润,他也要跟这帮土著一样,没事烧个女巫玩,住在粪便随意倾倒的城市,最后死于黑死病的肆掠吗?

                      程岩压住心里纷乱的思绪,走到卧室的落地镜前,镜中人有着一头浅?#30097;?#21367;发,这是灰堡王室最鲜明的特征。五官倒还端正,就是一脸没个正形,看上去气质全无。?#25104;圆?#30333;,缺乏?#22303;丁?#33267;于有没有沉迷酒色,他回忆了下,似乎还?#33579;?#22312;王城有几个情人,都属于自?#24863;停?#36824;没干过?#31185;?#20154;家的事情。

                      而自己穿越的原因,程岩也猜到了个大概——应该是甲方毫无人性地催促进度,老板安排连夜加班所导致的猝死惨案,这类案件的主角十有八九跟码农,机?#20498;罰?#24037;程狮有关。

                      罢了,不管怎么想,这至少相当于一?#21619;?#22806;的生命,自己实在不该抱怨太多。在以后的日子里他或许能慢慢扭转这种生活,但目前首要的任务是扮演好四王子,不要让别人发现马脚,当作魔鬼附体直?#24433;?#21040;火刑柱上面去。

                      “既然如此,先好?#27809;?#19979;去,”他深吸了口气,对着镜子低声语道,“从现在起,我就是罗兰了。”

                      第二章 女巫?#26448;齲?#19978;)


                      接下来的时间他把自己关在房里,好?#27809;?#24518;了遍这个世界,晚餐都是让仆人直接送进来的。

                      在想要活下去?#37027;?#28872;念头下,罗?#21450;?#31359;越后?#38405;吧?#29615;境的恐惧和不?#35270;?#24863;硬生生地?#24618;?#19979;去。他心里十分清楚,尽早掌握更多情报,就能降低暴露的风险。

                      不得不说,四王子脑袋里除了跟那群公子哥鬼混外就没别的东西了,罗兰翻来覆去也没有回想起什么有价值的信息——诸如贵族见闻、政治局势、邻国外交什么的。至于一些基础常识,像城市名字和大事件年份,他同样无法和自己所知的欧洲历史接合起来。

                      看来这位是绝对无缘王位了,或许灰堡之王也清楚这点,才把他丢到这么个鬼地方来吧——就算?#24043;?#24615;子胡搞,也不会有太大的破坏。

                      而那些?#20540;?#22992;妹……罗兰稍微回想了下,便只剩下哭笑不得。

                      大哥武力高,二哥很阴险,三姐凶死人,五妹太聪明,这就是四王子之前留下的印象。他该说啥?#33579;?#21313;几年的相处,最终印象?#20174;?#30701;短几个词概括了。他们培养了哪些势力,得力手下是谁,擅长干什么之类的一概不知。

                      来到边陲镇才三个月,这里的贵族已经不再掩?#24043;?#24049;?#37027;?#34065;,可见四王子确实不是个当领导的料。好在离开王城时,温布顿三世还附送了一文一武两人协助自己,否则真是一抹黑了。

                      第二天一早,侍女提尔就三番五次地提醒罗?#36857;?#22823;臣助理想要见自己。看来是没法再拖了,他按?#19988;?#20013;的?#21571;?#25720;了两把侍女屁股,叫她通知巴罗夫去会客厅等着。

                      看到提尔满脸通红地走出门去,罗?#24049;?#28982;想起来,既然是种田,那会不会附带个?#20302;?#20160;么的?他打了个哈欠,在心中默念?#20302;呈?#21313;遍,结果屁都没发生。

                      果然小说都是骗?#35828;摹?br />
                      *******************

                      在会客厅等待的巴罗夫早已坐立不安,他一见到罗兰出现便迎上前来,“殿下,昨天为什么不下令执行?#24066;蹋?rdquo;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