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肉鴿

                      點擊:
                      電臺的知名主持人閔小雁懷著對日本的幻想,只身一人踏上了飛往日本的班機。真正到了那個夢想中的國土,小雁發現了許多自己無法承受的痛苦。為了生存,她不得不到飯館打工,而后又陷入與紈绔子弟岳童的戀情。好友喬娜則被一個日本老人包養,臺灣女孩Selina被一群日本人玷污,李彤為中山浩二的父親所辱,而比自己大20多歲的情人王忠實在國內正面臨牢獄之災。
                      小雁這才知道東京并非是她想像中的天堂,她終于從一個浪漫的小女生走到了現實世界。愛情、尊嚴、欲望,種種無奈、背叛和回憶,在日本東京上空交織了一部屈辱的血淚情史。   

                      第一章

                      “這位女士,飛機上不能使用移動電話,請您關機,謝謝……”

                      空姐溫柔的話語提醒了還陷在沉思中的閔小雁,她沖空姐笑了笑,點了點頭。

                      隨著“叮咚”的關機聲,老王那張笑瞇瞇的臉也消失在透明的液晶屏幕后面,閔小雁從那里看到了一張熟悉的臉,端正的五官在手機屏幕狹小的空間里似乎無法施展,只有那雙清亮的眸子格外的清楚。小雁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那里,有團亮晶晶的東西在滾來滾去。

                      “啪嗒。”

                      一滴眼淚砸碎了屏幕里的愁容,女人的淚水似乎從來沒有只流一滴的先例,閔小雁把電話匆忙地丟進包里,把頭埋進了自己的臂彎里。

                      “閔小雁,你到底怎么了,你不是常常說自己是個堅強的女孩嗎?”同樣的話在生活里已經重復了無數遍,小雁自欺欺人地把它在心里又默念了幾句,抽泣慢慢地止住了,只有肩膀還有些抖,小雁揉了揉有些紅腫的眼睛,怔怔地看著窗外。

                      “飛機真是個沒有人情味的東西……”閔小雁依稀記得那次和臺里一起去筆架山旅游,老王可以一直那樣拉著他的手,那份溫度回來的時候似乎還沒散去呢。

                      可現在呢,窄小的窗口像是給牢犯們準備的,外面除了空蕩蕩的跑道,連個人影都看不到。

                      窗邊坐著一個男孩,整個人都縮在一件藍白色大大的外套里,小雁看不到他的樣子,只有幾根頭發倔犟地伸了出來。從他那條發白的牛仔褲磨得細碎的褲邊和那雙沾滿了塵土的球鞋上看,應該是個年齡相仿的男生,然而他卻沒有同齡人的局促,在飛機上的乘客們七嘴八舌地嘈雜聲中,他竟然睡起了覺。

                      看來是個常常坐飛機的。小雁捏著機票,不知道和他說換一下座位會不會同意。人總是給自己設下很多莫須有的東西來滿足自己潛在的欲望,即便知道飛機窗外除了地勤人員,多一個閑人都不會有,小雁卻總想把臉貼過去證實一下這個無聊的想法。

                      男生的旁邊坐著一個女孩,樣子有些兇。閔小雁似乎打生下來就對特別鮮艷的顏色很過敏,那個女生頂著一頭焦黃的頭發,頭上戴著耳機,似乎在聽什么很動感的音樂,一邊用力地咬著口香糖,身體一邊隨著音樂的節奏動著。

                      閔小雁的身體剛剛向前傾了半個身位,那個女生猛然停止了抖動,直勾勾地盯著她。

                      “我想看看外面……”小雁小心地指了指窗戶。

                      那個女生皺了皺眉,一把摘掉了耳機,很不耐煩地揮了揮手:“沒看他睡著了嗎?”

                      閔小雁的嘴唇抖了抖,始終再沒有說出話來,那個一向不服輸的小女孩,在即將踏上這片陌生的土地時,突然變得懦弱了。

                      “你看,又是一群。”老王停下了車,打開車門鉆了出去,仰望著天上飛過的一排大雁。

                      小雁搖下了車窗,拄著下巴看著這個敦實的男人,夕陽的余暉從他臉上走過,帶著一絲驕傲的顏色。

                      “春天到了,它們自然回家了。”

                      “是啊,秋去春來……雁子,你什么時候回來啊。”

                      “我……會很快回來的……”

                      閔小雁說出這幾個字的時候,頭深深地低了下去。從姨媽最開始給她張羅去日本留學的那一刻起,她怎么也不會想到一切會來得這么快。表姐在東京的一番努力,學校的入學通知和反簽證就變戲法似的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閔小雁一直把通知和護照都鎖在家里,她是個幸福的女孩,除了在降生的剎那有些別扭。她在母親的身體上留下了一道傷疤,19年的大多數時候里,她一直都是順順當當的,這也養成了她今天這樣敢作敢為的性格。兩年前她從華僑中學畢業,毅然地放棄了繼續讀大學的念頭,父母的阻撓沒有動搖她從小的志愿。

                      “當播音主持就需要經驗,大學里學不到經驗,只是浪費時間罷了。”這番話小雁在兩年后還會偶爾拿出來咂摸,現在的她已經是長春地區熱門頻段18點欄目的金牌女主持,甜美的聲音隨著電波給她帶來了家喻戶曉的名氣和數以萬計的聽眾。

                      而她,只有19歲而已。

                      一雙有些粗糙卻很結實的手掌包住了小雁的臉頰,很溫和。小雁有些情不自禁,她喜歡這樣乖乖地感動在一個男人的摩挲下。   

                      肉鴿 01(2)   

                      “哎喲,傻孩子,怎么還哭啦?”老王捧起小雁的臉,就勢掐了一下。

                      小雁笑了,破涕為笑,夕陽下,她可以在落日里享受著堅強的臂膀。那時,她感覺自己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一個男人,一個成功的男人,一個成功的愛她的男人。

                      這或許是一個幸福女人的定義。

                      老王或許就是這樣一個男人,小雁看著他的眼睛,陷入戀愛中的男人,眼睛總會不小心透漏出他們的心事。小雁雖然年齡不大,但作為一個女人,已經足夠讀出那里的熾熱,那里無盡的愛戀。

                      至于成功的男人,年僅42歲的王忠實和他北方集團副總裁的身份,他的企業,還有這輛在落日里已經炫目的奧迪A6已經足夠證明一切了。

                      然而,他們的第一次見面,留給小雁的印象卻不是這些。

                      來電臺做節目的企業家幾乎每周都有,無非就是宣傳產品,擴展知名度,大多數是民辦的小企業。閔小雁最看不起這幫土財主,一個個就像早些年的小暴發戶,口袋里有了幾個破錢,說話的口氣都會高八度。其實越是這樣的人,把錢看得越重,因為他本身就沒有那份大家氣派,名車名表名牌西服包裹下其實還是一股小農味道。本來挺質樸的臉非得涂鴉上幾筆霸氣,結果畫虎不成反類犬。做廣告,做宣傳能有多少錢,每次都想把時間寬限些,好像電臺里只有閔小雁一個主持人說了算。而且還有些人西裝革履卻沒個好習慣,直播間里禁止吸煙的牌子那么大,卻沒幾個人看得見。

                      老王那天也是這樣來到閔小雁面前的。

                      從奧迪A6里出來的時候,小雁差點沒笑出聲來,拿到名單的時候,她就覺得這個名字很老土,都21世紀了,竟然還有人叫忠實。沒想到,人倒和名字無出其右,一臉老實樣已經赫然寫在了臉上。

                      “王總,直播間不能帶水進去。”剛要進直播間的時候,小雁發現王忠實的手里還拿著瓶礦泉水。

                      “我們王總最近嗓子不好……”旁邊一個年輕的小白臉蹦了出來。

                      “那也不行,里面都是好幾十萬的儀器呢,再說有規定的。”小雁向來不吃這一套,特別是這種總惦記著給領導拍拍馬屁的年輕后生。雖然只有19歲,但已經有了一個冉冉而上的事業的小雁卻很看不起現在的年輕人,輕率沖動,沒有一點成熟感,就好像高中畢業她毅然甩掉的那個男朋友,沒有一點味道。

                      “算了,小張,你拿著吧。”老王的聲音有些沙啞,但這樣一個和善的舉動卻給了小雁一個不同的印象。

                      那天的直播很成功,王忠實的侃侃而談差點讓閔小雁忘了眼前的麥克風,她才知道原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一個小時的節目下來,她也從主持人徹底地成了一個聽眾。

                      或許就是那天回到家后才考慮繼續學點東西的念頭吧,小雁記不得了,因為那個特殊的日子是她和老王的第一次見面,她只記得晚上10點下班后她竟然意外地接到了老王的電話,他很客氣,說了很多打擾了,以后還需要和電臺多進行合作之類的話,請她吃頓飯表示感謝云云。

                      那天晚上老王親自開車送小雁回的家,那個姓張的秘書在酒桌上已經喝得東倒西歪,讓小雁更確定了男孩沒有男人值得信賴這一已經根深蒂固的念頭。當她看車窗緩緩升起的時候,她隱約地感覺到了自己和這個男人間或許會有些絲縷的瓜葛。

                      然而她沒有想到這竟然會是千絲萬縷的糾纏,做節目、吃飯、聊天、兜風,小雁漸漸地看到了老王沉著穩健的另一面。這個已經有魚尾紋的老男人笑起來卻總像孩子一樣的天真,甚至常常能感染到自己。和他在一起的時候,小雁常常會懷疑自己是不是變老了,人生的每一天都有值得開心的理由,自己為什么老像個怨婦似的抱怨和牢騷呢。

                      閔小雁知道了老王發跡的歷史,知道了一個建工學院畢業的普通學生在社會上打拼的過程,知道了一個毅然辭去了北京建筑研究所工作的大膽的年輕人,知道了一個浪跡深圳,靠膽識和學識創造出來的一個白手起家的神話,知道了一個又一個創業守業在商海沉浮的故事,知道了一段青梅竹馬本該是和美卻破裂在信任危機中的婚姻,知道了一個風光無限,心頭卻帶著傷痕的中年男人的嘆息。   

                      肉鴿 01(3)   

                      閔小雁第一次有了不敢向父母開口的事情,并不是因為王忠實大她幾乎兩輪的年齡,而是她第一次很想去依靠一個男人的肩膀,卻發現原來愛情是需要反復斟酌的。

                      日落后的春天有些冷,老王緊緊地握著方向盤,不發一言,小雁一直盯著他手上暴起的青筋。明天她就要登上去日本留學的飛機,他們都明白這是該道別的夜晚了。

                      車在家門前停下的時候,小雁看了看老王,告訴他今天晚上她去他那里住。

                      手機已經不能再開機了,小雁攥著手機的手有些熱,她用電話給老王拍了張意氣風發的照片做墻紙。她常常開玩笑說還是照片好,在里面看不到你這老東西滿臉的皺紋。

                      可是現在,那些皺紋竟然那么讓人思念。

                      閔小雁的心陡地沉了一下,飛機呼嘯著開始在跑道上疾馳起來。

                      要起飛了,要起飛了。

                      閔小雁突然有種沖動,她要沖下去,她現在就想讓飛機停下來,她知道老王一定還在機場外站著等她,她開始后悔當初的雄心壯志了,她再也不想聽姨媽那些去日本深造的鬼話,她只想用最快的速度跑下這個想要擺脫地球引力的龐然大物,回到老王身邊,披著粉紅色的睡衣聽一個老小孩給她講可以笑出眼淚的笑話。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