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肤
                      字号

                      市长与三位女性的情感纠葛:雪落无声

                      点击:
                      故事讲述了萧笑天不堪回首的人生历程,?#25925;?#20102;萧笑与三位女性的情感纠葛,揭示了萧笑天身为大地市市长是怎样一?#35762;?#36208;进被称为“时代风云人物”。其中充满了其与东方竹、朱沙的感情纠葛,以及对马搁浅经理的拉拢行贿所产生的复杂矛盾的心态。情与法的较量、生与死的较量、人性与邪恶的较量,该何去何从?雪落无声……               

                      雪落无声 第一部分 一章   



                      太阳依?#33618;?#26679;执著一如既往地从东方升起。

                      新的一天就这样开始。



                      萧笑天和往日一样,匆?#39029;?#23436;早点,然后从衣架上取下风?#25314;?#28982;后拿起沙发角边的公文包,然后匆忙走出家门。

                      站在大门外,萧笑天竟然发现车没有来。

                      他即刻紧缩?#32426;貳?

                      司机从不迟?#21073;?#20170;天居?#24187;揮邪?#26102;来接他。

                      不像话!

                      他正要发怒,却一下子忍了回去。

                      他仿佛这才想?#21073;?#36710;不会再来了。

                      从今日起,他不再是市长了。

                      他就是一个萧笑天。

                      一个刚吃过早点的萧笑天。

                      他情不?#36234;?#22320;深吸一口气,眼睛直视前方。

                      他就这么站着,站了许久。

                      许久……   

                      雪落无声 第二章(1)   



                      萧笑天神情?#34892;?#26408;然地伫立在那里……

                      这儿是上下?#35762;?#20108;百六十平方米的独栋楼房。

                      此处东邻广场,背靠群?#21073;?#35199;五百米处有一个人工荷花池,是全市环境最美丽的地段——每到荷花开了的时候,就知道了什么叫锦上添花。

                      这儿是大地市高层人士居住的地方。

                      萧笑天扫视一眼门前的花园,仿佛第一次发现这个花园好大,花的种类好多,能够叫上名字的却寥寥无几。

                      时?#25314;?#34429;然已经立春,但是这儿还没有透出多少春的气息,冬的严寒依然笼罩着这里的每一个角落。

                      那些被罩在塑?#29616;?#26842;里的,叫不上什么名字的花儿,大概在他还没有来得及去欣赏时就已经凋零。

                      一些零碎的,红色的、白色的,已经开过的花瓣还在顽强地?#26377;?#30528;最后的生命。

                      花匠呢?

                      他今天也没有看到花匠按时到来。

                      花匠还会继续来管理这个花园吗?

                      ……

                      一切都是那样的美丽。

                      也是那样的失色……

                      唉,他不由得,不,是莫名其妙地叹息一声。

                      他抬眼望着跳进视野里的大自然,面对眼前的一切,仿佛别有一番从?#20174;?#36807;的感慨:生活原来是有颜色的,就像他此时看到的大自然一样。

                      于是,他这样想:也许生活该从头开始,但他却感到?#34892;?#36855;茫……



                      室内。

                      萧笑天不得不回到屋里。

                      独自坐在二楼书房的沙发上。

                      看上去仿佛什?#21254;?#27809;想,但心里却多少?#34892;?#19981;自在。

                      他很懵懂,这个不自在究竟来自何处?

                      他真的说不清楚。

                      许久,他抬眼巡视着书房,书房好大,书柜装饰了整个一面墙壁。宽大的写字台占据了室内大约三分之一的面积。一对蓝布沙发摆放在与书柜相对的地方,沙发前放着一个玻璃茶几,上面放着一套看上去比较考究的陶瓷茶具和中华牌香烟。

                      他伸手拿起香烟,但又放下了。

                      他很少吸烟,烟大都是?#32654;湊写?#23458;人的。

                      回想起来,萧笑天来大地市已经七年。

                      在这七年里,他一直坐在市长这把交椅上。

                      在这个书房里,他曾接待过无数次客人,三?#21497;?#27969;,门庭若市。

                      因而,他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孤独和失落,更不会像现在这样感到茫然……

                      其实,这种感觉几个月前他就已经有了。

                      尽管那时他还没有退位,但是换届的工作早已?#20174;?#32504;缪了。

                      当然,凭萧笑天的年龄和实力,他完全可以继续担任大地市市长,可谁也想不?#21073;?#20063;不知道为什么,他却主动向上级组织提出让贤。

                      还没有到正?#20132;?#23626;呢,消息就这样不胫而走……

                      从那时起,他便感到来?#20381;?#30340;人突然变得稀少了,而?#20197;?#26469;越明显。最让他不明白的是那个马搁浅。

                      马搁浅为什?#21254;?#19981;来了呢?

                      马搁浅中等个子,被酒撑大的肚子,圆鼓鼓地挂在胸前,显得十分滑稽有趣。他的脸形,那嘴、那鼻子,特别是那眼睛,长?#30473;?#20687;?#30452;搿?#31616;直是?#30452;?#30340;一个翻版。

                      往日里,马搁浅三天两头,有事没事总往萧笑天?#20381;?#36305;,对萧笑天是关怀备至。他经常说的一句话:

                      “萧市长,您把我当儿子,一辈?#28216;?#37117;听您的。”

                      有一次,萧笑天陪完客人刚回到?#36965;?#39532;搁浅随后又来拜访他。他一边把马搁浅让到沙发上,一边说马桶堵了,他要?#21364;?#20010;电话,请物?#36947;?#20462;一下。

                      马搁浅一听,立即从沙发上跳起来,一把按住了萧笑天正在拨打电话的手说:

                      “萧市长,不就是马桶坏了吗,我来修。”

                      于是,两人去了卫生间,萧笑天指了指马桶,说他早晨不小心将一只牙刷掉里面去了,看不见了。

                      马搁浅弯下他的脊梁,低头看了看没有冲干净的马桶,但他的确没有看到有什么牙刷。于是,他把毛衫袖子向上一推,正要下手,被萧笑天阻止了。   

                      雪落无声 第二章(2)   

                      “这可不行啊,怎么能让你下手来掏马桶呢?”

                      马搁浅奴颜媚骨:“萧市长,您又把我当外人了?不是说过了您要把我当儿子嘛。”

                      马搁浅一边说着,一边早已经把手伸进了马桶。

                      萧笑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去看马搁浅在忙活,去看他的脸,感觉那张脸恍恍?#20415;?#30340;,看不真切,就像浸在水中的什?#20174;?#23376;,飘来荡去,似有若无。可是,他?#25925;?#33021;感觉到他的样子,完全是一副不受欢迎的样子。他突然想,如果是换了别人,他会毫不犹豫地轰他出去,可是他不明白他为什么对马搁浅不这样做。是因为他?#19981;?#20182;吗?那么他又?#19981;?#20182;什么?是阿谀奉承?是,看来是这样的……天哪!……

                      马搁浅很?#24515;?#24515;地慢慢摸索着,不多一会儿,他还真的把那只牙刷掏?#20384;?#20102;,他仿佛获得了巨大的满足:

                      “哈哈,萧市长您看,我把它掏出来了,它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怎么样萧市长,做您儿?#28216;一?#31639;够格吧。”

                      萧笑天不知道该如?#20301;?#31572;。他见马搁浅的毛衣袖湿了一大片,于是就赶紧去?#39029;?#33258;己的一件让马搁浅换上。

                      而马搁浅却说:“萧市长,不?#33579;?#25105;不怕冷,虽说是三九天吧,我都出汗,不信你看。”

                      他这样说着,抹一把额头,然后把手伸给萧笑天看。

                      萧笑天看看他那干燥的手笑一笑,什么都没说。

                      萧笑天在默默地想着什么,仿佛是回忆马搁浅所给他留下的几种印象。

                      他?#36739;?#36234;觉得好像哪儿有点不对劲。

                      怎么了?

                      哪儿不对劲了?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而这个感觉究竟来自他自己,?#25925;?#26469;自马搁浅?

                      他一点也说不清。

                      唉,人哪……

                      尽管如此,萧笑天最终还不得不说马搁浅是“好样的”。

                      说这话是在三个月前的时候,萧笑天为一个特困家庭安排子女就业到马搁浅公司,先是通电话,一开始马搁浅十分痛快,萧市长说什么就是什么。但是后来什么都变了,马搁浅对着话?#29627;?#25302;着声音说:“哎?#21073;?#29616;在公司需要高等人才,你这个不符合标准,这样吧,等再研究研究,通过了马上给你回话。”

                      一周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马搁浅始终没有给萧笑天一个明确的答复。

                      萧笑天不信这个邪。虽然早在几年前就有人提醒他,说像马搁浅这样的人,转弯是相当的快,无论是做事?#25925;?#20570;人没有一点真诚可言。他想,即?#25925;?#36825;样,但现在还不至于吧?因为他这个市长还有三个月的时间,只要他还在位一天,马搁浅一定会听他的。

                      于是,他亲自去找马搁浅。

                      他们恰巧在马搁浅公司门外相遇,也恰巧是马搁浅刚坐进奔驰?#36947;?#30340;时候。

                      两人的影子就是这样出现在对方的眼睛里。

                      马搁浅忙摇下车窗的玻璃,探出半个脑袋,眯着眼睛对已经走下?#36947;?#30340;萧笑天说:

                      “?#25925;?#20026;那事啊?”马搁浅第一次这样对萧笑天说话没有任何称呼。“我们研究过了,不行,我得为我们公司负责。再说了,你马上就不当市长了,管那闲事干吗?要不你到别的单位看看,我的上司找我有事,我得走了,改天我请你吃饭啊。”

                      话音刚落,马搁浅就把脑袋缩进?#36947;錚?#36805;速摇上车窗,车倏地从萧笑天眼前驶过去了。

                      萧笑天随即转过身,两臂交叉抱在胸前,望着飞去的车?#29627;?#20498;吸一口凉气。心想:马搁浅真是好样的……

                      这是萧笑天和马搁浅最后一次见面。

                      也许他们再也见不到了。

                      ……

                      一切都像一个梦。

                      一个编织的梦。

                      萧笑天情不?#36234;?#22320;回忆着这些,又情不?#36234;?#22320;戛然而止。

                      他长长地叹口气,抬抬眼皮,?#34892;?#30130;惫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在写字台旁边放置的一个黑色皮箱前停住。

                      这个皮箱,是司机昨天从他办公?#20381;?#25289;回来的。   

                      雪落无声 第二章(3)   

                      他伸手摸摸皮箱,不由得想起昨天的一幕。

                      中午,有关新老领导设宴为萧笑天饯?#23567;?#32467;束时,他告诉司机,去帮他收拾一下东西,他要把办公室腾出来。

                      于是,有人说:“萧市长,不是已经说过了嘛,那办公室给你留着,你想啥时候来就啥时候来。”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