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飛揚的青春--70后的情感生活

                      點擊:
                      飛揚的青春--70后的情感生活



                      1993年6月10號,對所有人來說都沒有什么特別的,但這個日子對于季明來說卻是個大日子,因為在那天,他成功的把他喜歡的女孩變成了他的女人。

                      那時候,季明他們家還住在老房子,就是大門直接臨街的那種房子。說是臨街,但因為那時候街面上的汽車很少,再加上他們家門口的那條街又背靜,汽車來的機會少得可憐,所以街道幾乎成了左右街坊們生活的大院壩,只要是夏天,到了吃晚飯的時候,家家戶戶都把桌子搬到門外的街面上,誰家吃什么一目了然。

                      這也是各家的孩子們最高興的時候,因為小朋友們可以在各家的飯桌上相互竄,這家吃幾口,那家吃幾口,大人對孩子們的這種做法也從來不加干涉,其樂融融的,像個大家庭一樣。季明和他的那些帽根朋友們唯一不同的,就是他的父母在季明剛出生未滿周歲的時候就離異了,所以他從小便是跟著爺爺奶奶長大的,這老房子也是他爺爺的房子。

                      因為快要接近高考了,所以學校也放松了對畢業班學生的管理,下午很早就放學了。學校的目的是給緊張了快一年的學生們,放松一下神經,讓大家能輕松的參加高考,按老師們的說法,那是“千軍萬馬闖獨木橋”,如果一直出于那樣一種緊張的狀態,想要考出好成績的可能性也不大。對于季明來講,他當然也希望自己能考上大學,可相比和自己的女朋友在一起廝混來講,他到愿意用這個時間和自己的女朋友呆在一起,所以在從學校出來以后,季明和他的女朋友甄雪就直接去了季明家。

                      甄雪和季明家在一個方向,所以兩人自從在一個班認識以后,便每天結伴上學、回家,久而久之,便生出了這份情愫,但誰也不記得是誰先提出戀愛這個要求的,似乎就那么自然而然的便這樣了,只是那會兒兩人還一直處于一種柏拉圖似的戀愛狀態,直到季明一直銘記在心的那么一次標志性的接觸發生以后,兩人才真正進入了實質性的戀愛,那就是他和甄雪的第一次接吻。

                      記得那是高二的下學期,“五四”青年節的下午,學校組織看電影,甄雪對這類學校組織的電影沒什么興趣,便對季明說兩人偷偷溜了算了,季明當然愿意,便在集合完畢,大家一同上車前,和甄雪趁老師不注意溜走了。兩人剛出來還興奮了一下,可一會兒便不興奮了,因為不知道去哪兒打發這一下午的時間。

                      兩人騎著自行車,一邊在街上閑逛一邊想著去處,季明突然看見路邊的錄像帶租賃店,便說:“哎,小雪,我們去看錄像嘛,《賭城大亨》是劉德華演的,好像還可以。”

                      “對哇,”甄雪說:“在哪看喃?”

                      “走嘛,我帶你去。”季明說著,帶甄雪去了杜甫草堂旁邊的一個錄像廳。

                      當時在草堂附近有很多小錄像廳,其實也不是正兒八經的錄像廳,大多是些茶館,只是在茶館里擺了個電視機和一臺錄像機,放錄像不過是為了招攬生意。真正放錄像的只有一家,季明便帶甄雪去了那家,花了四塊錢買了兩張票,在黑咕隆咚的錄像廳里找了兩個比較靠邊的位置和甄雪坐下來。

                      這家放的正是《賭城大亨》,還是用的投影,用當時的話說,那叫鐳射電影,在那時候是很高檔的放映方式,不像普通茶館放的是錄像帶,這家用的是LD大碟。季明給甄雪解釋了一番之后,甄雪才明白過來。

                      象這樣的放映廳,一般是一個或幾個劇目輪番播放,所以他們去的時候,已經是《賭城大亨》的結尾部分了,一會兒便顯字幕了,甄雪不甘心花了四塊錢只看了個結尾,便和季明耐著性子在里面看著插播的其他片子等《賭城大亨》,可其他的片子確實又太爛了,甄雪看了不到一會兒便來了瞌睡,頭一歪,靠著季明的肩膀便睡了起來,季明倒也不介意,任由他靠著,自己一邊看片子,一邊享受著這份愜意。

                      那時候,像這類放映廳里播放的劇目,除了一些港臺大片以外,就是插播一些近似于三級片的劇目,而放映廳里除了從屏幕上反射的光以外,沒有其他任何照明,所以在這樣的劇目情節刺激下,里面坐著的人干什么的都有,摸摸搞搞、親嘴打波的,反正在黑暗中也沒人看得清楚,季明在這樣的環境下,身邊又有個甄雪靠在自己身上,

                      便也生出了一些想法,但他到還沒有膽大到像其他人那樣去“非禮”甄雪,開始他也只是將頭側過去,用自己的臉輕輕的蹭甄雪光滑的額頭,甄雪睡得迷里顛東的,被他蹭得癢癢,便動了動頭,換了個姿勢,這一換,正好將臉對著季明,季明再將臉側過去時,便正好對著甄雪的嘴。

                      季明側過去看了幾次,他既興奮有擔心,興奮的是他還從來沒有和甄雪這么近的面對面過,擔心的是他怕按耐不住親了甄雪,把兩人的關系給攪黃了。那時候,像他倆這樣的校園戀人,其實還是蠻單純的。

                      不過在忍了一陣之后,季明終于還是忍不住了,他側過臉去仔細看了看甄雪,發現甄雪確實是睡著了,便偷偷的對著甄雪的嘴,輕輕的親了一下,就這一親,甄雪被弄醒了,她睜開眼看了季明一眼,季明本來已經作好了挨罵或者挨打的準備,可甄雪卻對他有點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

                      這一笑讓季明一下子膽大了起來,他一把摟過甄雪,另一只手捧著甄雪的臉,對著甄雪的嘴便親了下去,甄雪沒料到季明會再來這一手,一下也懵了,根本沒有來得及反抗,便被親了個結實,正準備反抗時,卻又被季明的舌頭攻破了防線,觸電一樣的感覺讓她渾身一下子酥軟了,季明趁機一陣狂吻,捧著甄雪臉的手,順勢滑到了甄雪已經發育得比較豐滿的胸部。

                      季明的這個動作讓本來渾身酥軟的甄雪一下從他懷里掙脫了出來,喘著粗氣說:“不行、不行,要不得……”

                      季明的心也一陣狂跳,他看著甄雪,小聲說:“我只是……只是摸一下。”

                      “哎呀……!”甄雪輕輕推了季明一下,小聲的含羞道:“你好煩哦!”

                      季明見甄雪一笑,知道沒事,膽子一下大了起來,便笑著又要去摟她,甄雪一把攔住他,小聲而又有點慌張的說:“只能到這兒,其他地方不許摸了!”

                      “好、好!”季明趕緊答應,一把把甄雪摟過來,一口吻住甄雪,手便在甄雪的胸部游走了起來。不過,季明到確實沒能再進一步得逞,因為甄雪在和他接吻的同時,嚴格的控制著季明手的活動范圍,一次次想要從衣服下擺“突破禁區”的想法,屢屢被甄雪的阻擋而告失敗,季明連甄雪的肚皮都沒接觸到,所以就只是隔著衣服在那里“游戲”了半天。

                      那天,他們倆最終也沒有看上《賭城大亨》,因為等片子開演時,已經過了放學時間了,而在此之前,兩人不停的在接吻中上演著“進攻”與“防守”的戰役游戲,最后季明是弄得自己心里火燒火燎的,甄雪卻在嬌喘吁吁中死守著身體的防線,兩人親得嘴都有點麻木了,季明也沒弄成什么事,只好在《賭城大亨》的片頭音樂聲中,和甄雪一起背著書包走出了錄像廳。從那天起,兩人的戀愛關系有了一個質的飛躍,而這個關系的飛躍給甄雪帶來的最大好處,便是從此后再也不怕英語課上的提問了。

                      季明在高中的時候,英語成績很好,是班上的英語課代表,每天早讀課都是由他帶領大家讀課文,并且按老師的要求,他每天還要抽同學起來回答問題。

                      在甄雪和季明明確關系之前,每天上學、放學的路上,季明有時會告訴甄雪自己第二天要提的問題,讓甄雪自己準備,但在兩人明確了關系以后,季明便會在每次要提問甄雪的前一天,將問題和答案都告訴甄雪,讓她記住、背熟,而且這些問題都還不是很簡單的問題,以便不讓同學們認為他是袒護甄雪,這樣一來,甄雪每次被提問時,都能對答如流,而且在小測驗中,季明也每每給予“幫助”,讓她能夠取得比較好的成績,只是讓英語老師很頭疼的是,一到統考,甄雪的英語成績便會一垮到底,別說及格,甚至連個50分都很難上。

                      其實老師也懷疑過她和季明作弊,但是兩人的座位一前一后,隔了差不多有四排座位,好像要作弊也不是很有可能,查來查去,找不到原因,也就只好作罷了,這個作弊的方法便也就是由甄雪和季明兩人自己知道了。據后來季明自己透露,其實方法很簡單,就是趁監考老師不注意的時候,用手比劃,每次比劃五道題,而英語考試基本上是選擇題,所以這方法最好不過。

                      兩人雖然確立了戀愛關系,但最親密的接觸也就僅限于接吻,剛開始季明還蠢蠢欲動的,想趁和甄雪接吻之際,使“戰局”有所進展,但由于屢遭甄雪的阻擋和拒絕以后,他也就暫時死了心了,所以這天,其實兩人事先也根本沒有想過要做那事,而只是想在季明家一起呆著,不管是復習功課,還是做點其他的什么事情,就圖個隨心所欲。

                      甄雪之所以愿意和季明在一起,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為他的朋友多,而且他的這些朋友都是他從小一塊兒長大的,不但鐵,而且個個都好玩。

                      甄雪家的家教實際上是比較嚴,父母都是知識分子,而且又在機關工作,從小就不允許她和“野娃娃”耍,她記得在小時候,自己只有一個朋友是父親允許自己來往的,那是她在父親的單位上認識的一個小朋友,名字叫撒云路,因為父母都是一個單位的,而且家又住在一個宿舍區里,所以兩人在一起玩了一年,但后來父親因為工作調動,便再也沒有見過面。

                      自從她隨父母來到成都以后,父親就一直給她說,不能和外面的“野娃娃”耍,因為那些“野娃娃”都沒有撒云路那么聽話和懂事,會將她帶壞的。甄雪聽了到也沒反對,她也不敢反對,因為從小她就被灌輸“父母的話是絕對的真理”這樣的思想,只是她內心還是一直對父親的這種做法有抵觸,在沒有父母的監視時,她一般都會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一些違背父母訓導的事情,比如認識了季明,而且還和季明發展成了那樣的關系。

                      當然,甄雪和季明的這些事情是絕對不會讓甄雪的父母知道的,因為她是家里的獨苗,如果父親知道了這些事,她不敢想象會產生什么樣的結果。所以她和季明的交往,也只能采取“地下方式”,而他們的“地下方式”就是在季明家廝混。

                      能讓甄雪與季明的關系得以維持并最終突破精神到實質的關鍵有兩個,一是季明的朋友,二是季明的家庭。

                      季明的朋友都是特別鐵的帽根朋友,當他第一次帶甄雪出現在朋友們面前時,臭蛋和陳孝行便明白了他們兩個的關系了,雖然季明在介紹時,說的是甄雪是自己的同班同學。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