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肤
                      字号

                      新婚夜丈夫暴毙,我在婚房发现了婆家隐藏的秘密

                      点击:
                      我和高耀宗今天结婚。

                      婚礼一整天,他都显得格外异常,今天不对的不止耀宗,还有我婆婆,婆婆看着我的目光不对,我转身去看的时候,又什么都没?#23567;?br />
                      等婚礼结束,我们俩回到婚房已经十一点多了,两人都累瘫了,倒在床上一动不动。

                      耀宗已经喝多了,但索性意识还是清醒的。

                      我刚?#19978;?#27809;多久,耀宗就朝着我靠过来。

                      感觉到他身上的体温更不寻常了,我担忧的问了一句:“耀宗,你今天的体温怎么那么烫,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你今天一整天都那么亢奋,是不是.....生病了啊?”

                      耀宗暧昧的笑了笑:“没事,我只是想你了。只要一想到今天你就要属于我。你知道吗,我想这一天已经很久了。现在你终于嫁给我了。我真的很开心。”

                      此时,我们门口传来异样的声音。

                      我一愣,朝着柜子看去,推了推耀宗:“老公,门外是不是有声音。你听听,我觉得门外好像有人!是不是婆婆找我们有事?”

                      耀宗朝着我?#27490;?#20102;一声:“小梦,专心一点!根本没有什么声音,现在都快十二点了,我妈今天这么累,早就睡了。”

                      我再?#25105;?#24785;的朝着门口看了一眼。

                      这会儿门口又安静下来了。

                      我也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可片刻,门口的声音更大了,?#32769;?#22909;像有对话的声音。

                      门口分明有人啊!

                      这会儿,耀宗也听到了,动作戛然而止,疑惑的朝着我看了一眼,朝着我比了一个“嘘”的手势。

                      我俩都不说话,目光死死的看着门口。

                      耀宗一步步的朝着门口走近,然后猛的打开。

                      门口果真有人。

                      一个男人耳朵贴着门听着。

                      我看了一眼那男人,窘迫的问道:“耀宗,这人是谁啊?”

                      耀宗半天都不说话,沉默了片刻门口的人喊了一声:“谁让你来的!”

                      那人笑的更傻了:“是我妈让我来跟哥学学!”

                      耀宗听到他的话脸色顿时变了,目光死死的看着他,脸色铁青:“回去睡觉!”

                      他指着那男人冷声的说了句。

                      那男人朝着我看了一眼,咧嘴傻乎乎的笑着。

                      他和耀宗分明有几分相似的,但是耀宗没有告诉过我他有兄弟,我猜测应该是耀宗家的亲戚。

                      他那样子一看就不像正常人,笑的诡异而?#19976;怠?br />
                      “嫂子,你长的真漂亮,我也想要娶你这样的老婆。”他朝着我呵呵的笑着。

                      嫂子?

                      我朝着耀宗看去,朝着他问道:“耀宗,他是谁?你没有告诉过我你有弟弟的!”

                      我的话音刚落,耀宗突然脸涨红了,目光死死的盯着门口的男人,然后急切而激动的朝着他吼了一声:“滚出去!马上!”

                      耀宗的声音动静大,惊扰了隔壁房间的婆婆。

                      婆婆的房间门也开了,她从房间出来,看到那男人脸色突然变了变,然后神情慌乱的朝着他说了句:“谁让你出来的,回去!”

                      耀宗神情异样的看着婆婆。

                      婆婆尴尬的对耀宗说道:“耀宗今天也不早了,你去休息吧!”

                      耀宗的目光依旧死死的盯着婆婆。

                      我疑惑的看着他俩,然后拉了拉耀宗,低声的说道:“耀宗,你怎么了,刚刚男?#35828;?#24213;是谁?”

                      耀宗又看了婆婆一眼,转身推我进了房间,拉着我在床上坐下了,低声解释了句:“我家的一个亲戚,脑子有问题。”

                      我心底虽然疑惑,可终究没有多问,轻轻的点了点头。

                      随即,我轻轻的推了推他,柔声的说道:“老公,你去洗澡吧!”

                      耀宗听到我的话,暧昧的笑了笑,拿着睡衣朝着浴室走去,可身子突然一个?#24590;模?#38543;?#24202;?#25238;了一下,双肩也跟着剧烈的颤动了起来。

                      随即身?#21448;?#30452;的向后倒去。

                      “老公!”我急切的伸手想要去扶,落空了。

                      耀宗一头栽倒在床上,双眸血红且睁大了,所有血液都朝着头上涌,那模样真的恐怖极了。

                      看他倒下,我急切的声音都尖利了:“老公,你怎么了!”

                      ........

                      把耀宗送到医院。

                      医生看到耀宗的样子也吓了一跳。

                      耀宗双眸痛苦翻着白眼,口吐白沫,身子不住的颤抖,杜宏博?#26151;?#30340;按住不让他动,但是他无意识的抽搐着,样子实在吓人。

                      医生看了耀宗一眼,先是问我有没有吃什么药。

                      我茫然的摇了摇头:“今天是我们结婚的日子,喝了不少酒,其他没吃过。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刺激。医生他的样子是不是羊癫疯?”

                      医生摇了摇头:“病人的样子不像羊癫疯,反而像服用药物过量。”说完推着耀宗进了手术?#36965;?br />
                      看着紧闭的手术室门,我的心煎熬着,不安更加扩散了。

                      太多的疑惑,太多的不解此时都顾不得问,只在意耀宗的安慰。

                      “小梦,耀宗一定没事的。你放心吧!刚刚可能因为那件事发生太突然,他过于激动了!”杜宏博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柔声的安慰了我一句。

                      杜宏博伸手扶着我,示意我去?#24043;?#19978;坐着,那一刻我心底似被?#35828;?#29123;了所有的悲伤,趴在他的肩膀上嚎啕大哭。

                      身后,突然阴沉的声音响起:“你们在干什么!耀宗还没死呢!你们就在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是不是你巴不得耀宗死了!”

                      说话的人自然是婆婆,我们送耀宗来医院的时候已经通知婆婆了。

                      我慌忙推开杜宏博,和婆婆解释:“婆婆不是这样的,我刚刚太着急了,宏博在安慰我!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你和宏博认识那么多年,他是什么样的人你很清楚的。”

                      在之前,婆婆对我素来和善,?#28216;?#21644;我说过一句重话,这会儿居然说出这样的?#21834;?br />
                      这会儿,小姑子也来了。

                      小姑子一到就急切的问:“怎么回事,好好的进医院了。”

                      小姑子看着我的样子,神情诡异,半天憋出几个字:“怎么回事,好好的大喜日子,怎么进医院了。”

                      我脸涨的更红了,憋着摇头:“我也不知道,刚刚我们房间门口有人,耀宗好像很激动,我们回到房间,他就晕倒了。也可能是晚上酒喝多了。”

                      我想的很简单,只当耀宗是喝多了酒。

                      小姑子和婆婆相识看了我一眼,神情?#20102;福?#20004;个人立刻都住嘴了。

                      我看她们两人的样子,心底是狐疑的。

                      “婆婆,刚刚我和耀宗门口那人是谁!谁家的亲戚,我怎么没见过。”我低声的问了句。

                      婆婆目光更紧?#20102;福?#23604;尬的说了句:“应该是哪家亲戚的儿子。你也知道耀宗脾气好,和所有亲戚关系都好。应该是躲在里面想要闹洞房。我们家这边有这个习俗的。”

                      此时,我根本顾不上这个,满心都是耀宗的安危。

                      很快我父母也过来了。

                      一过来就开口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婆婆刚刚还咄咄逼人的,这会儿没等我妈?#26159;?#26970;,已经直接打断了:“亲家,现在发生什么已经不重要了,只要耀宗没事就好!”

                      我妈也没有再多问。

                      等医生出来的时候,我们一家人朝着他冲过去。

                      没等我说话,婆婆已经急切的问道:“医生,我儿子怎么样啊!”

                      医生意味深长的朝着我看了一眼,然后摇了摇头:“病人送来的时候已经不?#23567;?#21021;步认定是性亢奋过度而导致窒息,也就是你们说的作过死或者马上风!死者应该在之前服用过过量的壮阳药和过量的伟哥!你们?#24613;?#21518;事吧!”

                      听着医生的话,我不可置信的盯着他!

                      作过死!

                      过量的壮阳药和过量的伟哥!

                      没等我反应,脸上突然被婆婆甩了一巴掌。

                      我错愣的抬?#25151;?#21521;她,刚要张嘴说话,她污秽的话已经朝着我骂了:“你这个贱人,荡*。自己**,害死了我儿子。你给我儿子偿命。你这个不要脸的贱货。你赔我儿?#26377;?#21629;。自己不满足,还要我儿子?#38405;?#31181;药,你知不知道那种药多吃会死人的。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你还我儿子…….”

                      她一句一个贱货,一口一个**。

                      我终于从耀宗的死中反应过来了,伸手摸着被打肿的?#24120;?#25671;头无辜的看着婆婆:“我没有,我真的不知道耀宗吃了那些东西!我什么都不知道!妈,我怎么会让耀宗吃这种药呢?”

                      不等我的话说完,婆婆又反手朝着我一巴掌:“如果不是因为你,耀宗会吃这些吗?他会死吗?难道这种药他自己吃着玩的吗?你还我儿子的命来。你这个贱人,你这个荡*,没男人就要死的浪*货,你还我儿子,还我儿子……”

                      婆婆激动的朝着我吼着,拳头继续朝着我身上打。

                      看着已经断了气的耀宗,我解释不了一个字,因为这件事的确是和我有关,如果不是为了我,耀宗就不会…..

                      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会?#38405;切?#19996;西,也不明白为什么他突然会暴毙。

                      ?#30446;?#37240;痛的说不出一个字。

                      耀宗,你让我怎么办!这种事让我怎么解释,怎么说出口。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耀宗你死了,我怎么办,你让我怎么办?

                      “嫂子,平时看你保守、温和的,没想到你骨子里那么?#35828;矗?#23621;然为了自己,这么折腾我哥,现在我哥被你害死了,你现在满意了!我哥是因为你而死,你为了自己舒服,害死了我哥……?#27609;?#22993;子的话就像一把刀刺在我的心上。

                      我此时恨不得和耀宗一起死了算了。

                      ……

                      耀宗的丧礼,婆婆和小姑子都没有让我参加,她们甚至不让我进她们高家的门。

                      我只能回我父母家。

                      心底再多的委屈也只能往肚子里咽。

                      没人知道,耀宗的死,我比任何人都难受。他是我丈夫,虽没有山盟海?#27169;?#25105;愿意嫁给他也终究是爱他的。

                      他以这种方法死去,让我难堪而痛苦。

                      此时,电话突然响了。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