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70后大叔的二十年情路,那些708090的女孩

                      點擊:
                      有一句話:愛情永遠不會是你想象中的那樣。

                      中學篇 悠藍高一的時候家里發生了件大事,父母離異了。悠藍本來有一個幸福的家庭,父親有穩定不錯的工作,同時還與母親經營著一家生意比較好的飯店,但是這一切均在悠藍上高一的時候改變了。

                      父母的婚變一直是悠藍難以啟齒的,悠藍是最后一批70后,悠藍出生后備受關愛,父母的運勢不錯,從白手起家到逐漸步入小康富裕家庭,當家里生活逐漸變好 后,一些不好的事情也滋生出來了。悠藍無法去評價父母的婚變,但是在悠藍心中知道,是母親對不起父親,看上了家里的司機。盡管悠藍做了很大努力,還是沒有 阻止父母的婚變。

                      父母離婚后,母親與司機選擇在悠藍讀高中的城市安定下來,悠藍是在老家讀的高中,一個濱海小城市,之前初中都是在父親所在的工作城市。

                      父母的離異在那個小城市引起了不小的轟動,主要那個司機是悠藍老家本族的哥哥,這在這個傳統的濱海小城簡直瞬間成了飯后余資,不過都知道這么件事,極少有人知道是悠藍的父母。

                      這個小道消息之所以傳播這么廣,得益于悠藍的伯伯與大姨均是這個小城的名人,悠藍伯伯算是最早發家的那種人,在87年左右就積累了七位數以上的銀行存款, 好像那個年代有錢都不是什么好事,早發家那批人貌似都經不起金錢的考驗,不過令悠藍不解的是在悠藍這個大家庭,都是女性做出了另外的選擇,悠藍的伯伯在悠 藍七八歲時,遭遇了人生的重創,那個年代跑銷售有能力,就代表著巨額金錢。

                      銷售業績一般提成均在百分之二三,這就意味著你銷售業績能達到一千萬,那你就能提成二三十萬。而悠藍的伯伯與大姨均在銷售上展現出了極高的能力,在那個濱海小城,兩人連年都是什么五一代表什么的,悠藍記不清楚了,反正年銷售業績都在三四千萬以上。

                      悠藍的伯母在悠藍七八歲時,帶著悠藍伯伯的家當與女兒隨一個廚師跑去了澳大利亞,好在是所有存款,二百萬左右,這個數字在那個年代的購買力悠藍就不形容了。

                      本來悠藍的伯伯與大姨在當地算是名人,加上那個年代離婚率較低,小城又民風傳統,這件事是率先讓悠藍家被小城的人所熟知。

                      至于當地民風傳統到什么地步,一件事可以說明,當悠藍伯伯回到家里知道這件事后,只能放棄那用心經營的銷售網,變賣了兩套房產,帶著兩名銷售骨干,遠赴新 疆去另謀發展。得益于伯伯的這件事,悠藍的父母雖然是在悠藍父親的工作城市長期居住,在悠藍家鄉算是名聲不顯,兩地相隔二百公里,但是當悠藍父母離婚后, 這個消息還是如星星之火般點燃了這個小城,大意是悠藍伯伯家再出新聞,弟弟也離異了,妻子看上了本家族內侄子。

                      悠藍當時并不知道,這些事情對自己將來會造成一種什么影響。
                      悠藍的家庭劇變讓他陽光開朗的性格逐漸向內向憂郁轉變,高二第一學期悠藍碰到了自己第一任正式女友霞。
                      高二分了文理班,悠藍進入了理班,悠藍的族內哥哥與嫂子在這所重點中學任教,悠藍也獲得了高二班主任的特別照顧,大家或許在網上能找到一張教室桌位分布示意圖,悠藍的位置就是vvip那種,正對講桌中間那排第一張桌子。

                      初次見霞的時候悠藍是好奇所致,那時悠藍的后面左右桌子均為女生,同桌也是女生,悠藍算是全班僅有的男女同桌。

                      霞在悠藍的左邊,也是第一排,悠藍的家鄉一個班級大約接近八十名學生,五排課桌。新分班悠藍的后面是悠藍初中到高一的老同學麗,同時也算悠藍所在中學的四 大校花之一。這四大校花是否貨真價實,樓主只想說其中之一現在已成為國內大腕,而且稱她為某某爺,不過這位爺貌似初中就離校了,去了藝術學院。悠藍現在不 知道的是麗將來成為了自己第二任女友。

                      霞的長相極其普通,悠藍同桌,左面鄰桌,右面鄰桌,后面桌子一共七名女生,霞的長相中肯說也就是倒數第二,悠藍還是繼承了母親的一些優點,少年時期算是長相不錯的男孩,加上學習不錯,很快四周女生就和悠藍關系親密了,唯獨只有霞例外。

                      霞可能是極其缺少自信,在94年那會,青春期叛逆不算嚴重,市場經濟也一片繁榮,好多女孩子都開始花枝招展,而霞卻著裝極其普通,令悠藍好奇的是,初次見霞,剛分好桌位,三個小時多,悠藍愣是沒看清霞的容貌。

                      霞這三個小時一直低著頭看書,新分的班級,班主任為了讓大家彼此熟悉,上午沒有課程,悠藍僅用一個小時就與周圍各個學姐打成一片,(悠藍上學早,還跳了一 級小學,為了趕上最后一批初中三年制,這個導致悠藍比同級學生要小兩到三歲,這個差距在高中沒什么,到了大學那就是致命的),而三個小時后,霞依然沒有抬 起過頭,靜靜的坐著。

                      少年的好奇心驅使悠藍開始關注霞,霞穿著很普通的衣服,長長的頭發,悠藍在想,這一定是個羞澀的美女咯,恩,是的。

                      三個小時的時間不長,但是耗盡了悠藍的耐心,最后悠藍終于忍不住了,伸手拍了拍了霞的桌子,
                      “哎,你叫什么名字啊?”

                      霞很詫異的抬起了頭,悠藍一下失望至極,太普通了,丟人群里絕對找不到的那種。
                      “我叫霞!”女孩盡管很驚訝,還是羞澀的笑了笑。
                      悠藍心思玲瓏,很快就明白了,霞是因為長相普通,成績也普通,所以這是個缺乏自信的女孩子。盡管那時悠藍沒有什么愛情經驗,異性經驗,但是畢竟腦瓜在那擺著。但是悠藍沒想過的是,那個年代,前幾排桌子要么是學霸,要么是家境厲害的,霞能坐在那里,必有故事。
                      悠藍算個心地善良的男孩子,自從初次認識霞后,并且對她有了定性后,悠藍總是有事沒事的找霞搭話,因為霞周圍都是些厲害女孩子,顯得霞格外可憐。
                      高二某天,悠藍與小伙伴們從教室外回來,看到自己桌子周圍幾個女孩子在吃火腿腸,貌似94那會火腿腸都是良心腸,肉質好,價格高,好像是1.5元。1.5元在94年的購買力等同于現在的十倍不止。悠藍回到座位上不客氣的問道:
                      “誰的火腿腸?”(在班級里,如果周圍四五個同學吃著同一種食品,必定是一個人拿出來分享的,這基本算定理吧)
                      周圍女生指了指霞,悠藍頓時樂了,毫不客氣的轉頭問霞:

                      “我的呢?”(悠藍可以自詡是全班與霞關系最好的,說話最多的。無視性別)
                      霞的臉蛋一下紅透了,結結巴巴的說道:
                      “沒有了,都分了!”
                      悠藍一下不高興了,頓時哼了一聲把臉轉了過去。(其實是霞打算打給悠藍的,被眾學姐搶先分食了)火腿腸那會畢竟算高端食品啊,雪糕冰淇淋那會也不過兩毛五毛的,倒也不能算悠藍小心眼。

                      “那個,我明天帶給你好么?”霞小心翼翼的說道,也沒有解釋。
                      “帶幾個?”悠藍氣沒有消。
                      “你說吧!”
                      “一箱!只給我自己!”悠藍隨口而出。其實悠藍是開玩笑的,當時火腿腸貌似就兩種,一種是小的,75克,一種是大的,150克,好像都是漯河出的,記不得了。一箱就是50根還是一百根,最低十多斤。其實悠藍只是氣憤難為霞而已。
                      悠藍沒有注意到的是霞用心點了點頭。
                      第二天早自習,那個年代啊,學生是真苦逼啊,悠藍記得晨跑是五點,五點半早自習,七點下早自習吃飯,晚上晚自習高一二是三節,到八點四十,高三是四節,到九點四十。簡直是在虐殺祖國各類花朵。

                      晨跑是住宿生必到的,霞是走讀生。晨跑結束后回到教室,早自習還沒開始,陸續走讀生走進教室。悠藍正在看著書,突然一個重物墜落到自己的桌子上,一看是一個書包,書包的主人霞累的氣喘吁吁的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什么啊?”悠藍納悶了,這尼瑪你的書包放我桌子上做什么?
                      “給你的啊,你要的!”霞小聲的說道。
                      悠藍疑惑的打開書包一看,“我去!”一書包火腿腸。
                      “那個書包裝不下一箱,等你吃完了我再給你帶!”霞小心翼翼的看著悠藍的臉色。
                      悠藍徹底被雷到了,這霞可真實心眼。這么多火腿腸,目測最少三十根,至少十斤。
                      不過一種莫名的幸福感在悠藍心中蕩漾起來,當然四周幾位學姐也敏感的捕捉到了這包火腿腸,嚷嚷著要分,悠藍大氣的每人分了兩根,還不忘說道:“這是我分你們的啊,跟她沒關系!”
                      火腿腸事件后,班上開始盛傳悠藍與霞的緋聞,不過這種緋聞悠藍根本就不在乎,而且也站不住腳,沒幾天就自動消亡了,主要原因是任何人都覺得悠藍與霞根本就不匹配。
                      那個年代一周一般學生的零花錢在兩到三五元,悠藍一周零花錢平均在十五到二十。個別早期土豪幾百就不提了。

                      那個時期男孩子的最大特點是一到周四基本身無分文,而且那個時期早戀的很多,但和現在的早戀絕不能相提并論,那個年代最多是晚自習之間的休息時間趁黑去操場拉個手,牛氣的親個嘴,在現在看來簡直是純情的一塌糊涂。不過也有奇葩早熟的,反正悠藍是沒見過,只是聽說過。

                      后來悠藍總結了一點,其實那個時期的早戀還不如說是純真版吃軟飯。前面說到男生花錢大手大腳,到了周四甚至周三就開始身無分文,當然飯是有的吃的,那個是一月一交。那么周三周四后,有女友的和沒女友的就太好分別了。那個年代是沒網吧的,只有街機。

                      街霸,三國,麻將機什么的,大家耳熟否?而且最主要的是那會悠藍還學會了抽煙,其實悠藍抽煙這個事挺搞笑。

                      悠藍在初三的班主任是以嚴厲著稱,現在悠藍班上比如麗啊,幾個人就是和悠藍一同升上高中分在一起的,初三班主任是悠藍的族內侄子,在山東特別是那會,輩分這個東西可不是隨口叫叫,那是禮節,地位。

                      初三班主任姓姜,教學成績那是牛的一塌糊涂,究其根本還是一個字,嚴。再調皮的學生,在姜老師的淫威下也得夾著尾巴做人。舉個例子,當初那種凳子腿,姜老師用斷了無數根。可到悠藍這,問題來了。

                      最早發現這個奇聞的是悠藍的同桌宗宗,新疆建設兵團的,悠藍是初二下半年轉過來的,到初三班上還有幾個悠藍不認識的,熟悉關系好的也不多。

                      那是一個晚自習,整個班級都在靜悄悄的學習,就是再調皮不愛學習的學生也得拿本書老實的坐著裝相,因為這節晚自習是數學課,代表著班主任會來巡查的(班主 任是教數學的)。悠藍昨天和幾個好朋友晚上打游戲機了,順便住在了好朋友家,當天精神不大好。晚自習開始不到十分鐘,悠藍就呼呼大睡了,班主任姜老師在窗 外很容易就發現了埋頭苦睡的悠藍,頓時從教室外緩緩走了進來,進來首先是在最前排同學那拿了一個圓規,鋼制的。班主任對待課堂睡覺的學生也就兩部曲,先是 用鋼制圓規在你胳膊上方一到兩尺高空放好,松手,自由落體運動。然后睡覺的學生就伴隨著“啊”的一聲跳了起來,醒了,好,前面提過的凳子腿上場了,一般是 十下,這個是有規矩的。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