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人間地獄

                      點擊:
                      最近網上出現很多關于鬧洞房的新聞,我也不知道真假,不過說實話,這些都還沒我當時參加婚禮時鬧得嚴重。
                      結婚的是我表哥,我兩關系比較鐵,所以他結婚就請了我去當伴郎,也正是因為如此,我親眼目睹了我這輩子見過的,最荒唐的一場婚禮,以至于到了最后,喜事變成了喪事…

                      第001章:秀秀

                      最近網上出現很多關于鬧洞房猥褻伴娘甚至是新娘的新聞,我也不知道真假,不過說實話,這些都還沒我當時參加婚禮時鬧得嚴重。

                      結婚的是我表哥,我兩關系比較鐵,所以他結婚就請了我去當伴郎,也正是因為如此,我親眼目睹了我這輩子見過的,最荒唐的一場婚禮,以至于到了最后,喜事變成了喪事。

                      表嫂和我表哥是大學時候認識的,不是本地的,所以結婚的時候,除了家人外,就只帶了一個伴娘回來,那伴娘叫秀秀,挺漂亮的一小女生,聽說是我表嫂的學妹,關系特別好。

                      第一次看到秀秀的時候,我還挺驚艷的,甚至琢磨著想去追求她,不過小女生可能是到一個全陌生的地兒,臉皮有點兒薄,說句話就面紅耳赤的,特可愛。

                      婚禮前一天,我們四個人聚在客廳,討論起明天鬧洞房應該怎么解決,秀秀挺害怕的,因為我之前偷偷和她說過,我們這鬧洞房鬧得比較兇,伴娘肯定是要被揩油的,所以到了那天晚上,她就有些害怕了,說想回家。

                      到這時才說要回家,我表嫂肯定也不樂意啊,就說鬧洞房的時候,也就人多點,其實沒啥的,要到時候有人欺負秀秀,她第一個不樂意。

                      好說歹說,秀秀才答應了我表嫂,現在想想那天晚上我表嫂說的話,我是真想一個巴掌抽過去,說好的保護別人呢?說真的,結婚那天,要不是我表嫂,事情不會鬧得這么大,以至于到了最后變得不可收拾。

                      第二天結婚的時候,秀秀也好好打扮了一下,說真的,她長得比我表嫂漂亮多了,而且看起來很清純,跟朵小白花似得,有種特有的氣質,和我表嫂站一塊,不知道的人甚至會以為是秀秀結婚。

                      我都看的唇干舌燥了,來的那些賓客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我們四個人去一桌桌敬酒的時候,好幾桌都開始鬧起來,非得要秀秀喝點酒,她喝了一口紅酒,臉就紅了,一看就不大會喝,還是我給她擋下來的,不過她還是喝了不少。

                      到婚禮結束的時候,一群人就準備鬧洞房了,等那些鬧洞房的人跑到新房前的時候,我表嫂就說自己懷孕了,讓人別鬧自己。

                      我一聽就有些不對勁,因為我表嫂這話就是把秀秀往火坑里面推,鬧洞房不鬧新娘,那不就只能鬧伴娘了嗎?更何況我知道,表嫂根本沒懷孕,她這么說無非就是不想自己被鬧得太難看。

                      秀秀喝的有些昏昏沉沉的一下子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人把她和我表哥兩個人給拉到另外一個房間里面去了,把我和表嫂關一塊兒。

                      看秀秀被拉出去了,我這心里也有些擔心,連忙問表嫂,“嫂子,你不是說要有人鬧秀秀,你第一個不同意嗎?怎么看著她被拉走了啊。”

                      表嫂橫了我一眼,“客套話你也信,結婚不鬧得熱鬧點,那我這婚不是白結了嗎?再說了,你以為她有多干凈啊,在學校里面的時候,男朋友那是一個接一個換,不用擔心她!”

                      我給表嫂的話聽懵了,要知道前些天,我和秀秀聊天的時候,她還說自己最好的朋友就是我表嫂了,沒想到這時候我表姐居然說出這樣的話。

                      我就有些急了,我是知道我們這習俗的,鬧洞房的時候,別說是伴娘了,有時候鬧大了,新娘被威脅都很正常,所以就有些想出去看看。

                      結果我剛走一步,就被表嫂拉住了,“鬧洞房的時候,伴郎是不能走出新房的,不然不吉利。”

                      這是我們這的習俗,鬧洞房的時候,伴娘和新郎一屋,新娘和伴郎一屋,本來是分開來鬧的,結果我表嫂說自己懷孕了,人全跑隔壁去了,加起來都快二十人了。

                      就在我猶豫要不要出去的時候,表哥從隔壁房間里面跑出來了,跑出來的時候,特狼狽,身上都被脫得只剩下內褲了。

                      結果我表哥剛跑出來,房間里面就傳出來一道慘叫聲。

                      “媽的,這群小兔崽子真會鬧,不行,秀秀還在里面,我得去把她拉出來,人遠道而來,總不能讓她被人侮辱了。”

                      表哥說著就又想往回沖,但被我表嫂給拉住了,“慌啥啊,那都是你朋友,能鬧多大,最多被摸兩下了不得了,咱們結婚,總不能給來賓臉色看吧!”

                      我表哥還想往里面走,結果我嫂子臉色就下來了,“早覺得你上學那會兒就老瞄著秀秀看,你是不是喜歡人家!”

                      這時候我哪里還不知道表嫂的想法,她找秀秀來,就是想看秀秀被鬧的,這就是個賤人,也不知道我表哥眼睛咋瞎的,居然找的這種女人當老婆!

                      被表嫂這么一說,表哥也不好意思過去了,這時候隔壁房間里面傳出來大哭聲,我慌了,該不會真出事了吧!

                      我趕緊跑過去,我表嫂還想拉我,我都已經知道她目的了,這時候看到她就覺得惡心,直接把她給甩開了,用力大了點,直接把她給甩地上去了。

                      跑出去后,隔壁秀秀的哭聲都已經沒了,我急壞了,推了兩下門,沒推開,看了下四周,正好廚房那邊放著把大鐵錘,我跑過去拿著鐵錘對著門咣咣咣的就開始砸了。

                      因為聲音有點大,門里面的人也沒啥動靜了,等我把門砸開后,里面的人一臉心虛的出來,帶頭的幾個還推了我一下,說我干嘛呢,擺臉色看啊。

                      然后我姐夫過來道歉,好說歹說,人才全散了,這時候我才看到屋里面的情況,秀秀身上穿的禮服早被撕光了,身上很狼狽滿是淤青,見人都走光了,秀秀這才踉踉蹌蹌,滿眼空洞的站起來,站都站不穩,我這才發現她白嫩的大腿上居然掛著一條鮮紅的血跡,而且大腿深處,還往外流著白色粘稠液體。

                      我哪里還不明白發生了什么,沮喪的大叫了一聲,連忙脫了外套上去裹她身上,這會兒她才好像回過神來,大聲的在那哭。

                      這會兒我表哥和表嫂也道完歉進來了,表哥看到這一幕,也懵了,沒想到這鬧個洞房,既然把秀秀的第一次都給鬧沒了,這回可真沒法做人了!

                      就在我想著怎么安慰秀秀的時候,我表嫂就不樂意了,給秀秀來了一句,“今天我結婚好不好,你這大哭大鬧的,跟奔喪似得,這點事情都做不好,早知道不叫你來了!”

                      我本來就憋得一肚子火,被我表嫂這么一說,也有些惱了,不管什么親戚不親戚了,上去一巴掌過去,“你他媽的長沒長眼睛啊,這時候還說風涼話,也不知道我哥咋看上你的!就你這種賤貨,倒貼給老子上老子都不要!”

                      表嫂就在那邊哭邊罵,而秀秀也不哭了,默默的起來回房間去了,我想上去安慰安慰,被我哥拉住,說這時候讓她一個人冷靜冷靜吧。

                      婚禮就這么不歡而散了,我和表哥也得去處理接下來的事情了。

                      處理事情的時候,我腦子里面亂糟糟的,沒想到時期居然會鬧到這種地步,一邊處理,一邊琢磨著回頭怎么去安慰秀秀好,實在不行,到時候我就和她說嫁給我得了,反正我也沒啥處女情結,不然她這不是完璧之軀,回頭多不好嫁人啊。

                      我腦子里面一直在胡思亂想,想著對秀秀負責完后,一定要對她好,不會嫌棄她,整理完事情都晚上六七點了,馬上要吃晚飯了,嬸子就去樓上打算叫秀秀下來吃飯,結果剛上樓打開房間,她就被嚇得大叫起來。

                      我跟表哥連忙朝著樓上跑,等跑到秀秀房間的時候,我也不由得被嚇得瞳孔一縮。

                      秀秀自殺了!

                      穿著換洗的那件紅色的伴娘服,安靜的坐在房間的沙發上,用房間里面裹著紅布的剪刀死死的卡進了自己的喉嚨里面,鮮血從喉嚨里面流出來,滿地都是。

                      死了明顯是有段時間了,流出來的血都有些發黑了,我因為害怕,身體變得冰冷冰冷的,手腳不停的發抖。

                      不是怕事兒,也不是怕尸體。

                      而是秀秀那雙到死都睜著的眼睛!

                      那是一種怎么樣的眼睛,我不知道如何用文字去形容,因為那太震撼人心了,一直到現在,我都沒法子忘記那種眼神。

                      在那雙眼眸中,我看到了無盡的怨恨!

                      死了人這可是大事兒,尤其這事兒還發生在我表哥婚禮上,當時就炸了鍋,本來還在那不停埋怨秀秀的表嫂這會兒也被徹底嚇傻了,沒想到事情給鬧得這么大。

                      只是這時候的我只顧著震驚,還不知道,秀秀死后,那些之前參與鬧洞房的人,非但沒有反思,反而做出了比之禽獸還要不如的行為!

                      也正是因為如此,才將事情一步步的推到了如今這種不可收拾的局面。

                      第002章:怪事

                      不知道為什么,看到秀秀的尸體后,我心里的愧疚和憤怒也開始彌漫開來,看到表嫂來了,上去直接按住她,紅著眼睛開口大吼,“你不是說要保護她的嗎?你保護到哪里去了?”

                      “我也不想這樣啊,我不知道她會這么脆弱啊……”表嫂被我一吼,也沒之前那副刁蠻勁兒了。

                      這時候嬸嬸上來把我拉開,“你罵她有啥用啊,現在當務之急是怎么解決這件事情。”

                      我心里雖然懊惱,但也知道嬸嬸說的是正確的,這時候應該先解決秀秀的死,這可不是死頭畜生,而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啊,搞不好我們這些人都要完蛋。

                      都說人多主意多,很快,嬸嬸就打電話把村子里主事的人都給叫過來了,我們這村子不大,也就三四十戶人家,全是同姓的,都帶點兒血緣關系在里面,所以也沒有啥避嫌不避嫌的。

                      等人到齊了,一群人商量了一下,決定把這事情給隱瞞下來,要知道那些鬧洞房的人大多都是我們村的一些年輕人,有些還是老一輩的,真把事情捅出來,那大家可都吃不了兜著走了。

                      我心里雖然不樂意,但我也是村子里的人,總不可能把自己的親戚都往火坑里面推吧,也就沒反對,坐那紅著眼睛,腦子里一片迷茫。

                      事情最后確定了,村子里的人打算把秀秀的尸體給處理一下,弄到山上去找個地兒埋了,等過兩天,再報警,說秀秀一個人進山里,沒出來,讓警察進去找,到時候全村人統一一下口徑,警察那邊估計就按失蹤人口來處理了,到時候秀秀家人來,也好處理!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