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地府我開的

                      點擊:
                      意外之下得到了神秘地府,成就新一任閻王的葉凡,驚訝發現,原來各種歷史名人,乃至是傳說中電影動漫里的牛人,都能拉到現實里成為他的手下。這不,身穿反浩克裝甲,領著一群X戰警、陰陽師、神將乃至是漂亮妹子的葉凡,真真是牛大發了。更有齊天大圣親身附體,手握金箍棒,橫掃諸天!

                      第1章 這碰瓷的技術,高!

                      葉凡感覺自己這輩子真的不算白活了。!

                      個月,他又一次的完成了人生的一個小目標,賺了一百個億。

                      前幾天,銀聯儲的大佬邀請他共進晚餐,只求他不要喪心病狂的引領又一次世界經濟危機的到來。

                      在剛剛,他很無情的甩了當年大學時期和他青梅竹馬,有著山盟海誓的女朋友,嗯,甩的很無情,甚至于還對其在言語進行了諸多的羞辱,緊跟著是永遠不再見的那種。

                      “哥們,哥們,醒醒,醒醒,我們這都打烊了,那個,帳結了吧。”

                      一家蒼蠅館子里,店老板推了推連吃小龍蝦都恨不能將蝦殼里的汁水吸的一干二凈,打扮的卻是斯斯的葉凡。

                      不過這時候的葉凡心情可不怎么好,為什么夢境和現實總是有著極大的差距呢,這晚了好不好,做個幸福的美夢也要被人打攪,太不舒坦了。

                      “那個,你這總共消費了一百零一元,你看看對不對,我們這店小利薄的,但看在你剛剛被女朋友給甩了的情況下,那一塊我們不要了。”

                      店老板拿出賬單來,放在了稍稍有點清醒,臉皮不算太厚的葉凡面前。

                      “那個,醒酒湯有沒有,沒有的話,給我杯可樂也成。”

                      葉凡抹了一把臉,臉頰還摻雜著淡淡的淚痕,被他一呼啦下,倒是看的不甚清晰起來。

                      “有的有的,給。”

                      將店鋪都收拾干凈了,等著打烊的老板娘飛速的把一瓶可樂送了過來,一邊還不忘打量一下這小伙子,嘀咕著:“長得不錯,是沒錢,剛剛那小丫頭也太勢力了,小伙子啊想開點吧,現在的小姑娘不都這樣么,認錢不認人,拜金的很。”

                      “嘟囔啥呢,去去去。”

                      老板不悅的瞪了老板娘一眼,浪費了一瓶可樂!

                      見老板娘訕訕一笑,他才看著葉凡,說道:“小伙子,結賬吧,這可樂當送你了,一百塊。”

                      灌了一口可樂的葉凡,點了點頭,從皮夾子里拽出了一百塊拍在了飯桌,這才拎著新買沒多久的公包,耷拉著腦袋走出了這家蒼蠅館子。

                      “老婆子收拾下,咱們也該回了。”

                      身后店老板催促著老板娘收拾著,外面的葉凡,拎著一罐可樂和新買沒多久的公包,一臉惆悵的走在略有些陰暗的街道,渾渾噩噩。

                      “說什么山盟海誓,說什么青梅竹馬,都他喵的扯淡。”

                      一向斯,不喜歡動粗的葉凡,若不是感覺可樂罐子里還有半拉沒喝,恐怕早將其丟飛出去了。

                      “這才畢業小半年,我葉凡是沒家境,沒錢,沒地位,可那又怎么樣,莫欺少年窮,風水輪流轉,指不定哪天我發了。”

                      “說什么只是看我長得不賴,拿我當炮友,什么感情都是鬧著玩的,現實點,去你大爺——”

                      “老子一個月的零花錢不過千八百的,為了給你買個腎機,老子省吃儉用勤工儉學兼十幾分差,換來的是什么,是你的一句呵呵,還什么現在都更新換代了,腎6已經過時了,流行腎7了,我去尼美——”

                      “寧座寶馬車哭,不座自行車笑,怎么不哭死你——”

                      嘟嘟囔囔走了一大段黑路,葉凡感覺自己的心里好受了點,可他又感覺自己很可笑,一個大老爺們的,不是一段幾年的感情嗎,有什么放不下的。

                      可往昔的記憶碎片像是幻燈片一樣,不停的在他的腦海里閃爍著,回放著,揮之不去,抹不掉。

                      “老子怎么這么多愁善感的,又他喵的流淚了。”

                      說到底,終究是幾年的感情,哪里是能說放放的,他葉凡可沒她辛筱琪那么無情。

                      十字街口,一道身影忽然朝著走起路來有點踉蹌的葉凡撞了過來。

                      咔嚓——

                      一聲脆響,一個不大的雕塑跌落在地,摔破了一角。

                      “我的家傳寶,我的家傳寶啊,混蛋——你撞掉了我的家傳寶,賠錢,賠錢——”

                      聲嘶力竭的咆哮,將還有些醉意的葉凡叫的清醒了些,他身體猛地一抖,坑爹呢,什么家傳寶?

                      不顧那人使勁拽著他的胳膊,葉凡低頭看了一眼過去,只看到地一尊黑不溜秋的閻羅象底座摔碎了,雖說做的栩栩如生的,但這玩意怎么也不值個錢吧,這是花鳥古玩市場里的次品貨,用來忽悠人的。

                      “我說大哥,你別坑我啊,我剛剛失戀好不好,現在你還慘。”

                      葉凡見這撞他的人一臉的激動,解釋道:“剛剛明明是你撞得我,這,這事怎么能賴我。”

                      “我什么時候撞的你,明明是你這家伙喝的醉醺醺的往我懷里撞的,哦,你是看我一個人勢單力薄吧,你想欺負我——”

                      欺負你?

                      葉凡打量了一下面前這位,身高起碼一米八三開外,身強體壯的,哥們我才一米七六,瘦的還跟個猴似的,大哥,搞清楚,誰欺負誰啊!

                      可不等這家伙話音落下,這黑漆嘛唔的路邊真的是見了鬼了,不大會的功夫出來了好幾個人,一臉的鄙夷,沖著他指指點點的。

                      “撞壞了人家的傳家寶,還喝了酒,這小子人品不行啊。”

                      “是,撒酒瘋,人家指不定要靠著這傳家寶救命呢。”

                      “看這小子人模狗樣的,誰曾想是個二賴子,還想賴賬。”

                      “怪不得被女朋友給甩了,活該!”

                      “呸——”

                      哪跟哪啊!

                      聽著路人的喧囂,葉凡忽然想到了一件事,他貌似被碰瓷了。

                      雖說碰瓷多數都是老人碰車,可這幫家伙似乎玩的更溜啊,直接用贗品來碰瓷了,玩的這么高大尚真的好嗎,太欺負人了。

                      “要不,找警察?”

                      葉凡試探性的說了一句,掏出自己那臺老式的能當磚頭用的諾基亞要報警,順帶著也讓這幫家伙見識一下,他到底有多窮。

                      “報什么警啊,這大晚的,小伙子要不這樣吧,賠錢吧,我這傳家寶也不算多值錢,但看你也沒什么錢,要不這樣,不多,五千塊!”

                      那起初撞人的家伙,和周圍的不少人,皆都是一臉鄙夷的看著還在用諾基亞磚頭的葉凡一眼。

                      穿的斯斯的,怎么這么窮!

                      “五,五千——”

                      葉凡下意識的緊了緊自己的公包,那里是他這兩個月的實習工資,正好五千塊,還想給父母寄回去,剩下的交房租,之后的在想著自己的生活費呢。

                      這要是交出去,他接下來的日子可怎么過。

                      人群里有眼尖的,察言觀色的本事倒是不小,沖著自己的同伙劃了下葉凡的手提包。

                      “小伙子,這可是我的傳家寶啊——”

                      “你干什么?你在這樣我可叫了,我要報警!”

                      “報啥警啊,這么大晚的勞煩人家可不好,你說是不?”

                      “是,小伙子,賠錢吧,看你斯斯的怎么這么墨跡!”

                      “你們這是明搶,我,我跟你們拼了!”

                      “哎呦,不錯啊,還想動手?”

                      “動手怎么的,錢是我的,明明是你們撞的我——哎呦——你們這是明搶——臥槽——”

                      一個人怎么可能會是四五個人的對手,哪怕葉凡夢里把自己當成了超人,可現在他也只能眼巴巴的看著這幫強盜,這幫有點高大的古董碰瓷團伙,將自己的手提包奪走,打開,順帶著搜刮完了里面最后一毛錢。

                      除了這些,他們還幫他開了瓢,鮮血順著臉頰滑落。

                      “得了,這傳家寶送你了,走了哥幾個,瀟灑去,哈哈哈——”

                      “咱們去小貝家那吧,聽說來了個不錯的姐妹,很不錯哦!”

                      “成,去小貝家。”

                      帶著怨念,憎恨,憤怒,葉凡目送著這幫家伙這么大搖大擺的走了。

                      報警,有用嗎?

                      手機都被摔碎了,拿什么報警!

                      有些苦澀的撿起了地的公包,準備離開的葉凡,但心里還是有些怨念的看向了那個摔破了底座的閻羅象。

                      抓起地的閻羅象,葉凡并沒有注意到,自己那被開了瓢的額頭有鮮血灑落在了閻羅象。

                      “你,值五千,我去尼美——”

                      惡狠狠的將這閻羅象甩飛出去的葉凡,這才吁了口氣,一臉惆悵的朝著出租屋走過去。

                      嗖——

                      起初被葉凡起碼丟出好遠的閻羅象也是見了鬼,從天而降,好巧不巧的砸在了他的腦門,這一砸,連帶著他的人都沒影了,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

                      第2章 地府我開的

                      “地府重建系統開啟……”

                      “成功檢測宿主葉凡,綁定……綁定身份閻羅王。 ”

                      “綁定成功。”

                      “地府生成……地府生成完畢……請宿主查收。”

                      “誰?”

                      迷迷糊糊,葉凡掙扎著從地爬了起來,腦袋還有點暈乎乎的,聽到耳畔傳來了古怪的聲響,一臉的郁悶。

                      什么情況,難不成失血過多了,暈過去又做夢了?

                      可是他記得自己暈迷前,貌似被什么砸了腦袋!

                      “本系統為最為偉大的天道親自制作,鑒于宇宙一片混亂,在無地府可言,為了彌補天道之不足,應運而生,特此呈現。”

                      充斥著麻木的電子音在腦海里呈現,葉凡一個鷂子翻身,哎呦,我的老腰——

                      從地迷迷糊糊爬起來的葉凡,一邊拽著有點酸疼的腰部,一邊聽著腦海里那高大尚的自我吹噓,一時間有點懵。

                      “宿主為本地府終生掌權者,請宿主為了成為一名合格的閻羅王殿下,努力吧!”

                      好二的臺詞。

                      “不是,你說我是閻羅王?”

                      葉凡整個人都不好了,難不成哥們掛了!

                      麻麻,我還沒有盡孝,原諒兒子吧,大姐,我看不到你出嫁那天了,老爸,以后少喝點酒,對身體不好啊。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