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肤
                      字号

                      霸道鬼夫别缠我

                      点击:
                      因为八字命格,我莫名其妙地结了冥婚。那鬼夫俊美无双,却也霸道无耻,将我吃干抹净后,竟还对我说:“?#31455;?#23376;活着的时候,多少女人想爬我的床,死后又有多少女鬼想爬我的棺。

                      第1章娘子,我们洞房吧

                      “娘子,我们洞房吧。”
                      眼前的男人,一身红色?#25165;郟?#36523;形修长,宽肩窄腰,皮肤白皙,脸上每一个五官,都宛若精雕细琢的工艺品,完美得挑不出一丝缺陷。
                      面对如此俊美的人,我却只觉得胆战心惊。
                      这是哪?
                      为什么好像是古代结婚的喜堂?
                      洞房?
                      什么洞房?
                      我根本不认识你啊!
                      我害怕得想要后退,可身体仿佛被什么看不见的力量禁锢住?#35805;悖?#31455;然动弹不得。
                      这时,那穿着?#25165;?#30340;美男嘴角一弯。
                      “好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娘子,我们可别浪费了。”
                      低沉悦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眼前的景象突?#33618;?#31946;起来。
                      整个人,坠入一片黑暗之?#23567;?br /> 冷。
                      ?#32654;洹?br /> 全身冷得仿佛处于冰窖之?#23567;?br /> ?#24742;?#31946;糊之间,耳边突然响起一个清冷的声音。
                      “容家人是在跟我开玩笑吗?竟找了这么个黄毛丫头?#20426;?br /> 那声音低沉悦耳,语气里明显带着不悦。
                      谁?
                      是谁在我耳边说话?
                      我挣扎地想要睁眼,可身体仿佛不是自己的一样,动弹不得。
                      “模样虽说不上好看,但还勉强吃得下口,只是不知道味道如何。”
                      那声音再次响起,语气里多了几分玩味,我?#24202;?#21450;细细思索这话里的意思,唇上突然一冷。
                      那感觉,好像凉凉的果?#22330;?br /> 我忍不住微微张开嘴,想尝尝这果冻的滋味。
                      不想随着我张嘴,一个丝丝凉凉的东西,突然侵入我的唇齿之间。
                      那个冰凉的东西很灵活,轻轻划过我的舌尖,我虽在睡梦之中,却也经不起这样的挑逗,整个人微微战栗起来。
                      仿佛是我的反应逗乐了对?#21073;?#32819;边传来一阵轻笑。
                      “真是敏?#23567;!?br /> 蓦地,我感到自己的腰间也一冷。
                      那感觉,好像是一只手。
                      这下子,虽在睡梦之中,我也反应过?#24202;?#23545;劲了。
                      我轻微地挣扎了一下,不想腰间的那只手霸道异常,感到我的挣扎之后,更有力地禁锢住我。
                      我一下子动弹不得。
                      紧接着,那只手更放肆地在我的身上游走。
                      与此同时,我唇齿间的触感也没有消失,而是更深入地掠夺我口腔里的每一寸。
                      不知过了多久,那掠夺才终于结束。
                      我气喘吁吁之际,感觉到那股冰冷轻啄在我唇上,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26263;却?#29702;完容家的事,再好好收拾你。”
                      话落,我身上所有的冰冷迅速抽离。
                      “啊!”
                      我尖叫一声,从床上跃起。
                      白灯亮得晃眼,眼前是熟悉的宿舍。
                      “浅?#24120;?#20320;怎么了?#20426;?br /> 耳边响起熟悉的关切声,我转过头,就看见室友罗晗正一?#36710;?#24515;的看着我。
                      我?#35835;?#22909;几秒种,才反应过来。
                      原来是做梦……
                      不仅梦见和一个美男成亲,还梦见那种少儿不?#35828;?#19996;西?
                      舒浅啊舒?#24120;?#20320;是不是会想男人想疯了!
                      我狠狠掐了?#35805;?#33258;己,抬头对罗晗笑道:“没事,就是做了个噩梦,吓到你了?#20426;?br /> 罗晗点点头,不疑有它。
                      我下床准备洗漱,可人刚站起来,差点一个不稳,直接摔到地上。
                      双腿之间,一阵剧痛传来,疼得我跌坐回床上。
                      我失神。
                      我这是怎么了?
                      不就是一个梦吗?难道梦里发生那种事情,现?#36947;?#20063;会疼?
                      怎么可能?
                      我咬着牙起来叠棉被,可棉被刚掀开,我就呆住了。
                      只见我天蓝色的床单上,竟有一块红色的血迹。
                      “来大姨妈了?#20426;?#32599;晗也看见了血迹,随口道。
                      我怔在原地,没有答话。
                      我例假明明前几天才结束,怎么会突然又来?
                      还有双腿间的疼痛……
                      我根本?#24202;?#21450;收拾脑海里的震惊,罗晗的声音又响起:“浅?#24120;?#20320;动作快点,过会儿是蒋女魔头的课,迟到可是要扣分的。”
                      我一下子被拉回神。
                      “什么?这都几点了?#20426;?br /> “都?#35828;?#21322;了。”
                      “shit!”
                      我顿时也顾不上那么多,火速地冲进厕所,梳洗完毕,背着书包和罗晗朝教学楼跑去。
                      刚来到教学楼底下,我和罗晗就看见前面人山人海。
                      大家似乎在围观什么,把进教学楼的门堵了个水泄不通。
                      ?#38712;?#20040;回事?都不上课了啊?#20426;?#25105;和罗晗两个挤了好久都挤不进人?#28023;?#19981;由抱怨。
                      “浅?#24120;?#32599;总!”
                      前方人群里突然响起熟悉的声音,我抬头,看见我的另一个室友,周晓敏,正努力穿过人?#28023;?#26397;我们跑来。
                      晓敏好不容?#20934;?#21040;我们面前,我?#22836;?#29616;她脸色惨白如纸。
                      “晓敏,前面发生了什么?#20426;?br /> 晓敏呜哇一声哭了。
                      ?#30333;扌小?#37049;行跳楼自杀了!”
                      我脑海里轰的一声,一片空白。
                      我们三个拼了命地朝人群里挤,费了?#25490;?#20108;虎之力,终于挤到人群的最前方。
                      只见教学楼下的平地一片血泊,血泊里躺着一具女尸。
                      白色连衣裙,还有勉强能辨认出?#37027;?#31168;面容。
                      我脸色?#35805;住?br /> 真的是邹行,我们宿舍的另一名室友。
                      四周的学生,看见邹行的尸体,都惊叫连连,胆小的女生甚?#37327;?#20102;出来。
                      不得不说,邹行死的很惨。
                      骨头全部都断开,软塌塌地趴在地上,十分扭曲,眼珠子都掉了一颗。
                      警察很快来了,围观的人群被遣散,?#25105;?#21462;消了,我、晓敏和罗晗浑浑噩噩地回到宿舍。
                      平日里温?#26263;那奘遥?#20170;天少了个人,总觉得阴森森的。
                      罗晗和晓敏太害怕,明天上午又没课,她们便准备回家。
                      “浅?#24120;?#20320;不回去吗?#20426;?#30475;我一动不动地坐在床上,晓敏忍不住问。
                      我摇摇头。
                      “你胆子真大。”她感慨。
                      我苦笑。
                      我哪里是胆子大,只?#36824;?#26159;不想回家罢了。
                      罗晗和我关系更亲近,知道我的难处,道:“浅浅你别担心,我俩?#31361;?#21435;一晚,明天?#31361;?#26469;了。”
                      我点点头。
                      ……
                      夜晚,我一个人躺在床上,辗转难眠。
                      过了好久,我好不容?#23376;?#20102;些困意,可?#24742;?#31946;糊之中,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
                      咚咚咚。
                      我顿时一个激灵从床上爬起来。
                      我迅速地拿起手机,时间刚好是半夜十二点。
                      我心里发毛。
                      半夜三更,谁会来敲我的门?
                      难道是我幻听了?
                      咚咚咚。
                      这时,门外又响起规律?#37027;?#38376;声。
                      这次我确定了,不是我的错觉。
                      ?#20843;?#22312;外面?#20426;?#25105;大着胆子开口,声音直打颤。
                      外面安静了片刻。
                      接着,门外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浅?#24120;?#26159;我,邹?#23567;!?br />
                      第2章半夜鬼敲门


                      我感到?#36824;?#23506;意,从脚底,一直升到头顶。
                      邹行?
                      今天才自杀的邹行,半夜来敲我的门?
                      我吓出一身冷汗。
                      “别恶作剧了。”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要那?#24202;?#25238;,“你到底是谁?#20426;?br /> 门外又是一片沉默。
                      接着,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浅?#24120;?#20320;怎么了?是我啊,我让你记得帮我留门的,你忘了?#20426;?br /> 我感觉浑身的血液仿佛都凝固了。
                      邹行上个月交了男朋友,晚上经常晚归,全宿舍我最夜猫子,所以她常常叫我给她留门。
                      不仅如此,门外这个声音,听起来的确很像邹?#23567;?br /> 一切看起?#26149;?#24773;?#20384;恚?#20294;这才是最可怕的!
                      因为邹行明明?#20011;?#27515;了!
                      我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还?#24202;患八?#32771;怎么办,门口的声音突然?#32769;?#22320;响起。
                      “咦,浅?#24120;?#21407;来你没锁门啊,那我进来了。”
                      我宛若跌入冰窖,全身发冷。
                      今天我的确好像忘了锁门……
                      我还?#24202;?#21450;?#26149;?#33258;己的?#20013;?#22823;意,就听见门?#36963;?#19968;声,开了。
                      窗外的月光洒进,黑暗之中,一个身穿白衣,浑身是血,体型扭曲的女人,站在我们宿舍门外。
                      我真的是忍得好?#37327;啵?#25165;忍住没有惨叫出声。
                      真的是邹行!
                      邹行看起?#26149;?#30333;天我看见的尸体?#33618;?#19968;样,唯一不同的是,我看见她的白裙底下没有?#29275;?#36523;体也在月光下有些朦胧。
                      她不是人。
                      是鬼。
                      邹行似乎没注意到我的惊恐,只是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开始整理桌子。
                      一切都如同她以往回宿舍?#35805;恪?br /> 我僵在床上,颤抖不已。
                      邹行终于发现了我的异常,转过头看向我。
                      她的脸血肉模糊,一颗眼珠从眼眶里掉出,挂在那儿,那样子真是说不出的可怖。
                      可她似乎完全意识不到自己的模样,对我道:“浅?#24120;?#20320;干嘛一直看我?我的样子很奇怪吗?#20426;?br /> 我差点脱口说“是”,但?#20040;?#26159;憋住了。
                      我默默地深呼吸好几口,才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以?#38712;?#39740;故事里看到过,有些人死了之后,魂魄意识不到自己死了,会继续自己日常的生活。
                      邹行现在看起来,好像就是这样。
                      可让我疑惑的是,邹行不是跳楼自杀吗?自杀的人,也会意识不到自己死了?
                      我正胡思乱想之际,邹行又开口了。
                      “晓敏和罗总呢?她们怎?#24202;?#22312;宿舍?#20426;?br /> 我看着邹行血肉模糊的脸,强作镇定道:?#20843;?#20204;今天有事回家了。”
                      我记得鬼故事里说,这种意识不到自己死?#35828;?#39740;魂,如果突然被人提醒自己死了,会?#30007;?#22823;变,做出疯狂的事来。
                      我可不敢冒这个险。
                      “哦。”邹行应了一声,就开始整理明天的书包。
                      我哆哆嗦嗦地从床上站起来,朝门外走去。
                      虽然邹行的鬼魂暂时没有危险性,但她就跟一个定时炸弹一样,我可不想?#36864;来?#19968;室。
                      “这么晚了,你去干什么浅?#24120;俊?br /> 邹行的座位就在门口,我刚想开门出去,她就转过头问我。
                      那颗掉在外面的眼珠子晃啊晃,近看我还能看见她手臂上折出的骨头。
                      我强忍住恶心,答:“我、我出去打个电话。”
                      我快步就想出门,不想走的太急,不小心碰到了邹行的桌子。
                      她桌上有一个小镜子,被我撞到地上。
                      “浅浅你怎么那?#24202;?#23567;心。”邹行抱怨了一句,低下身子去捡镜子。
                      我突然意识到什?#24202;?#23545;,伸手就想去抢。
                      “不要!”
                      我还是迟了一步。
                      邹行?#20011;?#33258;己捡起了镜子。
                      她拾起镜子的刹那,镜子里,照出了她血肉模糊的?#22330;?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