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肤
                      字号

                      冥夫的秘密

                      点击:
                      爸爸和女鬼生下了我,我成了人人厌恶的灾星。
                      为了压制我体内的阴气,爷爷给我找了个童养夫。
                      九岁那年,童养夫把我骗到山上,想置我于死地。
                      我命大不死,捡了一副骷髅回家。
                      从此,多了一个总想把我?#35828;?#30340;冥夫………

                      第1章  人见人厌的灾星

                      俗话说阳间有喜亡人避,阴司嫁女三更雨,偏偏有人不信这个邪。
                      这人就是我爸,那是一九九一年的事了,当时他趁我爷爷到外乡给人剃阴头,偷偷出门。
                      他这一走,一连好几天都见不着影儿,起初家里没人在意,毕竟这么大的人了,总不至于走丢。
                      直到我爷爷回来,才知道事情大条了,他在房门和窗户上都贴上符?#21073;?#20132;代我奶和两个未出嫁的姑?#20040;?#22312;屋子里,不管外面发出了什么声音都不要开门。
                      到了半夜的时候,外面就响起了女人恶毒的咒骂声和尖叫声,却听不到爷爷的声音。
                      我奶她们慌了,以为爷爷出事了,一时忘了爷爷的嘱咐,开了门。
                      门一开,不得了!我奶差点被女鬼掐死,要不是爷爷及时赶来,非得一命呜呼。
                      但因此坏了爷爷做法,没能把我爸救回来。
                      后来,爷爷?#30340;?#22899;鬼是死了很多年的老鬼,因为生得丑陋,到死都嫁不出去,怨念极深。
                      她好不容易经高人做法,和一个刚死的人结阴亲。
                      阴间有喜事最忌生人,好端端的喜事,就这样被我爸的好奇心给毁了,?#33618;?#25343;我爸来抵。
                      次年七月十五,尚在襁褓的我出现在爷爷家门口。
                      我身上带有血书,上面是我爸的字迹,说我是他和女鬼的结晶。
                      除了爷爷,我奶和两个姑姑都容不下我,认为我是不祥之人。
                      可爷爷坚决留下我,为此,和我奶大吵一顿。
                      没过多久,我奶就病死了,两个姑姑也不和爷爷来往,所有人都认为我奶是被我克死的。
                      再加上我?#25104;?#26377;一块青紫色的胎记,村里人人都骂我是灾星、鬼娃子,叫得最多的是丑丫。
                      在我五岁的时候,爷爷收养了一个据说是九阳之体的男孩给我当童养夫,说我生来阴气重,这男孩可以压住我的阴气。
                      男孩名叫袁子荣,大我两岁,长得?#35760;?#30446;秀的。
                      因为我,他经常被村民嘲笑,所以,他非常讨厌我,但仅限于私底下,在爷爷面前则相反。
                      这一天,爷爷不在家,袁子荣一反常态,兴冲冲地捧着一把红彤彤的野果到我面前,“阿音?#24616;?#23376;,这果子可好吃了。”
                      在农村,有时连饭都吃不饱,更别说零食了,?#19978;?#32780;知,野果对我的诱惑有多大。
                      我拿了一个,用力咬了一口,真是又香又脆,还有一股子异于平常的清香,比我以往?#24616;?#30340;都好吃。
                      这野果太小了,我两三口就吃完,还想再吃,袁子荣不肯了。
                      他把野果护在怀里,警惕地看着我,“要?#38405;?#33258;己去摘呗!”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小心我告诉爷爷。”我气极了,?#39621;?#26159;他自己让我吃的。
                      “不怕你告状,有本事自己去牛头山摘。”袁子荣当着我的面、大口大口地啃着野果,非常得意。
                      牛头山在我们村子后面,因形如牛头而得名,不过,这山邪乎得很,一般人都不敢到山上去。
                      至于怎么个邪乎法,没人敢说,怕说了会触怒山神。
                      那时候我还小,根本不晓?#38376;攏?#20063;不懂那是袁子荣的激将法,挎了个小篮子就要上山。
                      来到村尾时,一群正在玩闹的小孩,一看到我,就齐嚷着:“丑丫、丑丫,丑丑丑……………”
                      “我叫谭音,不?#24049;?#25105;丑丫!”我气得从地上抓了一把石子,用力砸向他们。
                      那些臭小鬼嘻笑着四处散开,嚷得更起劲了,我惦记着甜脆的野果,懒得和他们?#24179;稀?br /> 牛头山也忒高了,我爬了好一会,一颗野果的影子都没见到,反倒累得气喘吁吁的。
                      我刚想坐下歇一会,天色突?#35805;?#20102;下来,天际划过一道闪电,轰隆隆地一声巨响。
                      紧接着,豆大的雨啪嗒啪嗒地下,我顿时成了落汤鸡,?#21482;?#22320;往山下跑。
                      雨越下越大,我的眼睛进了水,原?#23601;?#26354;的山道,在我看来,宛若蜈?#21450;?#29424;狞。
                      “啊——”我惊得尖叫,脚下一打滑,整个人滚到山道旁的坡下。
                      ******
                      不知昏迷了多久,我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巨大的深坑里。
                      我头?#25991;?#32960;的,疼得全身骨头似要散架一样。
                      仰头往上一望,我的妈哟!这坑也太深了吧,这样都没把我摔死,算我命大。
                      可是我要怎么上去?这里阴冷得可怕,我穿着湿漉漉的衣服,?#36710;?#29791;瑟发抖。
                      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无助极了,把身体缩成一团、往角落挪动。
                      突然,屁股好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疼得我龇牙咧嘴。
                      我转头一看,见湿软的土里冒出一截不知啥玩意。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用手去挖,没多久,就挖出一尊半人高的铜像。
                      这是啥?我嘀咕了一句,随手抓了一把坑里的杂草,使劲地往铜像?#25104;喜痢?br /> 一张栩栩如生的男子脸庞,很快就出现在我面前。
                      这是一张俊美得难以用笔墨来形容的脸,反正这时的我斗大的字都不认识一个,压根就不知道用什么字眼来表达。
                      我痴痴地看着铜像,如同受到蛊惑一样,再也移不开眼。
                      ?#31168;?#38388;,我仿佛看到铜像幻成一个正常男子的高度,他削薄的唇微微上扬,勾勒出一抹动人心魄的弧度。
                      “呵呵呵……………”他在我耳边发出一连串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眼睁睁地看着他咬破我的手指,我的意识渐渐模糊。
                      “阿音!”爷爷的声音骤响,我一个激灵,顿时清?#21387;?#26469;。
                      再看向铜像,我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铜像竟、竟然变成……………


                      第2章  抱着骷髅睡觉

                      前一刻还是铜像,眨眼间就变成一副白森森的骷髅。
                      我尖叫着把骷髅踢开,扯开嗓子大声喊爷爷。
                      没多久,爷爷就找来了,我如获救星,哇地一下,大哭起来,“爷爷、爷爷快救我上去!”
                      “阿音别怕,爷爷这就拉你上来!”爷爷说着,在附近捡了一根粗短的树枝。
                      他用树枝在坑边上比划了几下,随后,把树枝伸到坑里,“阿音,抓住树枝!”
                      有没有搞错?树枝那么短,能把拉我上去?
                      “还愣着干啥?快抓住了!”爷爷催促道。
                      “哦!?#26412;?#31649;很不解,我还是探手往树枝抓去。
                      爷爷见状,口里念着晦涩的咒语,这时令人惊奇的一幕发生了,树枝?#39621;?#24456;短,我一下子就抓在手里。
                      “起!”爷爷大喝一声,略一使力,就把我拉了上去。
                      我还来不及称奇,往身后一看,哪还有什么深?#24433;。?br /> 要不是骷髅还倒在地面上,我指定以为自己在做梦。
                      “爷爷,坑呢?坑呢?#20426;?#25105;扯着爷爷的袖子直问。
                      爷爷一言不发地看着那副骷髅,?#25104;?#24456;凝重。
                      “爷爷?#20426;?#29239;爷这样,我挺不安的。
                      爷爷回过神来,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眼,摇头道:“没事儿,回吧!”
                      我没多想,也不敢提起骷髅的事,趴在爷爷?#25104;希?#30001;爷爷背着下山。
                      “爷爷,你咋知道我在牛头山?是袁子荣说的?#20426;?#25105;好奇道。
                      爷爷说不是,原来我上山没多久,爷爷就回村了,正巧碰见住在村尾的刘老头。
                      刘老头倒是个心善的,把看到我上牛头山的事告诉爷爷。
                      “爷爷,袁子荣骗我说牛头山上有野果。”我趁机告袁子荣小黑状。
                      爷爷脚步顿了顿,语气沉重道:“回去就收拾他!”
                      我还以为爷爷顶多抽袁子荣一顿,有些幸灾?#21482;觥?br /> 回到家后,爷爷没搭理一脸不安的袁子荣,给我检查了下身体,发现有不少擦伤,拿了药酒帮我搽上。
                      袁子荣战战兢兢地走过来,小声地叫了爷爷一声。
                      我冲他扮了个鬼脸,爷爷放下药酒,冷喝道:“到外面跪着!”
                      袁子荣怨恨地瞪了我一眼,不敢为自己辩解,拉耸着脑袋走出屋子。
                      这一晚,爷爷早早就赶我去睡觉,我回屋时,袁子荣还在院子里跪着。
                      我也没管那么多,往炕上一躺,眼皮就撑不开、陷入黑甜的梦境里。
                      半梦半醒间,一阵冻人的寒意把我包裹着,我冷得?#33713;?#30452;打颤,却怎么都睁不开眼。
                      一只冰冷的手伸进我衣服里,放在我心口处,像在探测着什么一样。
                      我想喊爷爷,可喉咙干涩得发不出一点声音。
                      和牛头山上那副骷髅如出一辙的笑声,响彻在我耳边,令我头皮直发麻,想哭又不敢哭。
                      直到外面响起袁子荣的惨叫声,令我无法动弹的束缚力才消失。
                      我猛地睁开眼,和一颗骷髅头面对面,本该留在牛头山上的骷髅,居然被我抱在怀里。
                      黑洞洞的眼窝,非常瘆人,我惊恐万状地推开骷髅,连滚带爬地下了?#24359;?br /> 出了屋子,袁子荣的惨叫声更清晰了,明显是从爷爷的卧房里传来的。
                      袁子荣厉声嚎哭着、求爷爷饶了他,声音惨烈得令人发指。
                      以往袁子荣做错事,?#19981;?#25384;一顿打,但爷爷从不会下狠手,像现在这样,还是头一遭。
                      归根究底,是因为爷爷太疼我了,我原来还挺气袁子荣的,现在却不忍心了。
                      我想去叫爷爷别打了,拍了好一会门板、叫了爷爷好几声,爷爷?#20960;?#27809;听见似的,还多了奇怪的声响。
                      面对这种情况,我莫名地害怕,不?#20197;?#21483;爷爷了,又不?#19968;?#33258;己屋里。
                      最后,我抱膝坐在爷爷门外,不知过了多久,袁子荣的声音渐渐低弱…………
                      第二天,我是从自己的炕上醒来的,不用说,肯定是爷爷抱我回来的。
                      没在屋里看到骷髅,我松了口气,得赶紧把这事告诉爷爷才?#23567;?br /> 每天这时候,爷爷做好早饭,在院子里磨他的剃头刀,今天也不例外。
                      我急吼吼地跑过去,开口就问:“爷爷,你看到骷髅了吗?昨夜——”
                      爷爷摸了摸我的头,打断道:“给你煮了个鸡蛋,快去吃吧!”
                      我听到有鸡蛋吃,眼睛大亮,可还惦记着骷髅的事。
                      爷爷似乎不想给我提起骷髅的机会,一直催我去吃早饭。
                      我挠了挠头,实在想不通爷爷的用意,就没再追问了。
                      ?#24616;?#26089;饭,我才想起没见到袁子荣,屋前屋后找了一遍,都不见他的影儿。
                      袁子荣昨夜被打得那么?#36965;?#19968;大早的,会去?#27169;?br /> 到了中午,还没见到他人,我忍不住去问爷爷了。
                      没想到爷爷只是淡淡道:“阿音,以后家里没这个人。”


                      第3章  长在肚子上的婴儿脸

                      袁子荣虽然可恶,但好歹一起生活了好几年,我嗫嚅了一下,“爷爷,你把袁子荣打死了?#20426;?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