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人不知

                      點擊:
                      書名:人不知(第一部)
                      作者:貳十三
                      簡介
                      妖這種東西,想必各位都不陌生。
                      從古至今,無論是小說,電影,還是故事傳說。妖的出場率都非常高。
                      在我們的觀念里,妖只是一個統稱,囊括的種類零零散散,五花八門,很難一言道清。
                      總的說來,所謂萬物皆有靈,無論是活物還是物件。只要這東西產生了一種我們無法解釋的變化,都可以稱之為妖。
                      有妖,自然就有捉妖的。

                      【1】朊
                      妖這種東西,想必各位都不陌生。
                      從古至今,無論是小說,電影,還是故事傳說。妖的出場率都非常高。
                      在我們的觀念里,妖只是一個統稱,囊括的種類零零散散,五花八門,很難一言道清。
                      總的說來,所謂萬物皆有靈,無論是活物還是物件。只要這東西產生了一種我們無法解釋的變化,都可以稱之為妖。
                      有妖,自然就有捉妖的。
                      有捉妖的,自然就有捉妖過程中發生的怪事。
                      而我,這幾年做的就是捉妖這個行當。
                      從今天開始,我就來講講我這幾年的經歷。
                      我入這行也是偶然。
                      大學畢業后,我本來是要接手家里經營的老字號餃子館。
                      無奈我爸受了狐朋狗友哄騙,投資失敗,欠了一屁股債之后跑路了。
                      剩下我整日應付債主,琢磨賺錢的法子。
                      不然餃子館就要抵債給別人了。
                      說來也巧,那時我剛好認識了一個職業的捉妖人。
                      本來我是不相信這些神神叨叨的人的,認為他們都是招搖撞騙的。
                      可深接觸了幾次之后,聽他的說的挺像那么回事的。話里行間也不像是在胡謅。我也是有些動搖。
                      這人說起來勉強算是我們家世交,只不過我之前從沒見過。
                      歲數跟我差不多大,長得也不像是神棍,一身的書生氣。他名叫初一,據說是大年三十生的,所以才落了這么一個名兒。
                      初一這人比較另類,跟我說他捉妖除邪從不圖財,只是一個興趣愛好。但現在這世道,無論做什么,只要不收錢,別人反而很難信任你。所以不得已,他都是每次干完了活,把報酬悄悄的退回給事主,或是捐掉。從來沒自己留過。
                      他的話點醒了我。
                      這捉妖除邪的報酬都很高,既然他沒興趣收。那不如做個順水人情,讓我收了算了。以后他去捉妖,我就去做個助理或是司機什么的打打雜。
                      報酬權當是我借的,等到還完了債,我再想辦法還上也不遲。
                      于是我就試探性的跟初一提了一嘴。
                      他也是看到我有難處,加上念及與我們家的舊情。點點頭也就同意了。
                      于是我就這么的,真正算是入了行。
                      我接觸的第一個妖并不邪乎。
                      也沒有事主找上門來尋求幫助。
                      嚴格說起來,這妖平日里我們都會經常碰到,也沒太大的危害性。
                      要是平時,初一是不屑于處理的。
                      但這次不同,之所以要讓我見識見識,主要是讓我先對妖建立的一個概念,算是基礎教學。
                      這種妖也不用特意尋找,初一讓我隨便找了個賓館開了間房。進了房間他直接把我帶到了洗手間。把地漏上面的蓋子挑開,倒了很多事先準備好的白酒下去。
                      等了一會兒,等到地漏里的臭味兒徹底被白酒蓋住了。
                      他就又掏出幾瓶醋來,也全倒了進去。
                      這時候整個衛生間里的味道已經讓人快待不下去了。但既然是給我教學,我肯定是不能打退堂鼓的,只能咬著牙忍著。
                      眼見著初一又把上述的過程重復了三遍。就在我擔心氣味沖到隔壁,被人舉報的時候。
                      他才停手告訴我,很多人應該都有過經歷,在你洗澡,尤其是閉著眼睛洗頭發的時候,總會感覺周圍似乎有一雙眼睛在窺視著自己。
                      很多人都以為這是心理作用,因為衛生間狹小封閉,會讓人沒有安全感。但其實他們不知道,這些都是這地漏里的妖在作祟。
                      我蹲下來去看,整個地漏里黑洞洞的什么都看不清。
                      初一說現在那妖已經被控制住了,我是普通人,所以看不到。想要把妖弄出來還需要一雙木筷子。今天暫時手頭沒有,也就甭看了。不信的話回家可以自行實驗一下,不過在這些過程操作完之后,用筷子夾那妖的時候,切記別手滑。否則會被纏上。
                      初一說這種妖,在行內叫朊。本身沒什么危害。長相類似一個會爬動的大舌頭。
                      這種妖以吃人們的晦氣為生。早年間的時候,是專門潛伏在大牢的門上。進出牢房的犯人必定帶有大量的晦氣,它們就相當于找了個自助餐館。
                      但隨著時代進步,現在的牢房已經不像以前那樣建造和布置了。它們很難藏身。沒辦法,為了生存,只能潛伏于各個人家的下水道里。在這家人洗澡的時候,悄悄的出來偷吃。
                      之所以在洗頭發的時候才會明確的感覺到它的存在。原因有二,一是因為人洗頭的時候肯定是閉著眼睛,這有利于這妖的潛伏。二來就是,自古有語,抬頭撞晦氣。意思就是說這晦氣多半是附著于人的頭發上的,所以在洗頭時,大量的晦氣被洗下來,那東西才會飽餐一頓。
                      初一講的頭頭是道,倘若是假的。他這個謊話編的我能給十分。
                      在賓館簡單的又呆了一會兒,他又給我講了一下亂七八糟的所謂的知識。我是實在受不了那里面的味道了。兩人這才打道回府。
                      我一個人回了家,心里面一直嘀咕初一告訴我的那些東西。
                      他說的那種洗澡時感覺有人在窺視,我的確是經歷過。但壓根也不會想到這東西跟妖怪有關。
                      既然他說那東西沒什么危害。我決定干脆自己試驗一下。
                      我想的是,要是真的能夾出來什么東西,日后我就鐵了心跟著初一混了。要是沒夾出來,我也好有個提防,說不定他一直是在忽悠,日后不定哪天擺我一道。
                      家里醋酒筷子都有,我沒多耽擱。立刻開始試驗。
                      酒醋都倒下去之后,我躲出衛生間猛吸了幾口新鮮空氣,才又拿著筷子進去。
                      手慢慢的從地漏里探下去,努力夾。雖然我也不知道我究竟在夾什么東西。
                      我試了幾下,手感上沒有任何變化。
                      掏出來,除了幾團頭發之外,什么也沒有。
                      我有點后悔,心里還想,這初一不是騙子的話,那多半是個精神病患者?
                      突然,我余光似乎在地漏那里掃到了什么。
                      定睛一看,嚇的我差點尿出來。只見地漏口真的有一個軟軟綿綿的東西探了出來。
                      我忍住沒跑,鎮靜了一下。
                      決定還是拿著筷子把那東西夾出來。既然初一說的都是真的,那日后要見到的東西肯定比這邪乎多了。這次跑了,那債何年何月也還不上了。
                      我用筷子夾住了那東西,那東西立刻不動了。
                      衛生間的光不是很亮,粗看之下那東西到真像個舌頭。我用力的想把它夾出來。
                      沒曾想,那東西竟然縮了回去。
                      跟著讓我更意外的事情發生了,只聽見鈴的一聲,一個金燦燦的戒指從地漏里蹦了出來。
                      這下比我看見妖還意外。
                      這東西有靈性了?知道我要抓他,這是來行賄求饒的?
                      還是說初一沒告訴我,每個人家地漏都是一個聚寶盆,只要按照他的方式做,都會有好東西拿?
                      一時間我腦子里想的東西還很多,甚至我還懷疑,我丟個戒指下去,一會兒那妖怪會出來問我,我丟的是金戒指,還是銀戒指之類的。
                      我把戒指撿起來。款式很老,但肯定是純金的。
                      收好了戒指,我再次把筷子探了進去。人就是如此貪婪的動物,我承認。冥冥之中我總覺得這么做還會有更多的金子蹦出來。
                      可是這次不同之前,筷子剛下去,我就感覺戳到了什么東西。
                      那東西像是被整個下水道都堵死了一般。無論伸向那個角度,都會碰到它。
                      我以為這是那妖的防御手段,因為這么做,就很難被夾出來了。
                      然而我想錯了。
                      因為就在我打算找個什么東西去撬它的時候。地漏里忽然猛地涌出了很多黑漆漆的臭水來!這味道瞬間把白酒和醋的味道全蓋了過去。
                      都沒等我反應,臭水涌的非常的快,已經在衛生間里鋪了一層。
                      我不得已退了出去,那臭水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
                      我這才猛地反應過來,之前初一說我夾的時候千萬別松手,現在可能是因此出了事故,闖了禍出來。
                      于是我立刻給初一打電話,幸好他離得不遠,表示立刻趕過來。
                      我在客廳里坐立難安了五分鐘,初一果然風塵仆仆的進了屋。
                      打開衛生間的門,里面的臭水立刻涌出來了一些。水已經足有七八厘米深了。
                      初一也很奇怪,問我除了夾筷子松手之外,有沒有做什么其他的事。
                      見我搖頭,他就告訴我,這種情況很罕見,地漏里漾出的都是血水。這樓里可能有人在用血養妖。今天是趕巧了,被我破了陣勢。這肯定是來報復的。
                      我一聽嚇得是屁滾尿流,初一倒不驚慌,從我廚房里翻了把菜刀出來,問我確認這刀肯定是殺過生之后。用刀將地漏蓋住。他要我退出去,門就關上了。
                      我在外面等了足有十五分鐘,也不清楚初一在里面究竟在干什么。只是偶爾聽見叮叮當當,刀磕在瓷磚上的聲音。
                      等到他開門出來,里面的水已經退去了。只有惡臭還殘留在衛生間里。
                      初一表示暫時不想說話,思考了一下什么。
                      才告訴我,這妖是被他干掉了,但現在更大的問題是這樓里有人養妖。
                      所謂替天行道什么的他不管,但養妖就是在跟他作對,他肯定是要會一會的。
                      于是初一要我調查一下,這樓里有沒有什么可疑的人。我還真想了一下,現在這年頭,能認識鄰居就不錯了,讓我說誰可疑,還真沒有頭緒。
                      兩個人在客廳休息了一下,等到臭味兒散去一些,才各自沖了個澡。
                      我給初一找了身我的衣服換上,我倆體型差不多,他穿著很合身。
                      等到吹干了頭發,初一表示要先回去,養妖的人與妖不同,對付的方法也肯定不同,他得提前琢磨一下。
                      我也是精疲力盡,也就沒挽留。
                      等到第二天,我只好硬著頭皮去打聽。
                      我住的這棟樓并不太新,基本都是租住的。在人口流動這么頻繁的地方打聽訊息,難度可想而知。
                      不過讓我意外的是,我問了樓下的小超市的老板。
                      對方到真告訴我一個有用的信息,那就是這棟樓里,之前有過兇殺案。
                      死者據說是在洗手間被人處理分尸了,很多尸塊和血就順著下水道排了出去。案子現在都還沒破,這事還是很多年前發生的,所以現在很少有人知道了。那戶兇宅被兩個年輕人買走了,一直也沒人住,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做什么制毒還是制造假幣的窩點。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