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民間燒尸怪談

                      點擊:
                      爺爺說我是在鬼門關撿回來的,斷我要和死人打一輩子交道。
                      后來我進入火葬場,成為一名職業燒尸人。入行這些年,我經歷過各種離奇詭異的案件,這些生人勿進的恐怖詭事,我都記錄在一本從來不敢公開的筆記里。
                      請記住:陰間離你有多遠,就離我有多近。
                      一個鬼門關的燒尸人,一本恐怖靈異筆記,一段生人勿進的詭事,盡在《民間燒尸怪談》。

                      前言

                      [說明,《民間燒尸怪談》以雙線推進制來寫作的,兩代煉化師,互相交集,互相對比,互相影響著,為了保證雙線推進,讀者看得清楚明了,我在第一條線前加F,第二條線前加E,F是柯左,父親,E是柯明喆,兒子。]

                      作者,就是冰兒,都叫我老冰,我所認識的人都認為我是邪惡的人,總是接觸詭異的事情,曾經,因為巫事,而差點斷送性命之人,斷言精神患者。老冰再次走進火葬場,這是直抵最深處,老冰有《火葬場》、《送終者》,但是都沒有直抵靈魂的疼,這次是最終的一個完結,此后,不再碰關于火葬場的詭異之事。

                      此次,直抵火葬場的最深處,結交了一個一生的哥們——柯明喆。

                      柯明喆,三十六歲,沒結婚,十八歲,子承父業,煉化者,就是火葬場燒人的一個工作。我最初,認識的不是柯明喆,而是一個當詩人的火葬場的館長,現在不叫火葬場,叫殯儀館,我覺得還是叫火葬場舒服,所以我以后寫下這些東西的時候,還是寫火葬場,你們知道是殯儀館就行,這樣更直接一些。

                      沒有見到柯明喆的時候,我以為是一個邪惡之人,一臉的邪惡之氣,看到后面相竟然是善良之人,而且不愛說話,很文靜的人,這是我意料之外的,一個一天燒幾個人的人,竟然泰然處之,我覺得是一件詭異的事情。

                      我是一個不喝酒沒話的人,喝上酒就是胡說八道的人,我從來在喝酒前都聲明,喝酒之后的每一句,都不負任何的責任,我太了解自己的X蛋行徑了。因為這事,我付也了太多了,所以我就提前聲明一下。

                      我聲明的時候,柯明喆,淡淡的笑了,就是這笑,我覺得我們是朋友。

                      此次,酒后,我一直就忘記不了的是柯明喆淡然的笑。

                      一個星期后,我給他打的電話。

                      “柯明喆嗎?我是那天和你喝酒的老冰。”

                      “記得,我現在在工作。”

                      我就放了電話,他的工作就是燒人,在電話里就感覺到了一絲絲的涼氣傳過來。

                      我知道,過中午十二點,如果沒有特殊的情況,他就下班了。

                      十二點我再打電話,果然,洗澡,換衣服,準備下班。

                      “明喆,中午我想請你吃飯。”

                      “請我?”

                      “對。”

                      “所有的人都是對我敬而遠之的人,我是燒人的,你想好了。”

                      “我想好了。”

                      這是我跟柯明喆的第一次見面,單獨的,害怕嗎?害怕?緊張嗎?緊張。人們都說,和這樣的人接觸,會惹上麻煩的,不順的。這點我知道,就是你的朋友的親屬死了,你給抬了,都是倒三年的運,這個是真的,這三年真的倒霉,就這三年中,我抬過四次,我倒霉了,離婚,生病,做生意賠錢,反正沒有一件是順利的,那么和這樣的人接觸,到底會倒霉到什么程度我不知道。

                      我的那個詩人館長朋友可是提醒過我,你想好,最好,最好不要有太多的好奇心。

                      其實,在寫《火葬場》、《送終者》這兩部小說都是關于化妝師的,我接觸了兩位化妝師,一個是男的,一個是女的,這兩三年,一直就是和這方便接觸,因為我想了解更多的東西,這次是直抵黃巢了,到底會怎么樣我不知道。反正我寫《火葬場》的時候,給我帶來了,三十萬的收入。但是,我倒霉了,錢賠了,到導致了精神出現了問題。

                      我一直是唯物的,并不唯精神的。但是,因為這件事,我相信了很多事情的存在,那是超唯物的。

                      我每天三盒煙抽著,酒不離手,我就是在考慮著,我最終的這部小說的完成,告訴更多人的是,生死的由來,生了,死了,那死的終結是什么,又是什么樣子的呢?躺在那兒真的一切都不知道了嗎?不是,真的不是。我不了解這個世界之前,我以為,死了就是一把土,把生前的世界都忘記了,并不是,你死了,并沒有扔下你生前的一些東西,愿望,愛戀,掛念,反而是雙倍的。正是,死的別一面是生。

                      更多人考慮的是生,死了就死了,其實,你死了,是你的一個重生,是一個更大的開始。

                      對這點最初我也是不相信的,燒掉了,就是一把灰,沒有燒完后的還有骨頭,你的親人端著裝著骨灰的盤子,把你的骨灰,放涼了,裝進了骨灰盒里,然后下葬,或者是寄存,其實,這一切都沒有完結,只是一個嶄新的開始的,更是一個大的輪回。

                      這些我并不知道,認識了柯明喆,我知道了,這又是另一個世界。今天我把這個世界的一切告訴大家,我并不害怕,有些事情是不能說的,就像我的讀者在看《火葬場》和《送終者》的時候說,老冰不敢寫出來更多,有些東西只是寫到了點到為止了,他是怕報復,他是怕一種東西,確實是,有些東西我是不敢寫出來。但是,做為這篇小說的終結,我以后不再走進火葬場,所以我會言無不盡,但愿,我一切順利,你們也給我多多的祝福。

                      我癡迷于此,我有朋友,或者親人都說,我是被鬼迷惑了,我是被詭異了,他們都不喜歡我這樣。但是,我想知道另一個世界到底是什么,我知道,我想告訴大家,不管怎么樣,做為完結,我需要說真話,把我所知道的,全說出來,不會像《火葬場》和《送終者》保留著我太多的害怕,太多的顧忌。

                      我寫出來害怕嗎?害怕,但是我會在寫這部作品的時候,喝酒,抽煙,是在減少害怕嗎?是,我承認。

                      柯明喆,是一個把自己包裹起來的一個人,想走進他的內心世界,相當的艱難,我用艱難來形容,也許還是不夠,那個世界是不被外人所知的,不被外人所曉的,也是不告之外人的一個秘密。

                      柯明喆是孤單的,幾乎是沒有朋友,可以這么說,沒有朋友。我成了他的第一個朋友,從二十二歲到三十六歲,我成了他第一個真正的朋友。

                      十四年的孤單,有了一個朋友,我是放開的,我接納他所有的一切,摸著尸體的手,我可以拉著,冰一樣的冷,我不怕,身上的一種詭異的味道,我不怕,甚至我覺得很美好味道,他盡管用了一種香水掩蓋著,但是那種味道是無法掩蓋的,但是我不煩,甚至我慢慢的喜歡上了。

                      柯明喆像一只刺猬一樣,看到有人來了,就是團在一起,外面全是刺,你碰不得。

                      我最終讓他放開的時候,是在我們喝了十八次酒后,那天他捂著臉哭了,哭出了十四年的孤單,十四年的一種寂寞,這種是無法堅守的,沒有一個人可以干到十四年,只有他可以。

                      他堅持著父親的一種信念,那是送生,一種善事。

                      從這天開始,我們就是哥們了,我們在一個被窩里睡,他的身體總是冰冷的,但是我沒有一絲絲的煩意。在這里我聲明,我們不是同性戀,只是哥們,我們都喜歡的是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別想多了。

                      我了解了一個煉化者的全部世界,我們在一起一呆就是三年,一直到柯明喆三十九歲的時候,結婚,離開了這個地方,我已經了解了全部,我要把這些東西寫成小說,他一直不同意,他告訴我,這里面的世界,你說出來,就像天機一樣,會損壞你的身體的,甚至于是死亡。他不同意,一直不同意,我現在執意要寫這篇小說的時候,柯明喆已經離開了中國,到澳大利亞定居了,他的兒子已經三歲了,這就是過了七年了,我四十五歲了。

                      我再堅持寫下來,電話里的他還是不讓我寫,他說會倒霉的,我再堅持,他就沉默了。

                      此刻的他,在澳大利亞過得很幸福,有了自己的農莊,給我發現照片,很美。

                      這次我堅持,他就沒有再說什么。因為,我拿到了他的日記,還有他父親的日記,柯明喆和他父親一樣,幾乎每天都會記日記,在火葬場的日子里,這是我敬佩的,我拿著柯明喆和他父親的厚厚的十本日記,我心里是沉沉的,我在寫這篇小說之前,只看過很少的一部分。我下面寫的小說,都是如實記錄,所下的話,都是柯明喆和他父親柯左的。

                      我不會渲染的,也不會加修飾的,原原本本的,把日記如實的寫出來,這又是一本日記體的小說,他們說是日記體的小說,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的是生活的一個原本記錄,一個你們不知道的另一個世界的記錄。

                      我不知道,最終把這些東西公布出來的后果。但是我在寫《火葬場》和《送終者》的時候,我的視力開始下降,最厲害的時候,看不到東西有三天的時間,現在我的右腿,走路是拐著的,這就是一種損體吧!

                      但愿,這《煉化師》不會給我帶來更大的損傷,我只是如實的記錄,讓大家看到另一個世界。

                      看到小說的,發一條祝福的語言,柯明喆說過,也許會起點作用。但愿再見到我的時候不是失明,行走如常,我的眼淚如注。

                      第一章      死人的手表

                      這年的冬季很冷,零下三十四度,地都凍開縫了。我被帶進了火葬場,我害怕,也許是因為冷的原因,加上害怕,我哆嗦不停的,控制不住的。

                      我父親把我扔下走了,我跟著師傅云正,進了他的辦公室。

                      他沒說話,給我倒了一杯熱水,我喝了,身體溫暖了許多,哆嗦也慢慢的停止了。

                      “你很害怕是吧?”

                      我點頭,我只有十八歲。我什么都不懂。

                      “現在你可以回家了,明天早晨七點要到,中午十二點下班,知道了嗎?”

                      師傅云正很溫柔的說。我只是嗯了一下,站起來就走了,出了火葬場的門,我是一路狂奔,火葬場的這條路有一公里,我大概幾分多鐘就跑完了。

                      我回到家里,父親愣了一下,就是斥責,以為我不干了。我把事情說了,父親點點頭,他心痛我是能看出來的。

                      晚上,他給我做了肉,過年的時候我才能吃到,他話少,不太會說,也不太愛說,愛都是在行動上。

                      “早點睡吧,明天早晨上班別遲到了,我明天就不送你了。”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