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迷墓驚魂

                      點擊:
                      一個普通青年,因為生活所發生一系列的改變,同時誤打誤撞進入盜墓這一行業,這究竟是天意還是造化弄人。

                      楔子

                      我為大家講述的是新時代青年,在現實壓迫下,漸漸走入欲望深淵的故事。我所講述的故事,同樣極有可能發生在你的身上。

                      這本書的主角原名李振林,出生于東北,家庭條件一般,既不富有也不貧窮。家里也只有他一個孩子,他父親那一輩則是兄弟四人,姐妹三人,他父親排名第三。除了他們家,其余幾家基本都是兩三個子女。

                      雖然他們家不是什么大戶人家,可是也是有族譜的,到張振林這一輩,剛好是振字輩。至于張振林這個名字,也是他的爺爺找師傅提的字,因為那位師傅說,此子五行缺木,題字一個林。

                      張振林是當時最小的一個孩子,長的乖巧可愛,也是老一輩最疼愛的一個。隨著年齡的增長,男孩子的淘氣就體現了出來。

                      張振林放暑假因為父母上班,只能把張振林送到爺爺家,他爺爺則是住在鄉下。正在淘氣時候的張振林到了鄉下,一天下來弄得雞飛狗跳。

                      他爺爺看見也只是笑著搖搖頭,嘴里還說著,“淘氣點好,皮實。”說完就拿出煙袋坐在陰涼處,點起煙袋啪嗒啪嗒抽起來。

                      張振林兩天折騰下來也漸漸感覺無趣,可是很快他就找到更好玩的東西,那就是抓鳥。他發現爺爺家后山總是有一大群麻雀飛來飛去,偷吃后山種的蘇麻子。

                      張振林回到屋子里一頓亂翻,找出來捕鳥用的粘網。這種網只要鳥撞到上面就逃脫不了,因為一動網就會越纏越緊。

                      興沖沖的張振林跑到后山開始架網,這種網他見他小叔弄過,知道怎么用,很快一張四米長三米高的大網就架好。

                      張振林遠遠的退開,跑到山坡另外一側趴下,就在這個時候,他看見左后方有一間半米高的小房子。這個小房子用紅磚蓋的,四四方方,有門有頂,就像是一間縮小的房屋。

                      張振林湊近去看,發現小房子里面好像放著什么,不過因為孔洞太小,看不清里面放的什么,看了一會張振林就伸出手進去摸。

                      剛剛把手伸進去,就碰到了東西,似乎是一個罐子,張振林摸了幾下就想把罐子拿出來。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傳來幾聲鳥叫,張振林看向山坡另外一面,架好的網上正掛著幾只不斷掙扎的麻雀。

                      此時的張振林也顧不上小房子里面有什么了,急忙就想把手拿出來,可是洞口太小,手里還抓著東西,根本拿不出來,情急之下,張振林直接松開手,不管手里拿著的東西。

                      “啪!”一聲清脆的碎裂聲傳來,可是急著去看鳥的張振林哪里管這些,原本在山坡背面的小房子似乎有了一些變化。

                      張振林興高采烈的拿著捕捉到的鳥回到了家,還炫耀的給爺爺奶奶看,兩位老人只是笑呵呵的看著他,奶奶告訴他,一會就吃晚飯了,別出去亂跑。

                      張振林聽到后應了一聲,就跑回屋子開始逗鳥玩。吃過晚飯,張振林無所事事的看著窗外,兩位老人則是坐在炕沿說話。

                      就在這個時候,原本不斷逗弄窗戶上小蟲子的張振林突然大叫一聲,然后就倒在炕上一動不動。

                      這一聲大叫驚醒了兩位老人,當看見小孫子倒在炕上一動不動的時候,兩位老人都被嚇到了,急忙上炕去看小孫子情況。

                      兩位老人剛剛上炕,就見小孫子一下子從炕上彈了起來,站在炕上低著頭一言不發。兩位老人見此還以為是小孫子在鬧著玩,剛提起的心也漸漸放下。

                      就在兩位老人剛剛放下心的時候,原本一言不發的小孫子突然嘴里念叨著什么,兩位老人仔細傾聽,可是聲音太小根本聽不清。

                      “孫兒,你念叨什么呢。”張振林的奶奶說完話,就伸出手準備去拉張振林。

                      …!rb首'發27:03z7H59

                      原本站在炕上的張振林突然一腳踹在窗戶上,窗戶玻璃應聲而碎,隨后又踹向另外幾塊玻璃,嘴里念叨的話也清晰起來,“你拆我家,我就拆你家!”

                      坐在炕沿的爺爺見到張振林砸玻璃,眼睛一瞪,“兔崽子,你瘋了!”

                      一旁的奶奶突然拉住準備上炕的爺爺,“你再仔細看看,他現在像不像前院老王家的那小子。”

                      奶奶看了看爺爺,小聲的對爺爺說,“你看小孫子樣子,是不是也?”奶奶話沒有說完就看向爺爺,說到一半的話,也沒有接著說下去。

                      兩人說話間,炕上的張振林猛地跳下地,一把推倒吃飯用的桌子,又把碗筷不斷扔向墻角,瓷碗破碎后發出清脆的響聲。

                      他爺爺突然伸出手扯住扔盤子和碗的張振林,張振林不斷的掙脫著,他爺爺則是從墻上扯下馬鞭,將張振林雙手捆在一起。

                      “你去把老陳頭找來,讓他來看看。”爺爺對著站在一邊的奶奶說道。

                      奶奶聽到后三步并作兩步,手電也沒拿就向外面走去,很快就消失在黑夜中。

                      張振林的爺爺將捆好的張振林扔到炕上,自己站在一旁拿出煙袋,啪嗒啪嗒抽起旱煙,升騰而起的煙霧讓他漸漸瞇起了眼睛。

                      一直盯著張振林的爺爺,似乎在想著什么,不斷升騰起來的煙霧盤旋在老人周圍久久才散去,被捆住的張振林不斷的掙扎。

                      可是捆著他的馬鞭可不是簡單東西,這可是他爺爺親手制作的,這根馬鞭結實程度,可不是一個小孩子能掙脫的。

                      就在這個時候,屋子外面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是張振林的奶奶回來了。跟在她身后的是一位駝背老者,看樣子年紀應該和張振林的爺爺相仿。

                      老者還沒進屋就開口問道,“到底什么事呀,急沖沖的把我拉過來。”正在說話間,駝背老者看見了被馬鞭綁著的張振林。

                      “咦!”駝背老者快走幾步來到張振林的身旁,伸出手按在了張振林的眉心,原本不斷動彈的張振林突然不再動,只是眼睛死死的盯著老者。

                      駝背老者頭也不抬的說道,“拿三個新鮮雞蛋過來,再拿一炷香。”

                      張振林的奶奶聽到后快步走向屋子一個角落,拿出了一炷香和三個雞蛋。

                      駝背老者接過東西后,松開按在張振林眉心的手,將三個雞蛋放在一起。

                      此時神奇的一幕發生了,三個雞蛋居然穩穩的疊在了一起。駝背老者此時將香點燃,對著張振林的頭部繞了一圈,嘴里同時念念有詞。

                      被馬鞭綁著的張振林嘴角微動,似乎說了一句什么,駝背老者矮下身,附在張振林的耳邊說了幾句話。

                      站在一旁的兩個人大氣都不敢出,只是緊張的看著眼前的兩個人。原本還在說話的駝背老者站起身,對著張振林微微欠身,然后又把手中香對著張振林頭部繞了一圈,隨后就拿著香走向外面。

                      隨著老者走出去,躺在炕上的張振林突然雙目緊閉。站在一旁的兩位兩人互相看了看,也不知道怎么辦才好。

                      就在兩個人為難的時候,走出去的駝背老者走了回來,進屋就對兩個人說,“老張,沒事了,不用擔心。”

                      隨后就見駝背老者走到張振林身旁,拿起三個雞蛋中最上面的一個,用手指輕點,然后把雞蛋湊到張振林嘴邊,原本完好的雞蛋上面突然有蛋清流出,滴進張振林口中。

                      蛋清流進張振林口中,原本平靜的張振林突然雙目大睜,爬起身子趴在炕沿上嘔吐起來,一陣腥臭的味道漸漸擴散開來。

                      “嫂子,弄點糖水給這胖小子喝,睡一覺就好了”駝背老者笑呵呵的拍了拍張振林的背,對著站在一旁還在擔心的奶奶說道。

                      嘔吐過后的張振林漸漸清醒過來,有些迷糊的看著屋子里面的人,駝背老者又笑呵呵的拍了拍張振林,然后招呼他爺爺兩個人走向屋外。

                      張振林的奶奶此時已經弄好糖水,一點一點的喂給張振林喝,很快一大碗糖水就被喝光,張振林躺在炕上眼皮開始打架。

                      張振林模糊的聽到保家仙三個字就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這件事也再也沒人提起過,不過這一次事情過后,張振林爺爺家的后院多了一間小房子,就和張振林在后山看見的那個一模一樣。

                      每逢初一十五,就要去給那間小房子上香,有時候還會送上一些貢品。只要張振林回去,他的爺爺和奶奶都會催促他去上香。

                      隨著時間的推移,學習變得緊張起來,也很少去爺爺奶奶家,張振林也漸漸忘了這件事。

                      高中畢業之后,張振林并沒有選擇上大學,而是前去參軍,時間一年一年的過去,兒時的記憶也就漸漸模糊起來。

                      在部隊參軍的張振林,原本以為會這樣一直度過下去,可是突然發生的一件事讓張振林心灰意冷,選擇了退伍轉業,雖然部隊再三挽留,但是他還是毅然決然選擇回家。

                      接下來所發生的一切,也是在張振林退伍之后所發生的,不知道這所發生的一切,究竟是天意還是造化弄人,誰又能搞得明白。

                      第一章 損友見面

                      一列綠皮火車在鐵軌上飛馳,此時已經有高鐵的情況下,還選擇坐這種火車的人,基本都是外出打工的人或者是學生。

                      在這列火車一個車廂里,一個人和周圍吵雜的環境格格不入,此人身穿一身綠色軍裝,筆直的坐在椅子上,此時的他正眼神迷離的看著窗外。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剛剛退伍的張振林,原本意氣風發的張振林在部隊的磨礪下,讓原本活潑好動的他變得沉穩起來,坐在椅子上宛如一座屹然不動的高山。

                      身穿綠色軍裝坐在椅子上的張振林,雙眉緊皺,目光有些迷離的看著窗外不斷閃過的風景。坐在他對面的是三個女生,看樣子應該是放假的大學生,幾個女生小聲的交談著,“哇,這個兵哥哥好帥呀!”

                      幾個女生嘰嘰喳喳的交談著,可是坐在他們對面的張振林并沒聽到這一切,如果是以前的張振林,看見對面坐著幾個女生早就忍不住上去搭訕,可是現在的他正沉浸在一段讓他痛苦的感情中。

                      可是坐在他對面的幾個女生并不知道,只是以為他比較高冷。很快坐在對面的幾個女生忍不住了,“帥哥,吃東西嗎?”對面三個女生中的一個,在朋友的鼓動下有些害羞的開口說道。

                      這一句問話驚醒了正在想事情的張振林,張振林勉強的微微一笑,“不好意思,我在火車上很少吃東西。”

                      雖然語氣里帶著推辭,但是并沒有打擊到對面的幾個女生,而是讓她們有些興奮,幾個人中一個張著娃娃臉,有些可愛的女生開口說道,“你是暈車吧!”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