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肤
                      字号

                      迷墓惊魂

                      点击:
                      一个普通青年,因为生活所发生一系列的改变,同时误打误撞进入盗墓这一行业,这究竟是天意还是造化弄人。

                      楔子

                      我为大家讲述的是新时代青年,在现实压迫下,渐渐走入欲望深渊?#22675;?#20107;。我所讲述?#22675;?#20107;,同样极有可能发生在你的身上。

                      这本书的主角原名李振林,出生于东北,家庭条件一般,既不富有也不贫穷。家里也只有他一个孩子,他父亲那一辈则是兄弟四人,姐妹三人,他父亲排名第三。除了他们?#36965;?#20854;余几?#19968;?#26412;都是两三个子女。

                      虽然他们家不是什么大户人?#36965;?#21487;是也是有族谱的,到张振林这一辈,刚好是振字辈。至于张振林这个名字,也是他的爷爷找师傅提的字,因为那位师傅说,此?#28216;?#34892;缺木,题字一个林。

                      张振林是当时最小的一个孩子,长?#22675;?#24039;可爱,也是老一辈最疼爱的一个。随着年龄的增长,男孩子的淘气就体现了出来。

                      张振林放暑假因为?#25913;?#19978;班,?#33618;?#25226;张振林送到爷爷?#36965;?#20182;爷爷则是住在乡下。正在淘气时候的张振林到了乡下,一天下来弄得鸡飞狗跳。

                      他爷爷看见也只是笑着摇摇头,嘴里还说着,“淘气点好,皮实。”说完就拿出烟袋坐在阴凉处,点起烟袋啪嗒啪嗒抽起来。

                      张振林两天折腾下来也渐渐感觉无趣,可是很快他就?#19994;?#26356;好玩的东西,那就是抓鸟。他发现爷爷家后山总是有一大群麻雀飞来飞去,偷吃后山种的?#31456;?#23376;。

                      张振林回到屋子里一顿乱翻,?#39029;?#26469;捕鸟用的粘网。这种网只要鸟撞到上面就逃脱不了,因为一动网就会越缠越紧。

                      兴冲冲的张振林跑到后山开始架网,这种网他见他小叔弄过,知道怎么用,很快一张四米长三米高的大网就架好。

                      张振林远远的退开,跑到山坡另外一侧趴下,就在这个时候,他看见左后方有一间半米高的小房子。这个小房子用红砖盖的,四四方?#21073;?#26377;门有顶,就像是一间缩小的房屋。

                      张振林凑近去看,发现小房子里面好像放着什么,?#36824;?#22240;为孔洞太小,看不清里面放的什么,看了一会张振林就伸出手进去摸。

                      刚刚把手伸进去,就碰到了东西,似乎是一个罐子,张振林摸了几下就想?#21387;?#23376;拿出来。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传来几声鸟叫,张振林看向山坡另外一面,架好的网上正挂着几只不断挣扎的麻雀。

                      此时的张振林也顾不上小房子里面有什么了,急忙就想把手拿出来,可是洞口太小,手里还抓着东西,根本拿不出来,情急之下,张振林直接松开手,?#36824;?#25163;里拿着的东西。

                      “啪!”一声清脆的碎裂声传来,可是急着去看鸟的张振林哪里管这些,原本在山坡背面的小房子似乎有了一些变化。

                      张振?#20013;?#39640;采烈的拿着捕捉到的鸟回到了?#36965;?#36824;炫耀的给爷爷奶奶看,两位老人只是笑呵呵的看着他,奶奶告诉他,一会就吃晚饭了,别出去乱跑。

                      张振林听到后应了一声,就跑回屋子开始逗鸟玩。吃过晚饭,张振林无所事事的看着窗外,两位老人则是坐在炕沿说话。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不断逗弄窗户上小虫子的张振林突然大叫一声,然后就倒在炕上一动不动。

                      这一声大叫惊醒了两位老人,当看见小孙子倒在炕上一动不动的时候,两位老人都被吓到了,急忙上炕去看小孙子情况。

                      两位老人刚刚上炕,就见小孙子一下子从炕?#31995;?#20102;起来,站在炕?#31995;?#30528;头一言不发。两位老人见此还以为是小孙子在闹着玩,刚提起的心也渐渐放下。

                      就在两位老人刚刚放下心的时候,原本一言不发的小孙子突然嘴里念叨着什么,两位老人仔?#30422;?#21548;,可是声音太小根本听不清。

                      “孙儿,你念叨什么呢。”张振林的奶奶说完话,就伸出手?#24613;?#21435;拉张振林。

                      …!rb首'发27:03z7H59

                      原本站在炕?#31995;?#24352;振林突然一脚踹在窗户上,窗户玻璃应声而碎,随后又踹向另外几块玻璃,嘴里念叨的话也清晰起来,“你拆我?#36965;?#25105;就拆你?#36965; ?br />
                      坐在炕沿的爷爷见到张振林?#20063;?#29827;,眼睛一瞪,“兔崽子,你疯了!”

                      一旁的奶奶突然拉住?#24613;?#19978;炕的爷爷,“你再仔细看看,他现在像不像前院老王家的那小子。”

                      奶奶看了看爷爷,小声的对爷爷说,“你看小孙子样子,是不是也?”奶奶话没有说完就看向爷爷,说到一半的话,也没有接着说下去。

                      两人说话间,炕?#31995;?#24352;振林?#20599;?#36339;下地,一把推倒吃饭用的桌子,又把碗筷不断扔向墙角,瓷碗破碎后发出清脆的响声。

                      他爷爷突然伸出手扯住扔盘子和碗的张振林,张振林不?#31995;?#25379;脱着,他爷爷则是从墙上扯下马鞭,将张振林双手捆在一起。

                      “你去把老陈头找来,让他来看看。”爷爷对着站在一边的奶奶说道。

                      奶奶听到后三?#35762;?#20316;?#35762;剑?#25163;电也?#33618;?#23601;向外面走去,很快就消失在黑夜?#23567;?br />
                      张振林的爷爷将捆好的张振林扔到炕上,自己站在一?#38405;?#20986;烟袋,啪嗒啪嗒抽起旱烟,升腾而起的烟雾让他渐渐眯起?#25628;?#30555;。

                      一直盯着张振林的爷爷,似乎在想着什么,不断升腾起来的烟雾盘旋在老人周围久久才散去,被捆住的张振林不?#31995;?#25379;扎。

                      可是捆着他的马鞭可不是简单东西,这可是他爷爷亲手?#35889;?#30340;,这根马鞭结实程度,可不是一个小孩子能挣脱的。

                      就在这个时候,屋子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是张振林的奶奶回来了。跟在她身后的是一位驼背老者,看样子年纪应该和张振林的爷爷相仿。

                      老者还没进屋就开口问道,“到底什么事?#21073;?#24613;冲冲的把我拉过来。”正在说话间,驼背老者看见了被马鞭绑着的张振林。

                      “咦!”驼背老者快走几步来到张振林的身旁,伸出手按在了张振林的眉心,原本不断动弹的张振林突然不再动,只是眼睛死死的盯着老者。

                      驼背老者头也不抬的说道,“拿三个新鲜鸡蛋过来,再拿一炷香。”

                      张振林的奶奶听到后快步走向屋子一个角落,拿出了一炷香和三个鸡蛋。

                      驼背老者接过东西后,松开按在张振林眉心的手,将三个鸡蛋放在一起。

                      此时神奇的一幕发生了,三个鸡蛋居然稳稳的叠在了一起。驼背老者此时将香点燃,对着张振林的头部绕了一圈,嘴里同时念念有词。

                      被马鞭绑着的张振林嘴角微动,似乎说了一句什么,驼背老者矮下身,附在张振林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站在一旁的两个人大气都不?#39029;觶?#21482;是紧张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原本还在说话的驼背老者站起身,对着张振林微微欠身,然后又把手中香对着张振林头部绕了一圈,随后就拿着香走向外面。

                      随着老者走出去,躺在炕?#31995;?#24352;振林突然双目紧闭。站在一旁的两位两人互相看了看,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就在两个人为难的时候,走出去的驼背老者走了回来,进屋就对两个人说,“老张,没事了,不用担心。”

                      随后就见驼背老者走到张振林身旁,拿起三个鸡蛋中最上面的一个,用手?#30422;?#28857;,然后把鸡蛋凑到张振林嘴边,原本完好的鸡蛋上面突然有蛋清流出,滴进张振林口?#23567;?br />
                      蛋清流进张振林口中,原本平静的张振林突然双?#30475;?#30529;,爬起身子趴在炕沿上呕吐起来,一阵腥臭的味道渐渐扩散开来。

                      “嫂子,弄点糖水给这胖小子喝,睡一觉就好了”驼背老者笑呵呵的拍了拍张振林的背,对着站在一旁还在担心的奶奶说道。

                      呕吐过后的张振林渐渐清?#21387;?#26469;,?#34892;?#36855;糊的看着屋子里面的人,驼背老者?#20013;?#21621;呵的拍了拍张振林,然后招呼他爷爷两个人走向屋外。

                      张振林的奶奶此时已经弄好糖水,一点一点的喂给张振林喝,很快一大碗糖水就被喝光,张振林躺在炕上眼皮开始打架。

                      张振林模糊的听到保家仙三个字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这件事也再也没人提起过,?#36824;?#36825;一次事情过后,张振林爷爷家的后院多了一间小房子,就和张振林在后山看见的那个一模一样。

                      每逢初一十五,就要去给那间小房子上香,有时候还会送上一些贡品。只要张振林回去,他的爷爷和奶奶都会催促他去上香。

                      随着时间的推移,学习变得紧张起来,也很少去爷爷奶奶?#36965;?#24352;振林也渐渐忘了这件事。

                      高中毕业之后,张振林并没有选择上大学,而是前去参军,时间一年一年?#22675;?#21435;,儿时的记忆也就渐渐模糊起来。

                      在部队参军的张振林,原本以为会这样一直度过下去,可是突然发生的一件事让张振?#20013;幕?#24847;冷,选择了退伍转业,虽然部队再三挽留,但是他还是毅然决然选择回家。

                      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也是在张振林退伍之后所发生的,不知道这所发生的一切,究竟是天意还是造化弄人,谁又能搞?#22969;靼住?br />
                      第一章 损友见面

                      一列绿皮火车在铁轨上飞驰,此时已经有高铁的情况下,还选择坐这?#21482;?#36710;的人,基本都是外出打工的人或者是学生。

                      在这列火车一个车厢里,一个人和周围?#21507;?#30340;环境格格不入,此人身穿一身?#36538;?#20891;装,?#25163;?#30340;坐在?#24043;?#19978;,此时的他正眼神迷离的看着窗外。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刚刚退伍的张振林,原本意气风发的张振林在部队的磨砺下,?#36855;?#26412;活泼好动的他变得沉稳起来,坐在?#24043;?#19978;宛如一座屹然不动的高山。

                      身穿?#36538;?#20891;装坐在?#24043;由系?#24352;振林,双眉紧皱,目光?#34892;?#36855;离的看着窗外不断?#20937;?#30340;风景。坐在他对面的是三个女生,看样子应该是放假的大学生,几个女生小声的交谈着,“哇,这个兵哥哥好帅?#21073; ?br />
                      几个女生?#20652;?#21939;喳的交谈着,可是坐在他们对面的张振林并没听到这一切,如果是以前的张振林,看见对面坐着几个女生早就忍不住上去搭讪,可是现在的他正?#20004;?#22312;一段让他痛苦的感情?#23567;?br />
                      可是坐在他对面的几个女生并不知道,只是以为他比较高冷。很快坐在对面的几个女生忍不住了,“帅哥,吃东西吗?”对面三个女生中的一个,在朋友?#22675;?#21160;下?#34892;?#23475;羞的开口说道。

                      这一句问话惊醒了正在想事情的张振林,张振林勉强的微微一笑,“不好意思,我在火车上很少吃东西。”

                      虽然语气里带着推辞,但是并没有打击到对面的几个女生,而是让她们?#34892;?#20852;奋,几个人中一个张着娃娃脸,?#34892;?#21487;爱的女生开口说道,“你是晕车吧!”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